I索命青衣  十六、完美无缺的手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829  更新时间:15-08-28 09:0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方伯约一边笑,一边说,脸上还带着一种也说不出究竟是得意还是冷漠的表情。

    他仿佛不是在说自己,而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坦然。

    说着说着,他忽然停下来,盯着龙额侯,盯着他的那双如诗如画般美妙的手,盯着他的那把挂在腰间的薄薄的,几乎透明的刀,冷冷地道:“可是你又如何呢?你还不是先充当红衣首相的走狗,然后又充当权兵卫的帮凶,左右摇摆。”

    龙额侯道:“我谁的帮凶也不是,我只是我自己,在做我认为自己想做的事而已。”说到这里,他的眉尖一敛,像是在跟方伯约说话,又像是在喃喃自语,道:“如果说我唯一想帮的,可能就是那个人。那个整天躲在西方圣域那高高在上被束缚的傀儡。亏他拥有君临天下的能力,却偏偏受一个小女子的摆布。”

    方伯约笑道:“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我们不用再相互揭底了,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被人叫做快手方伯约吗?其实,我在抢人或者抢东西的时候,从来都没有用过双手,我想,人们之所以会称我为快手方伯约,大概是因为那些被抢了姬妾的人是绝对不会来找我算帐的吧。即使偶尔有那么有那么一个两个三个不识趣的人想来找我的麻烦,可是,不管他们来了多少人,都被我的一双手给解决了,不是被生生地揪掉了脑袋,就是被揪掉了命根子,要不就是服服贴贴地从哪条路跑来的,再从哪条路乖乖地跑回去。你看,我这双手虽然不是那么得美,不仅不美,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粗糙,好日子过习惯了,手上已经积满了肥肉,甚至已经没有以前灵活了,可是,大家仍然认为我是江湖中的第一快手。”

    听到这话,龙额侯嘴角流溢出一丝浅浅的笑意,道:“哦,是吗?这也难怪,在插旗镇上,不管是大人还是孩童,都知道快手方伯约。你之所以要抢老板娘,是不是因为你们家里还缺少一个会做鱼香茄子的女佣?”

    方伯约笑了笑,道:“我们家呢,本来有一个会炒鱼香茄子的女佣,而今天我要吃的也正好是鱼香茄子,可是,她炒好的鱼香茄子刚刚端上来还没来得及让我吃呢,却忽然闻到了这里的老板娘炒的鱼香茄子的味道,于是,我觉得,那个会炒鱼香茄子的女佣以前给我炒的鱼香茄子根本不是鱼香茄子,而是狗屎,我发誓,从今天开始,我绝对不再吃狗屎了,所以,今天无论如何,我也要把老板娘给抢回去,尝一尝什么才是真正的鱼香茄子。”

    龙额侯还在笑,可笑得已经没有那么从容了。

    他仍然一副冷静的样子,抽出一双筷子放到他的面前,道:“哦,是吗?现在,这盘刚刚炒好的鱼香茄子就在面前,一会儿就可以知道你会不会失望了。”

    可是,龙额侯的话刚刚说完,就听见厨房里传来一声清脆的碎裂声。

    是盘子摔落的声音。

    然后是“噗通”一声响。

    是人倒地的声音。

    好像是有人碰到了锅碗盆瓢,栽倒了。

    声音很响,整个酒楼里都怦然有声,可是,龙额侯和方伯约却还在对峙着,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梧桐的脸色却忽然变了变——因为她忽然想起来,锅里还剩下一点儿没有盛完的鱼香茄子。

    但这种变化,也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犹如被吹起的那一皱春水,只是瞬间的变化,便恢复本色。

    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根本就无法看出来的。

    更何况,此刻,龙额侯和方伯约根本就没有工夫看她。

    随着厨房里传来的这一声沉重的碎响声,鱼香茄子的味道更加浓厚地在整个酒楼里弥漫开来,铺天盖地的。

    龙额侯和方伯约却谁也没有动,甚至连呼吸都没有,仿佛是害怕稍微呼吸到那微微的香味儿,就会使自己分心似的。

    只有梧桐看了看龙额侯,看着他的那双犹如诗般美妙的手,微微笑了笑,便转身进了厨房,不一会儿,又走出来。

    她冲着龙额侯和方伯约挥了挥手,笑道:“厨子死了。”

    这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很简单,也很随意,听她那口气,仿佛死了一个厨子跟死了一条狗没有什么分别。

    可是,她的话音刚落,刚刚还弥漫在龙额侯和方伯约身上的那股逼人杀气,却忽然消散。

    就像是见到了阳光的浓雾,忽然就不见了。

    散开的速度惊人。

    听到厨子突然死掉的消息,他们却好像一点儿也不觉得惊讶,仿佛是早就预先知道了厨子会死掉一般。

    梧桐摇了摇头,满脸的沮丧,故意装出一副很苦恼的样子,道:“盘子碎成了十八块,炒好的鱼香茄子也撒了一地。”

    说到这里,她忽然又叹了口气,喃喃地道:“唉,真是没想到,第一个吃到我炒的鱼香茄子的居然是死人,可惜呀,真是可惜。”

    方伯约却忽然将视线从龙额侯的那把薄薄的,透明的刀上转移到梧桐的脸上,微微笑了一下,道:“尽管你在鱼香茄子里面放了剧毒,只可惜的是,鱼香茄子的香味儿实在是太美妙了,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住这种诱惑,我想,一定是厨子刚刚偷吃了你锅里剩下的那一点儿鱼香茄子而送命的。”

    他一边说,一边注视着梧桐,仿佛是在观察她在听完这话之后所做出的反应。

    而梧桐同样注视着他,脸上的表情确实显得很慌张,一副被人点破心事的样子,道:“你说我在鱼香茄子里面放了毒?”

    方伯约笑了笑,道:“难道不是吗?”

    不待梧桐辩解,方伯约就接着道:“如果不是厨子贪吃的话,也许,此刻倒下的就是我们其中的一个。”

    说到这里,方伯约那张高贵而骄傲的脸上立刻洋溢着兴奋的神色,然后,目光又重新回到龙额侯那双如诗歌般美妙的手上,却又极其平淡地道:“这是一双完美无缺的手,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女人不想得到这双手,特别是那些自信的女人。”

    龙额侯却抬头看了看外边。

    现在,已经是三更了,街上很暗,很凄清,没有人,只有沙沙的风吹动树叶在地上摩擦的声音。

    他忽然叹了口气,从窗户上透进来的风吹起玉箫上的铃铛,叮铃作响,淡淡地道:“只可惜,老板娘并不是一个自信的女人。”

    听到这话,方伯约的神色仿佛有些惊讶,道:“她在你的鱼香茄子里面下毒,难道不是想要你的命?”

    龙额侯的嘴角忽然露出一丝奇怪的微笑,奇怪得难以觉察,然后,也低头看这自己这双如诗般美妙的手,淡淡地道:“她当然想,每个女人都想。”

    他仿佛觉得方伯约问的这个问题很好笑,而他自己说出来的这个答案好像更好笑。

    可是,梧桐在看着他在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却觉得一点儿也不好笑。

    她不仅觉得不好笑,甚至显现出一副惊恐的样子。

    可是,她脸上的表情却又偏偏那么得平静,平静得简直有些难以置信,就像是在接受龙额侯对她的褒奖。

    方伯约也跟着叹了口气,低头看着自己那双并不漂亮的手,道:“不管那个厨子究竟是吃了放了剧毒的鱼香茄子死的,还是自己想不开拿脑袋撞盘子死的,但是,今天我们中间一定有个人要死,这就要看你的这把天下第一快刀和我的这双天下第一快手,到底谁快了。”

    听到这话,龙额侯那张英俊得几近冷酷的脸上,却突然变得滋润起来。

    嘴角边的肌肉忽然动了动,就像是看见了梦中的姑娘。

    那把薄薄的,几乎透明的刀就在挂他的腰上。

    忽然有风从没有窗纸的窗子吹进来的,薄薄的刀,透明的刀在秋风中不停地摆动着,犹如轻飘飘的一片树叶。

    这是一柄好刀,这柄刀甚至比风还要轻,比叶子还要轻。

    轻得几乎没有重量,轻得几乎根本就不存在。

    可是,方伯约却知道,这是一柄什么样的刀,在风中飘的刀才是世上最沉重的刀,也是最难对付的刀。

    他甚至无法猜测,当龙额侯的刀慢慢刺进他的胸膛的时候,他自己这双被称作是天下第一快手的手能不能及时伸出来,揪掉龙额侯的脑袋。

    他没有把握。

    他实在是没有一点儿把握。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