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索命青衣  十四、龙额侯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486  更新时间:15-08-26 11:39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龙额侯的手和龙额侯的刀是同样的颜色,所以,当他这把薄薄的剑刺进对方胸膛的时候,对方还以为是他的手上是空的呢。

    不论是他的刀杀死的敌人,还是他的手杀的敌人,只要是龙额侯要杀的人,就没有一个人能够逃得掉。

    可在江湖上,龙额侯的手却远远要比龙额侯的刀有名得多。

    凡是见过龙额侯的女人,都想一辈子跟着他,但这并不仅仅是因为他是一个很英俊的人,而是因为他的这双手。

    这双如诗般美妙的手。

    龙额侯从来就不喜欢用这双手亲自杀人,因为他觉得,像这样一双完美无缺的手是不应该粘上血腥的味道的。

    所以,他每次杀人,都要用刀。即使用刀的时候,他也绝对不会让这柄薄薄的刀上沾上血的。

    尽管有那么多的女人喜欢龙额侯,可在他的身边,却很少有女人陪伴。

    所以,梧桐很想陪伴。

    梧桐的手也很修长,也很细腻,甚至已经到了完美无缺的程度。

    她甚至相信,那些酒客之所以三天两头地往梧桐客栈里跑,并不是因为这里的酒好,十有八是冲着她的这双手来的。

    而梧桐呢,也乐意让人看她这双引以为傲的手。

    每次到客人的酒桌上收钱的时候,她总是那么大方,那么快乐地从长长的衣袖里,露出她那双白白的,嫩藕般的手,等客人目瞪口呆地把银子乖乖地放在她的手心的时候,才慢慢地缩回去。

    如果想多几眼,就只有多喝一碗酒,多付一次银子才行。

    因此,梧桐客栈的生意很好,方圆百里之内,大家也许没有听说过插旗镇,可是,却一定听过梧桐酒楼。

    大家都说,梧桐的手是天下最好看的手,而她自己也认为她这双是天下最好看的手。

    可是,一年前,当龙额侯在这里喝完了酒,从怀里掏出银子向她付帐的时候,她所有的自信都给打败了。

    她甚至不敢去接龙额侯那双几乎完美无暇的手递过来的银子。

    她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世间竟然还有如此美妙的手,她更不服气这世间竟然还有比她更漂亮的手。

    而这么好看的一双手又偏偏长在一个男人的身上。

    如果她的这双手很难看倒也罢了,可是,她的手偏偏又是那么得好看。

    她实在是不愿意自己的这双自以为天下第一好看的手在龙额侯的那双如诗般美妙的手面前黯然失色,因此,她的手一直没有从衣袖里伸出来。

    她的身体像是忽然冻结了似的,无法动弹,无法移步,只好冲着龙额侯勉强笑了一笑,道:“你的酒,算我请客。”

    可是,龙额侯的身子连动都没有动,只是把手里的银子又往她的前面推了一下,仿佛是想让她把他这双如诗般美妙的手看得更清楚一点儿似的。

    梧桐只好再说一遍,道:“你的酒,算我请客。”

    龙额侯看了看她,仿佛有点儿奇怪,站起来,顺手把银子放在桌子上,冲着她露出一丝慵懒的笑,淡淡地道:“我从来不喝别人的酒。”

    说完,便走了出去。

    那是梧桐第一次见到龙额侯。

    而从那一次起,梧桐就爱上的龙额侯,爱上了他的那双如诗般优美的手。

    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梧桐天天等,天天盼,天天祈求,只是希望龙额侯能够再次回到她的梧桐酒家来喝酒,到时候,就可以好好地跟他聊聊,然后,再好好地看看他那双如诗般优美的双手。

    她已经不可自拔地爱上了这双收。

    龙额侯却好像突然间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似的,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梧桐就这么等呀,等呀,一等就是一年零二十八天。

    这三百九十三个日日夜夜,在这三百九十三个早晨和黄昏,在这三百九十三个希望与失望的煎熬中,梧桐再也没有心情打理酒楼的生意。

    后来,她终于无法再等下去了啦,便遣散了伙计,关了酒楼,打算无论海角天涯,一定要找龙额侯。

    可是,最后她却没有离开梧桐酒楼。

    她是怕在离开的这一段时间里,龙额侯又会再次来梧桐酒楼喝酒,从而失去看他的机会,失去看到那双如诗般优美的手的机会。

    所以,在这三百九十三个日日夜夜,她一直等,一直等,在第三百九十三个黑夜刚刚开始的时候,终于又让她给等到了。

    这一年来,她所经历的那些辛酸,辛苦,以及莫名的感情,在看到龙额侯的一刹那间,全部都涌了上来。

    如果可以的话,梧桐真的想扑倒在龙额侯的怀里大哭一场。

    可是,龙额侯却没有将任何表示,甚至有点儿冷漠。

    龙额侯看了看梧桐,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玉箫,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忽然叹了口气,淡淡地道:“一直以为,你这里的酒是世间最好的酒,所以,过了一年之后,就特意过来再尝一尝,可没想到,这里居然已经关门了。”

    梧桐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颤抖,赶紧将门全部打开,笑道:“关门了,还可以重新开张的。”

    龙额侯将那柄白玉箫在透明的手里转了一下,绑在那柄玉箫一端的铃铛随即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然后,又冲着她懒懒地笑了笑,淡淡地道:“可是,重新开张酿出来的酒一定没有原来的好。”

    梧桐的头突然有些眩晕,晃了几晃,差点儿摔倒在地。

    她的两条腿仿佛已经无法承载她那柔弱的娇躯的重量,便赶紧扶着门框,支撑住身体的攀升不让自己的身体摔倒。

    她看着龙额侯的那双如诗般优美的手忽然笑了起来,谄媚似的,道:“那我可以炒菜给你吃呀,很多人喝过我酿的酒,却从来没有人吃过我炒的菜,我相信,我炒出来的菜绝对不在我酿酒之下。”

    龙额侯淡淡地道:“是吗?”

    梧桐极其自信地点了点头。

    然后,就在龙额侯还在疑问的那一瞬间里,已经端着一盘香气四溢的鱼香茄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当她把这盘鱼香茄子放在龙额侯面前的时候,整个梧桐酒楼里都洋溢着鱼香茄子的香味儿,浓浓的,氤氲一片。

    好香的鱼香茄子。

    香得就像是一副浓郁的江南水墨画,仅仅是在一瞬间的时刻,空气就像是已经完全被这盘鱼香茄子所占据。

    龙额侯长长地吸了一下鼻子,在酒楼中间那张唯一的桌子旁坐了下来,看着那盘还冒着热气的鱼香茄子笑了笑,道:“你的手艺果然不错。”

    梧桐也笑了笑,道:“现在你也只是看见了,你还没有亲口尝过呢,怎么就会知道我的手艺不错?”

    龙额侯拍了拍肚子,道:“就凭我这份儿想吃的欲望。”

    梧桐的手里还拿着一双清洗得犹如即将下锅的葱般干净的筷子,在他的身旁坐下,温柔地道:“既然这么想吃,那你为什么还不赶紧吃呀,鱼香茄子只有趁热吃的时候才能吃出味道的呀,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天天做给你吃。”

    她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龙额侯那美得如诗般美妙的手。

    龙额侯把玩了一下手中的白玉箫,将上面的铃铛弄得叮当作响,道:“我真想赶紧把它一口气吃完,可是,你说当我还没有来得及动筷子的时候,会不会有人过来抢呀。”

    话音刚落,就见一个人已经从门外走了进来。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