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索命青衣  四、古道难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302  更新时间:15-08-13 11:09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古道上突然出现了一骑快马,得,得,得,得……

    如擂鼓般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夕阳下的宁静,犹如在平静的水面上惊起一波涟漪。

    秋末的天气,虽然带着一丝丝的凉意,可是,却很干燥。

    古道上久未逢雨,路面松散而干燥,尺余深的尘土在急驰而来的马蹄的践踏之下,纷纷地扬起。

    漫天的灰尘,遮天蔽日,弥漫着整个秋日的天空和原野,看不见人的影子,只能听见急促的马蹄声。

    李存孝虽然看不见,却可以听得出来,这是一匹脚力很好的马。

    这确实是匹好马。

    虽然经过长时间的奔驰,可现在仍然显现出疲态,仍然像枚正燃烧这的箭矢一般,急速地朝着这边飞来。

    马的脚步如雨点般急促,没有一点儿节奏感。

    很明显的是,马上的骑士跑得很急,所以,才会不停地挥舞着手中的鞭子,朝着马的肚子狠狠地抽下去,使得马跑得很没有节奏,就像是夏日午后的暴风骤雨般迅猛。

    如果再这么拼命地飞驰下去的话,大概用不了一盏茶的工夫,这匹马一定会心力废竭,倒地而死。

    而此刻,马的鼻子里和嘴里已经有大团大团的白沫涌了出来。

    马上的人似乎也已经觉察到了这一点。

    看了看胯下浑身流汗,哆嗦不已的马,稍稍皱了皱眉头,似有所不忍,便猛然停下手中的鞭子,稍稍一勒缰绳,马蹄声便渐渐地慢了下来。

    马蹄放慢,漫天的灰尘便开始慢慢地散去,然后,渐渐地露出马上的这个骑手的脸。

    这人的脸上虽然沾满了灰尘,再被那些沁出来的汗水这么一冲,就露出几道白色的印痕。

    很明显,这是一张女子的脸。

    这女子勒住马的缰绳停下来,长长地喘了口气,用袖子擦了擦汗,然后,向后面稍微看了看,便看见后面的那三匹马又追了上来,风驰电掣。

    前面扬起的灰尘还未散尽,后面的马蹄又跟着扬起一阵更大的灰尘。

    很快地,后面的那三匹马离前面的这匹马越来越近。

    甚至已经可以听到马的嘶鸣声,和因为长久地奔跑而呼哧呼哧喷出来的粗气。

    这女子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便一咬银牙,再次扬起收中的鞭,冲着马背就是几下,双腿用力一夹,胯下的那匹马立刻发出一阵“咴咴咴咴”的长嘶声,奋力突奔。

    此刻,虽然已经筋疲力尽,但速度仍然快得惊人。

    这是一条古道,并不是很宽的路面,崎岖不平。

    两旁是密密丛丛的冷杉,高大直立的枝干向苍蓝色的天空无限地延展着,冷杉树下是遍布的荆棘,铺天盖地,无休无止。

    而李存孝此刻就躺在这古道的中间,冷杉的下面,虬健而坚实的躯干如标枪般地横在不太宽路面上。

    他的脸是那么得苍白,落寞,凄凉,像是一张被伸展开的纸,又像是一片刚刚凋零树叶,没有生气,没有表情,甚至连血管里的血都是凝固的,全身上下,仿佛只有那只握剑的手是活的。

    他的耳朵忽然动了动,听到那些急促的马蹄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越来越惊人。

    但他的眼睛仍然紧紧闭着,像是已经睡着了,又像是正在想着往事。

    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有均匀而有节奏的呼吸。

    五十步,四十步,三十步,二十步……

    马蹄声越来越近,可是,他的内心却仍然像是波澜不惊的湖水,一动不动,只是在心里默默地细数着急驰而来的马蹄声,仿佛在猜测着发出这样急促的马蹄声的应该是什么样的马,红马,黑马,还是白马?

    他的心又像是一潭死水。

    他仿佛又在想象着这些或者红色,或者黑色,或者白色的马在践踏水面的时候,猛然溅起的灿烂的水珠,抛洒向半空中,突然飞散开来的时候挥洒起的肆意的绚烂。那些水珠就像是无数美丽而又没有芬芳的花朵,正漫天漫地地朝着他纷纷地涌了过来,把他包围,把他淹没,又把他高高托起。

    就在他的手几乎都可以摘到那比冰还要寒冷的月亮的时候,突然,弯弯的月亮却变成了美丽的刀锋,割破了他的手指。

    血慢慢地流下来。

    他还没有来得及感觉任何的疼痛,身体下面的水花突然散尽。

    他又被重重地摔在地上。

    他还是没有睁开眼睛,只是细细地品味着刚才的那个梦,忽然,就听见一阵银铃般的娇叱声:“喂,不要命的小子,还不把路让开!”

    马上的女子,一双眼睛瞪得好大,好圆。一双清澈的眸子几乎都要像是山间的瀑布一样流淌下来了。

    这个有着美丽的大眼睛的女子,左手紧紧地抓着缰绳,右手握着一把黑色的皮鞭。

    黑色的皮鞭,红色的马,白衣的女子,三种夺目的颜色搭配在一起,耀人眼球。

    由于李存孝的阻挡,她只好用力地将马勒住,冲着他大声呵斥。马突然人立,差点儿没把她从上面掀下来。

    看着她又气又怒的样子,李存孝的声音仍然平静,却又比他的神情显得更寂寥,只是懒懒地睁开眼睛,看着马上的女子,淡淡地道:“你走你的路,我睡我的觉,你为什么要把我给惊醒?”

    女子的一张脸气得通红。

    她实在想不明白,世间竟然还有如此无理的人。

    刚才要不是她在最后关头勒住了马,此刻马蹄恐怕早就已经将他踩成一滩烂泥了。可他不但不领情,反而还要说出这么无理的话来,你怎么能不让她生气?

    她简直都快要气坏了。

    如果不是后面有追兵,恐怕她早就跳下来要跟他理论理论了。

    她的一张脸气得通红,红的就像是桃花,又像是枫叶。

    她猛然鞭子高高地扬起,做出一副就要劈下来的样子,冷笑道:“哼!不知死活的臭小子,早知道你如此不要命的话,那我刚才就应该把你踩死算了,省得让姑奶奶心烦,滚开呀,赶紧滚开。”

    李存孝那原本懒洋洋的眼睛忽然睁开。

    他睁开的眸子原来是那么好看。然后,他又笑了。

    他在笑起来的时候,就像是黄昏时候的那一抹最后的残阳,柔柔的,淡淡的,道:“如果你刚才把我踩死,从我的身上跨过去,他们也许就追不上你了,可是现在,就算你把我一鞭子抽死,你也跑不了啦,你看——”

    顺着他的目光所指之处,那女子就听见身后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急驰而来:得,得,得,得……

    大概是由于奔驰得太快的缘故吧,以至于奔跑到面前猛然停下来的时候,马上的骑手一个个都被掀了下来。

    但是,落马之后,他们并没有倒下去,而是在半空中使了一式“迎风三叠浪”轻功,轻飘飘地落在地上。

    着地之后,又向前跃出十几步,犹如清风拂柳,然后,轻飘飘地落在女子面前,长剑“哐当”出鞘。

    三个人,三把剑,拦住女子的去路,犹如铜墙铁壁。

    那女子见去路被阻,微微皱了皱眉头,猛然向上一跃,一飞冲天,轻柔的身段在半空中翻了几翻,斜斜地飞了出去。

    两起两落,就落在三人之中刚刚落下来的那最后一匹马的身上,猛然一勒缰绳,掉转马头。

    这几个动作,一气呵成,而且是在那三个大汉落地的一瞬间完成的,变化之快,实在是令人叫绝。

    可是,那女子高高举起的鞭子还没有来得及抽下去,就见那三个汉子之中的黄衣虬髯的一个怒吼道:“你这个死丫头,还不下马?!”

    话音刚落,就见三匹马轰然倒地,鼻子里和嘴里已经有血慢慢地沁出来,死了。

    原来,那三人早就料到女子会有此一招的,所以,在下马之时,就已经暗暗运用重手法将三匹马的内脏全部击碎。

    能够在瞬息之间就将如此骏马的内脏击碎的人,其力气之大,和武功修之深的程度,便可窥见一斑。

    那女子似乎没有料到他们竟然出此计策,不免惊慌失措。

    不知道是不是被这突然的变故给吓到了而完全失去了主张。在马倒下去的时候,她居然没有动,而是随着马的倒下,慢慢地滑下来,呆呆地站在原地,仿佛不知如何是好。仿佛刚才被击碎内脏的不是马,而是她自己似的。

    刚才那黄衣虬髯的汉子冷笑了一下,大声道:“死丫头,看你还往哪里跑,我劝你还是乖乖地跟咱们回去见宫主吧,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教尊让咱们转告与你,假如你肯乖乖地跟咱们回去的话,他决不会跟你过不去的,更不会责罚于你,可是,假如你仍然执迷不悟,不肯乖乖回去的话,后果会怎么样,哼哼,想必你比咱们更清楚。”

    听到“教尊”二字,那女子的眼前立刻浮现出那个残忍而狠毒的男人的影子。

    那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只野兽。野兽吃人还会吐骨头,可是,他却连骨头都不吐。

    女子的脸色立刻变得煞白,浑身一颤,几乎站立不住,要倒下来。

    她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是,嘴巴微微动了动,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黄衣虬髯汉子仿佛有些不耐烦了,接着又道:“喂,死丫头,你到底想好了没有,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呀,宫主的命令从来就没有人敢违抗的,我看你还是跟着咱们乖乖地回去复命吧。”

    女子还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置若罔闻。

    那个人虽然不在眼前,可是,她却仿佛看到了他的影子在眼前晃动,对她喃喃地念动着某种带着惊人的魔力的咒语。

    尽管在千里之外,可仍然控制这她的意志,她的神经。

    那个人就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竟然可以有如此骇人的驾驭术,是上帝派到人间来斩除邪恶的天使,还是来自地狱深处噬人人的恶魔?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