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殊途归否  第五十三章 玉壁之战(2)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4240  更新时间:17-05-11 20:5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第五十三章玉壁之战(2)

    冷云心口被毒虫咬破,疼痛难忍。璞玉收了毒虫,用手抬起冷云的脸颊,说道:“魔尊大人,您用自己的修为为她逆天改命,扭转时空,又替她修好了脸蛋,你说这恩情,她这一生报不报得完?”

    “你要作何?”

    “魔尊大人您这样为她,她却因为一个朱凝墨与您置气那么久,是不是有些悲苦?”

    “切莫动她!”

    “动了又如何?你能奈我何?”

    “璞玉!”即墨千年怒吼。

    “你以为我会怕你这一声吼叫吗?即墨千年你未免也太自以为是了!而今你修为大减,怕是只有怒吼可以威慑他人了!”而后璞玉转过身,在冷云脸上划了一道深深的疤痕。

    “啊——”冷云吃痛。霎时一些陌生的场景浮起:

    “妖怪哥哥,我一点儿也不好吃,你瞧我,瘦的只剩皮包骨了,而且,身上还有一股浓浓的草药味儿,若你吃下去,定会闹肚子的。”

    “在这千年的光阴里,本座曾做过一件最愚笨的事,那便是——爱上一个凡人……”他站在菩提树下,痛苦地闭上双眼,轻叹。

    “那个凡人……是我么?爱上她,真的愚笨么?”她的声音有些哽咽。

    冷云她红着眼眶看向即墨千年,眼里尽是凄苦。

    届时,一位小仙女走了进来,福身:“圣尊娘娘,韶涵尊主求见。”

    “嗬,又来一个。”璞玉冷哼了一声,随后便离开了牢房。

    来到大殿,璞玉挥了挥衣袖,坐在椅子上尽显仙族的贵气与端庄。

    韶涵福身:“朱凝墨可还好?”

    “她?不过阶下囚罢了,死得其所。”

    韶涵有些不理解,顿了顿,而后又道:“阶下囚?”

    “幽冥之魂,灵女之血,凡人之躯。辗转千年,千世轮回,而今仅存一魄已是万幸,此生已过,烟消云散。”

    韶涵听闻此番话,不免震惊。她决不允许朱凝墨就这样永远从这世上消失,曾经她天真的以为,只要没了朱凝墨,魔尊便会注意到自己,而今却是想通了,魔尊爱了朱凝墨一千年,怕是眼里心里只有她一人了。

    “她既是我魔族的魔灵女,那可否——将我的魂魄给她?”韶涵问道。

    “你说什么?”璞玉一惊,她不敢想像此话竟是出自韶涵之口。震惊归震惊,她倒是应允,如此一来,便少了一人拦她取玉壁。

    “可以是可以,只是……一旦你将魂魄给了她,朱凝墨便会将之吞噬,再无回归可能。”

    “本尊深知罪孽深重,害苦了朱凝墨许久,而今以魂魄抵罪,也不足为过,我心意已决,圣尊可愿带我去见她?”

    “你既言至于此,本尊也不好回绝,而今朱凝墨那副模样怕也是无法见人了,不如韶涵尊主你将魂魄取出,本尊送至朱凝墨体内。”

    “好,我需要圣尊的帮忙。”说罢,韶涵转过身,盘腿就坐,开始运功,手心便泛起淡淡微光。

    璞玉在她身后立刻变了个模样,方才那些的不忍同情,怜悯叹息皆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双冷酷无情的双眼。她缓缓抬起手,手心蕴藉出些许灵力,而后加大力度,她手心的白色光环将韶涵包围起来。

    在这白光点点的圈子里,韶涵倍感不适,紧锁眉头,用力运功。不久,璞玉按了按韶涵的天灵盖,她的魂魄便一一被抽出。璞玉随即拿了个金葫芦将她的魂魄收着。

    魂魄抽出后,韶涵便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你所求,本尊会替你完成。韶涵啊韶涵,其实你大可不必这样,可惜……晚了。”她故作怜惜,用手摸了摸韶涵的脸颊,轻笑:“这样一副好皮囊,世间谁人不爱,可惜了。”她起身,向牢房走去。

    璞玉收了毒虫,将韶涵的魂魄强行装入冷云身体里。霎时,体内释放出万千红光。冰窟里的即墨千年察觉异样,红了眼睛,放出煞人的红光。他用力的拍打冰窟,却也无能为力。

    “啊——!!”冷云的声音响破云霄。

    韶涵用自己的魂魄作为罪礼奉还给朱凝墨,想法固然不错,可她只想到朱凝墨前生时魔族灵女,却未想起轮回千世后,朱凝墨仍是一介凡人,凡人之躯哪里受的起魔族尊主的三魂六魄。

    璞玉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便在一旁冷哼几声,此情此景正是她想要看到的。

    魔宫。

    冰室。

    冰棺中的墨殇身旁萦绕着万千光束,她缓缓睁开双眼,魂魄归位。

    魔书闻讯携采菱赶来。他二人点了点头,采菱便将自身投入冰棺之中,与墨殇混为一体。

    虽说采菱的灵女之位比墨殇要早一届,但墨殇的力量不可小觑,此时此刻,唯有二人合体,才可释放魔灵之力,保护魔界。

    “灵女殿下金安。”魔书跪地叩拜。

    墨殇拂了拂衣袖,缓缓走出冰室……她通过神魔之井,向天宫走去。

    天庭。

    牢笼。

    冷云怀间的玉壁在隐隐发出绿光,璞玉似是察觉到了,于是便想将之夺过来,不料却被玉壁弹开。忽而,玉壁从冷云怀间冲出,放射出刺眼的绿光,将囚禁即墨千年的冰窟融化。

    他从冰窟中挣脱,身后的蓝紫戾气及眼里放射出的红光直逼他人。

    玉壁浮于空中,任何人皆靠近不得。

    冷云在玉壁的作用下,这一千年来的经过全部如默片播放般在脑海中一一掠过,不论什么样子,都极为清晰。

    “千年哥哥……”冷云轻轻开口,这一次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吃力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即墨千年,双眼已泛出血丝。

    “朱朱——”千年的目光慢慢变得正常,不再有噬人红光。

    璞玉冷哼了一声,便趁机放出灵力向即墨千年攻去。冷云想要上前去救,奈何被铁链束缚,动弹不得。届时,一道红光将之弹开,墨殇从中走来。

    “墨殇?”璞玉眯了眯眼。墨殇并未理会,转身向即墨千年福身:“魔尊大人,墨殇救驾来迟。”

    千年扶起墨殇,将冷云身上的铁链褪去,而后对着璞玉冷笑:“圣尊娘娘,玉壁正浮于空中,只可惜,你去不到。”

    “嗬,那又怎样?不论如何,玉壁最终会是本尊的!”

    “只怕魔尊大人您老人家还不知道,韶涵尊主将自己的魂魄注入朱凝墨体内……只可惜她却未算到而今的朱凝墨还只是一介凡人!”璞玉有些冷嘲热讽。

    即墨千年眯了眯眼,便向璞玉展开攻击。璞玉一闪,随即回击。他二人嫌地方过小,于是便冲出地牢,直上天堂。

    天尊见状,惊呼:“反了,反了!!”而后召集四海八荒众神灵聚与天庭,捉拿魔尊。不久,那些神灵皆包围即墨千年,他别无逃处。

    千年冷笑,手轻轻一挥,八方怨灵便随即席卷天庭,冲破天兵天将的屏障。

    墨殇将冷云带出地牢后,一直看着冷云,冷云她不知所云的看着墨殇,问道:“姑娘,你这般看着我作何?”

    墨殇没有答话,仅一瞬间便进入了冷云体内。而后她腾空而起,召唤在魔界的魔劣。

    魔劣带领鬼将来到冷云面前,呼道:“魔劣恭迎灵女殿下。”而后腾空而起,杀入天宫大殿。

    玄夜在天庭手足无措,不知应该帮谁,他是神仙,却又是魔尊的兄弟。见魔劣杀来,便将刀剑指向魔劣,他灵敏一闪,便躲开这一击。魔劣有些吃惊:“龙王大人……”

    玄夜没有答话,转身帮助千年攻击神兵。

    焱羿闻讯赶来,凭借魔尊令便带领妖、鬼、魔三界杀上天宫。

    九重天上,杀机四起。原本圣洁的地方,而今成为争夺玉壁的杀戮之地,这比幽冥鬼府还要可怕。

    玉壁从地牢中飞出,悬于上空,众人看的目瞪口呆。即墨千年借此机会便释放出强大力量将包围他的人通通弹出。

    玄夜轻笑,便化作原型盘旋在天宫龙柱前,而后口中吐出灼热火花,直击退神兵。

    天尊有些吃惊,他道:“玄夜你疯了,你可是神!!”

    “神又何妨?本座倒是看见了你们一个个贪婪的面目!”说罢玄夜便向天尊攻去。天尊奋力抵抗。千年腾空而起,欲帮玄夜处理天尊,不料在施法途中,被璞玉用仙器束缚。

    璞玉手心浮起白光,向即墨千年攻去,冷云见状,便立刻扑了过去,恰好中了这一击。

    千年瞪大双眼,高吼:“不要!”他绝不容许千年前的那一幕再一次浮现,也绝不容许自己心爱之人再为自己挡下这重重一击。

    冷云吃力地转过身,努力地笑着:“千年哥哥……这一次,换我护你……”她口吐鲜血,努力地撇过头,释放出魔灵之力,与之抗衡。璞玉自然不是她的对手,三两回合便被打得满地找牙。

    璞玉口吐鲜血,却仍是不屑:“魔灵女,哈哈哈,左不过一颗棋子。”,冷云皱了皱眉头,在空中一挥,璞玉便灰飞烟灭。而后她蔑视的巡视了那些天神,只见他们皆在步步后退。

    冷云轻笑:“怕了吗?我魔族必定独步天下!”说罢,原本还是凡人之躯的她变作魔灵女的装束,双眼放射红光,手心浮起黑红交错的剧烈光束。

    “魔灵女,魔尊负你千生,你为何还愿为他作事?”天尊道。

    “负我?天尊你先管好自己吧!”而后将些许神灵纷纷打伤。而今冷云体内有墨殇之灵,韶涵之魂,旁人皆不是她的对手,无人与之抗衡。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天尊,这六界至尊的位置你可否该退位了?!”冷云吼道。她腾空而起,却被玉壁吸引,玉壁放射出的绿光霎时变成了一个绿色的罩网,冷云冲不出去,旁人也进不来。

    冷云有些疑惑,在玉壁罩网里挣扎。她离玉壁越来越近,也感到自己的力量在玉壁面前及其衰弱。

    在众人都十分纳闷时,只听得即墨千年轻叹:“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霎时,脑海中忽的浮现出他与魔书在魔宫中的对话:

    “魔尊大人,魔书有一事不知当不当讲。”

    “你且说。”

    “玉壁之力固然强大,可没有引子,却是废物一个。”

    “本座知晓。魔书为何要说这个?”

    “若魔尊您要用玉壁称霸六界,必须要给玉壁引子。”

    “引子?”千年不解。

    “魂,一个有灵气的魂。”魔书言尽于此便再无说其他。

    回忆结束后,千年仰天长笑:“哈哈哈!”,玉壁渐渐不再有光亮,径直飞到千年手中。霎时,百鬼千妖皆俯首:“拜见魔尊大人!”

    玉壁虽在手中,心中却是无尽凄楚。

    为何千年他手执玉壁时迟迟不愿称王?

    为何千年他宁愿被魔族之人唾骂昏君也不肯解释分毫?

    为何千年他甘愿心头灼伤千遍万遍也不愿让玉壁落入他人之手?

    为何千年他看见冷云被玉壁吸引时会喃喃自语?

    这一切的一切不过一个原因——想要称王,必要以具有灵气的魂作为玉壁的引子,而那引子便是——魔灵女!

    而今的玉壁,能量巨大,当真应了那句:“得玉壁者,一统六界。”

    千年手执玉壁眼神凌厉:“神,原是万人敬仰,然而你毁我三生,欺我千世,而今玉壁重现,本座手执此,我要你们天族通通陪葬!”霎时天地微颤。

    玄夜松开了天尊,幻作人形,轻蔑道:“为了玉壁而争得你死我活,本座倒也有数万年没有看见天庭这般积极了。”

    天尊长笑:“得玉壁者一统六界,哈哈哈,好一个一统六界!毁你三生,欺你千世,魔尊大人,这怨不得我,只怪造化弄人……”

    千年他为何要这般说话,却原来,他与朱朱结缘三生,魔灵女本是朱朱命中劫数,此生一过,便可步入下世轮回,再续前缘。然而璞玉收了朱朱的魂魄,将之打散撒入幽冥河底。忘川河畔,奈何桥头,千世轮回消磨,仅存一魄,仅留一念会见即墨千年。

    “世间已无朱凝墨……”天尊念道。千年眉头一蹙,便将他打入天牢。千年终是明白了为何所有人都要在他耳边说这样的话。

    冥王走上前来,轻叹:“魔尊大人,鄙臣曾言,既是命中注定,谁也拦不得。”

    “好一个命中注定……”他苦笑。

    而今六界皆以魔族为尊,俯首称臣。仙界各族也已为朱朱陪葬。

    一千年,轮回转空。他死心塌地的守护着这个约定,虽知不划算,却甘之如饴。那约定仅三步,却要耗上千年光阴,左不过:误尽三生,守候千年,相守一世罢了。

    误尽三生,好一个误尽三生。

    作者闲话:

    。。。该死的都死光了,还有一些后续及补充剧情,然后对文文进行精修。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