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快的快板  962.谁是纪昀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4916  更新时间:17-05-15 11:4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962.谁是纪昀

    “我恨死你这个呆子了!”唐晓是一个知道场所、懂得利害关系的聪明女人,就咬紧牙关,忍气吞声的任凭龙啸天在车上笑得一塌糊涂,撅着嘴忍着气快如闪电的把那辆凯越从医院直接开进了百佳大厦地下停车场,板着脸拉着龙家大少上了电梯,直到进了龙宅,关上了大门,她才开始大喊大叫:“你知不知道?”

    “知道。”龙啸天还是忍不住在笑:“不过你是不是声音小一点?隔墙有耳呢!刘雪华老公的死是自杀还是失足,谁也不知道。刘雪华说她老公是去调试卫星天线,凌晨四点去干那事?鬼都不信!左邻右舍都听见了他们夫妻发生过激烈的争吵,据说刘雪华片约太多,还经常在自己丈夫前撒谎,这才是真正的诱因……”

    “呆子,不准打岔!别人家的事与我无关!我就是这个脾气,你又把我怎么样?”她在怒气冲天的叫着:“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你知不知道!”

    “知道。”龙啸天就笑得更厉害了:“我就知道刚一认识人家就根本不放人家走,还胆大妄为的把那个懵懵懂懂的呆子领回了自己的家,声称是自己的男朋友,差点被把人家吓成心脏病!人家后来知道了她的显赫身份避之不及,她却不依不饶,根本不准人家躲闪,还直截了当的闯进了这个家,那个人不会恰巧就是你吧?”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你以为你是百佳公司的老总很了不起是不是?神仙大爹的爱徒很了不起是不是?被人家吹捧成神医很了不起是不是?读了些之乎者也的书、懂得些旁人不知道的秘密、把人家花言巧语的骗到手很了不起是不是?”唐晓咬牙切齿的站在他的面前叫着:“其实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呆子,你知不知道?”

    “知道。”龙啸天表现得一直很谦逊:“学海无涯苦做舟谁都知道,三人行必有我师谁也知道,治病救人谁都知道,道家是我国的优秀文化遗产谁也都知道。你就是从赖在我家不走开始的这谁也知道,崔姨本来应该是我们兄妹的母亲这也谁都知道。可是你不知道把崔姨变成妈妈是我们兄妹俩真心实意的拥护,对于你这个公众人物却是惹不起、打不得、说不赢、赶不走,我就不得不像现在这样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了。”

    “我明天一回去就去给自己找一个小白脸,再找一个大款,还找一个部委办的官员当情人!”唐晓的花样百出,而且说得信誓旦旦:“你知不知道?”

    “知道。”龙家大少又笑了起来:“可是不相信你会那么做。”

    “我偏要那么做,偏要做给你看!”凤凰美人更加生气了:“呆子,你的女人都要跟着别的男人跑了,你还好意思笑!到时候叫你哭都找不到地方!”

    “晓晓,有机会是不是向小魔女、小仙女那些诡计多端的阴谋大家虚心请教几招?”龙啸天在慢条斯理的掏出香烟:“人家那才叫千变万化、出神入化。开始的时候平平淡淡,一点痕迹都叫你看不出来,而且步步为营,东边日出西边雨,就让你防不胜防、不知所措,哪里像你这样一开口就知道是假话。”

    “凭什么说我说的是假话?”唐晓从他的手里把打火机给夺去了:“我说的就是真的,咱们可以拭目以待。”

    “别欺负人家的智商好不好?”龙啸天在摇着头:“我这个人就是有些呆里呆气,可多少还是跟着师傅学了点东西,自己不行师傅行,名师出高徒嘛。所以别的本事不怎么样,看人一般还是看得很准的。”

    唐晓冷冷一笑:“哪有怎么样?”

    “不怎么样,不过就是知道你所说的什么红杏出墙的话都是假的。”龙啸天笑嘻嘻的摸了摸凤凰美人的那张白里透红的脸蛋:“第一次见面就明明知道人家是个呆子,还有些傻里傻气、疯疯癫癫的,却无可救药的爱上人家,至今仍然痴心不改,我说的对不对?当然,从一开始你就是爱中有恨,恨里有爱,爱恨情仇交织在一起,还是认为人家不错,所以才决定从一而终,所以才决定下嫁给人家这样一个医生,我说的对不对?”

    “对又怎么样?那是过去式,可是我现在后悔了。”虽然唐晓的脸上已经有了些开心的笑纹,可是依然撅着好看的嘴,板着漂亮的脸蛋,嘴里噼里啪啦的说着:“呆子,你根本想象不出来现在的娱乐圈的一些人们思想有多开放,行为有多大胆,说出来吓你一跳!那些当红明星有几个不是朝三暮四、有着丰富的人生阅历和数不清的绯色新闻的,一个剧组就是若干临时夫妻诞生的摇篮你知道吗?”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龙家大少实话实说:“除了你,我不关心其他人。”

    “呆子,所以你就是一个很可爱的傻瓜蛋!”凤凰美人也笑了起来,一边用打火机给书生点烟,一边告诉他:“前不久有一个很有名的演艺圈的男人终于结婚了,十分高调的大宴宾客,据说那一天来了许多花枝招展的女嘉宾,他看了一下,几乎全都曾经与他有过亲密接触的,唯一一个没有和他做过男女之间的那点事的就是一个做过换性手术的假女人。”

    “你说的也是,现在后悔也还来得及,凤凰美人现在不还是如日中天吗?身后不还跟着一大群垂涎三尺的家伙吗?我可不想你到和我结婚的前夜和那个蒋琉唱的那样,还要最后一次想别的男人,还会对别的男人唱那首‘明天我将成为别人的新娘’。”龙啸天说得很轻松:“我当然更不想和武松一样去血溅狮子楼,因为我没有学过轻功。”

    “呆子,别老是自我感觉良好行不行?别以为人家把你看成宝贝行不行?”唐晓就笑着把龙家大少从客厅里一直拉进了他的卧室里去:“你给我听好了,反正我又不在你身边,反正你喜欢和你信任的人又都和我相距很远,就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偶尔出一次轨,和别的男人做一回临时夫妻,你也根本察觉不出来。”

    “千万别说神不知鬼不觉,那是自欺欺人!老天有眼是什么?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又是什么?”龙啸天也是很有道理的:“千万别说什么根本觉察不出来,那是一般人愚蠢的认识,其实每一个人的所有行动都会通过自己的言行举止表现得淋漓尽致,所以道家就再三强调观察入微,就再三强调心神合一。老实说,有很多时候,那些求神拜佛的人未曾开言就被人家看得八九不离十了,况且我师傅更是人上人。”

    “你就尽情地吹吧。”唐晓还不放过他:“你猜猜我会不会那样做?”

    “有人是横下一条心,先做了再说,这种人会死的很惨;也有人是有贼心没贼胆,只能口头上说说,行动上谨小慎微,这种人活得很累;你这个人属于那种想都不用想,猜都不用猜的范畴,只会老老实实,不会乱说乱动。”书生继续说着:“况且你不仅自己醋味十足,还要婷妹妹、小昭君帮你瞪大眼睛以防我突然会心血来潮、移情别恋,这样做你累不累?值不值得?连可可都说你是杞人无事忧天倾!”

    “可是我愿意,我高兴,我就是被你迷得神魂颠倒,就是不可自己的喜欢你这个呆子嘛!”唐晓欢天喜地的把龙啸天推倒在那张大床上,然后俯下身,给了他一个甜甜的吻:“今天你已经累了半天,就让奴婢给龙家大少铺床宽衣,稍歇片刻吧。”

    “没这么好的事吧?”龙啸天虽然表示怀疑,但还是顺从地伸手过去,听任凤凰美人给他摘去了那副金丝眼镜,解开了他的衣扣,只是嘴里还在说着:“在我的记忆里,但凡休息或者是所谓的小歇都是有附加条件的。”

    “真是好记性,怪不得神仙大爹对你这个徒弟爱不释手,老妈说你这个女婿是天才呢。”唐晓索性就坐在了龙啸天的身上,很喜悦的看着他那不算雄厚,却勃勃有力的胸脯,用自己的香舌去舔着他胸前的那一对突出物:“其实,科学早已证实,适量的体育锻炼是消除疲劳、舒筋养血、愉悦身心的最有效的手段。”

    “可是在我的印象中,今天我可是在超负荷运转呢。”他在叫苦不迭,但不得不眼睁睁的看着唐晓给他松开了皮带:“清早没睡到三个小时就被医院叫去做手术,然后就被你拉到台上当猴耍,又被你拉到家里强迫了一次……不,应该是两次!后来像走马灯似的乱转,给德明做手术又是跑了一次医院,现在你又要……是不是有些纵欲过度?”

    “这一点你尽管放心好了,两个人在一起做男女之间的这点事一天两三次不过毛毛雨,没什么了不起的。”凤凰美人嘴里不停,手里也不停,她的动作熟练而且迅速:“人家新婚夫妻度蜜月的时候你以为都是游山玩水、欣赏风光吗?错!绝大多数人连大门都不出,连饭都是送到床上来的,你说人家那有多少次?”

    “按照你这么说,我倒感觉有些奇怪了,那些家伙花一些冤枉钱风尘仆仆的跑到人间天堂的西湖、风景如画的丽江、原生态的九寨沟去做什么?跑到东南亚的新马泰、韩国的济州岛、法国的塞纳河去做什么?”书生夸夸其谈:“既然成天都在床上,还不如在自己的家里好了,那可以节约多少银子?减少多少废气排放?”

    “呆子,你给我记好了,这一点我可不听你的,绝不依你的!”唐晓已经成功地将龙啸天变成了一个身无片缕的原始人,就像一个女骑兵似的坐在他身上大喊大叫:“等我们结婚的时候,我就是要找一个春暖花开、面朝大海的地方从早到晚连衣服也不穿就是和你不停地做那件事,一直做到我有了小宝宝才放过你!”

    “我怎么说也是一个读书人吧,读书人总有自己的操守吧?”龙啸天当然会与她进行争辩:“夫妻之道不仅仅就包括那一点事,而且对待男女之间的那点事本身就应该有所节制,尤其是读书人更应该坚持宁缺毋滥、讲究生活方式的同时还得讲究生活质量,像你刚才讲的那样,往大处说叫做荒淫无道,往小处说就是贪得无厌……”

    “呆子,纪晓岚算不算读书人的典范和楷模?《四库全书》你编纂一本给我看看?人家的《翠微草堂笔记》是不是让你望洋兴叹、自愧不如?”凤凰美人一边在给自己脱衣服一边说得飞快:“人家除了大口吃肉、大碗喝酒,还可以日御数女,你懂不懂?就是上朝之前也要找一个女人来快活一番,你能说人家不是读书人?”

    在能说会道的唐晓面前,龙家大少当然很快就会败下阵来,也只好叹上一口气:“我说不过你,可纪昀也说过,百无一用是书生嘛。”

    “呆子。”唐晓有些不高兴了:“谁是纪昀?”

    龙家大少就爆笑不止。

    凤凰美人就知道自己在学富五车、聪明过人的书生面前不管怎么都是稍逊一筹的,就还是败下阵来了,就红着脸,赌气般的把自己白嫩而富有弹性的一个玉峰塞进了他的嘴里:“书生,你可真是个坏家伙,明明人家是个女人,当然会有这方面的需要,你就有责任和义务来满足人家,就和你以后满足我与可可两个女人一样。”

    “晓晓,你知不知道你今天惹了大祸?”龙啸天就把许可可今天上午对他说的那些话都告诉给了她,就有些叫苦不迭了:“你每一次都把可可非要和我硬拉在一起,懂不懂峡州话有这样一句土话:‘干泥巴糊不上墙’?我一直把她当自己的妹妹,你却把她硬往男女之间的那种关系上面拉,所以才会发生那一次我以为是你的危险场面!”

    “原来如此,怪不得小昭君今天有些没精打采的、魂不守舍的呢!”唐晓于是恍然大悟的说:“可可本来就是你的,从可可见到你的第一面开始就注定了她也是你的女人!那不是一件好事吗?我早就答应了、爸爸妈妈也答应了,你师傅都答应了,你们的那些朋友和二十四号楼的人都说我们是一龙二凤,为什么不顺水行舟,让可可正式成为我们家里的成员呢?”

    “总得有个理由吧?”龙啸天显得很冷静:“看见没有?就你一个我就已经焦头烂额了,如果再加上一个可可,又是一个年轻女孩,你还叫不叫人活了?”

    “别在我面前装腔作势,我可知道你有多大的能耐。”凤凰美人得意洋洋的说着:“每一次把人家折磨的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时候,你甚至脸不变色心不跳!我可知道你们道家有很多的房中术的秘诀,练一练,让我们三个人夫妻同修,不是很好吗?我和你再加上小昭君,我们之间就会有一个相依相存、互相补充、心心相应的默契,再说,为了龙家的血脉,为了百佳公司的千秋大业,你这个不贪女色的家伙就必须把可可留在龙家,我是姐姐,她是妹妹,我们都是你的女人,也是百佳公司成为百年老店的桥梁和输送带。”

    “说得真感人,是不是应该鼓掌欢迎呢?”龙啸天有些为难地说着:“可是我在可可面前就是找不到那种感觉你说怎么办?”

    “是吗?反正我和可可不分彼此,今天晚上我们就在这张床上试一试,我倒想看看你面对一个清纯、漂亮而且一往情深的女孩子的结果究竟如何!”唐晓的手轻轻的握着龙家大少的那个家伙:“我相信到时候一定和现在一样的伟岸!呆子,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就叫金枪不倒!南天一柱!这就叫雄姿英发、整装待发!这就叫压倒一切敌人而不会被敌人所吓倒!这就叫龙家的命脉、也是未来的希望……”

    龙啸天就被唐晓的这番话惹得兴起,翻身上马,开始挥戈而入,他很喜欢她的身体里面那种温暖和湿润,也喜欢她的亲吻和吮吸,还喜欢她的那张笑脸和如花似玉的身体,凤凰美人对自己的激将法很满意,格格的笑着,还不忘与他约法三章:“亲爱的,等你把人家享受够了以后就给可可打电话,今天晚上我们三个人就上演一出一龙二凤的好戏!”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