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快的快板  952.小仙女真的是有些本领的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4154  更新时间:17-05-10 20:0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952.小仙女真的是有些本领的

    也许就是几秒钟的停顿,随后才看见那个大男孩伸出了自己的手,露出了阳光灿烂的笑容和那口整齐洁白的牙齿:“你好,我是王晓磊,丽珠的大哥,三叔的侄子。听小猪说起过,可就是没见过,不过第一感觉和各位婶婶不分伯仲,也是厉害角色,要不然也不可能是小猪的小妈妈,没话说,我只好给您们去当一回车夫。”

    “你好,我是这个屁小孩的女朋友。”龙婷婷说话的时候关注着张瑜的脸蛋,因为感到对面这个女子的美丽精致而有些犹豫不决:“我现在在峡州,小猪天天跟在我身后叫我姐姐,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们是一家人。因为晓磊是首长的儿子。”

    不知为什么,张瑜并不因为见到了首长的儿子有些尴尬,也有些害怕、感到紧张和不安,相反地在那个时候她却突然变得轻松起来。

    那一天下午,张瑜一个人回申城探亲,下了火车就直奔王家老三的那个隐秘而温馨的石库门的小楼而去,那里已经是她在这座城市的安身之处了。她早就知道了那扇大门的防盗装置的密码,自己可以按下按钮,核对指纹,房门就会无声地为她打开。里面那个小小的铺着方砖的庭院里,李玉如和孙晓倩,还有杨婷婷在和王丽珠打麻将,一看就知道是小赌神小猪赢了,站在凳子上摇头晃脑的唱着《麻将进行曲》:“东西南北风吹起,也爱桃花运,谁来做庄带我去游迪斯尼,梅花兰花猪和猪,心诚最赢净,心花怒放大家一起来努力,发财红中哆来咪,赶紧穿新衣,点个爆竹让全世界都高兴……”

    “再接再厉!”一个站在王丽珠身后的漂亮女孩子在眉开眼笑的大喊大叫:“给钱,快给钱,各位婶婶快掏钱!认赌服输!万字清一色,杠上开花加海底捞,每人四十五块!”

    “这不算!”那个金发美女韩巧巧也在大喊大叫:“谁都知道小猪有特异功能,人家是小赌神,谁能赢得了她?原来就说好只准你出牌,可是还是小猪上场,不输才怪!要是那样的话,倒不如直接把钱给你们算了!”

    “玩麻将不是中国人的一种情趣吗?总设计师不就是从麻将中悟出了改革开放的新思路、新途径吗?”那个小美女在所有的人面前霸道的很,还振振有词:“各位婶婶都是有钱阶级,只有我们姐妹俩到现在还是无产阶级,中央的全新思路是要共同富裕,国富民强,就是要让我们两姐妹这样徘徊在贫困线附近的人能尽快的富起来,所以通过一定的手段适当的把你们的财富让我们分享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小妈妈!”小猪从来对输赢不感兴趣,就是看见张瑜推门出现就十分高兴,眉开眼笑的歌也不唱了,不停的摇着那个气焰嚣张、口舌如簧的女孩子叫道:“姐姐,我小妈妈来了,小妈妈也会打麻将的!”

    就这样,张瑜就和首长的宝贝女儿、人称小仙女的王美珠面对面的站住了。

    她当然从照片上知道首长的宝贝女儿是个很好看的大女生,而且似乎是个乖乖女,可是没有想到小猪的姐姐居然是一个这样傲气十足、风风火火、不依不饶和能说会道的小美人;虽然从首长的一些只言片语中可以知道这个女儿很不简单,可是却不知道这个拜神仙当师傅、自己也有些神通,还能叫人在人见人爱的同时也人见人怕的女孩子那么娇艳、那么盛气凌人,而且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就出现在她的面前。

    谁都知道,女孩子对于自己的母亲有一种天生的爱戴和崇敬,不仅会模仿母亲的一些语言和习惯,也会在任何场合中竭力维护和保护自己母亲的绝对权威,对任何侵入属于自己母亲的领域和范畴、和自己的父亲有过和自己母亲一样肌肤之亲的女人本能的带有一种反感和敌意,张瑜就从那个女孩子的眼里看到了这一点,也知道这是避免不了的。

    这个关键的时候又是她的大救星小猪救了张瑜,她手舞足蹈的拉着王美珠的手,奶声奶气的说:“姐姐,这就是我的小妈妈,也是你的小妈妈!”

    “张瑜,看见没有?这一对姊妹花厉害吧?要不为什么人见人怕呢?”李玉如在一边抿着嘴一笑:“认识一下吧。王美珠,首长的女儿,小猪的姐姐,神仙大爹的爱徒,峡州天官牌坊后面二十四号楼最霸道的女孩,声称她和她妹妹是‘北美南丽’,和建党前著名的‘南陈(独秀)北李(大钊)’一样呢!第一印象是不是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

    女人们都在笑,小猪却在大喊大叫:“根本不是这样的,我大爸爸、二爸爸、三爸爸和我自己的爸爸都说应该是‘北仙南魔’。我姐姐是小仙女,我杨妈妈是小魔女,她们两个一南一北才是人见人怕呢!”

    “您听见没有?王家现在是我妹妹为大,她说的话谁敢说不?就是被大家公认的事情都可以翻盘的,这才叫厉害!”王美珠不过就是静静地用自己锐利的眼睛打量了张瑜一眼,心里肯定有了些满意,脸上也就有了些笑意:“早就听说我妹妹有个小妈妈,而且很不错,我们是姐妹,妹妹都答应了,王家谁敢说不行?我更不敢,只好听她的了。”

    天大的事就这么轻飘飘的被小仙女一带而过,一个本来有些尴尬、有些不知所措的初次见面就这样被小猪轻轻化解,张瑜就不得不佩服王家两姐妹在这些事情上的配合默契和应对自如,就不得不感谢王大为的这些女人在这个关键时刻给予自己无形的支持与帮助,于是一个有些难以启齿、可又偏偏存在的男女之间的亲密关系就这样被潜移默化的通过和承认了,虽然没有说明,都是聪明人,响锣还用重锤吗?

    “怎么搞的?不是说去去就来吗?不会是掉到粪坑里去了吧?”客厅里有一个男人在用很洪亮的声音叫着:“美珠,我要渴死了!”

    “完了完了。”小仙女就拍着自己的头在叫着:“光记着打麻将赢钱了,怎么会把这么一个大人物嘱咐的事给忘了?真是该打!”

    “这有什么了不起?有什么可怕的?”那个在宜昌石头的都市系列小说第一部《红杏枝头》里面被人称为小魔女的杨婷婷在提醒王美珠:“你不是口口声声的说你是二叔顶大的,三叔抱大的,四叔打大的吗?多打一次有什么了不起?反正他们打你不过就是做做样子,也是一种喜欢的意思,前几天你不是还说打屁股是王家的专利吗?”

    “人家现在都是大姑娘了,一碰面就被几位叔叔打屁股也好没面子的,都打习惯了,可就是不知道那可是女孩子的隐私部位,碰都碰不得的!”在女人们的笑声中,小仙女把一个盛着水果的果盘塞到了张瑜的手里:“小妈妈,我这里忙着要收钱,那里还是你去吧。给他剥一个柑桔,带一瓶纯净水就可以打发了。”

    一次无论怎么估计都意义十分重大的见面,一个无论如何也躲不过、避不开,迟早会出现的面对,一个注定会叫人手足无措和无语面对的尴尬场面就这样被那个叫小仙女的漂亮女生给无声无息的破解了,而且还似乎在不经意之中叫了她一声“小妈妈”,这就很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这就是一种变相的承认了张瑜和她父亲之间的那种亲密关系,默许了张瑜在王家女人中的地位,很巧妙的让两个人都躲过了那种不得不面对的难关,而且显得自然而亲切,她就不得不承认这个大名鼎鼎的小仙女真的是有些本领的。

    坐在小楼客厅里大喊大叫的那是一个大男人,坐在松软的沙发上看着一本厚厚的历史书。相貌很硬朗,眼睛很锐利,长得很结实,面孔也和首长似的是一付国字脸,没刮脸,有些男子汉的短短的胡茬,身体很舒服的半躺着,把两条长腿就那么毫不顾忌的搁在那个名贵的红木茶几上,看得聚精会神的,就是张瑜把那瓶打开的纯净水递到他的手上也没有抬头。

    “美珠,记住,这里是王家,不是你干妈家,没人把你成天当宝贝,还以为你是个长不大的女孩子。我要你做点事一去就不见人影?这可不是好现象,一定要惩罚。”那个大男人接过纯净水的时候随手就给了张瑜的臀部一巴掌,嘴里还在咕噜着:“玩物丧志懂不懂?看看历史就知道,明清两代就是因为有了麻将就一天天的走向溃败的懂不懂?”

    虽然和杨婷婷说的一样,那个大男人的那一巴掌不过就是做了个样子,不过就是在女子的那个隐私部位轻轻的拍了一下,不过就是在表示自己不满的同时也在传递自己的一种喜爱。可是对于张瑜而言那绝对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一个大男人就那么大大方方、习以为常的把自己的巴掌落在她的圆翘而紧绷的臀部,一点也不感到冒突,居然还做得心安理得、理直气壮,就使得她一下子就愣在那里了。

    “怎么搞的?屁股一夜之间长大了?手感怎么都不一样了?”那个男人还是很明显的感觉到年轻女孩子与成年女子那个部位上的差别,就从那本厚厚的书上抬起了眼睛,马上就发现了自己的错误,就高高大大的站了起来,不好意思的连声道歉:“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还以为是我们家的人呢。”

    “没什么?”虽然有些红脸,张瑜回答得很得体:“不知者不为过。”

    “等一等,你别走,你是谁?”那个站起来显得很有风度的大男人叫住了正欲离开的张瑜问道,没等她回答,自己就突然恍然大悟:“我知道你是谁了,这个家里既没有家政服务也没有女管家,三哥不在家,除了我和大哥没人能自由进出,其他的女人我个个都认识,那么你就只有一种可能,一定是小猪的小妈妈了!”

    “先生,对不起。”虽然有些惊讶,张瑜的回答还是很得体的:“能问问您是谁吗?”

    “我是谁?你问我是谁?”那个大男人就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很爽朗:“在这个石库门里的女人还有不知道我是谁的吗?那不是咄咄怪事吗?”

    “这话说的对。”在院里打牌的一众女人都跑了进来,也都在好笑。王美珠就撒娇的扑到了那个男人的身上:“他就是我四叔。”

    “小妈妈。”小猪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张瑜,有些奇怪的问着:“他是我爸爸,谁都知道的,你怎么连他都不认识?”

    “小猪这话问得好,问到点子上了。”那个妖艳的李玉如拍着手在回答:“这可是我们家最有名气、最不讲理、最有潜质、最胆大妄为的男人了,人家可是王副市长。”

    “别这么说,大哥是首长,二哥是董事长,三哥是总经理,我一个七品芝麻官根本不值一提。”那个男人笑着向张瑜伸出了自己的手:“认识一下吧,王大力,王家老四,自己不得不承认,自己没有大哥沉着,所以当不了首长;没有二哥聪明,所以不能经商;没有三哥勇敢,所以不能左搂右抱,可是和那个赵传说的一样,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女人们就笑得一塌糊涂。

    “屁小孩、小仙女跟着小猪叫你小妈妈是正确的,可是我怎么称呼你呢?”王大力一点也不笑,还在继续说着:“我们家已经有了大姐,叫你小姐肯定不对,叫你嫂子似乎也不对,那就只好跟着这些姐姐妹妹们叫你瑜子了。不过第一次见面,拥抱一下是我们王家男人的特权,相信你一定没有意见吧?就是有意见也没办法,大姐不在这里,嫣然姐也不在这里,王家信访处今天没人上班。”

    女人们就笑得更厉害了。张瑜就知道自己被首长家的几个重要成员都给承认了,也知道王家很宽容的敞开家门容纳了她这个原本不该出现的人物,望着王大力那张有些坏坏的笑容,张瑜更知道自己的希望就变得触手可及了。

    
    952.小仙女真的是有些本领的

    也许就是几秒钟的停顿,随后才看见那个大男孩伸出了自己的手,露出了阳光灿烂的笑容和那口整齐洁白的牙齿:“你好,我是王晓磊,丽珠的大哥,三叔的侄子。听小猪说起过,可就是没见过,不过第一感觉和各位婶婶不分伯仲,也是厉害角色,要不然也不可能是小猪的小妈妈,没话说,我只好给您们去当一回车夫。”

    “你好,我是这个屁小孩的女朋友。”龙婷婷说话的时候关注着张瑜的脸蛋,因为感到对面这个女子的美丽精致而有些犹豫不决:“我现在在峡州,小猪天天跟在我身后叫我姐姐,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们是一家人。因为晓磊是首长的儿子。”

    不知为什么,张瑜并不因为见到了首长的儿子有些尴尬,也有些害怕、感到紧张和不安,相反地在那个时候她却突然变得轻松起来。

    那一天下午,张瑜一个人回申城探亲,下了火车就直奔王家老三的那个隐秘而温馨的石库门的小楼而去,那里已经是她在这座城市的安身之处了。她早就知道了那扇大门的防盗装置的密码,自己可以按下按钮,核对指纹,房门就会无声地为她打开。里面那个小小的铺着方砖的庭院里,李玉如和孙晓倩,还有杨婷婷在和王丽珠打麻将,一看就知道是小赌神小猪赢了,站在凳子上摇头晃脑的唱着《麻将进行曲》:“东西南北风吹起,也爱桃花运,谁来做庄带我去游迪斯尼,梅花兰花猪和猪,心诚最赢净,心花怒放大家一起来努力,发财红中哆来咪,赶紧穿新衣,点个爆竹让全世界都高兴……”

    “再接再厉!”一个站在王丽珠身后的漂亮女孩子在眉开眼笑的大喊大叫:“给钱,快给钱,各位婶婶快掏钱!认赌服输!万字清一色,杠上开花加海底捞,每人四十五块!”

    “这不算!”那个金发美女韩巧巧也在大喊大叫:“谁都知道小猪有特异功能,人家是小赌神,谁能赢得了她?原来就说好只准你出牌,可是还是小猪上场,不输才怪!要是那样的话,倒不如直接把钱给你们算了!”

    “玩麻将不是中国人的一种情趣吗?总设计师不就是从麻将中悟出了改革开放的新思路、新途径吗?”那个小美女在所有的人面前霸道的很,还振振有词:“各位婶婶都是有钱阶级,只有我们姐妹俩到现在还是无产阶级,中央的全新思路是要共同富裕,国富民强,就是要让我们两姐妹这样徘徊在贫困线附近的人能尽快的富起来,所以通过一定的手段适当的把你们的财富让我们分享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小妈妈!”小猪从来对输赢不感兴趣,就是看见张瑜推门出现就十分高兴,眉开眼笑的歌也不唱了,不停的摇着那个气焰嚣张、口舌如簧的女孩子叫道:“姐姐,我小妈妈来了,小妈妈也会打麻将的!”

    就这样,张瑜就和首长的宝贝女儿、人称小仙女的王美珠面对面的站住了。

    她当然从照片上知道首长的宝贝女儿是个很好看的大女生,而且似乎是个乖乖女,可是没有想到小猪的姐姐居然是一个这样傲气十足、风风火火、不依不饶和能说会道的小美人;虽然从首长的一些只言片语中可以知道这个女儿很不简单,可是却不知道这个拜神仙当师傅、自己也有些神通,还能叫人在人见人爱的同时也人见人怕的女孩子那么娇艳、那么盛气凌人,而且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就出现在她的面前。

    谁都知道,女孩子对于自己的母亲有一种天生的爱戴和崇敬,不仅会模仿母亲的一些语言和习惯,也会在任何场合中竭力维护和保护自己母亲的绝对权威,对任何侵入属于自己母亲的领域和范畴、和自己的父亲有过和自己母亲一样肌肤之亲的女人本能的带有一种反感和敌意,张瑜就从那个女孩子的眼里看到了这一点,也知道这是避免不了的。

    这个关键的时候又是她的大救星小猪救了张瑜,她手舞足蹈的拉着王美珠的手,奶声奶气的说:“姐姐,这就是我的小妈妈,也是你的小妈妈!”

    “张瑜,看见没有?这一对姊妹花厉害吧?要不为什么人见人怕呢?”李玉如在一边抿着嘴一笑:“认识一下吧。王美珠,首长的女儿,小猪的姐姐,神仙大爹的爱徒,峡州天官牌坊后面二十四号楼最霸道的女孩,声称她和她妹妹是‘北美南丽’,和建党前著名的‘南陈(独秀)北李(大钊)’一样呢!第一印象是不是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

    女人们都在笑,小猪却在大喊大叫:“根本不是这样的,我大爸爸、二爸爸、三爸爸和我自己的爸爸都说应该是‘北仙南魔’。我姐姐是小仙女,我杨妈妈是小魔女,她们两个一南一北才是人见人怕呢!”

    “您听见没有?王家现在是我妹妹为大,她说的话谁敢说不?就是被大家公认的事情都可以翻盘的,这才叫厉害!”王美珠不过就是静静地用自己锐利的眼睛打量了张瑜一眼,心里肯定有了些满意,脸上也就有了些笑意:“早就听说我妹妹有个小妈妈,而且很不错,我们是姐妹,妹妹都答应了,王家谁敢说不行?我更不敢,只好听她的了。”

    天大的事就这么轻飘飘的被小仙女一带而过,一个本来有些尴尬、有些不知所措的初次见面就这样被小猪轻轻化解,张瑜就不得不佩服王家两姐妹在这些事情上的配合默契和应对自如,就不得不感谢王大为的这些女人在这个关键时刻给予自己无形的支持与帮助,于是一个有些难以启齿、可又偏偏存在的男女之间的亲密关系就这样被潜移默化的通过和承认了,虽然没有说明,都是聪明人,响锣还用重锤吗?

    “怎么搞的?不是说去去就来吗?不会是掉到粪坑里去了吧?”客厅里有一个男人在用很洪亮的声音叫着:“美珠,我要渴死了!”

    “完了完了。”小仙女就拍着自己的头在叫着:“光记着打麻将赢钱了,怎么会把这么一个大人物嘱咐的事给忘了?真是该打!”

    “这有什么了不起?有什么可怕的?”那个在宜昌石头的都市系列小说第一部《红杏枝头》里面被人称为小魔女的杨婷婷在提醒王美珠:“你不是口口声声的说你是二叔顶大的,三叔抱大的,四叔打大的吗?多打一次有什么了不起?反正他们打你不过就是做做样子,也是一种喜欢的意思,前几天你不是还说打屁股是王家的专利吗?”

    “人家现在都是大姑娘了,一碰面就被几位叔叔打屁股也好没面子的,都打习惯了,可就是不知道那可是女孩子的隐私部位,碰都碰不得的!”在女人们的笑声中,小仙女把一个盛着水果的果盘塞到了张瑜的手里:“小妈妈,我这里忙着要收钱,那里还是你去吧。给他剥一个柑桔,带一瓶纯净水就可以打发了。”

    一次无论怎么估计都意义十分重大的见面,一个无论如何也躲不过、避不开,迟早会出现的面对,一个注定会叫人手足无措和无语面对的尴尬场面就这样被那个叫小仙女的漂亮女生给无声无息的破解了,而且还似乎在不经意之中叫了她一声“小妈妈”,这就很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这就是一种变相的承认了张瑜和她父亲之间的那种亲密关系,默许了张瑜在王家女人中的地位,很巧妙的让两个人都躲过了那种不得不面对的难关,而且显得自然而亲切,她就不得不承认这个大名鼎鼎的小仙女真的是有些本领的。

    坐在小楼客厅里大喊大叫的那是一个大男人,坐在松软的沙发上看着一本厚厚的历史书。相貌很硬朗,眼睛很锐利,长得很结实,面孔也和首长似的是一付国字脸,没刮脸,有些男子汉的短短的胡茬,身体很舒服的半躺着,把两条长腿就那么毫不顾忌的搁在那个名贵的红木茶几上,看得聚精会神的,就是张瑜把那瓶打开的纯净水递到他的手上也没有抬头。

    “美珠,记住,这里是王家,不是你干妈家,没人把你成天当宝贝,还以为你是个长不大的女孩子。我要你做点事一去就不见人影?这可不是好现象,一定要惩罚。”那个大男人接过纯净水的时候随手就给了张瑜的臀部一巴掌,嘴里还在咕噜着:“玩物丧志懂不懂?看看历史就知道,明清两代就是因为有了麻将就一天天的走向溃败的懂不懂?”

    虽然和杨婷婷说的一样,那个大男人的那一巴掌不过就是做了个样子,不过就是在女子的那个隐私部位轻轻的拍了一下,不过就是在表示自己不满的同时也在传递自己的一种喜爱。可是对于张瑜而言那绝对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一个大男人就那么大大方方、习以为常的把自己的巴掌落在她的圆翘而紧绷的臀部,一点也不感到冒突,居然还做得心安理得、理直气壮,就使得她一下子就愣在那里了。

    “怎么搞的?屁股一夜之间长大了?手感怎么都不一样了?”那个男人还是很明显的感觉到年轻女孩子与成年女子那个部位上的差别,就从那本厚厚的书上抬起了眼睛,马上就发现了自己的错误,就高高大大的站了起来,不好意思的连声道歉:“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还以为是我们家的人呢。”

    “没什么?”虽然有些红脸,张瑜回答得很得体:“不知者不为过。”

    “等一等,你别走,你是谁?”那个站起来显得很有风度的大男人叫住了正欲离开的张瑜问道,没等她回答,自己就突然恍然大悟:“我知道你是谁了,这个家里既没有家政服务也没有女管家,三哥不在家,除了我和大哥没人能自由进出,其他的女人我个个都认识,那么你就只有一种可能,一定是小猪的小妈妈了!”

    “先生,对不起。”虽然有些惊讶,张瑜的回答还是很得体的:“能问问您是谁吗?”

    “我是谁?你问我是谁?”那个大男人就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很爽朗:“在这个石库门里的女人还有不知道我是谁的吗?那不是咄咄怪事吗?”

    “这话说的对。”在院里打牌的一众女人都跑了进来,也都在好笑。王美珠就撒娇的扑到了那个男人的身上:“他就是我四叔。”

    “小妈妈。”小猪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张瑜,有些奇怪的问着:“他是我爸爸,谁都知道的,你怎么连他都不认识?”

    “小猪这话问得好,问到点子上了。”那个妖艳的李玉如拍着手在回答:“这可是我们家最有名气、最不讲理、最有潜质、最胆大妄为的男人了,人家可是王副市长。”

    “别这么说,大哥是首长,二哥是董事长,三哥是总经理,我一个七品芝麻官根本不值一提。”那个男人笑着向张瑜伸出了自己的手:“认识一下吧,王大力,王家老四,自己不得不承认,自己没有大哥沉着,所以当不了首长;没有二哥聪明,所以不能经商;没有三哥勇敢,所以不能左搂右抱,可是和那个赵传说的一样,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女人们就笑得一塌糊涂。

    “屁小孩、小仙女跟着小猪叫你小妈妈是正确的,可是我怎么称呼你呢?”王大力一点也不笑,还在继续说着:“我们家已经有了大姐,叫你小姐肯定不对,叫你嫂子似乎也不对,那就只好跟着这些姐姐妹妹们叫你瑜子了。不过第一次见面,拥抱一下是我们王家男人的特权,相信你一定没有意见吧?就是有意见也没办法,大姐不在这里,嫣然姐也不在这里,王家信访处今天没人上班。”

    女人们就笑得更厉害了。张瑜就知道自己被首长家的几个重要成员都给承认了,也知道王家很宽容的敞开家门容纳了她这个原本不该出现的人物,望着王大力那张有些坏坏的笑容,张瑜更知道自己的希望就变得触手可及了。

    
    952.小仙女真的是有些本领的

    也许就是几秒钟的停顿,随后才看见那个大男孩伸出了自己的手,露出了阳光灿烂的笑容和那口整齐洁白的牙齿:“你好,我是王晓磊,丽珠的大哥,三叔的侄子。听小猪说起过,可就是没见过,不过第一感觉和各位婶婶不分伯仲,也是厉害角色,要不然也不可能是小猪的小妈妈,没话说,我只好给您们去当一回车夫。”

    “你好,我是这个屁小孩的女朋友。”龙婷婷说话的时候关注着张瑜的脸蛋,因为感到对面这个女子的美丽精致而有些犹豫不决:“我现在在峡州,小猪天天跟在我身后叫我姐姐,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们是一家人。因为晓磊是首长的儿子。”

    不知为什么,张瑜并不因为见到了首长的儿子有些尴尬,也有些害怕、感到紧张和不安,相反地在那个时候她却突然变得轻松起来。

    那一天下午,张瑜一个人回申城探亲,下了火车就直奔王家老三的那个隐秘而温馨的石库门的小楼而去,那里已经是她在这座城市的安身之处了。她早就知道了那扇大门的防盗装置的密码,自己可以按下按钮,核对指纹,房门就会无声地为她打开。里面那个小小的铺着方砖的庭院里,李玉如和孙晓倩,还有杨婷婷在和王丽珠打麻将,一看就知道是小赌神小猪赢了,站在凳子上摇头晃脑的唱着《麻将进行曲》:“东西南北风吹起,也爱桃花运,谁来做庄带我去游迪斯尼,梅花兰花猪和猪,心诚最赢净,心花怒放大家一起来努力,发财红中哆来咪,赶紧穿新衣,点个爆竹让全世界都高兴……”

    “再接再厉!”一个站在王丽珠身后的漂亮女孩子在眉开眼笑的大喊大叫:“给钱,快给钱,各位婶婶快掏钱!认赌服输!万字清一色,杠上开花加海底捞,每人四十五块!”

    “这不算!”那个金发美女韩巧巧也在大喊大叫:“谁都知道小猪有特异功能,人家是小赌神,谁能赢得了她?原来就说好只准你出牌,可是还是小猪上场,不输才怪!要是那样的话,倒不如直接把钱给你们算了!”

    “玩麻将不是中国人的一种情趣吗?总设计师不就是从麻将中悟出了改革开放的新思路、新途径吗?”那个小美女在所有的人面前霸道的很,还振振有词:“各位婶婶都是有钱阶级,只有我们姐妹俩到现在还是无产阶级,中央的全新思路是要共同富裕,国富民强,就是要让我们两姐妹这样徘徊在贫困线附近的人能尽快的富起来,所以通过一定的手段适当的把你们的财富让我们分享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小妈妈!”小猪从来对输赢不感兴趣,就是看见张瑜推门出现就十分高兴,眉开眼笑的歌也不唱了,不停的摇着那个气焰嚣张、口舌如簧的女孩子叫道:“姐姐,我小妈妈来了,小妈妈也会打麻将的!”

    就这样,张瑜就和首长的宝贝女儿、人称小仙女的王美珠面对面的站住了。

    她当然从照片上知道首长的宝贝女儿是个很好看的大女生,而且似乎是个乖乖女,可是没有想到小猪的姐姐居然是一个这样傲气十足、风风火火、不依不饶和能说会道的小美人;虽然从首长的一些只言片语中可以知道这个女儿很不简单,可是却不知道这个拜神仙当师傅、自己也有些神通,还能叫人在人见人爱的同时也人见人怕的女孩子那么娇艳、那么盛气凌人,而且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就出现在她的面前。

    谁都知道,女孩子对于自己的母亲有一种天生的爱戴和崇敬,不仅会模仿母亲的一些语言和习惯,也会在任何场合中竭力维护和保护自己母亲的绝对权威,对任何侵入属于自己母亲的领域和范畴、和自己的父亲有过和自己母亲一样肌肤之亲的女人本能的带有一种反感和敌意,张瑜就从那个女孩子的眼里看到了这一点,也知道这是避免不了的。

    这个关键的时候又是她的大救星小猪救了张瑜,她手舞足蹈的拉着王美珠的手,奶声奶气的说:“姐姐,这就是我的小妈妈,也是你的小妈妈!”

    “张瑜,看见没有?这一对姊妹花厉害吧?要不为什么人见人怕呢?”李玉如在一边抿着嘴一笑:“认识一下吧。王美珠,首长的女儿,小猪的姐姐,神仙大爹的爱徒,峡州天官牌坊后面二十四号楼最霸道的女孩,声称她和她妹妹是‘北美南丽’,和建党前著名的‘南陈(独秀)北李(大钊)’一样呢!第一印象是不是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

    女人们都在笑,小猪却在大喊大叫:“根本不是这样的,我大爸爸、二爸爸、三爸爸和我自己的爸爸都说应该是‘北仙南魔’。我姐姐是小仙女,我杨妈妈是小魔女,她们两个一南一北才是人见人怕呢!”

    “您听见没有?王家现在是我妹妹为大,她说的话谁敢说不?就是被大家公认的事情都可以翻盘的,这才叫厉害!”王美珠不过就是静静地用自己锐利的眼睛打量了张瑜一眼,心里肯定有了些满意,脸上也就有了些笑意:“早就听说我妹妹有个小妈妈,而且很不错,我们是姐妹,妹妹都答应了,王家谁敢说不行?我更不敢,只好听她的了。”

    天大的事就这么轻飘飘的被小仙女一带而过,一个本来有些尴尬、有些不知所措的初次见面就这样被小猪轻轻化解,张瑜就不得不佩服王家两姐妹在这些事情上的配合默契和应对自如,就不得不感谢王大为的这些女人在这个关键时刻给予自己无形的支持与帮助,于是一个有些难以启齿、可又偏偏存在的男女之间的亲密关系就这样被潜移默化的通过和承认了,虽然没有说明,都是聪明人,响锣还用重锤吗?

    “怎么搞的?不是说去去就来吗?不会是掉到粪坑里去了吧?”客厅里有一个男人在用很洪亮的声音叫着:“美珠,我要渴死了!”

    “完了完了。”小仙女就拍着自己的头在叫着:“光记着打麻将赢钱了,怎么会把这么一个大人物嘱咐的事给忘了?真是该打!”

    “这有什么了不起?有什么可怕的?”那个在宜昌石头的都市系列小说第一部《红杏枝头》里面被人称为小魔女的杨婷婷在提醒王美珠:“你不是口口声声的说你是二叔顶大的,三叔抱大的,四叔打大的吗?多打一次有什么了不起?反正他们打你不过就是做做样子,也是一种喜欢的意思,前几天你不是还说打屁股是王家的专利吗?”

    “人家现在都是大姑娘了,一碰面就被几位叔叔打屁股也好没面子的,都打习惯了,可就是不知道那可是女孩子的隐私部位,碰都碰不得的!”在女人们的笑声中,小仙女把一个盛着水果的果盘塞到了张瑜的手里:“小妈妈,我这里忙着要收钱,那里还是你去吧。给他剥一个柑桔,带一瓶纯净水就可以打发了。”

    一次无论怎么估计都意义十分重大的见面,一个无论如何也躲不过、避不开,迟早会出现的面对,一个注定会叫人手足无措和无语面对的尴尬场面就这样被那个叫小仙女的漂亮女生给无声无息的破解了,而且还似乎在不经意之中叫了她一声“小妈妈”,这就很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这就是一种变相的承认了张瑜和她父亲之间的那种亲密关系,默许了张瑜在王家女人中的地位,很巧妙的让两个人都躲过了那种不得不面对的难关,而且显得自然而亲切,她就不得不承认这个大名鼎鼎的小仙女真的是有些本领的。

    坐在小楼客厅里大喊大叫的那是一个大男人,坐在松软的沙发上看着一本厚厚的历史书。相貌很硬朗,眼睛很锐利,长得很结实,面孔也和首长似的是一付国字脸,没刮脸,有些男子汉的短短的胡茬,身体很舒服的半躺着,把两条长腿就那么毫不顾忌的搁在那个名贵的红木茶几上,看得聚精会神的,就是张瑜把那瓶打开的纯净水递到他的手上也没有抬头。

    “美珠,记住,这里是王家,不是你干妈家,没人把你成天当宝贝,还以为你是个长不大的女孩子。我要你做点事一去就不见人影?这可不是好现象,一定要惩罚。”那个大男人接过纯净水的时候随手就给了张瑜的臀部一巴掌,嘴里还在咕噜着:“玩物丧志懂不懂?看看历史就知道,明清两代就是因为有了麻将就一天天的走向溃败的懂不懂?”

    虽然和杨婷婷说的一样,那个大男人的那一巴掌不过就是做了个样子,不过就是在女子的那个隐私部位轻轻的拍了一下,不过就是在表示自己不满的同时也在传递自己的一种喜爱。可是对于张瑜而言那绝对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一个大男人就那么大大方方、习以为常的把自己的巴掌落在她的圆翘而紧绷的臀部,一点也不感到冒突,居然还做得心安理得、理直气壮,就使得她一下子就愣在那里了。

    “怎么搞的?屁股一夜之间长大了?手感怎么都不一样了?”那个男人还是很明显的感觉到年轻女孩子与成年女子那个部位上的差别,就从那本厚厚的书上抬起了眼睛,马上就发现了自己的错误,就高高大大的站了起来,不好意思的连声道歉:“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还以为是我们家的人呢。”

    “没什么?”虽然有些红脸,张瑜回答得很得体:“不知者不为过。”

    “等一等,你别走,你是谁?”那个站起来显得很有风度的大男人叫住了正欲离开的张瑜问道,没等她回答,自己就突然恍然大悟:“我知道你是谁了,这个家里既没有家政服务也没有女管家,三哥不在家,除了我和大哥没人能自由进出,其他的女人我个个都认识,那么你就只有一种可能,一定是小猪的小妈妈了!”

    “先生,对不起。”虽然有些惊讶,张瑜的回答还是很得体的:“能问问您是谁吗?”

    “我是谁?你问我是谁?”那个大男人就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很爽朗:“在这个石库门里的女人还有不知道我是谁的吗?那不是咄咄怪事吗?”

    “这话说的对。”在院里打牌的一众女人都跑了进来,也都在好笑。王美珠就撒娇的扑到了那个男人的身上:“他就是我四叔。”

    “小妈妈。”小猪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张瑜,有些奇怪的问着:“他是我爸爸,谁都知道的,你怎么连他都不认识?”

    “小猪这话问得好,问到点子上了。”那个妖艳的李玉如拍着手在回答:“这可是我们家最有名气、最不讲理、最有潜质、最胆大妄为的男人了,人家可是王副市长。”

    “别这么说,大哥是首长,二哥是董事长,三哥是总经理,我一个七品芝麻官根本不值一提。”那个男人笑着向张瑜伸出了自己的手:“认识一下吧,王大力,王家老四,自己不得不承认,自己没有大哥沉着,所以当不了首长;没有二哥聪明,所以不能经商;没有三哥勇敢,所以不能左搂右抱,可是和那个赵传说的一样,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女人们就笑得一塌糊涂。

    “屁小孩、小仙女跟着小猪叫你小妈妈是正确的,可是我怎么称呼你呢?”王大力一点也不笑,还在继续说着:“我们家已经有了大姐,叫你小姐肯定不对,叫你嫂子似乎也不对,那就只好跟着这些姐姐妹妹们叫你瑜子了。不过第一次见面,拥抱一下是我们王家男人的特权,相信你一定没有意见吧?就是有意见也没办法,大姐不在这里,嫣然姐也不在这里,王家信访处今天没人上班。”

    女人们就笑得更厉害了。张瑜就知道自己被首长家的几个重要成员都给承认了,也知道王家很宽容的敞开家门容纳了她这个原本不该出现的人物,望着王大力那张有些坏坏的笑容,张瑜更知道自己的希望就变得触手可及了。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