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快的快板  943.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4517  更新时间:17-05-08 08:0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943.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癞子就站在文学清的身边,两人相隔的很近,工程师闻得见他身上的那股浓烈的男人的气味,那是男性荷尔蒙的挥发,据说有不少女人就喜欢那种味道,也被那种气味所迷惑。很多年前,有很多当时的大腕女明星纷纷找国足的那些运动员谈恋爱,据说就是因为在做男女之间那种事的时候运动员的持久性和爆发力都堪称完美。虽然现在都开始流行找个有钱人,可是谁又知道在那个有钱人之前和之后会有什么样的猛男出现在那些有名的女人的闺房里呢?那个大姐大不是就这样唱过自己以往的一段经历吗?“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你爱的贪婪我爱的懦弱,眼泪流过回忆是多余的,刻骨铭心就这样被你一笑而过……”

    可是癞子是不会有这样艳遇的机会,因为他有一个无法掩饰的癞痢头。虽然他长得很结实,又高又大,比文学清整整高出一个头,可是那个头上的斑斑点点的癞痢太明显了,就是戴着帽子,也掩饰不住后脑的那些月球上的陨石坑。现代女人是不会和金庸的《天龙八部》里面写的段誉的母亲那样高贵的女人宁肯和一个肮脏的乞丐苟合也不愿意和自己风流倜傥、武功盖世的老公做男女之间的那点事,那不过就是金大侠的一厢情愿,并不代表女人的观点,所以,癞子注定是没有女人缘的。

    文学清也看见了大头,他就拿着那把改制过的发令枪坐在客厅的那张长沙发上。表情一点也不凶残,一点也没有那种被模式化的坏人的感觉,不过就是一个长得有些像陈坤的小白脸,不过就是大街上随处可见的那些眼光懒散、步履轻浮、有女孩子喜欢,也喜欢和女孩子交往的年轻人。他也注意到大头的手上那根少了一截的手指,就相信方老二和其他的人对这个家伙的介绍,没有道德,没有廉耻,没有良心,也没有人性。

    “怎么样?文厂长,不是口口声声要见面吗?”大头笑起来还是很有些魅力的:“现在不就见面了吗?要不要握握手?”

    “谢谢,不用。”文学清说的不卑不亢:“我只想解决问题,尽早离开这里。”

    “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是这样的一个想法。”大头就笑得更开心了:“闲话少说,书归正传,那就开始办事吧。先把你带来的钱交给我的人验验货。”

    “我们有言在先。”工程师没有动,也没有松开手:“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大头摆了摆手,纪五就上楼去了。徐汉美出现的时候,她的嘴被胶带纸粘着,手也被捆在身后,一看见站在楼下的文学清马上就泪流满面,飞快的跑下楼,根本没顾得上别人的眼光,就直接扑进了文学清的怀里。看见了一夜不见的小姨子,这么多年的依恋和喜爱就会旧景再现,昨晚醉酒以后的那些历史性的突破的事情就会油然而起,自然就也有了些感动,文学清松开了两个皮箱的手紧紧地搂住了徐家妹子就会有些百感交集。

    “真感人。”纪五叼着烟笑着说:“就和夫妻重逢一样。”

    “朋友,你说要的钱已经交给你们了,现在没事了,我们可以走了吧?”这是按照计划文学清必须说的一句话,因为外面的那些人都会以这句话为信号做好最后的准备的。张广福在电话里曾经再三嘱咐过:“老大,只要见到汉美就乖乖的把钱交给他们,然后不要恋战,赶紧溜走,以免夜长梦多,红叶的获救也就是分分钟的事!”

    “慌什么?”大哥大的估计很正确,计划也很周全,可是那个原本想空手套白狼,来一个金蝉脱壳失败后的大头修订自己行动计划的能力也很强:“就这么急着走吗?抽支烟、坐一会儿的时间还是有吧?让我们多感动一会儿难道不行吗?”

    “这是什么意思?”工程师感到了新的威胁:“我们之间的交易已经结束了,我可以把人带走了,这是事先说好的!”

    “怎么样?我估计的不错吧?”大头坐在沙发上笑着自吹自擂:“这个世界上哪有姐夫不动小姨子的主意的?恭亲王奕  不就是和自己的嫂子偷情,成就了慈禧的绝对权威吗?文厂长正是年富力强,况且徐记者又是这么一个又年轻又漂亮的小姨子,当然愿意一掷千金!早知道是这么一回事,我们就不应该只要这区区的一百万!”

    “朋友。”文学清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皱着眉头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连这都听不明白吗?就是我后悔了!我不愿意了!我想加码了!”大头终于露出了他狰狞的一面,洋洋得意的说着:“一个小姨子值一百万,一个小姨子如果再加上一个年轻情人的身份就又值一百万,文厂长是个成功的企业家,在现在也是屈指可数的有钱人,不管怎么说也比女人值钱吧?怎么也值个三五百万吧?我们这些没有钱也没有身份的人再向文厂长要个四百万的打发钱不算多吧?”

    “你们怎么能这样说话不算数?”文学清被激怒了:“我们可是从一开始就讲好了的,你怎么能这样出尔反尔,不守信誉?”

    “对,我们就是不讲信誉,我们就是出尔反尔,我们就是说话不算数,文厂长又把我们能怎么样呢?”大头就有了些无赖的口吻:“现在这个社会谁还把那些狗屁信誉、承诺当回事?现在这个时代谁还拿着那些所谓的道德、情操当做精神支柱?信仰都没有了的民族还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站起来了的中国人,早他妈的就倒下去了!”

    “我不懂得什么是信仰。”文学清在争辩着:“我就知道一个人总有一个道德底线……”

    “去他妈的道德底线,这个社会就是钱为大!十五万可以在湖南买一个派出所所长的职位,十八万可以买一个京城户口;五十万可以搞定一个市长,一百万可以把自己变为外籍华人,一千万就可以影响国家政策,一个亿能做什么就可以尽情充满了想象。”大头夸夸其谈的本事很强:“知不知道那些表面上道貌岸然的家伙其实个个都是男盗女娼?当年受到国务院嘉奖、破格提升的那些汶川地震的地方干部最近纷纷落马,知道人家的胆子有多大?两年时间人家的家里能够有一个多亿的资产,哪里来的?说都不用说就是清清楚楚了!文厂长,那句话最经典,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可是你想过没有,这一百万我都是好不容易才凑齐的,我哪来的几百万?”文学清有些哭笑不得:“你们懂不懂企业管理?懂不懂财务管理?懂不懂固定资产投资,原材料和零配件的采购,应收款的到帐,流动资金的周转率……”

    “对不起,文厂长,你说的那些我听不懂,也不想听,因为我不感兴趣。”大头冷笑着抽着烟,他吹了一下烟灰:“我是个绑匪,也是个亡命之徒,我既然把目标选中了你,就知道你的那家运输机械厂绝不单单只值几百万,现在中心城区的一套好一点的房也值一百多万呢!”

    “工厂与房地产根本不是一个概念,也不属于一个范畴。”因为大头的这个突然的变故,原定的计划就不得不作废,因为不知道张广福他们新的决定,文学清很着急,可还是在努力向大头解释着:“就是想把工厂变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具体如何操作我不懂,也不想懂。”大头说得很明确:“我只对钱感兴趣,我只想找文厂长再要四百万,其他的就不是我操心的事。”

    那个时候,楼梯上传来一阵高跟鞋的响声,穿着一件闪光的绸衫,一条窄窄的短裙的红叶手里夹着一支烟从楼上下来了。那个时候,被大头的出尔反尔和变本加厉的决定激怒了的文学清犯了一个很致命的错误,他居然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和什么人在一起,还以为是在二十四号楼的楼道里,居然昏头昏脑的对着红叶点了点头。

    后来这个点头就成了文学清最大的一个笑柄,虽然这次行动的消息没有扩散出去,除了这些参与者没有其他人知道其中的任何细节,而且五虎将都是守口如瓶,把一些秘密烂在肚子里,可是张广福偶尔想起还是会忍俊不禁:“老大,平常遇见我们这帮兄弟总是昂首挺胸、趾高气扬的,怎么会在那么紧要的时刻对一个丫头点头哈腰的呢?”

    “张哥,谁也不像你这样拿我们女人不当事,姐夫那样做叫尊重女人。”亲眼目睹了文学清那个昏头昏脑的致命错误的徐汉美当然会极力为自己的姐夫辩护:“不论在哪里见到认识的女人姐夫都会点点头,笑一笑,这叫君子风范,懂不懂?”

    “不懂,打死也不懂。”想起当时的情景程耀东也有些余悸犹存的样子:“我们当时就在一墙之隔的楼外,一听见大头的咆哮,就知道事情有了变化,但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广福哥当时眼睛都急红了!”

    “哪又怎么样?”徐家妹子根本不当一回事,人家伶牙俐齿,对付几个男人绰绰有余,反而在质问他们:“故事都得一波三折,要是那些家伙简简单单被你们这帮英雄豪杰给制服了,那怎么能显现大家降龙伏虎的本事呢?怎么能展现五虎将的威力呢?”

    想想也是。

    可是在当时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大头是个很敏感、会观察、善于思考的人,文学清所犯的那个致命的错误当然不会轻易逃过他的眼睛,他一下子发现在文学清和红叶之间一定有着某种暧昧、隐秘的联系,而那种联系是他所不知道、所不了解的,也是十分危险的。他就从那个沙发上一跃而起,一把抓住了文学清的衣领,把那把发令枪的枪口对准了工程师的太阳穴:“说!文厂长是怎么会认识这个女人的?”

    本来就有些老实、也有些呆板的文学清一下子就傻了眼,他根本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情况,他没有想到过自己一个无意之举居然会铸成大祸,更不知道自己的这个点头会暴露一个天大的秘密,会是他所犯的一个致命错误。那是一个需要绞尽脑汁、凝思苦想才可能找得到的、让那些心生怀疑、杀气腾腾的家伙消除疑惑的充分理由,可是在那一霎那间,文厂长呆若木鸡、张口结舌,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可是好就好在工程师并不是孤立无援的,他是和许多人在一起,怀里就是自己心爱的小姨子,搂着她就有了信心;一墙之隔就是大队人马,他们一定都在想着尽快冲进来的最佳方案;大头的身后就有那个同样有些发呆的红叶,而红叶这些年见过的场面、遇到的危险、得到的教训、积累的经验,远非这个只喜欢机械加工制造、也和书生一样有些文绉绉的文厂长所能比拟的,在文厂长看来难于上青天的那些解释在红叶看来太简单不过了。

    这就不得不感谢老天有眼,让那个文学清不小心铸成的那个致命错误有被纠正、被修复的可能,也有被轻易化解的可能。就和万方的那首歌里唱的一样:“我相信人间有爱值得去期待,长久封闭的心终究会打开,体谅会化解伤害关怀会化解疑猜,最动人的爱是信赖……”

    “大头,别用枪指着人家文厂长,人家是文人,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架势?别把人家一个知识分子、工程技术人员给吓着了,把该说的话都吓忘了。”红叶笑意融融的在说:“这有什么可奇怪的?人家不是开工厂的吗?开工厂的不是有客户吗?客户现在不都是上帝吗?人家不过就是要我和其他的一些干那一行的女人陪着客人轻松轻松,他给那些客人负责买单嘛,当然见过面,而且不止一次,还知道我的名字呢。”

    大头依然用枪抵着文学清的太阳穴:“是这样吗?”

    “伙计,不是这样还能是哪样?”文学清自己都没有想到红叶就是这么几句提示就使得所有的问题迎刃而解、峰回路转,一颗悬在半空的心回到了胸腔里,自己当然就会马上就汤下面、顺势而为:“现在买运输机械的不是央企就是军工,一家比一家有钱,一家比一家腰粗,一家比一家有派头,没有哪一家能得罪。人家到峡州来,自然的好山好水转够了,就得让人家领略一下另一种滋味的好山好水。林小姐人长得漂亮,又是从事的那一门行当,认识的小姐又多,当然经常和我们合作,也合作得很愉快的。”

    “是吗?”大头还是半信半疑:“可是文厂长刚才为什么吞吞吐吐的?”

    “伙计,这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吗?都是一些夹不上筷子、摆不上台面的事情,不说也罢,那些客人一个也得罪不起,说出来没什么好处,为什么要说?”危机已经解除,工程师更加游刃有余:“社会风气所然,林小姐也是为了生计不得不如此而做,有什么可说的?再说我也不知道林小姐和你认识,在这里说出来恐怕对林小姐不利。”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