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花火红  893.相见不如怀念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4792  更新时间:17-04-19 09:0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893.相见不如怀念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危难之际,才知统帅风范。我就是喜欢林子祥的那首《男儿当自强》。不过凭心而论,还是成龙唱得阳刚、豪气一些:“傲气面对万重浪,热血像那红日光,胆似铁打骨如精钢,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我发奋图强做好汉,做个好汉子每天要自强,热血男儿汉比太阳更光……”

    国庆节的午后,阳光还是那么灿烂,江风还是那么习人,秋天的风景比刚刚过去的盛夏舒适多了,气温不高不低、穿着不厚不薄,加上又是丰收的季节,当然心情很舒畅、人也显得和乐观,这个时候离冬天还有一段距离,正是花还开、天还蓝、地还绿、水还清、空气质量还好的时候,加上国庆七天假,此时不玩还待何时,于是大街小巷人满为患,各个社区楼栋冷冷清清,大家都出门去了。

    天官牌坊还是会有游人来参观,还是会有跟着举着小旗的导游来看那座很有些历史厚重感、也有些艺术欣赏力的明代建筑的老外,举起照相机和摄像机一阵猛拍,他们不知道那块“紫气东来”的牌匾下的石柱上缠着的红色绸带和地上铺着的红地毯,还有红彤彤一片的鞭炮碎末都不是为欢迎他们而准备的,只知道那只黄色的牧羊犬看上去很厉害。

    一辆接一辆的小车轻快的在天官牌坊外面很不起眼的地方停下,有人看见下车的都是一个个衣冠楚楚的大男人,看见对方全是裂开嘴一笑,张开大大的臂膀和对方拥抱在一起,有人注意过,一共是五个男人,抱在一起的时候欢天喜地,搂着肩、低着头、头抵着头、还在对方的耳边轻声地说着什么,扬起头来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有些人还有些眼圈是红的,可惜二十四号楼的人大多都出门逛街去了,没有人看见他们的悄然出现,也没有人记得他们的上一次像这样的聚会还是什么时候的事。

    不过二十四号楼的临街铺面还是很热闹的,尤其是那家披红挂彩、刚开业的百佳公司便利店,因为百佳公司的物流中心根据龙庆丰的旨意,给郑天平和潘玉华的这家便利店又一次紧急调进了一批新货,于是就又一次掀起了新一轮的抢购人潮。现在什么东西不涨价?就连警察罚款、城管执法、上公共厕所也水涨船高。

    发改委的官员今天约见这个、明天约见那个,天天忙的一塌糊涂,可为什么就是不约见国企的水电油气的垄断企业?,只要一听说电荒、油荒、气荒、水荒,谁都知道那就是涨价的信号,说白了那才是赤裸裸的政策保护、经济封锁。现在不断有高官出来说一些豪言壮语,最令人心动的就是“十二五”期间,国民收入将比“十一五”翻一番,也就是说,年均提高百分之二十,那才叫大快人心事。

    不过反过来一想,现行的物价会不会率先翻两番还拐个弯呢?按照一些相对独立的经济观察家的话说,那就是太有可能了。要知道,当国际油价还在历史最高记录以下徘徊的时候,经过改革后声称与国际油价进行挂钩的中国的油价早就一次次的屡创新高这就是例子,不管是圈地买房也好,买大批的茅台消费也罢,发改委永远会说中国的石油化工企业亏损,所以有人才会说那些做大做强的垄断国企才是发改委的大儿子呢。

    所以像这家因为开业促销、也因为龙庆丰的慷慨大方的社区便利店有大放血似的全场八折,不就是贴本赚吆喝吗?这样的机会难得,谁还不冲进来抢一把?人家抢的都是百货日化、服装鞋帽、洗衣粉、卫生纸、洗发水、化妆品,不过张广福的那四大金刚——不,现在应该称为五虎将——也跑到那家便利店里挤来挤去,完全是凑热闹,也是一种亮相,告诉那里的混混别打这家店的主意,有他们几个人给罩着的。

    这五个人,尤其是张广福的那四大金刚南正街、二十四号楼的人个个都认识他们,郑天平也一样,赶紧要忙得一塌糊涂的潘玉华给他们一人拿一瓶绿茶解解渴,还在给她一一介绍,那个有些温柔的潘玉华就在和他们打招呼,还是会说一些新开张、招待不周、要什么尽管拿,欢迎光临之类的客套话。

    “一把手也不是外人,以后有事给我打个电话就行。”方老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扔给忙得不亦乐乎的收银员:“不用找了,在一把手的店里图个吉利。”

    “这怎么好意思?”潘玉华赶紧给五虎将每人的口袋里塞上一包黄鹤楼香烟:“你们五位可是我们请也请不到的客人。”

    “不用请,大家不是经常见面吗?说多了,田大妈和杨大妈听见了,一人打一嘴巴就不好玩了。”刘仁贵又扔给收银员一张百元大钞,还在笑嘻嘻的说着:“这种黄鹤楼的一包烟二十五,五包烟是多少一把手算得清吧?总不能开业第一天就贴本吧?总得财源滚滚吧?不用和我们几个人客气,我这也叫好事成双。”

    “这话说得有理。”长得像弥勒佛似的肖外长举着两瓶红星二锅头,很困难的在人潮中挤来挤去,还是有些感到奇怪:“不过你们五个人这些年不是各自为政,各做各的生意、各人干各人的事业吗?今天怎么突然来了个大聚会?而且就在我们这里,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能把你们重新招到一起的肯定只有和尚。”

    “肖外长,您看今天是国庆节,天气不错、阳光也好、天下太平、和谐社会,朗朗乾坤能出什么事?”那个油头粉面的温常礼给肖外长点上一支烟:“就是几个哥们好久没在一起聚一聚,互相都有些想念,想拉着老大出去喝杯酒乐呵乐呵。”

    “我可记得有人问过你们的情况,还说你们好久没有一起到天官牌坊来了。”田大妈也在便利店里买东西,就插了一句:“你们知道和尚怎么说,他说了一句‘相见不如怀念,’差点没把大家的牙酸掉!”

    “老大说的对。”刘仁贵在随声迎合:“平时大家都忙,好不容易有这样一个机会,大家当然就想聚一聚,人之常情嘛。”

    “中午早过了,饭也早吃过了,你们上哪儿又去喝酒?”肖外长笑嘻嘻的望着他们说:“我可看见你们都开着车来的,喝酒没问题,可就是别醉驾,出点事就麻烦了,一说当年的一些小混混现在都是有钱阶级,也是有头有面的人,除了自己不好看,人家还会把和尚也拉出来曝光,就得不偿失了。”

    “这点您放心。”那个帅帅的韩小春经常在二十四号楼出出进进,和这里的人熟悉得很,就在和肖外长打哈哈:“现在酒楼饭店里都有代驾,只要出钱就行;再说喝得醉醺醺的也办不成什么大事,不如找个地方搂个女人先睡一觉再说。”

    “我可听说你现在可是个花花公子,满世界的女人都喜欢你,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快。”肖外长拍了拍他那张英俊的脸蛋:“小子,做那种事记得带套,别图一时快活,你那个东西得保证三十年金枪不倒!”

    方老二是五虎将里的老大,也是跟着大哥大张广福最久的一个人。

    在跟着张广福以前,人家也是峡州的一霸,原来的小南湖、小林园那一片是他的地盘,手下也有些可以冲锋陷阵的弟兄,又是占据着当年的峡州最繁华的地段之一,距离解放路、云集路一步之遥,人员众多、店铺云集,吃香的、喝辣的易如反掌,而且泡马子、找小妞弯弯指头就能勾来一大串,也是块风水宝地。

    可就是不知道方老二这个五大三粗、和张广福一样剃个光头、也有些凶神恶煞、也有些横不讲理、也有些身先士卒、也有些杀气腾腾的年轻人凭什么一眼就认定张广福以后会是个能成为大哥大的英雄好汉,会是个雄霸峡州的江湖领袖,反正下定决心要跟着那个在当时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张广福打拼天下,偏要拜那个少林寺出来的和尚为老大。两个年轻人有很多的共同点,也有些臭味相投,自然就一拍即合,也就成为形影不离的好伙伴,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本名被人忘记了,人人都叫他方老二。

    张广福把方老二领进南正街的时候大家都看见了,南正街的人对进来的女孩子很严格,挑肥拣瘦的,而对男孩子一直很宽容,说是棍棒下面出孝子,可以宽进严出。方老二也是一个很实在的人,恭恭敬敬的跟着张广福挨家挨户的去拜访,见到长辈一跪膝,声音洪亮的对人家说:“我是方老二,张哥的小弟,是小林园的人,也是南正街的人,不太会说话,可是会做事,以后您要是有事,打个招呼我就到!”

    那个时候还没有手机,和砖头大小的大哥大也刚刚崭露头角,方老二和张广福腰里别的都是呼机,或者叫拷机,也就是现在手机的那种来电显示的功能,有电话还得满世界造固定电话回复。不过方老二也是学过功夫的,也打得一手好拳,称得上一路豪杰。屠洪纲唱的那首歌说得多好:“卧似一张弓、站似一棵松、不动不摇坐如钟、走路一阵风、南拳和北腿、少林武当功、太极八卦连环掌,中华有神功……”

    “方老二这个称呼好,韬光隐晦、绝不出头,天塌下来有老大顶着,自己就大树底下好乘凉。”杨大爹有些喜欢这样身体强壮、虎虎有声的小伙子:“不过既然你跟着他,你就得给我记住,和尚有一点不好,就是他的那个臭脾气,在这条街上称王称霸习惯了,跑到外面容易冲动,你得多提醒一点他。”

    方老二当面答应得好好的,可是转过身就忘记得光光的,就跟着张广福开始了自己雄心勃勃的新的生活。不过张广福后来依靠南正街为大本营,把小林园当做前进基地,从而一步步打开局面、横行峡州是谁都知道的事。他和方老二那个时候被人称作喋血双雄,也就是周润发和李修贤主演、吴宇森进军好莱坞的那部同名电影火爆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带着一帮人开始占领峡州地盘的时候。

    可是智者也有失算的时候,诸葛亮派关羽守荆州,马谡失街亭都是,一代伟人把江山交给一个扶不起的阿斗也是,这都是属于不应该犯的错误;同时,英雄也有失败的时候,楚霸王项羽如此,四面楚歌、最后自刎乌江、无颜见江东父老;百胜将军林彪也是如此,血战四平几乎全军覆灭,以至于在以后的日子里一直耿耿于怀。

    张广福也是如此,听说小林园有人闹事,那里可是方老二的地盘,自然就和方老二心急火燎地赶去了。他们两个人刚刚走进一条长长上坡的小巷,就被人家几十个人前后夹击,明摆着就是一个陷阱,目的就是让他们上当,想要他们两人的命。流了不少的血,打了不少的人,也挨了不少的打,毕竟只有两个人,就算是身怀绝技,也抵不过人家蜂拥而上,还是寡不敌众,不过两个人功夫和经验了得,最后还是冲出重围逃了出来。

    这个消息当天就在南正街和小林园传开了,激怒了南正街和小林园的那一帮大大小小的孩子。小林园不知道如何反应,反正入夜以后,南正街上居然找不到一个男孩子,平时总有些男孩子在路灯下打羽毛球把球打到人家的瓦顶上去了、踢足球把人家的窗户玻璃给打碎了的事层出不穷,可是那天晚上街上冷清清的。

    带着自己的女儿到南正街来玩的廖户籍人家是警察,对南正街了如指掌,马上就感到了这个意外,抓住正在跳橡皮筋的杨秋燕、龙婷婷和袁小俐、杨婷婷这四个小女生问了半天才问出了原因,黑着脸又问了一句:“说,去了多少人?”

    “都去了,一个都没在家。”袁小俐吞吞吐吐的在回答:“他们有的说是到学校晚自习,有的说是到铁路坝捞鱼,有的说是去看录像……”

    “我家五个哥哥都去了。”小魔女杨婷婷还在显耀着她的王家的五个哥哥:“大哥刚从京城回来也去了,就是不带我去!”

    廖解放就赶紧在杨大爹的那个公用电话上给他的同事打电话,可电话打通了总是没人接电话,最后连电话也不打了,就坐在那里和一些大男人谈天说地。龙庆丰有些感到奇怪:“这倒是个稀奇,廖户籍今天怎么没有亲自去制止打群架?”

    “你们都看见了,电话打不通,人家下班就是下班,公私分明,谁像我们这样把南正街当做自己家的?再说我也不是太平洋的警察,管那么宽人家也不高兴,我就老老实实的管好我的一亩三分地就行了。”穿着便装的廖户籍给大家在递烟:“妈的,倾巢出动要是还铩羽而归,那以后就都躲在南正街当孙子好了。”

    两个小时以后,当那些大大小小的男孩子打了胜仗、高高兴兴的谈笑着回到南正街的时候,却不得不一个个老老实实地的站在街边的墙角听廖户籍训话。据说那是最壮观的一次,所有的南正街的男孩子一字排开,高矮胖瘦、年龄不同,上百个孩子参差不齐的排了足有几十米。一个个低着头,乖乖的听着训话。

    廖户籍破例没有拳打脚踢,把整个斗殴的全部情况问了一遍,就恶狠狠的把那几个大男孩臭骂了一顿,说他们不懂得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的真理。同时也不放心,怕还有孩子没有回来,一个人如果掉单在这个南正街大获全胜的夜晚还是很危险的。就要孩子们报数,数了两遍下来怎么还是多了一个,仔细瞧瞧,原来是方老二站在他们中间。

    “也行,南正街就算你一个!”廖户籍把一张创口贴贴在了他脸上的一处伤疤上:“听说你成了和尚的跟屁虫,以后一样给我小心一点!”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