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花火红  856.温水煮青蛙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4920  更新时间:17-04-05 15:0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856.温水煮青蛙

    有一句话在中国已经流行了好多年:没有钱是万万不行,有了钱也不是万万都行的。现在早被修改为有钱走遍天下,无钱寸步难行。

    于是那些当官的后代就在国外花天酒地的炫耀,在他们的名字后面常常能读出他们长辈很多曾经如雷贯耳的名字;于是那些被改革开放造就的富翁的后代就会在国内“烧包。”(这是一句峡州话,意思也是挥金如土的意思。)开飞机、玩跑车,知名的歌星、影星玩了一个又一个,老婆自然也就换了一个又一个,这很正常。

    而那些平头百姓一旦中了大奖、发了不义之财能做什么?徐小凤的那首《老子有钱》唱的清清楚楚?“钱钱钱,老子有钱,有钱怎么样,有钱怎么样,有钱可讲究豪华的排场,开着汽车住着洋房,梦寐的希望心中的向往样样如愿以偿,人生就像梦一场,何不留着欢乐在身旁……”

    有了钱,李腊元就会在街边的电话亭给一个人的手机打电话,很大气的告诉对方,他要十车货,而且要俏一点的川货。那是一句行话,就是说他要十包粉,要最好的,不要南方出的那种鱼目混珠的大路货。

    他们的时间概念很强,他们在关断电话的十分钟之内会在一个约好的街心花园见面,如果到时候不到,那就是警方的诱饵,另一方的人就会立马走人,这是这个行业的潜规则,警察不知道。人家是骑着摩托车来的,他是乘出租车而来,这就叫人看高了他一分,给李腊元递上一支烟的时候,那个人的脸上有了些似笑非笑的表情:“一看就知道李哥时来运转、发了大财。”

    “大财在后面,不过就是一点毛毛雨而已。”受到了恭维的李腊元很有些底气的在问:“我要的料呢?”

    “对不起。”人家是做生意的,当然会拒绝:“先钱后货,这是规矩。”

    李腊元从那厚厚的一叠钞票中抽出了几张,那个人用眼角左右看了看节日的街头有没有异常情况,很快速地把钱收下,同样很快速的递给他两包白沙香烟。香烟是真的,可是只有一包,另一包只有一半装的是那种“我心飞翔”的香烟,剩下的就是那种粉末状的、一小包一小包的料。

    仅仅只闻了一下就知道的确是货真价实,可是那个人找给他的小钞票比以往少了几张,李腊元是行家,就有些不满意:“伙计,是不是找得少了点?”

    “不少了。”那个人在发动摩托车,在轰轰隆隆的马达声中拍了拍李腊元的肩膀,皮笑肉不笑的解释道:“如今他妈的什么不涨价,找个扁担帮忙搬家只要半天给一百元还不想干呢!白菜萝卜的价格都涨成什么样子了?一坛煤气都一百三!我们是熟人,给你的价就算是很柔和的了,和谐社会嘛。”

    老子有钱,现在又有了自己最满意的东西,当然就得找一个人来分享。李腊元坐在的士上几乎没有半点犹豫就说出了小玉休闲小屋的地址。

    小玉是李腊元的熟人,两人是在环城东路的康康柳丁好上的。嗨歌是假、跳舞是假、闲聊也是假,过了午夜十二点,那些大大小小的包间就是客人的自由空间,而当李腊元知道小玉并不是看上了他的钱而是看上了他的料(这是一句行话,也就是原来的“药”同样的意思)以后,两个人就有了共同语言,而有了共同语言,剩下来的事就顺理成章了,小玉就很自然的成了他的情人,当然是在有钱、有料的时候。好在那一年,李腊元有很多很多的钱。

    李腊元所有的钱都是那个长得帅帅的、文绉绉的小伙子给他的。那个在康康柳丁做事,帮他买过几次货,和他有过一面之交的小青年把李腊元介绍给他认识,说这个叫韩小春的老大知道他缺钱,可是又好那一口,就想帮帮他。那个时候,李腊元早已经走投无路,该想的方法都想了、该借的地方都借了、该卖的东西都卖了,就剩这么一副骨瘦如柴的骷髅没有人要,可是那个叫韩小春的小伙子想起了他还有一份家产:“听人说,你在大堰小区的二十四号楼有一套房?是你的产权?”

    “是我的,老婆住在里面。”那个时候,李腊元有些哈欠连天,鼻涕也流出来了:“就是我想拿来换钱,也没人敢要?南正街的那些人可不是好惹的。”

    “好不好惹是我的事,卖不卖房是你的自由。”韩小春递给他一支烟,还有一包纸巾,直截了当的问:“李先生想要卖多少钱?”

    “四十万?”前不久,李腊元看见《峡州晚报》上刊登的售房信息,知道和他家的那套面积差不多、楼层差不多的房就值这个价钱。却看见韩小春轻轻地摆了摆头,以为被拒绝,就有些心慌,立马改口:“那就三十五万怎么样?……三十万?二十万?……要不你开个价格,只要是现钱现货,什么都好说!”

    “你放心,我们是正经的生意人,没有逼着李先生卖房的意思,一点也没有,不过李先生如果真的想卖房,还是卖给我好了,价钱好说。”韩小春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他:“我们是做房产中介的,买房卖房,吉祥帮忙就是说的我们公司,只要你需要我们的帮助,我们一定会尽量满足李先生所提出来的任何要求的。”

    李腊元有些不解:“可是……”

    “知道李先生现在手头有些紧,我这里有一万元现金,李先生先拿去用,不够的可以给我打电话。”看见李腊元用最快的速度将那一叠钱抓在手里,韩小春一点也没露出惊讶的神色,只是微微一笑:“不过,李先生得给我签几个字,是一份委托出售房屋的意向协议,还得给我写一张借据,因为你向我们公司预支了一万元。”

    “有什么拿来给我签字就行了,怎么这么多的废话?”李腊元已经坐不住,急于离开了:“没看见老子现在很忙吗?”

    李腊元签字的速度很快,扔下笔甚至没有和其他两个人说一声谢谢就走开了,所以他没有听见那个文质彬彬的韩小春对那个康康柳丁的侍应生说的那段冷冰冰的话:“想尽一切办法,让这个瘾君子尽快的花光这些钱,给你一周的时间当他的跟班,回扣和小费也全是你的。知道那句‘只买贵的,不买对的’吗?”

    知道温水煮青蛙的故事吗?就是潜移默化、就是不动声色、就是循序渐进、就是因势利导,就是一点点的加热,让那只可爱的青蛙在温水里舒舒服服一动不动的享受,等到察觉到大事不妙的时候,它已经被煮得半熟,根本没有跳起来逃走的可能了。那首歌就是这样唱的:“一天一天消失没记号,多少光阴反映是进步,心里想总得不到,就那样永远永远天天的做,都不知不觉我已变得很饥渴,慌慌失失找不着去路,卑躬屈膝不应是态度,一等再等也总得不到,别那样永远永远天天的做……”

    那盆温水就是韩小春给李腊元布置的。只要李腊元到他的那个在全市有四十家连锁的包括信息中心、家政服务、婚姻介绍、房屋营销、咨询代理等相关门店组成的吉祥公司本部的时候,总会受到身为经理的韩小春的热情接待。有茶有烟,如果有需要,总是有求必应,而且很方便,不过就是写一张借条,凭着韩小春的签字同意,就可以到财务部去领到钞票,顺利的连李腊元也以为是在做梦。可每一次就只能拿到一万元,这就是温水效应。

    一万元能做什么?作为李腊元来说,首先就是备好粮草,不是行军打仗,当然就是指那种可以使自己的精神得到满足的那种东西。有了钱什么不能拥有?从白粉到嗑药、从杜冷丁到海乐神,想什么就有什么,价格贵算什么?来得容易去得快。除了自己享受,除了邀请小玉,当然这个城市还会有兴趣相投之人一起也来分享。人家孙中山都能做到博爱,李腊元为什么不能?

    一万元能做什么?作为李腊元来说,可以给小玉买很多很多的东西。没有哪一个女人不喜欢那些专卖店里花花绿绿的漂亮衣服,不喜欢那些明亮的柜台里陈列的高贵而别致的化妆品,没有哪一个女人不喜欢那些金灿灿的首饰、耀眼夺目的钻戒和悬挂在胸前沟壑上的吊坠,没有哪一个女人虽然鞋柜里装得满满的,可是只要站在鞋店的玻璃窗前还是恋恋不舍,李腊元记得很清楚,有一个星期他曾经四次找过韩小春要钱,就是几乎全花在这些女人的东西上。

    一万元能做什么?在峡州能昂首阔步的走进葛洲坝宾馆而不被那里褐色皮肤的印度看门人给拦住,能在长城军招吃到南非来的干鲍、精装大鲍翅、干扁蝎子、罐汤奇香肉,能带着一帮酒肉朋友飞到九寨沟去,据说那里的景致独具一格,能坐在天街娱乐城里随手一招就是好几个小姐,搞一次群交又怎么样?能住在国际大酒店的客房里打电话订餐,那就是享受,那就是派头,那就是金钱的魔力。

    一万元当然很快就会花光的,十万、二十万、三十万同样很快就会花得干干净净的,比他想象得更快。直到最后一张百元大钞花掉以后,李腊元这个时候才清醒了,知道那个一直对他慷慨解囊、有求必应的文绉绉的韩小春不会放过他。李腊元不知道古人说过“小隐隐于野、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这样的名言,可是没有了钱的他无处可去,只有藏在这座有近百万人的峡州城里苟延残喘。

    如果李腊元是一个宅男,就可以很好的会隐藏自己的行踪。呆在一个房间里,看看电视、上网聊聊天、找个女人玩玩,很好消磨时光的。网购也行,电话也行,从肯德基到牛肉火锅可以送货上门,可是那个时候的李腊元已经身无分文,没有钱的人自然就没人理睬,更别想当什么很潇洒、很现代的宅男了。

    要想在峡州这座城市生存其实很简单,有体力可以去当小工,一天挣个峡州话所说的“肚儿圆”不成问题,有技术可以去当工人,也叫做旱涝保收,有文化可以去当写字楼的白领,坐在明亮的办公室里工作,窗外的风云变幻与他无关,年轻可以到超市、商店打工,年龄大了,可以去干家政服务,最不济也可以在那些大大小小的社区的物业公司当一名保安。

    可是李腊元是一个瘾君子,如果离开了那种东西,没有了那种东西所给予的刺激和精神上的满足,就根本无法生存下去。他是个骷髅,没有体力;是个废物,没有技术,是个花花公子,没有知识,是个瘾君子,没有人格,他能做的就只是那些偷鸡摸狗,为虎作伥,就只是那些下螺栓、剪电线、撬铁板、偷超市的那种下三流的勾当,就是被人逮住,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榨不出油水,敲不到钱财,罚不成款的穷光蛋,留下来,还得管吃管住,只得骂上几句,放走了事。

    所以韩小春带了两个人在国庆节的清晨轻而易举的就能找到他,他就躺在一栋已经被拆了一半的楼房的地方上面,因为晚秋的夜晚已经有了些寒气,他在身上盖了几个捡来的纸箱。听见脚步声,李腊元睁开眼睛,就看见了那个有些文绉绉模样的韩小春。那个韩经理没有对他笑,却对着他板着脸。拿出那张房屋买卖合同给他看,还有他写的那些借条:“有些事情能过得掉吗?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这些借条是你写的吧?拿到公安局报警,你就会乖乖的在号子里呆个七八年……”

    李腊元很轻易的就从他的手里抢过了那些留有他的笔迹的纸条,一下子就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去了。跟着韩小春进来的两个男人一个卡住了他的喉咙,一个狠狠的抽了他一嘴巴,李腊元就乖乖的张开了嘴。

    “别打他,对于这种人打是没有用的。”韩小春从他的那个装满了各种文本的提包里又拿出了厚厚的一叠纸:“像你借条这样的复印件我那里有的是,想销毁证据也是没有用的,你准备吃多少?”

    李腊元就知道他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

    “我的钱不是那么好用的,那都是人家的购房款,我不过就是一个中间人。”韩小春说话的声音还是那么很柔和:“别让我过不去,你看看你已经花了多少个一万,再看看房屋交易合同上的金额,就知道我一分钱也没赚,不过就是一个帮忙,千万别叫我两头受气。另一方我惹不起,也赔不起,只好找你履行合同的规定了。”

    瘾君子在捣蒜似的点着头。

    “抢盐风波的时候正是日本福冈核电站发生核泄漏的时候,听过这样的笑话吗?”韩小春还是很讲究的,在蹲在李腊元的面前的时候,还记得提了一下自己西裤的裤线:“中国人认为,防核辐射的办法是:先冲凉,洗干净身体,如果有条件,最好刮毛,擦干水分后,最好能把肉切开,开始全身抹盐;。全部抹盐完毕后,最好挂在门口,或者阳台等通风处,风干;如果有条件,最好能用稻谷、花生壳或者松柏树枝点火熏烤;如果喜欢麻辣味的,可以撒点花椒、辣椒;等到人被碘盐都腌透了,不仅可防核辐射,就连苍蝇、肉蛆都能防!”

    李腊元不知道那是个笑话,也不明白韩小春的说话的意思,他已经被吓傻了,只有对着那个年轻的经理苦笑

    “李先生,你给我听清楚了,给你腾出房屋滚蛋的最后期限是十一国庆节,也就是今天中午十二点以前。”韩小春给了李腊元一巴掌,又快又很,打开提包,拿出一个信封在他眼前晃动了一下:“这是最后的一个一万!搬走,什么都不说,这钱是你的,否则的话,到今天晚上大家放焰火庆祝的时候,你就会和我刚才给你说的那个步骤一步一步的变成腌肉,变成一具木乃伊!”

    瘾君子的耳朵被打得嗡嗡直响,嘴角也被打出了血。他相信,如果自己不按照他的意思去办,也就会是那样的一块腌肉,木乃伊是什么他不知道,不过他也知道,那更不是件好事,他根本没有铤而走险,想试一试的勇气。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