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花火红  789.你身上有一股香水味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676  更新时间:17-03-26 09:0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789.你身上有一股香水味

    还是在那个二十四号楼楼下的小面摊刚刚变成快餐店以后,也就是李秀芹刚刚向大家宣布自己是这个店的老板娘不久的时候,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就经常光顾程耀东的这家小店了。来的都是客,当然要热情接待了,一来二往的就熟悉了,就知道她的男人是一名海员,成年累月航行在那些只有在世界地图才找的到名字的国家之间;就知道她是一个专职太太,过着很悠闲、很富裕、很舒心的生活。

    女人的家就住在与二十四号楼一街相隔的一栋被人称作花园洋房的建筑物里,程耀东在快餐店里偶尔抬起眼睛,偶尔就能看见那个坐在阳台上、翘起腿,喝着茶,也在看着他。女人穿一条大大的长裙,从下往上看,可以看见两条很匀称的大腿,再往上就看的不那么清晰了。

    逐渐熟悉以后,隔三差五的那个女人就会给程耀东打电话,当然是买点东西,当然是要外送,当然是专挑下午两三点,快餐店最清闲的时候。不过她和别人不同,几乎所有的人都喜欢那个大辫子的老板娘,可那个女人却点名要程耀东送上去:“知道会有外送费的,要多少还不是程老板一句话,我只管付钱就是了,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单元门有对讲机,女人在楼上打开了单元门的门锁,程耀东进了电梯上了楼又出了电梯,按照房号按了门铃女人就开了房门。很高档的南美地板、很豪华的装修,还有穿着家常装束的女人。程耀东想要鞋套,女人说不必,就是喜欢看他那种横行霸道的男人味。程耀东把那个饭盒递给她,女人不接,仰着头就有了些小女人的撒娇:“我们也算是朋友吧?到了朋友家就不能进来喝杯茶吗?二十四号楼的人不是最讲礼数吗?”

    程耀东就脱了鞋,赤着脚走了进去,女人就高高兴兴的把他请进了大大的客厅里,欢天喜地的给他端来水果,递上香烟,一边给他泡茶一边和他说话。这个时候,程耀东才发现那个女人仅仅只是穿了一件羊毛套衫,里面则是空空荡荡的,女人弯着身子给他倒茶的时候,坐在沙发上的他很清晰的就可以看见衣服里面两个不大但很白皙的东西在活泼的摇曳着,很自然的就有了些条件反射。

    想起了人家在海上航行的男人,想起了演师爷的葛优在电影《让子弹飞》里面对演张麻子的姜文说的那句“寡妇睡不得”程耀东就有了些紧张。虽然谁都知道海员在很多停靠的城市都有一个家,都有一个女人在等着他,可那与他无关;虽然他知道面前的这个女人不过就是一个男人还在的活寡妇,穿成这样就是有意给他看的,可懒龙不想和这样的女人有什么关系,他就站起来想走。

    “慌什么,现在不是午后吗?快餐店里不是没什么客人吗?从早忙到晚,自己也应该劳逸结合一下嘛。”女人用贴着美宝莲眼睫毛的眼睛给他递着媚眼:“听说了陈老板的那些朋友在你创业的时候给你帮忙的事,真的很感动,现在这样的朋友可不多了。不过你的那些朋友都是男人,可有些忙只有女人才能帮你的。”

    “是吗?”懒龙镇定了一下:“你说的是什么忙?”

    “你是一个男人,连这一点也不知道吗?”那个海员的女人款款的在他的身边坐下,一只手已经悄悄地摸到了他的那条水磨蓝的牛仔裤的铜拉链上:“我知道程老板刚才看见了什么,因为那是我特意想让你看见的;我知道程老板会有一些生理反应,那很正常,如果没有,那你就不是我喜欢的这种纯爷们了;而有了,就是我最想要的了。”

    “妈的。”程耀东一把将她推倒在那个长沙发上,两只手很果断的穿过女人的那件空空荡荡的羊毛套衫,直接的将刚刚看见的那两个很活泼、在摇曳的柔软东西握在了自己的手里,女人就在他的身体下面开始了喘息,程耀东就感到有了一种欲望在迅速升起:“妈的,你想要什么?”

    “我有房又有钱,生活幸福、衣食不忧,你说我想要什么?”女人在急急的想把自己和程耀东统统变成人类最原始的状态,而那个过程在一些时候会变得飞快,就和消防队员一样:“我不过就是想给程老板帮些小忙,也想请陈老板给我帮些忙,这就叫互通有无。”

    懒龙和那个女人之间的的互通有无做得很隐秘,没有任何人知道,可却被那个时候还在读大学的李秀芹发现了。

    那个时候,她白天要上课学习,晚上才回到快餐店当她的老板娘,戴好袖套、系上围裙,小小的店铺里到处都有她的声音,到处都有她的身影,高高兴兴、活力四射的,端茶递水、算账又快,有人进门老远就会打招呼、人家吃饱喝足了出门的时候会说慢走,碰上了老人还会小心翼翼的上前搀扶。一招手,社区的那趟33路车就会停下,她会掏出一个硬币抢在老人之前投进投币箱里,虽然只是一点点小事,却很逗人喜欢,自然就好评如潮。文学清当然是常客,他对程耀东说:“懒龙,知不知道?你这家快餐店的生意有一多半人家是冲着老板娘来的。”

    程耀东也知道这一点,也知道自己在这个方面很欠缺,所以就在店堂后面的操作间里埋头苦干、和大家一样忙得不可开交。李秀芹自然也会时不时的跑到后面来对师傅和墩子,还有那些传菜员说声辛苦、打个招呼,一转身,一条刚刚炸好的泥鳅就被老板娘喂进了程耀东的嘴里。

    这也是一个习惯过程,就和那个擦嘴的动作一样,属于两个人经常演练的。女孩子会自己先吃一口,吃的是泥鳅头,却把泥鳅的整个身子全塞进了程耀东的嘴里。体贴而又亲切,而且还很有情趣。阿福的那首歌就是为李秀芹而唱的:“我凝视你的美,什么都听不见,那怕我在你心里只是小小一点,我决定一生只对你体贴,就算你终将扬长而去的飞,既然爱了别问是非……”

    本来李秀芹已经转身,可就在离去的那一霎那又站住了,把鼻子凑近程耀东的衣领闻了闻,不知闻出了什么,一下子就变了脸。她还是很有些克制的拉着懒龙向她转过身来,用自己清澈的眼睛、灵敏的鼻子从他的夹克衫一直检查到他的牛仔裤,这才确定无误。呆呆的愣了一会儿,突然扔下手里的帐单和钱,咬着牙、瞪着眼,揪着程耀东的衣服把他一直拉到后面的一个无人之处。

    “这是干什么?”程耀东心里在打鼓,表情还在努力保持平静:“老板娘什么时候变成了老虎?没看见现在很多客人还等着吗?”

    “说!”李秀芹的话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她是谁?”

    “什么她是谁?”程耀东的心里在打鼓,嘴里也在装糊涂:“我听不懂?”

    “你身上有一股香水味,那香水肯定不是我用的,你身上还有一种女人味,可那不是我的味道。”李秀芹越说越生气,眼睛也开始有些发红了:“耀东哥,你的所有的衣服裤子都是我洗的,我还能不知道?我一闻就知道你做过什么!你自己看看你的长裤的上面粘的是什么东西,还敢说什么听不懂?”

    “秀芹,就算我和别人做过什么,那也是我和别人的事。”程耀东就只好在她的面前装出一副无赖的样子,争锋相对的叫着:“关你什么事?”

    李秀芹根本没有想到程耀东会这样说,也没有想到他会说出那样的话,一下子就愣住了。呆呆的站了一下,哇的一声哭出声来,解开身上的那条太太乐鸡精送的围裙扔在地上,捂着脸扭着身子跑走了。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