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花火红  732.周末上街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5442  更新时间:17-03-06 21:0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732.周末上街

    从东山大道大堰小区的那一个车站就可以乘上杨德明开的那辆0123号公交车。加大油门就可以翻过不高的东山,顺势而下就是东山开发区,发展大道笔直而宽广的一直延伸到几十公里以外的地方,那里是更大规模的新型中心城区。

    在三环广场的左侧有一栋用钢梁和玻璃组成的长方形建筑物,既有钢铁的坚固又有玻璃的光滑,强烈的颜色对比加上楼顶巨大的汽车广告,远远的就可以看见门前和展示大厅里摆放的大排的新车,都很能吸引人眼球和给人视觉上的冲击,这就是在都市系列第一部里面有过精彩表现的王大为和杨德明的那些南正十雄的朋友帮杨秋燕建的那家韩国品牌的汽车4S店。因为这个美貌而又温柔的女人身后站了一大帮男人,生意自然就不错,加上韩系汽车在中国的轿车市场上一直稳居前三甲,销售也不错,再因为真正的做到“想用户所想,急用户所急”,口碑也不错,这家汽车店也就很快在峡州的汽车也有了很大的名声。

    杨德明的不少朋友自然都来过。开始营业的那些日子里,文学清、张广福和程耀东、还有舒云翔拿着这家店的名片像扑克牌一样的分撒,声称要做到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因为肯定要做汽车广告,文学清被徐汉美给拉来了,徐家妹子在那里凝思苦想的想了很久也找不到一个切入点,书生龙啸天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比“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就有丰田车”更好的创意,最后居然说因为用气功给许可可治病,那些灵感全都灌输到小昭君的身体里去了。不管是真是假,那句话都有些暧昧的意思。大家就望着许可可笑,笑得那个清纯的女孩子不好意思了,一转身就去拉汪雯雯,谁都知道只要把警花美人给拉来,就等于把号称二十四号楼最机灵的舒云翔给请出来了。

    “咱们是干什么的?干广告的?干广告靠的是什么?创意!”大帅哥初来乍到,口气就不小:“向总部提出申请,火速调来八十辆新车!也许还得更多!”

    众人哗然。

    “八十辆?峡州轰轰烈烈的办一个大型车展,全部的车商都悉数参加,也就卖出一百多台车就大功告成、皆大欢喜了,你调这么多台车干什么?想把秋燕姐弄得破产不成!”汪雯雯怒火中烧:“要知道秋燕姐可是德明哥的人!”

    “知道,要不是知道这一点,我才不会把这么好的筹划用在这上面呢!”舒云翔不慌不忙的说着:“就和我很清楚你究竟是谁的人一样!”

    众人大笑,汪雯雯恨不得把大帅哥的嘴给堵上。

    过了几天,峡州的主要网站上都出现了一张同样形式的帖子:这个周末,女同胞上街去!简简单单几个字,既无内容也没有照片,看了帖子的人都感到好笑:女人周末不上街去呆在家里干什么?神经病!

    谁知第二天,网上又发了一张新帖,还是简简单单几个字:周末,上街去看香车美人去!同样既无内容又无照片,却明显的是号召男人上街去。那天的各家论坛上几乎所有的人都在问:“谁是香车美人!”

    到了第三天,那样神秘的帖子又出现了,同样既无内容又无照片,也是简简单单的一行字:周末,五朵金花邀你上街去!这一下就把所有人的胃口给吊起来了,先是邀女同胞,后用香车美人挑逗男人,最后加上一个五朵金花,怎么想也不过分。加上那个峡州报社的首席记者徐汉美云遮雾罩的猜测了一番,结论只有一句话:保证让大家不虚此行。

    这就更加激起了大家的兴趣,到了那个周末,大街上到处都是红男绿女,谁也不说为什么,反正比过节还热闹,大家都在迫切的想知道谜底。

    谜底在那个周末揭开了,其实不过就是一个美艳的韩国汽车品牌女经销商带着五个红肥绿瘦、年轻漂亮、光艳照人、秀色可餐的女孩子一人开了一辆韩国品牌的花车从中心城区的沿江大道、东山大道、城东大道、发展大道周游了一圈。花车、美女,还有那个独出新裁的噱头,自然而然就吸引了不少男人和女人的眼球。女孩子柔发飘飘、美目流转、唇红齿白、光艳照人,而那些新车无论是时尚的龟背车还是空间很宽裕的私家车,无论是庄重稳沉的行政座驾还是洒脱飘逸的跑车,都叫人心旷神怡。

    当然,男人看的是车里的人,女人看的是美人开的车。男人饱了眼福,自然就会到那家新开张、由那个香车美人打理的汽车4S店里转转,看不见美女看看新车也是好的,谁都知道男人喜欢车就和女人喜欢逛街一样的,东方红的时代是自行车,改革开放是摩托车,走进新时代以后当然要开小轿车,看来看去的看到最后掏银子买车的不少。

    女孩子就会在心里拿自己与那五朵金花相比。殊不知当今这个社会,女人认为自己才是最美的。就会认为那五个女孩不过就是长得条子(峡州土话,意为身材)正了一些,壳子(峡州土话:意为脸蛋)好了一些,既然她们能招摇过市,我为什么不能?当今这个社会是个爱美的实惠,又是一个阴盛阳衰的节点,处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愿意帮女孩子买车的人不少,自然也就销售大增,一时间,杨秋燕的那家汽车4S店居然成了全国的销售冠军,轰动一时。

    果然不出舒云翔所料,那一次追加的八十辆车三天就被一抢而空,总部一连又紧急抢运了两趟更大规模的车辆才勉强满足了峡州人的购车愿望,被激发的巨大的需求使得某些款式和价位的新车不得不请已经付了钱的用户等上一两个月才能提到车。杨秋燕自然而然得到了韩国人的嘉奖和奖励,还有两人韩国济州岛的旅游套票。她就拿去送给舒云翔,大帅哥却不要,只是说小菜一碟:“有机会在雯雯妹妹面前帮我美言几句,把我们的地位提高一下。”

    “凭什么?”傻子都听得出来,大帅哥就是想要汪雯雯承认他们两个人的亲密关系,还想把两人的感情更深一步,可是汪雯雯跳起来坚决否认:“秋燕姐千万别上这个家伙的当,他可是个大坏蛋,这样的创意都能想到,还有什么做不到?”

    不过汪雯雯最后还是乐滋滋的接受了那两张旅游套票,本想和杨秋燕一起去,香车美人却说现在正是汽车销售的旺季,还想拿一次年度冠军,和车神到巴黎那个充满浪漫色彩的地方去玩玩;其他的姐妹不是很忙就是走不开,就是走得开也会拒绝,还会惊讶地问:“把你和大帅哥分开,那不是和峡州话说的一样,茅坑里划龙船,肯定会激起公愤吗?”

    最后,汪雯雯不得已,勉勉强强、撅着小嘴,极不乐意的还是和舒云翔一起去韩国完成的那次旅游。回来以后,大帅哥逢人就大倒苦水,说警花美人一出门就摇身变成小公主,无论走到哪里就要他紧跟着,自己想自由活动一下、比如出去喝杯清酒根本不可能:“三分钟不见就开始拉着嗓子叫人了!根本忘了自己是人民警察,好像把我当成新中国第一保镖似的!”

    “不会有这么夸张吧?”张广福有些怀疑的在问:“难道你们晚上睡在一张床上的时候雯雯也要叫你,她看不见同床共枕的你吗?”

    “广福哥,你可别难说,在韩国我睡床上,他睡地上。”汪雯雯补充解释道:“韩国房间都铺有地毯,不是那种化纤的,而是纯毛的!”

    男人们听了都在哈哈大笑,杨秋燕急忙拉过汪雯雯,耳语了几句,警花美人才知道自己说的话有些暧昧的成分,就羞红了脸,就气势汹汹的叫了起来:“你们可都是大哥哥,想得怎么那么低级?人家说的就是实话!”

    “你以为你们是孙红雷和姚晨吗?你以为你们是在演韩国版的《潜伏》吗?”程耀东冷冷一笑:“都是成年人了,这样的事我们能理解,连杨大妈、田大妈也说你们就等于是去新婚旅游了,再说又不是小孩子,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又不是没做过。”

    “小孩子又怎么了?那不就更正常了。”马长喜理直气壮地说:“四大天王经常睡在一张床上,谁也没笑话过他们,谁也觉得很正常嘛。”

    汪雯雯知道自己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的。自己一个人对付舒云翔还算勉强可以,这些大男人可是从小就在南正街上拦着杨秋燕、袁小俐胡搅蛮缠要人家叫他们“亲亲大哥哥”搞惯了的。再说,金童玉女,干柴烈火,一个床上、一个地下,那就是打死也不相信。

    只要杨德明上早班,杨秋燕肯定会把自己的那辆现代悦动放在天官牌坊外面的停车场里晒太阳,而亲自去挤公交车。当然是要乘杨德明开的那辆0123号车,当然要给杨德明带早餐,当然是会站在驾驶室外面喂车神吃那些蒸笼小包,还会飞快的用纸巾去擦车神嘴上的油腻。杨德明当然不会和她说话,这是公交公司的规定,可杨秋燕依然做得很自然,很愉快,车上的人都能看见,也就慢慢传开了。就和人家邓丽君唱的那样:“我要你像一把火,永远地照亮着我。我要你像春日风,永远地罩着我……”

    徐汉美偶尔有一次看见,就羡慕得要死,还专门带了一部相机跟着杨秋燕一起上车,悄悄的在人缝里抓拍了不少照片,香车美人当然知道,可车神不知道。后来徐家妹子选出了一张参加了全国摄影大赛,因为题材新颖、画面真实、情节感人、光线也不错,这张照片幸运的得了一个二等奖。

    女记者兴冲冲的把照片和获奖证书拿给杨大爹和杨大妈看,两个老人都笑了,笑得很幸福;拿给杨秋燕看,香车美人脸红了,羞答答地说:“没想到会拍得这么好,德明哥真帅,能给我一张吗?”

    徐家妹子是个很张扬的人,又是一个被文学清罩着的女孩子,就得意洋洋的把那张照片贴在了二十四号楼的阅报栏里,大家就都看见了,都说很好看。杨德明也看见了,却勃然大怒,亲自跑到报社的编辑部找到了徐汉美拥有的那间小的可怜的办公室里,关上门,有些严肃的伸出手:“把那张照片的底片给我!”

    “什么底片?”徐汉美想了半天才明白过来:“德明哥,现在的数码相机是不用底片的!”

    “别糊弄我?不用底片怎么成像?”杨德明气势汹汹的威胁倒:“如果再说没有,我就开始搜,包括搜你的身!哪怕你是老大的……小姨子我也豁出去了!如果还是找不到,我就砸碎你的相机,我说到做到!”

    徐家妹子一时急得无言以对,猛然想起上次四大天王结伴跟着她到报社来玩的时候,有吃有喝可是没有玩具,急中生智,找到过不知是谁遗忘的几个柯达胶卷的暗盒给孩子们当玩具,就像抓到救命稻草似的赶紧从抽屉里翻出来递给了杨德明。

    “还说没有?这是什么?”杨德明拿着胶卷盒在徐汉美的眼前晃了晃:“千万别在我面前打马虎眼,我可不是你姐夫!”

    徐家妹子就把这个故事讲给杨德明的那些南正十雄听,那些大男人就差点没笑死。车神能对汽车上的所有新技术、新设备了如指掌,说得头头是道,连什么电脑芯片也能说出型号和制造商,可在别的、自己不熟悉的领域里却是个弱智。还是文学清最实在,抽了几个周末,不厌其烦的将数码相机的基本工作原理和成像技术讲给杨德明听,舒云翔还教会车神如何使用数码相机和摄像机。

    “这叫扫盲。”警花美人在对杨德明说:“以后,德明哥就可以给秋燕姐想拍什么就拍什么呢。”

    “那不太好吧?”车神憨厚的笑着:“那搞不好就是又一个‘兽兽门’。”

    大家就笑得不行。

    “我可不是什么兽兽,就是拍下来也只给德明哥一个人看。”当着大家的面,杨秋燕羞得满脸通红,可是没有外人的时候,她还是坚决要他给她拍照:“没有女人不喜欢留下自己光彩的瞬间的。”

    “看看徐家妹子拍得多好,还有汪雯雯,据说也是照相的高手,大帅哥是做广告、开影楼的,肯定最好。”杨德明在推辞:“我可什么都不会的。”

    “可以慢慢学嘛。”香车美人给他飞了一个媚眼:“再说,我的光身子也能让别的人看见吗?”

    杨德明很少会到杨秋燕的那座很大气、很现代的汽车4S店里去,虽然他每天开着那辆0123号公交车会好多次轰轰烈烈的从那家汽车店前经过,却对那些巨大的玻璃幕墙、几何形态的钢铁构架、豪华大气的展示大厅和那些西装革履、西服套裙的销售代表充满了敬意和畏惧。他曾经对自己的朋友说过:“就和秋燕一样,是一个只能欣赏、不能亵渎的地方,当然也不是我们这些工人阶级所能涉足的地方,一个人最重要的是什么,贵在自知之明!”

    这句话不知怎么就传到了杨秋燕的耳朵里,那个时候,两个人的关系还有些微妙,还有些暧昧,还没有开始那种血肉交融的亲密接触,一个人躲在家里哭了一顿,越想越无望,越想越悲伤,越想眼泪越多。吃饭的时候,小雪凑在杨德明的耳边悄悄的告诉他:“妈妈在生爸爸的气。”

    杨大妈很快就发现了杨秋燕红肿的眼睛和委屈的样子,就有些奇怪:“怎么回事?有你爸爸在、有我在,在二十四号楼就没人敢欺负你,在外面不是有和尚的四大金刚罩着吗?告诉妈妈,谁这么大胆,敢太岁头上动土?”

    “还能有谁?”杨秋燕的眼泪又下来了,抽抽泣泣的说:“德明哥说他有自知之明,说他是工人阶级,说他不能……”

    “德明,想上哪里去?给我坐下!”平时很少管这些事的杨大爹那一天却破例叫住了想溜出门的杨德明,话说得再清楚不过了:“站在秋燕的面前说什么你知道?人贵有自知之明不错?有胆量说就没有胆量承认错误?”

    杨德明就不得不直挺挺的站在那里当着家里人的面向香车美人道歉,可是他还会强调一句:“可是我说的是大实话,你们都知道,秋燕的那个店是一些朋友帮忙建的,又是一些朋友帮忙筹集资金的,加上又是秋燕自己经营的,本来就不关我什么事嘛。”

    “动动脑子想一下,那些朋友为什么要帮秋燕?王家老三为什么要投入那么大一笔风险资金?大帅哥为什么要帮着出谋划策?所有的人为什么那么捧场?”杨大妈在反问道:“人家当然是帮秋燕,可是帮秋燕就是帮你,你连这一点也不知道吗?傻儿子,乖乖的向秋燕道歉!”

    “德明哥,你说的对,那家店是你朋友盖的,也是你朋友出钱开的,说起来是个经理,其实就是一个销售人员。”杨秋燕愤愤不平的在说:“要不找个关系把我也调进你们公交公司去,我不就也是工人阶级了。”

    “我向你赔礼道歉还不行吗?”杨德明就只有按照两个老人的话去做,可是心里还是有些不服气:“你有老爸老妈撑腰,人家敢不服气吗?”

    小雪在嗲声嗲气的说:“爸爸不是有我吗?”

    “可人家是三个人,我们只有两个人。”杨德明无可奈何地说:“老爸老妈,可以大胆的想象一下,如果让你们重新选择,你们一定宁肯选择秋燕也不会要我?人家多能干、多逗人喜欢。”

    “秋燕是你妹妹,你是秋燕的哥哥,这有什么区别吗?”杨大爹慢吞吞地在说:“这还有什么分别吗?”

    这话说过没有多久,杨秋燕就真正的成了杨德明的女人。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