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花火红  731.这是我最后一个班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4032  更新时间:17-03-06 15:08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731.这是我最后一个班

    两个人一起在外面吃午饭的时候,杨德明会在那条石椅上垫上一个坐垫,那是杨秋燕的座位,女人总是娇气一些,也喜欢接受这样无言的照顾。他们会并肩而坐,车神还会是沉默寡言,香车美人就会给他汇报国庆节上午的所见所闻。王大为带着自己的女人回来了;韩国贵宾在二十四号楼受到的热情接待;百佳公司的庆典上,唐晓竟然会突然出现,和龙啸天载歌载舞的在台上唱《九九艳阳天》;大堰小区的百佳便利店开业,郑太平那个一把手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连连;最令人高兴的还是田坚强的突然回来,跪在天官牌坊的那一刻就说明袁小俐这么些年的守候是值得的;还有耀东酒楼的嗨歌,连张广福也被拉上台去了……

    香车美人在慢慢说,也在慢慢吃。她会把自己碗里的肉食送到杨德明的嘴边,车神会张口的,否则的话,秋燕妹妹绝不放弃。这个动作和公交车上的那个擦嘴的动作一样娴熟,说明两个人也是经常练习的。

    “男人就是要多吃点肉食,因为他们是要经常出力的。”这是韩国美人说的,说的时候红着脸,羞答答的,都是女人,当然知道那话里的意思,也知道那话说的对。两个女人都是一辈子仅仅爱着自己的初恋情人,朴顺珠是经过多少年的寻找才如愿以偿,杨秋燕却是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绕了很大的一个圈才达到自己的初衷,加上两个人都很文静,任何事也喜欢不张扬,两个人就有了些共同语言。韩国美人承认:“别看小猪爸爸在外面常常热心快肠的给大家帮忙,被市民吹嘘成人民的市长,可是回到家就是一个大老爷们,就是想要人伺候。”

    “小雪的爸爸也一样。”杨秋燕唇边有些幸福的微笑:“有时候还真的叫人……吃不消,德明哥还说我和他就是美女与野兽,可我就喜欢他这头野兽……”

    “周宁给我打了一上午的电话,还发了不少的短信。”吃完了饭,杨德明告诉杨秋燕:“刚才你来以前我刚刚接了电话,她在我家等我,她说有事想找我谈。”

    “是吗?为什么不当着我说?是不是怕我偷听?”杨秋燕的尾音拉得很长,明显的有了一些醋味:“是不是家里的主妇要堂而煌之的回来了,要我这个小三给她腾地方?让你们同归于好?”

    “秋燕妹妹。”车神看了她一眼:“你认为那可能吗?”

    “不知道,我没想过。”杨秋燕叹了一口气:“如果周宁能容忍我的存在,我就能容忍她的回归;我早就说过,跟着德明哥我什么都可以不要,你有几个女人我不管,就是不能让我再离开你,那样的日子我受够了,也不想再那样了,如果不能答应我,我宁肯去死!”

    “你这个笨蛋,今天可是国庆节,大喜的日子,别跟我说这些不好听的话,我不想听。”杨德明拍了一下香车美人娇嫩的桃腮:“正好,我也正好有些话想对她说,有些事要和她做一个了断,就答应和她见上一面,可又不想去她和她男人的那个麻将馆,就让她在家里等,你没有意见吧?”

    “我能有什么意见?”杨秋燕委屈的噘着嘴在说:“我算什么?你们可是夫妻,我们就是再好,也是不能曝光的。”

    “谁说我们不是夫妻?在大家的心里早就是了,在我的心里也早就是了,过了今天我们就是真正的夫妻了!”杨德明说的很清楚:“我想向周宁提出离婚,不管她是否同意我都要这样做,不管她是否答应我也要和她离婚,好说好散也行,上法院打官司也行,反正我不想再让你和小雪受委屈了。”

    “德明哥,这是真的吗?”杨秋燕一下子愣住了,巨大的喜悦和梦寐以求的愿望就会在眼前,那种幸福的冲击波史无前例。香车美人激动得热泪盈眶:“你真的想这样做吗?我真的会成为你的妻子吗?”

    “秋燕妹妹,如果你不同意,应该早点说,现在也已经晚了,我会揪着你的头发、卡着你的脖子命令你答应。”杨德明笨手笨脚的在用粗糙的手指给她擦着那些晶莹的眼泪:“你也是一个奇怪的女人,说什么宁肯当小三的时候还理直气壮,可是知道要当我的老婆的时候却哭哭啼啼,是不是不愿意?”

    “亲爱的,这叫喜极而泣,你懂不懂?这叫悲喜交加,你懂不懂?”杨秋燕给了他一个吻,破涕而笑:“德明哥,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都愿意当你的妻子,做你的老婆,和你在一起!”

    “这是我最后一个班了。”吃完了饭,杨秋燕一如既往的在用纸巾给杨德明擦去嘴边的油腻的时候,杨德明瓮声瓮气的在说:“等会儿你得用车把我的工作服、帽子、鞋、手套,书,还有什么的都带回去,也是一大堆破烂。扔了可惜,不扔又怕你嫌脏,留在这里也没用……”

    “谁嫌过德明哥了,只要是德明哥的就都是好的,只要是为德明哥做事,我什么都愿意。”杨秋燕的嗓音柔柔的,还有些颤音,她唱的就是古巨基唱的那首《我愿意》:“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放弃我姓名,就算多一秒停留在你怀里,失去世界也不可惜。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忘记我姓名,只要你真心拿爱与我回应,我什么都愿意,我什么都愿意为你……”

    “香车美人的歌唱得不错,声音也有些妖娆,还有些与生具有的性感,登台演出一定轰动,这是唐晓很中肯的评价。”杨德明笑了一笑:“是不是也想跟着凤凰美人上台去表演一番?”

    “才不呢!人家就是唱给德明哥一个人听的,要是想登台,人家以前在车展上当车模不也一样很红吗?虽然不如那个兽兽,可是也挺有魅力的。其实好好干,也会有很多的钱,就是那些潜规则叫人受不了,况且人家就是喜欢你一个人。”杨秋燕笑脸盈盈的看着车神:“明天休息吗?刚刚给了我那么大一个惊喜,是不是要找个地方庆祝庆祝?我们是不是开车到城外去玩玩?就我们两个人,连小雪也不带!我知道一个地方,上次和小猪的妈妈一起去过的……”

    “随便你了。”杨德明点燃了一支烟,冲着香草美人喷了一大口烟雾:“反正这是我最后的半天班了。”

    “等等,我没有听清楚,你说什么?”杨秋燕听出了一些什么,急急的在问:“德明哥刚刚说这是最后……”

    “可不,就是最后。”杨德明憨厚的笑了一下:“对不起,这件事没有事先对你说,也没有对任何人说。其实一个月以前我就向公交公司递交了辞职报告,领导就是不放,找我谈过好几次,极力想挽留,加薪、下车、坐办公室,条件由我说,可是我去意已定,人家也不好挽留,是公司管人事的老郭今天上午给我打的电话。”

    “不会吧。”杨秋燕惊呆了:“文清哥、广福哥、还有警长都去给你疏通过,人家不是说,什么人都可以走,就是不放车神走吗?”

    “我对领导说得很清楚,放我走我是走,不放我走我还是走,不就是一点补偿金吗?不要总可以吧?放我走以后好见面,不放我走脸面拉破了都不好看。”杨德明还是很简单的说了事情的经过:“我告诉他们,我会开好国庆节的最后一班车,然后就会走的,谁也拦不住我。”

    “是吗?”香车美人一下子就明白了:“怪不得昨天晚上执意要一个人回去睡觉呢,人家心里到今天上午还有些怕怕的,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原来德明哥是在养精蓄锐,好站好最后一班岗,可是为什么不给我说?”

    “不是还没有接到通知吗?”车神憨厚的回答:“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吗?”

    “德明哥,求求你,请你再说一遍!”杨秋燕的那双星眸流光溢彩,脸上就有了些美妙动人的色彩:“我真的不敢相信。”

    “这很平常嘛,有什么不敢相信的?”杨德明是个老实人,说不了几句脸上就有了些腼腆:“不辞职能行吗?老妈一天到晚在我的耳朵边唠叨,烦都烦死了;你的那些女朋友见一次问一次,躲都躲不赢;还有小雪,那丫头也快要长大了,看过一篇报道,把孩子光是交给爷爷奶奶也会太溺爱的,还是跟着父母好,你是经理,我是你手下的一个兵,时间比你充裕多了,我想多陪陪她。”

    “亲爱的,知不知道?你这才叫溺爱!小雪才多大,我向她这么大的时候,父母根本不管我,成天就拉着德明哥的衣服不放!”杨秋燕脸红红红的:“再说,一个小丫头就值得你放弃自己热爱的职业吗?”

    “谁说我放弃了?”杨德明很认真的在说:“不过就是换一个地方开车,换一个地方修车而已,我还是得顺应民意。”

    “德明哥,真人面前说不得谎话。”杨秋燕不知为什么脸上有了些扭扭捏捏的表情:“其实我也有一件大事想告诉你,可也和你昨天一样,到现在我还没有得到最后的确认,所以我也得保守秘密。”

    “也好,谁都说你比我聪明,我就不费力去猜了。”杨德明很信任她:“如果是家里的事,我不关心,你是内当家;如果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我能第一个知道吗?”

    “德明哥,你可是刚刚答应要和我结婚的,又是刚刚告诉我你为了我和小雪辞职了,我感激都来不及,怎么会……”杨秋燕把自己的小手悄悄的塞进了杨德明的大手里:“我早就对德明哥说过,你就是我的天,也是我和孩子们的天!”

    “那是你的事。”杨德明根本没有注意到杨秋燕语言上的微妙变化,只是将杨秋燕脸蛋上的一缕散发给掠起:“咱们可有言在先,不要让我当你的专职司机,也不要让我当你的什么主任、部长,我不想当官,我就喜欢干自己喜欢的维修的活;还有,在家里,你是我老婆,你得听我的;可是到了店里,你是经理、是老板,我是工人、是干活的,我得听你的,咱们得公私分明。”

    “上下班、出远门这车当然还是你开,因为你开得好,我不是经理吗?经理应该有经理的派头!”杨秋燕很会说话,也会避重就轻:“公私分明当然可以,可是中午休息的时候,两个人像这样一起吃饭总不是问题吧?”

    “没办法,杨家怎么会出了你和杨婷婷两个厉害角色?什么都还没有开始,你就说了一大堆条件。”杨德明有些无可奈何,可一点也不生气:“书生说我和他一样都是个呆子,不过是一个运气不错的呆子,遇到的女人都是一等一的好手,那就请杨经理以后多多包涵了。”

    “包涵不包涵得看德明哥的表现,至少你得答应我当那个售后服务部的部长,没办法?现在到店里来的几乎每一个客人都会问‘杨部长在哪里?’你要是突然变成了一个普通工人,人家还以为我们不重视人才,生意跑光了是你负责还是我担着?所以你还是去当你的杨部长。”杨秋燕的脸上神采飞扬:“别紧张,人家走到天边都是德明哥的,除了那个工作安排,你愿意怎样都行!亲爱的,又是结婚、又是辞职,我有些不相信这是真的,你得吻吻我才行。”

    “秋燕,你疯了!”杨德明有些急了:“今天是国庆节,你睁开眼到处看看,到处都是人,这里哪是做那种事的地方!”

    “所以才要德明哥亲亲人家嘛。”杨秋燕已经将那张鲜润欲滴的樱唇凑了过来:“所以才要从现在起开始考验考验德明哥嘛。”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