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花火红  708.你究竟是谁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148  更新时间:17-02-24 09:0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708.你究竟是谁

    校长说的不错,老头子的确是鞭长莫及;首长说的不错,王家两兄弟刚刚与死神进行了一场殊死的搏斗;老头子也说的不错,舒云翔和汪雯雯那个时候正忙着呢。

    不得不承认现在社会上有一种不安定、不和谐和不正常的情绪在暗流涌动,这就是被几乎所有人都认可的仇富、仇官、仇警的“三仇”现象。仇富很容易得到理解和共鸣。占总人口六十以上的穷苦家庭在这样拼资源、拼劳动力的畸形经济发展模式里是客观存在而且永远是财富金字塔的最下层,面对“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有一些怨言和仇恨是很正常的。

    仇官也是一个很容易理解和越来越被国人痛恨的社会现象。所谓的“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已经是极为普遍的现象,有一个官员因为受贿几十万而被双规,他老婆主动交给纪委的就有两百多万,可见数字相差之悬殊。况且现在即使是受贿几千万也没有了死罪,轻轻松松弄一个“立功”就是囊中取物,自然贪腐就更加肆无忌惮,倒是真正能为民做主的官员常常被打压。神木的那个推行了全民免费医保的县委书记就是一个很现实的例子。

    仇警的主要原因就是社会治安很差,广大民众又普遍感到缺乏安全性,还有警民冲突所造成的。在大家的印象中,警察除了是各级政府的保护神,就是有钱人的保镖、民营企业的走狗,除此以外就是上路罚款的主力军。至于如果发生普通市民被人伤害、发生了被盗,孩子被拐卖等事情,那些警察大多都是听之任之、麻木不仁,报案当然会登记,可破案就遥遥无期了。于是大家就会怀念过去的警察,也就是刘欢唱的那样的警察:“金色盾牌热血铸就,危难之处显身手显身手,为了母亲的微笑,为了大地的丰收,峥嵘岁月何惧风流……”

    不得不承认警察队伍的素质的确是在下降,像警长那样嫉恶如仇、赤胆忠心的警察不可能到处都有,可是只要那个地方有警长的出现,那就是一个榜样的力量,就是一个标杆的指引。就是在俞老幺面如土色说出了黄大军的名字、那辆江铃厢式轻卡的车牌号以后,已经身为黄龙分局的副局长的董盛开就在那瞬间从一匹冷静的警犬变成了二十四号楼的那匹大名鼎鼎、凶恶无比的老虎。

    他根本没有意识到正是因为汪雯雯的那一耳光打得俞老幺乱了方寸,正是因为汪雯雯的那几乎没有瞄准的一枪击毙公鸡而使得俞老幺看得目瞪口呆,当那个眉清目秀、漂亮脱俗、冷若冰霜的女警把那个还冒着硝烟的枪口抵在已经吓呆了的俞老幺的太阳穴上的时候,那个人早就崩溃了,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通盘托出,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尿了裤子。

    警长是一个光明正大的人,当然不会和那些故弄玄乎的同行那样三缄其口,而是当着大家的面,也当着瘫软在地的俞老幺的面给公安局长廖解放打电话,那个鬓发斑白的廖户籍不仅是他的顶头上司,还是他的警察师傅,在廖解放面前,董盛开永远都只能唯唯诺诺,回答也永远是:“知道了,马上出发,东山村,黄大军!”

    警长也不会和汪雯雯讲客气、说谢谢,那不是他的作风,也不是他的本事。他根本不知道怎样对漂亮女孩献殷勤,也不知道女孩子的那棵温柔的心是需要男人呵护的。路指、也就是路茉莉就说过南正街没教会警长这一点,因为他的心里只装了两类人,不是敌人就是朋友,女人不是红颜祸水就是河东狮吼,也就“恭敬不如从命。”廖解放是他的警察师傅,廖璐自然而然就是他的师妹,那个小公主却一直活得很滋润,警长对她总是有求必应,可那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按照廖璐的说法就是根本不是自觉自愿而是推不掉、躲不脱。

    在没有认识舒云翔之前,汪雯雯在峡州的保护神就是董盛开,警长是个热心肠,对于刚刚调到峡州的警花美人总是很照顾的,就因为人家叫他一声哥。有了警长当后盾,那个冷艳的女孩自然就少了很多的麻烦。镇果果所在的地税二分局里就有些挑拨离间的女人提醒过那个二道巷子出来的女人当心董盛开和别人一样学着劈腿,镇果果根本不屑一顾:“一年以前对我说,我可能会提高警惕,现在说我们家的那个警长老牛啃嫩草就会贻笑大方。人家是大帅哥的囊中之物,他们可是兄弟,南正街的男人是不会动自己兄弟的女人的,那可是十恶不赦。”

    董盛开根本没有向那个闻风而动、远道奔来,对侦破减压阀被盗案中起到了决定性作用、用非常手段撬开了俞老幺的嘴的汪雯雯说过什么嘉奖的话,也没有对警花美人表示过任何赞许的神情,不过就是站起身,很快的把自己的一枝刚刚点燃的香烟塞在了那个不知为什么有些魂不守舍的舒云翔的嘴里,顺手拍了拍大帅哥的肩膀,转身就风一般的走了出去,声大如雷的发着命令:“上车,快一点!东山村,找那个黄大军去!”

    警长的话就是命令,他的部下和公安局所有的警察都知道这一点,也知道在这样的特殊情况的时候必须雷厉风行、无条件的服从他的指挥,不然的话,轻则会被警长痛骂一顿,重则更是会直接被赶出警察队伍,这可不是耸人听闻,而是有前车之鉴的,再说,廖解放就是警长的榜样,强将麾下无弱兵,警长可是会毫不走样的依样画葫芦的,谁都知道这一点。

    那些平时有些懒洋洋、反应有些迟钝的刑警、那些平时口舌伶俐、行动却有些叫人不敢恭维的特警在国庆节化工总厂的爆炸之后火速赶来增援,就在那熊熊的烈焰和冲天的浓烟里面全都变成了另外一些人。董胜开的吼声还在余音缭绕,门外的警车的发动机就一辆接一辆的轰鸣起来,警灯旋转、警笛呼啸,不到转瞬之间,警长和一帮全副武装、杀气腾腾的警察就乘车飞奔而去,还有一些荷枪实弹的武警也呼啸着乘车而去。

    “是不是被吓傻了?还傻站着干什么?”汪雯雯是一个很容易生气的女孩,就是在那样紧张而又混乱的时刻,就是在当着大家的面前,警花美人也同样敢怒气冲冲的把大帅哥拉出屋来,这是她以前绝不会这样做的。她当然是很厉害的,指着那些绝尘而去的警车叫道:“看见没有?胜开哥已经先走了!”

    “你也跟着去吧。”舒云翔答非所问,明显还没有从那些一个接一个的惊奇发现和极度的思想震惊之中清醒过来:“我有些晕,现在都不知道你是谁呢。”

    “你就别装了,又不是没听过枪声,广福哥说,八一靶场的人都认识你这个花花公子!又不是没打过人?田大妈说,你这个南正十雄的老幺当年也是很拼命的!”警花美人噘着那玫瑰色的樱唇在嘲笑他:“又不是晕血,德明哥说你杀鸡宰羊是一把好手,稳准狠,就是一个十足的土匪!还敢在我面前装腼腆?”

    “你说的那些事我从没有否认过,再说你不是也全都知道吗?在你面前,我没有秘密。”舒云翔紧紧地盯着这个冷艳而又霸道的女警官,说话的声音都有些不自然:“谁装了?我是认不得你是谁了!”

    “坏蛋!几个小时以前你刚刚想强迫人家和你……现在你就敢胡说八道、翻脸不认人,真是个陈世美!要是放在战争年代,不是叛徒就是汉奸!不是被人民政府枪毙就是关进监狱劳动改造!你敢说不认识我?只要我给妈妈打个电话,就叫你吃不了兜着走!”汪雯雯圆瞪着杏眼、神气十足的指着那辆停在不远处的悍马在命令着:“知不知道?现在你还是我的司机,这可是大为哥和大力哥亲口对你下的指令!”

    “等等。”大帅哥站着没动,坚持提出自己心里的那个最大的疑惑:“你得告诉我你究竟是谁?怎么会是一个飞檐走壁的女侠?百米穿杨的神枪手?”

    “舒云翔,你真是个大混蛋,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谁有工夫和你说这些?”警花美人有些急了,拉开车门,就把大帅哥塞进了副驾的座位上,自己英姿飒爽的跳上了悍马的驾驶座上,关上车门,连安全带也没扎上,转动方向盘,一脚油门,那辆美国车发出了很大的轰鸣,瞬间就把速度从零提高到八十码以上,像出膛的炮弹似的冲了出去“连个轻重缓急也不知道,你就是我们江城人说的那种体面苕!”

    “天哪,雯雯,你不是不会开车吗?原来都是装的!”舒云翔一下子又惊呆了,在悍马的发动机声音里大喊大叫:“看你这个样子,还有什么不会的!”

    “当然有!”警花美人在那条狭窄的乡间公路上把大帅哥的那辆悍马开得像一辆小舒马赫的F1方程式赛车,眼睛也不看他的在回答说:“你使坏的时候人家就不知道反抗,连做个姿态也没有,羞死人了!”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