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关头  680.不要他的钱,只要他的人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742  更新时间:17-02-13 15:10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680.不要他的钱,只要他的人

    刚开始,黄大军每一个月都会给自己的那个长得好看、却有些弱智的女人寄钱,每月如此、风雨无阻。刚开始很少,只是可怜的一点钱,慢慢就变多了,变得越来越多了,他就把自己留在乡下的女人和儿子当做神给供起来了,这就是他的生活目的,也是他的奋斗目标。当然,他不是那种只要一出门就把自己的老婆儿子忘到脑后的人,也不和那些同乡一样去找小姐,不是他不想,而是那些三流小姐实在比不过自己的老婆。隔上几个月,黄大军就会想自己的儿子,也会想自己的女人,就会乘火车、打摩的风尘仆仆的回家,有些对自己儿子的想念和男人对女人的饥渴本来就是人之常情。

    又过了几年,等到儿子上幼儿园的时候,他就把他们母子俩接到了峡州,那个时候,黄大军已经在这座城市站住了脚,在荒货村扎下了根,也有了自己的收购门路和销售渠道,生活就变得越来越好了。万幸的是,那个智障女人后天的残疾,给他生的那个儿子健健康康,一切正常,从小就聪明,一看就有出息。刚刚上小学二年级,成绩从来都是双百分,又是班上的学习委员,大家都说黄大军好福气,这也是他感谢自己老婆的主要原因之一。

    自己的那个智障的女人是个很本分、很勤快的女人。很本分是因为她对这座城市永远有一种陌生感,对荒货村的那些同乡也有些莫名的恐惧感,除了自己的男人和儿子以外,她谁也不接近,就是在黄大军的强迫下偶尔到街边去给人擦皮鞋,也是光做事不说话,低着头不看热闹,城市的繁华和她似乎无关。

    她是一个好看的女人。“好”是对家庭的,黄大军是她的皇帝,儿子是她的王子,她就是他们两父子的女仆。“看”是对别的男人的。在这座城市,比黄大军有钱的男人多的是,能拿出一些钱想和她找个地方“说说话”的大款多的是,可是她总不答应;在荒货村里,比黄大军潇洒、帅气的男人有的是,人家偶尔对她动一下手,开一些口头玩笑,她就会大吵大闹,还会骂人,骂的那些话说不出口,把人家的十八代祖宗都骂了一遍,还有谁敢打她的主意吗?虽然长得端正,也是一个智障人士,世上女人多的是,不动也罢,所以她是安全的。

    只是那个智障的女人不懂得情趣,不懂得男女之间做那点事除了生理上的基本满足以外还有精神上的满足,这就是人类和其他动物截然不同的感情生活。虽然她有着好看的脸蛋、高挺的胸脯、颤动的肉团、白嫩的肌肤和令人窒息的腰肢,可她在床底之间的表现却不得不承认令人失望。每一次都是任凭黄大军在她的身上驰骋纵横,任凭他把她累得筋疲力尽,任凭他如何挑逗,或者说是如何言传身教,她都始终无动于衷,没有高潮、没有激动、没有如醉如痴,也没有飘飘欲仙。在她的弱智的记忆中仅仅只记得每一次完事以后,自己的男人会把当天收入的那些百元大钞交给她。

    那个可怜的女人虽然糊涂,却也知道这些钱能做什么,能和什么等价交换,却不知道应该把那些钱存到银行去,或者是去进行某种投资,让钱生钱,让自己的钱成为神话里的聚宝盆。她只是会很高兴的接过黄大军给她的钱,多少不论、来源不问,只要是钱就行。除了很少一部分当做生活费,其余的大部都被她藏在一个很秘密的地方,那个地方谁也不说,连黄大军也不告诉,有一次被黄大军无意之间发现,自己都有些为她的聪明才智而惊讶,真的,她要不是个智障该多好。

    其实,黄大军收入的大部分还是在他自己的手里,他知道自己所得到的这些钱还有更好的去处和用处,只是每当他把钱交给她的时候,她就会抿着嘴满意地笑着,那是她最美的时候,也是她最开心的时候,为了那个时刻,他就决定天天那样做,就是不做男女之间的那点事,他也给钱给她。后来,黄大军把那个同益停车场的女老板也变成了自己的女人以后,就不加思索的也给了她一叠钞票。

    “这是干什么?”那个娇喘未平、软软的倚在黄大军的胸膛上,还没有从那种兴奋和狂热的状态下缓过气来的李曼一下子就翻了脸:“我又不是干那一行的!”

    “你不想要?”黄大军这才从陶醉中清醒过来,明白这个女人不是自己的老婆,而是一个思维正常、很有心计、很有知识的时尚女人,自己就有了些好笑:“钱可是个好东西,虽说不是万能的,可没有钱也是万万不能的。”

    “谁没见过钱?这点钱就想收买我是不是太小气了?”本来在做那种事的时候,停车场年轻的女老板已经亲热的叫过他好几声“大军,”可是这个时候却又开始把他叫做黄老板了:“我承认我曾经是金钱的俘虏,所以才会变成卷毛的情妇,可是我不想再那样继续下去,我想找一个可以托付一生的男人,一个我喜欢他,他也有些喜欢我的男人,不要他的钱,只要他的人!”

    “是不是因为读过很多的书,又是个时尚的城里人,所以要求挺高的?”黄大军用手指碰了碰女人胸前的红点:“我知道要钱的女人比较简单,不要钱的女人有些麻烦,你是否找到了你想找的那个人?”

    “不知道。”女人还是有些愤愤不平,把那双哀怨的眼睛盯着他:“刚刚以为自己找到了,可是却发现不过是一厢情愿,人家只是想用钱来付清感情账。”

    “我相信你的话。”黄大军咧着嘴笑了一下,谨慎的眼睛里有了些满意的神色,就不假思索、又很爽快的塞给老板娘一些钱:“所以我才会给你钱,因为我不会花钱玩女人,自己认为不值得,我也不是干那种事的人,我对女人兴趣不大。老实说,除了儿子他妈以外我没有别的女人,你是第一个。”

    “谢谢,我很高兴,也很满意。”李曼就给了他一个吻:“你可以什么都不给我,就是千万别给我钱!”

    “为什么?”黄大军有些好奇:“你没听说过这样的格言,男人生来是挣钱的,女人生来是花钱的吗?”

    “可是你听说过钱是王八蛋、钱是万恶之源的说法吗?”女人光着身子坐在黄大军的对面,表情真的有些生气,看得见高耸的胸部大大的起伏着:“就和做生意一样,你是生意人,卷毛也是个生意人,可你有卷毛那么多的钱吗?没有吧?凭什么拿着钱在人家眼前晃来晃去?那是显耀吗?我会稀罕吗?”

    “李曼,你说的是真的?”黄大军很冷静,也有了一些更大的喜悦:“我不得不承认,卷毛是比我有钱,也比我能干,但你为什么……”

    “笨蛋!你这个笨蛋,到现在也不明白,我爱上你了!不能没有你!可你是个胆小鬼,我不得不把自己推销给你!”她叫了起来:“和卷毛在一起就是为了钱,和你在一起是为了情!我这样说够明白了吧?”

    “别吓我。”黄大军淡淡一笑:“这可不是影视剧,把什么都说成爱的死去活来的,生活很现实,就是活生生的事实。”

    “说了你也不信,刚刚我们做的那一次才是我这一生最心甘情愿、心满意足的第一次。那是情,而不是钱!谁不喜欢钱?可钱也是一把双刃剑,一面给了我安逸舒服的生活,一面也使自己的灵魂开始变得堕落。”李曼有些凄然的苦笑了一下:“女人年轻的时候不懂事、做错事还有情可原,如果这一辈子没有遇上你,我也许还会这样继续堕落下去,那就是个悲剧。可是我遇上了你,看见了你的所作所为、一言一行,就知道你才是我今生今世应该委以终身的男人,才是我感情和身体的最后归宿。”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