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关头  599.反正不吃白不吃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4692  更新时间:17-01-08 15:0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599.反正不吃白不吃

    在峡州市公安局的人看来,汪雯雯似乎和以前相比没有任何变化,还是骑着她的那辆小巧的电动车从天官牌坊后面的那栋二十四号楼穿过大半个城区来刑侦支队上班,漂亮的面容、修长的玉体、冷冰冰的表情、挺胸翘臀、不苟言谈、走起路来一路风、办起事来冷静果断,给那座办公大楼带来了一抹艳丽的风景线。

    大家还是看到汪雯雯冷若冰霜的跟着呼啸的警车奔赴犯罪现场、认真细致的进行痕迹分析、一丝不苟地坐在鉴定中心那些仪器前忙碌着、很快地拿出自己的判断结论,对破案提供最有力的物证。还是清高的独往独来,还是和所有的人、包括自己的同事保持一定的距离。

    但一些细微的变化还是有的,慢慢的,人们发现,这个警花美人无论对于哪个方面提出的任何相亲要求都会婉言谢绝,而且也拒绝参加市里为青年男女举行的三月大型相亲会,被大家逼急了,就会蹦出一句惊人的话:“人家已经有男朋友了,还去相亲?被他知道了还不把人赶出来?”

    这可是一个爆炸性的新闻,这可是一个开天辟地的消息:何方神圣、用何种方法,居然不声不响的能赢得这个冷面美女的青睐?问汪雯雯,人家当然闭口不答,就是不管是谁去问也不说,支队政委也找她谈过话,转弯抹角的谈到她的男朋友身上,人家只是神秘的微微一笑:“反正是个坏家伙!”

    有一天,东山派出所的指导员路茉莉到这里有事,听见了大家背后的议论,抿着嘴一笑,高高兴兴的对大家说:“警花美人的男朋友?不就是想看看庐山真面目吗?这有什么为难的?我可以招之既来。”

    说着就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不到二十分钟,一辆在这座城市独一无二的豪迈的悍马就开进了刑侦支队的大院,一个小伙子就真的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很高大的个子、很帅气的一张脸、很好听的男中音:“路姐,这里可是那个丫头的禁区,要是被雯雯看见了,吃不了兜着走!”

    什么叫眉清目秀、眼光明亮、什么叫高高大大、精神十足,什么叫剑眉大嘴、潇洒伟岸,这个大男孩就是最好的典范。所有在场的女警一下子全都被震住了,他简直就是再世的潘安、一个举世无双的大帅哥;那些一向眼睛长到天上去的男警察在嫉妒的同时也不得不服气:天底下居然还有这样一脸阳光、活泼开朗、又帅气又硬朗又没有娘娘腔的男人!

    “人呢?”舒云翔见到路茉莉的时候还有些疑惑:“不是说胜开哥找我有事吗?他在哪里?要是被雯雯看见就麻烦了。”

    消息比无线电波传递的还快,汪雯雯闻讯也赶来了,看见是舒云翔一下子就愣住了,脸上一片绯红,羞答答的在问:“翔哥,你怎么来了?”

    行了,行了,不用多说,明眼人一眼就知道这是一个正在热恋中的女人。不过和那个曾经与那些经常和不同的男人在一起热恋的女人不同,这个警花美人会红脸、会羞答答的,会当着众人的面不好意思承认这一切的。

    就是在二十四号楼的那些人看来,警花美人似乎与舒云翔搬回来以前也没有什么变化。每天清晨还是穿着她的那件鲜红的运动服到天台上的空中花园去晨练,然后穿上裁剪的十分合体的警服、带着那顶无檐警帽、骑着那辆红色的电动踏板车离开天官牌坊、离开这栋大楼,汇入到浩浩荡荡的上班人流中。

    晚上如果有韩国美人和香车美人陪着,就会牵着活蹦乱跳的四大天王下楼来转转,也会和楼下的大爹大妈、左邻右舍说说话,打打牌,只是不带彩的。张广福喜欢看见这个美女出现,却不欢迎她坐在曲廊的桌上加入麻将队伍,当然有自己的理由:“人家是警察,警察能赌博吗?现如今不带点财谁还打牌?”

    “谁说不带彩?大家都玩得,胜开哥也玩得,凭什么不让我玩?”汪雯雯在张哥面前的一堆钱里抓了一把:“再说又不是我的钱!”

    人家当然是个文静、还有点孤僻的女孩,大多数时间都呆在家里看书、上网和听歌,看书当然是那部都市系列长篇小说第一部,上网也是在一些知名的十大小说网站上找她爱看的书。女孩子都喜欢听歌,千千静听是她的最爱,人家还有一把很不错的小提琴,也会拉一些好听的音乐。

    在天气不错、心情也不错的傍晚,舒云翔的那座高高的阳台上就会飘出一些优雅的中外名曲,就会有四大天王像是听到了召唤似的争先恐后地爬上楼去,乒乒乓乓的敲开警花美人的家门,一边吃着汪雯雯给他们拿来的小零食,一边很有兴趣的听着那些轻柔的琴声在房间里回荡。

    但是一些变化还是有的,只要那个神出鬼没、经常外出的舒云翔在家里,警花美人早上出门的时候,少女的脸上就会有一些好看的红晕在浮动,唇边也有一些不易察觉的笑纹,她就会主动的和大家打招呼,然后高高兴兴的穿过天官牌坊,晨风吹动着她长长的发辫,阳光照在她苗条的腰肢上,那就是一副美丽动人的画。

    夏天的傍晚,大家都会在二十四号楼下乘凉,那个留着分头、打着赤膊、穿一条大大的沙滩裤的舒云翔正在楼下小广场和人下棋,常常会莫名其妙的接到一些骚扰电话。手机响过两声就挂断了,然后再继续,大帅哥就会扔给对手一支烟,很大方的说:“算你赢了,吃过饭继续。”

    然后就摇摇晃晃的吹着口哨上楼去了。

    大家都知道他的这个毛病,也知道是谁打的这些骚扰电话,只是笑笑,谁都明白警花美人的魅力,只有程耀东不服气,偏偏找了个时间把汪雯雯给叫住,向女警官进行投诉:“云翔的手机常常有些骚扰电话,打过来又不说话,我在猜,会不会是女孩子勾引大帅哥?你可得要小心。”

    女警官很认真地听着,尽管旁边一大帮大老爷们笑得嘴都快合不拢,人家还是保持冷静。不过,谁都知道结果,这样的投诉从来没有回应,骚扰电话明目张胆的照常打来。田大妈她们一班婆婆妈妈却很关心这位女孩子手里提着的塑料袋,还会很精确的知道舒云翔回家的时间。

    “真的很神奇!”警花美人就目瞪口呆了:“您们怎么会知道的?”

    “这不是明摆着吗?”田大妈就会得意的笑着说:“大帅哥不在家,你一个女孩子吃得了这么多的菜吗?”

    “并不是因为他……”从来面无表情的警花美人就会在大家面前羞得满脸通红,还会掩饰说:“这是学清哥、胜开哥他们要来吃饭。”

    “知道,知道,又要吃大户不是?坚强在家的时候他们也常这样,从南正街的时候就这样。”田大妈的眼光是慈祥的、疼爱的:“可是要是云翔不回来,他们那帮大老爷们谁会跑到你家里吃饭?”

    毛泽东在他的那篇著名的《湖南农民考察报告》里就详尽的介绍了那些组织起来了农民成群结队的跑到地主家去“吃大户”的情景,那是一种打土豪、分田地的前奏,那是农民的一种宣泄愤怒的行动,那是一种革命行动。

    可是南正街的“吃大户”完全是两码事。那个时候,各家各户并没有自己的厨房,不是在街边墙角,就是在自己家门口放一个煤炉,炒菜的香味就飘的全街都闻得到,孩子们又很友好、又不分彼此,谁家做了好吃的,哪怕是一盘辣椒炒肉、一个鱼头炖豆腐,也会呼朋唤友,一起分享,家里的大人也乐于看见孩子们这样的大聚餐,反正轮流吃来吃去,谁也不吃亏。

    时过境迁,南正街都不存在了,可南正街的那些男孩子却顽固的坚守着“吃大户”的习惯,不过就是变成小规模了。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也就是这个道理。舒云翔是那个南正十雄的最小的兄弟,以前总是在各位大哥哥们的家里白吃白喝,当时就有人发过话:“你小子别嚣张,你等着,等你家里有人做饭了,有女人出入了,我们哥几个就到你家搭伙去!”

    “没啥说的!”舒云翔惟妙惟肖的学着人家陈佩斯的话满口答应:“乡亲们,今晚都到我家喝酒去吧!”

    这样的机会一直等了很久,一直等到人家汪雯雯的出现,一直等到舒云翔搬回来以后。那一天,那些大老爷们也会唱歌,不过唱的却是米卢带着中国足球队打进日韩世界杯的那首球迷的歌:“我们等到了这一天,胜利的这一天!……”

    舒云翔的那帮朋友可根本不顾及人家汪雯雯是个文静、腼腆、冷漠、内向和清高独傲的女孩子,只要舒云翔那个大帅哥在家,就会三五成群的找些理由跑到他家里混饭吃。戴眼镜的文学清很斯文的会买些卤菜带过来:“家里没人煮饭,听说雯雯买了很多的菜,也就加一把米嘛。”

    不一会儿,文学清的那个当记者的小姨子肯定闻讯而来,徐家妹子会挽着袖子说:“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算我一个。”张广福每一次来都是两个肩膀扛张嘴,更是理直气壮:“一个人在家里冷清,来凑个热闹。”

    杨德明和杨秋燕则是被小雪拉来的。那个长的白雪般好看的小雪会撒娇,会说些不知从哪里学来的广东话:“汪姨的菜好好吃。”

    “对不起,没我的事。”那个开酒楼的程耀东声称是陪着李秀芹而来,老板娘则笑盈盈的说:“不过就是想换个口味。吃惯了自家的东西,也得尝尝咱们警花美人的美味佳肴。”

    “我就是该吃!”人家董胜开更是语出惊人,他不但带着文静的路茉莉、开朗的廖璐,而且声称不服气:“雯雯可是咱们局里的人,凭什么你们能来,我们就不能来?我们可都是警察,谁能比吗?”

    龙家兄妹自然是每餐必到,不仅会拉着那个和龙婷婷形影不离的许可可,有一次甚至把大明星唐晓也拉来了,凤凰美人自然会很夸张的惊呼:“真的是金童玉女!世界上还会有这么般配的才子佳人!”

    “我们家可是都来了。”马长喜肯定是那个贤淑的张圆媛带来的,当然也少不了那个活泼的小亮,房产大亨还在自嘲:“没办法,摆着一大堆的应酬、一大堆的会议,可是现在一切行动都要听指挥。”

    只有人家王大力的家里从来都是步调一致,不仅有大猪、小猪,那是不会错过的,有时还有凤姐和小仙女,甚至偶尔撞上了,连远在京城的王家老三王大为、在申城发展的那个阳光的屁小孩王晓磊也会赶来凑热闹。

    按照王大力的说法:“吃大户就得有吃大户的气概和声势,不来则已,要来我们就倾巢出动,全家总动员!”他在得意的对舒云翔、汪雯雯笑道:“谁像你们这一对,出门各走各,进门一家亲!”

    “听听。”红着脸的汪雯雯就会扑过去向赵敏求救:“凤姐,你说大力哥还有个市长的样子吗?完全是一副打家劫舍的模样!”

    “南正十雄本来就是一帮打家劫舍的强人,你还以为他们是谁?王家几兄弟哥哥都是好吃佬、闻香队,嘴馋着了,鼻子尖着呢,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赵敏抱着手舞足蹈的王丽珠笑嘻嘻的回答:“你不觉得这就是你大力哥的英雄本色吗?内外有别、亲疏有别,他这是把你当自己人呢。”

    警花美人就会既害羞又高兴的和所有到来的女客人一起准备晚餐,所有的男人就会坐在一张桌上海阔天空。都是大老爷们,一边慢慢的喝酒、一边慢慢的抽烟、一边慢慢的说些他们之间的秘密。

    所有的女人就会收拾出另一张桌子,每个人倒一点红酒,喝下去就很快会红晕满面,就会很快的吃完饭,找个机会打打扑克。还是孩子们自由自在,到处跑着给挟菜、围坐在电视机前看动画片,还会很整齐的一起唱动画片《机器猫》里的插曲:“走过了许多路和桥,天空中白云万里飘,连绵的青山有多高,抬起头放眼向上瞧……”

    客人告辞以后,望着留下的堆积如山的方便碗筷和盘碟,还有几乎一扫而光的饭菜,当然也包括满屋的烟雾和浓郁的酒味,汪雯雯就有了一些发愁:“天哪,今晚得好好做一次清洁了。这样的日子哪里是个头?”

    “很正常。”舒云翔还算是很自觉的,还会在厨房里给她帮帮忙:“这是南正街的老习惯,轮流吃大户!只要你还住在二十四号楼,只要你还住在我这间房里,那些朋友就会不请自到,当然,他们一般还是会预先打招呼的。”

    “你搬回来以前,我一个人已经住了好几个月,怎么一个人都没出现过?”警花美人还是有些不明白,大帅哥就盯着她的脸好笑,汪雯雯就红着脸扑过去打他,还喃喃的骂他:“知道,都怪你这个大流氓!”

    “我知道雯雯妹妹有洁癖的,也很喜欢安静,可是规矩不可更改。”舒云翔还是在劝她:“要不你换个地方住住?”

    “你敢再说一遍?”警花美人脸变得很快,一下子就怒气冲冲、噘着嘴咬牙切齿:“想赶我出去?没这么容易!”

    他就继续给她出着主意:“要不,你也跟着我一起去吃大户?”

    “去就去!”汪雯雯厚着脸皮满口答应:“这倒是个好办法。你又大摇大摆的跑到人家局里露过面,这些哥哥们又不会放过我,你这个家伙又幸灾乐祸,还不如跟着你到处去吃大户!反正不吃白不吃!”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