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关头  587.胜利就在前面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389  更新时间:17-01-04 15:0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587.胜利就在前面

    第一辆摇摇晃晃冲进油库的那辆加长的油罐车其实是王大为驾驶的。随着爆炸的消息的扩散,随着增援队伍的不断赶来,电视台的人闻讯也已经从中心城区赶到了加油站,而且冒着生命危险进行了现场拍摄,这是他们的职责。

    在峡州电视台以后播放的电视画面中可以看出那些新闻工作者是冒险站在加油站的那座天棚的房顶进行的拍摄:一墙之隔的化工总厂火光冲天、浓烟滚滚,令人恐怖的警报声在继续,有许多道交叉的水柱在努力的控制着火情,更多的消防水枪在包围着与火场相距最近的那几个巨大的储油罐。那个硬朗而坚毅的王家老三的脸上显得很镇定,透过车窗还可以看见他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稳稳的把那辆加长的油罐车停在了七号储油罐前的红色输油管道旁边。

    透过密不透风的水雾,透过那被江风吹散的彩虹,可以看见一个穿着笨重的消防服、头戴防毒面具、手上也戴着厚厚的手套的男人走下车来,几乎没有半点犹豫,也没有左顾右盼,径直走向了输油管道的阀门前面,很快就将油罐车上的管道和储油罐主管道接驳好了。也许是因为阀门的把手被火烤得太烫、或者是烤得太久,都已经有些变形,反正那个男人试了好几次也没能打开,他立起身来的时候,所有的二十四号楼的人才认出他就是王大力。小猪还冲着电视叫了一声:“爸爸!”

    当然那都是第二天晚上的事了。当天可是国庆,那个大爆炸的消息被控制在一个不大的范围内,电视台的报道也是第二天晚上才向全市播送。

    事情明明已经过去,而且早就烟消云散了,可是在电视播出的那一刻,所有二十四号楼的人心还是都一下子揪了起来,赵敏和朴顺珠甚至吓得脸色苍白、嘴唇发抖,死死的盯着电视画面。九死一生、亲身经历过的小公主廖璐还搂着小仙女王美珠小声的在说:“实话实说,说不怕是假的,那一天我几乎都快吓成傻大姐了,那一瞬间,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这样的现场怎么能没有我?”王美珠后悔莫及:“不然的话,我肯定是一个了不起的女英雄!”

    电视画面中的王大力左右环视了一下,在不远处找到一根废弃的钢钎,权当作撬棍去转动着管道上的阀门,镜头推得很近,大家看得很清楚,愣头的努力终于使那个阀门松动了,王大力就开始用戴着厚厚的手套的手去转动那个圆盘,直到把阀门开到了最大值,才回过头来,冲着王大为做了一个V字的手势。

    后来,天官牌坊后面的二十四号楼的那些人在看电视到了那个时候都鼓起掌来,掌声雷动,凤姐和韩国美人还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只有王丽珠不理解,她的大妈妈就给她解释了烈火雄心的意义,还给她说了模范带头的作用,小猪就更不理解了:“我三爸爸还在开车呢,爸爸不就是打开了一个开关吗?我还不是会做的?”

    凤姐就给了她小屁股一巴掌,大家就都笑了起来。

    这个电视画面当天晚上就被女记者徐汉美通过互联网刊登到峡州报业的网站上去了,第二天一早,各大网站都在显著位置相继报道了这座城市所发生的大爆炸,更有那么多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

    那幅电视画面可以清晰的看见王大为透过车窗露出的坚毅的目光,也可以看见一墙之隔的不远处熊熊燃烧的大火和铺天盖地的水柱,只是看不清那个打出胜利标志的男人的那张脸。只能认出他是一个高大的男人,很镇定、很自豪地举起了那只戴着手套、锈迹斑斑的右手,做了个V字的手势。徐家妹子在第二天早报的头版通栏标题是:一座城市的胜利!一个市长的胜利!

    后来,在不得不接受徐汉美的独家采访的时候,那个口齿伶俐、笔锋泼辣的女记者很尖锐的向他提出过这样的问题:“作为爆炸现场级别最高的领导,居然自报奋勇的去参与灭火、奋不顾身地去参与转运,的确很令人敬佩。但不知王副市长想过没有,你的职责首先应该是掌控全局、对所有救援大军进行调度指挥,你的工作重心首先应该是组织群众转移、领导整个救火和油品转运,而单单是这样逞匹夫之勇、置党和人民的利益而不顾的行动是不是也是一种失职?也是一种心血来潮呢?”

    “我认为在那种突发事件里,我首先就应该是一个战斗员、一个冲锋陷阵的英雄好汉!在党旗下所做的宣誓不能是一句空话。党员的模范作用只有在以身作则、身先士卒、挺身而出、不怕流血牺牲里面才能体现出来!”他很轻松的笑了笑:“什么运筹帷幄、决胜千里那是胡说八道!除非是诸葛亮那样的圣人才能做的到!凡事都得调查研究、就得亲临现场,党和国家领导人在那场五十年一遇的暴风雪来临的时候,在‘五一二’四川大地震的时候还知道第一时间亲临现场指挥救援呢。人家部队和武警的同志一来就看出了及时疏散群众最重要,就自报奋勇的承担了疏散群众的艰巨任务,那就是重中之重!我们全市人民都不能忘记人们子弟兵的深厚恩情!除此以外,控制火势、卸载储油就是大事了,而在当时,我认为我就是一个兵!”

    “不少的群众通过电视和新闻报道知道了王副市长当时的勇敢行动,也为之深深感动,就成为了一个家喻户晓的英雄。”女记者在问道:“你是否会对自己的举动感到很自豪?是否会有一种使命感?”

    “我不过就是和同志们一起捏着水龙头向着火堆喷了一些水,不过就是帮着拧开了一下输油管道的阀门,不过就是跟着运油的油罐车走了一趟,没什么值得自豪的,更谈不上什么使命感,自己认为做的还不错,至少是勉强合格、心安理得。”他还是很有耐心的回答着徐家妹子的提问:“反过来想一想,如果要是穿着一件装模作样的工作服、让人帮着撑把大伞、一边打电话一边指手画脚,头发光滑的站不住蚊子,身上干净的没有一丝油污,那才是可耻、那才是失职、那才是懦夫、那才是被人唾骂的领导,我不会那样做的。”

    “再提一个愚蠢的问题。”徐汉美毫不气馁:“在王副市长拧开输油管道的那一霎那,你心里是否有过其他的什么想法?”

    “这个问题问得好,当然有,没有反倒是奇怪了。”王大力在实话实说:“我已经看见了有摄像机的镜头在对准我,就曾经想过要是徐家妹子在那里就好了,写出来的报道感天动地,至少可以给我留一张能在全国获奖的英雄形象吧。不过,你给你姐夫拍的那张照片阳刚之气似乎略显不足,反倒是多了些温情感,而且不像是个儒雅的高级工程师,反倒像是个进城打工的农民……”

    “停!停!”徐汉美面红耳赤地站了起来,对着灯光师和摄像师摇着手:“这段离采访的话题太远了,请删去!大力哥,我们现在接着继续。”

    “徐家妹子,你就知足吧。”王大力站起身提着包大步向会议室外面走去:“还有一大堆的事等着解决呢,还有几十个人等着开会呢。要不是看在学清哥的面上,我才懒得理你呢。记者小姐,能不能换一个角度想一想,你不觉得我坐在这里陪着你高谈阔论,也是一种渎职犯罪吗?”

    其实当时在四面八方的消防水枪喷射而组成的人造的倾盆大雨中,那三座刚才已经临近爆炸点的储油罐已经安全多了,虽然打开那座最危险的七号储油罐的阀门费了一些周折,但那些已经被烤得发烫的油料还是开始源源不断的从储油罐里被卸载到那第一辆加长的油罐车的油罐里,然后就是令人窒息的等待,等待着油罐车被装满。

    银灰色的储油罐和正在奔流着油料的输油管道、以及那辆油罐车上全部都升腾起一层水蒸气。所有在场的人全都保持着沉默,屏住呼吸、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阀门。每一个人的心跳声清晰可见,大家都知道,这是一场不可预测的博弈,谁也不知道输油管道里的油料什么时候会达到那个可怕的临界点,而一瞬间迸发出桔红色的火花,然后就会出现越来越多的蘑菇云,所有在场的人都必死无疑,一点逃命、生还的机会也没有。

    但王大力脑海里的那盏警灯却在一点点的消失,那种与生俱有的直感告诉他,危险正在一点点的消退,希望正在一点点的到来,胜利的天平正在一点点的向着成功和胜利的这一边倾斜,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点的改变,几乎难以察觉,但在这一片由水柱组成的倾盆大雨中,他第一次透过弥漫的水雾和水蒸气,看见了湛蓝湛蓝的天空和越升越高的太阳。

    王大为知道这个时候按喇叭的危险性,伸出头冲着王大力喊了一声,水声和警报声很大,没有人听清他喊的是什么,可是王家所有的女人都知道,王大为喊的一定是最普通的:“老四!”

    王家老四很快的关好了输油管道的阀门,卸下了油罐车上的接头,站直腰对着王家老三摆了摆手。正在缓缓移动的那辆油罐车由于现在是重载,开起来有些摇摇晃晃的,速度很慢,所有的人又一次屏住了呼吸,望着王大为逐渐加大了油门,那辆油罐车开始轰鸣起来,加大了动力,慢慢的离开了油库,驶出了加油站,在两辆消防车的密集水柱的护送下,向着停在江边的一艘油驳驶去。

    “廖叔、警长,现在看你的了。”王大力把消防服和防毒面具递给了董胜开,笑了笑:“小心一点,胜利可就在前面!”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