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关头  536.婚宴派对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4562  更新时间:16-12-18 15:0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536.婚宴派对

    那是一个狂欢之夜,是一个为了郑太平和潘玉华而举办的盛大空前的婚宴派对,无疑也就是天官牌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个浪漫之夜。

    参加婚宴的条件很简单,一个人一个菜,两百多户家庭、五六百来号人、个个家庭都不止一道菜,书生龙啸天仔细的数了一下,蒸溜烩炒、南北风味、凉热拼盘、火锅烧烤,林林总总、居然就是没有数清楚到底有多少道菜,那种琳琅满目、那种花样翻新、那种热闹气氛、那种全民参与是所有的婚宴所根本无法比拟的,按照大帅哥舒云翔的话说,就是“望尘莫及的。”所以在场的所有的女人都在心里羡慕潘玉华,也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敢奢望这样难忘的婚宴,按照房产大亨的说法:“全世界不敢说,全中国肯定第一!”

    如今的通讯工具发达,手机一响,原来的那些南正街的居民当然也知道郑太平,听说这样的好事当然也跑来凑热闹,还有那些原来与南正街多多少少的沾了些边的人也来了。连那位严肃的、大公无私的廖户籍也不请自到,还带着那个一脸慈祥的廖璐的妈妈,不知在哪里端来了六道香喷喷的大菜,居然会笑盈盈的说:“六六大顺,我们可有理由参加了吗?”

    主持这个婚宴的小仙女在郑太平、潘玉华在南正堂给这里的老一辈磕头行礼的时候早就擅离职守,扎在人堆里正在大快朵颐,嘴巴没空,只会连连点头。快餐店的老吴也奉献了上十道拿手好菜,就高高兴兴的坐下来和王大为、张广福、马长喜、王大力、董胜开等人平起平坐,这可是难得的待遇,也很是威风。女记者徐汉美不失时机的组织了一些报纸、电台、广播和网站的记者到现场进行了采访,第二天都市报破天荒的在第三版用套红的通栏大标题发表了通讯,题目很简单:天官牌坊的节日。

    报纸还配发了很多的现场照片,可是还是不如人家网站,在上面人家播放了现场的视频文件,人们可以看见那个新上任不久的王副市长完全没有那个严肃和硬朗的形象,更没有一点点官架子,乐呵呵的拿着酒瓶子给大家斟酒,还和大家有说有笑,甚至还给一些老者端茶递烟,忙得满头是汗,如果不注意,俨然就是个跑堂的伙计。有网友就留言说:与民同乐,值得信赖!

    而在峡州电视台那个《城市百态》的专题报道里,全市的观众都看见那栋大楼那场令人震撼和高兴的盛大的婚宴,看见了粉色佳人孙晓倩的载歌载舞,看见了二十四号楼所有的参与者的喜悦和高兴。大家酒足饭饱以后,郑太平和潘玉华那对新人站在天官牌坊下面给大家唱了两首歌,一首是邓丽君的《月亮代表我的心》,另一首是歌剧《刘三姐》里的那段《多谢了》:“多谢了,多谢四方众乡亲,我今没有好茶饭,只有山歌敬亲人……”

    后来在无数的礼花和焰火之中,大家就围着那个楼前的小广场跳起了巴山舞,会跳不会跳的、能跳不能跳的、男女老幼全都在音乐声中手舞足蹈,就把欢乐的大派对的喜庆的气氛推向了高潮。

    那一档关于郑太平和潘玉华婚礼和婚宴的节目播出后在社会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一个残疾人的婚礼居然被二十四号楼的那些人办得如此轰轰烈烈、如此生动活泼,全市的老年人都看的热泪盈眶、中年人都不敢相信在现在这个极其现代、极其现实的时代,居然还有这样令人感到团结、感到温馨的事情发生。

    年轻人则分成两种,男孩子发现那座庞大的U字形的建筑里,居然藏有好多标致的美女,女孩子却从中看见了帅小伙的数量更多。更重要的是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在现在这种一盘散沙、没有权威和命令,也没有纪律和约束的社会里,居然有人能自发的组织起这样庞大而热火朝天的活动,记者当天晚上采访了这个活动的组织者、那个漂亮的小美女王美珠,人家在外人面前还是很谦虚:“人多力量大,众人捧柴火焰高,我不过就是起到了一个穿针引线的作用。”

    第二天电视播出的时候,大家都为她的这番画龙点睛般的总结拍手叫好,连杨大爹都在满意的笑着。小仙女却噘着嘴巴不高兴:“你们都不知道提醒一下我,人家镜头对准我的时候,连嘴上的油都没擦干净呢。”

    大家都快笑疯了。

    徐汉美是那个报道的组织者,电视台约她在以后的几天黄金时刻,趁热打铁的办了几期有关爱情、友情、亲情的谈话节目,反应异常热烈。徐家妹子很会说话,在结束相关的谈话节目的时候说了一番感人的话:“为了一个残疾青年的婚礼,举全栋之力、动全栋之心、表全栋之愿,通过自己朴实而真挚的行动,演绎出一出在如今越来越不容易见到的那种和谐美满的邻里关系和互助精神,这就是大堰小区天官牌坊后面的那栋二十四号楼的居民通过这个不寻常的婚礼带给我们最大的启迪和愉悦。让我们祝愿他们爱情永在、友情永在、亲情永在,也祝愿他们关怀永在、互助永在、温馨永在、美好永在、幸福永在!”

    婚礼的第二天,这栋大楼就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一对新人接受了峡州一家旅行社的赞助,到天涯海角的海南度蜜月去了,那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回来以后,郑太平还是每天坐在电脑前看他的小说、写他的文章、敲他的键盘、发他的感慨、当他的作者,和四面八方的读者进行沟通。

    有些变化的是一把手也开始和其他的贫困家庭的人一样,会起早的到超市排队买那些惊爆价的大米和食用油,也会乐呵呵的晚上八点到菜市场买那些降价的蔬菜。潘玉华还是每天按时去打开理发店的大门,从早忙到晚,理发、洗发、染发、烫发,还有修面,时不时的会对那些等候的顾客说一声对不起,飞快的跑回自己的家里淘米做饭,将电饭煲插好以后再回来给大家继续服务。陈慧琳在《制造浪漫》里这样唱到:“平淡之中制造一些些浪漫,丝丝点点浪漫累积著情感。平凡之中制造一些些惊喜和希望,甜蜜难计算忧烦不来纠缠……”

    在那以后,理发店的生意明显比以前好了许多,大家都想找机会见见这个心灵美好的小个子女人,也想用这种方式来帮帮他们这对困难的夫妻。潘玉华也很努力,每天早早的就开门了,有时候午夜十二点还没有关门,她的那个嫂子真的小看了她,没想到这个小个子的小姑子居然会受到二十四号楼的这样隆重的欢迎。就和张国荣唱的那样:“来让我交出心窝恰好配合你那一半,还愿你即将身躯轻轻贴着我那一半,你给我自满,我给你一生开心一世做个伴……”

    从那以后,老虎就习惯性的每天晚上不声不响的也从天官牌坊下面的石鼓边钻出来,伸着懒腰到理发店来巡视一番,这条高大的牧羊犬也承认潘玉华是二十四号楼的人,也把这个好心的女人也列入到她的保护之内。美好的生活在继续,可惜好景不长,终于有一天理发店关张了。

    “没办法。”她那个当司机的哥哥告诉她:“这里的房主把门面卖给人家了,说是区里有要求,为了加强社区的商业网点建设,得筹建一个新的项目,还不是因为你们二十四号楼的名声太大,所有的人都恨不得挤到这里来做生意。你再去找点别的事情干干吧,前不久你们两个人不是挺有名的吗?”

    其实那个时候真正想重新就业、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并不难,关于他们的那个盛大婚礼,关于他们两个人的现状,关于他们两个人的结合,还有今后的生活,经过报纸、广播、电视和网络连篇累牍的报道以后,在这座城市乃至全省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就有不少主动前来捐款捐物的,都被他们婉言谢绝了:“真的很感谢,我们不是有低保吗?没有了理发店,还可以想法做点别的事。”

    这是真心的。

    听说了她因为理发店的关门没有了生活来源以后,已经有不少的单位愿意接纳他们夫妻俩到他们单位上班,说得很中肯,也很愿意接纳他们,可是同样被他们所谢绝:“谢谢,心领了,这里的朋友们已经帮我们都解决了。”

    这却是违心的话。

    不过就是源于张广福的一句话。在他们从海南度蜜月回来的那一天,大哥大就对他们俩说过:“不是刚结婚吗?就抓紧时间恩恩爱爱,如果有机会就给二十四号楼添一个大胖小子,我们这里可是多多益善!没事就在家里呆着,没钱就对我说,工作的事自有人给你们安排。”

    可是一天天的过去了,恩恩爱爱的事做了不少,潘玉华的肚子里真的很快就有了反应,可是工作的事一直没见什么动静,只有杨秋燕带着潘玉华到妇幼保健医院检查过胎儿的情况,朴顺珠很有礼貌的把一把手的身份证和残疾证借去用过几天,韩国美人这样对他们解释:“办点小事。”

    他们没有多问,知道凭着残疾证可以在办理相关手续的时候会在税收和管理费上得到若干优惠,也可以办到低息贷款,可是朴顺珠不缺钱,也没有必要这样做。路茉莉和那个小公主廖璐也也来过,很详细的了解了潘玉华的学历、身体和家庭情况,路指说的很含糊:“有人要我们过来问问。”

    这就有些莫名其妙了。

    再就是那个高个子的漂亮的张圆媛也会登门拜访。

    漂亮妞会把莫名其妙的潘玉华叫到天官牌坊外面,转过一个墙角,还是在二十四号楼的楼下临街的位置,就可以看见她原来的那个理发店以及邻近的四个门面已经被工人拆除了中间的那些隔墙,正在进行大规模的装修,到处都是戴着安全帽的施工人员,还有空压机在轰鸣。

    那完全是一个装修工地,舒云翔和马长喜、张广福还有龙啸天正在对着图纸不知说着什么,见这个小个子女人过来,马长喜在发话:“叫你过来就是想问问你,这四档门面连在一起,你看办什么最好?”

    她才知道这些门面原来是房产大亨买下的,有些难过。真的就和人家徐小凤唱的一样:“钱钱钱老子有钱,嘿!有钱又怎么样?有钱又怎么样?有钱可讲究豪华的排场。开着汽车住着洋房,梦寐的希望心中的向往,样样如愿以偿,人生就像梦一场,何不留着欢乐在身旁……”

    小个子女人也有些尴尬:“马总,这种事干嘛还问我?你不是专家吗?”

    “谁叫你是太平的老婆呢?”马长喜抽着烟,望着她在笑:“我们这些人有些争议,也有些犹豫,圆媛建议我们听听你的意见。”

    “能不能在这里办家便利店?”想了好一会,潘玉华才小声地说道:“小区的大门口虽然有超市,可是距离这里太远,除了几家小店,住在小区中部的居民平时买东西不太方便,如果下雨下雪,老人们就更加困难。如果在这里办一家便利店,光咱们周围就有大几千人,而且我们二十四号楼正好在小区的中部,又面对学校,辐射面更大、更广,还可以采取电话预约,送货上门的方式。”

    “听听。辐射面!有论有据。送货上门,也很有想象力。”张广福很满意潘玉华的表述:“我就说一把手找了个好老婆吧。”

    “这句话说的不错。中部崛起,很有说服力。”龙啸天也很满意:“有机会在基层锻炼一下,也是一个很称职的商业人才。”

    “那么,你能领我见见郑先生吗?有些事情恐怕必须和郑先生详细谈谈才好。”那个漂亮妞很正规的把郑太平称作先生,听起来怪怪的,大家都很不习惯,几个男人都笑了,张圆媛嫣然一笑:“长喜……不,马总有时候很忙,生怕有些事情办得不太妥当才带我一起来的。”

    再就是那个漂亮的龙婷婷也过来了,不知为什么给了潘玉华一张培训证,到百佳公司去参加一个训练班:“明天上午八点就到公司人事部报道。”

    “人家肯定会遵守时间的。”跟着她一起出现的王晓磊表现的很主动:“要不然明天上午和婷婷一起去,反正她今天就住在我小叔家里。”

    小龙女红着脸狠狠地打了她的男朋友一巴掌,有了些羞羞的表情。

    “小龙女,你是不是拿错了?”那个小个子女人只是把那张卡片看了一眼就愣住了:“这可是中层干部培训班。”

    “没法子,这一期只有中层干部培训。”龙婷婷漫不经心的回答:“反正多学点东西不是坏事。不是说,一技在手、走遍神州吗?王家的这个屁小孩不就是多学了些东西,如今才能风光无限吗?”

    王晓磊正在给郑太平用优化大师优化电脑程序,听见了她的话,微微一笑:“谢谢夸奖,说来说去,那还不是为旦旦姐打工吗?”

    “这话是怎么说的?”一把手有些不明白了:“婷婷她们家难道还想把百佳超市开到申城去吗?”

    小龙女就更加害羞,更加用力的去打那个阳光男孩了。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