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关头  527.首尔的蓬荜生辉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4517  更新时间:16-12-15 15:0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527.首尔的蓬荜生辉

    爆炸开始的时候,百佳公司在百佳旗舰店门前广场举行的成立三十周年庆典正在如期举行。秋日的艳阳、清澈的蓝天、飞舞的彩带、大红的横幅、潮水般的人群和到场的那么多的嘉宾都在听着那一头银发、神采奕奕的龙庆丰站在临时搭起的舞台上发表热情洋溢的致辞。

    龙董事长神采飞扬、声音洪亮,很明显对自己今天所取得的成绩感到满足,对到场的各位领导、韩国贵宾、各界朋友表示感谢,而且对百佳公司今后的快速发展和前景充满信心。那首宋祖英唱的老歌是怎么唱的:“婆媳和了家庭暖了,生活越来越好,孩子高了懂事多了,学习越来越好,朋友多了心相通了,大家越来越好,道路宽了心气顺了,日子越来越好。活的有精神人就不显老,该得到你就争取要得到,越来越好,幸福的笑容天天挂眉梢……”

    那篇讲话稿是龙啸天写的,龙家大少本来就对这样的文牍不愿意,磨磨蹭蹭了好几天还只是个开头,被杨大爹一巴掌打得找不着北了,没法子,谁叫人家是师傅呢?于是就皱着眉头趴在杨大爹的那个大大的木柜台上冥思苦想,猛一抬头看见了款款而来的许可可,大喜所望,就想把这个艰巨而光荣的任务交给小昭君,谁知又被杨大爹打了一巴掌,也就老老实实了。

    龙家大少这一点很了不起,凡是不愿意做的事只要被拉上了架就会认真对待,而且很有灵气,不大一会功夫就一挥而就,虽然有些文绉绉的,可很有些文采,也颇有些适合龙老爷子的身份和地位。龙婷婷拿给王大力看过,王副市长只是稍稍改动了几个字,就赞不绝口:“书生就是书生,文采飞扬、才华横溢,要不是为了救死扶伤,相信一定是个不可多得的文人学者。”

    现在的许可可可是一个多面手,每天忙得一塌糊涂,龙庆丰会打电话找她,那是不敢不去的,谁都知道龙老爷子得罪不得,龙婷婷当然也会打电话找她,人家现在已经是王家的人了,人家王晓磊婚也求了,龙家都已经答应了,根本找不到一点拒绝的理由,自己在申城的那家动漫公司也已经是常客了,缺少的只有一纸政府发的同居许可证,那不是分分钟的事吗?

    可是女孩子却又一些自己的心思不能对王家人说,唐晓又不在身边,小昭君就是最好的倾诉对象,而且她们两个女孩子早就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交流起来一点障碍也没有,就会有说不完的话。许可可如果没事,晚上就会到二十四号楼去玩,她知道十之八九龙家大少也会在那里。那个书生就会挥舞着手里的几张稿纸向她打招呼:“帮帮忙,帮我打印一下,明天交给我老爸。”

    今天,朴顺珠和她的来自韩国的贵宾被安排在贵宾席的显著位置,这是龙婷婷的安排,和那些党政军领导、各群众团体和组织以及一些金融界、商界的头面人物并肩相坐,韩国美人就有些受惊若宠,也有些不安:“这恐怕不好吧?还有那么多的党政领导和各方朋友,婷婷,别因为你是自家人就特殊照顾。”

    “你是自家人,你父亲、你母亲和金先生可是贵宾,顺珠姐今天是沾了韩国贵宾的光。”龙啸天笑着解释:“再说你今天可是新娘子,知道峡州的规矩吗?在大家没有闹洞房以前,你就是最大的!”

    听着龙董事长对百佳公司往事的回顾,看着自己的父母、金先生、哥哥、还有大嫂这个一句中国话也不懂的韩国女人胸前插着鲜花、正襟危坐、韩国美人还是对自己所受到的待遇感到非常满意,尤其是自己的父亲朴昌浩更是一脸的隆重,西服穿得整整齐齐、还在二十四号楼的女儿布置的很温馨的家里坐了一会儿,喝了峡州的毛尖茶、又经过了一番梳理,就显得精神了许多。

    因为这位汉江集团的总裁在决定启程到中国来参加自己宝贝女儿的婚礼时,就已经得到了龙庆丰的热情邀请,他将作为远道而来的外宾发表一篇贺词。根本推辞不了,龙老爷子写在电子邮件里的理由很充分,而且也很诱人:“您一定读过李白的‘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的美丽诗篇吧?孩子们新婚燕尔,又是政府官员,客人又多,自己都忙不完,谁会陪你这个老先生游三峡?想不想体验一下古人的诗情画意?还是我来做导游吧?”

    当然知道,“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这样的诗句世界闻名,对三峡当然心驰神往,可惜,这位韩国老人一定没有听过朱逢博的那首歌:“满山那个红叶哎似彩霞,彩霞年年映三峡,满山红叶似彩霞,红叶彩霞千般好,怎比阿妹在山崖……”

    人家百佳公司的思想工作无孔不入,是全方位、立体攻势,不仅那个王家老三亲自打电话邀请,王家老四也通过两国、两家之间电子邮件发表自己的观点,他也认为必须要参加,理由简单的要命:“反正已经到了峡州,就得入乡随俗,人家龙家的宝贝女儿还是我侄子的媳妇,那能推辞的吗?”

    大猪早就把国庆节那一天的全部安排,包括时间表和行动流程统统预先告诉给自己的父母和哥嫂了:“不就是辛苦一些吗?再说,我和小猪不得不去,把你们这些外国友人单独留在家里是不是不太妥当?中国是个礼仪之邦,我们韩国一致认为自己的礼道早就远远超过现在的中国大陆了。”

    这是激将法。

    连朴顺珠的哥哥朴永俊也受到了龙家大少的威胁,因为是通国际长途,龙啸天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伙计,你敢不来吗?伯父不会写发言稿你不是会写吗?伯父不懂中文你不是完完全全的一个中国通吗?有你帮忙什么事不是易如反掌吗?好好想想,下次到峡州来,谁陪你钓鱼?谁陪你喝酒?谁陪你消遣?”

    无论如何忘不了那三峡江边的垂钓、山清水秀、大江东去、层峦叠嶂,也忘不了那长江肥鱼的鲜嫩、味美,更忘不了和龙啸天、张广福、文学清等人忘形山野的自由自在、在那些歌厅和娱乐场所的比赛唱歌、亲如兄弟的热闹景象,就只好勉为其难了。好在人家本来对中国文学也略知一二、中国话也说得不错,贺词经过金先生的润色,也是蛮不错的。

    其实朴家的两个大男人都很喜欢王大力的,两父子先是对朴顺珠在异国他乡的那种无功的寻找抱有极大的怀疑的态度,尤其对她的那种锲而不舍、毫不放弃的精神有些感到惋惜,一个漂亮美人、一个才貌双全的大女生为什么会对自己情窦初开时期的一帘春梦抱有如此之大的信心和毅力,就是这两个韩国大男人所无论如何不能理解的,直到后来当王大力出现以后,当那个朝气蓬勃、硬朗而沉稳的中国男人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就不得不承认她的不懈的努力是值得的。

    朴永俊因为生意在中韩之间经常来往,也就有时间经常到峡州来,就会经常走进那座天官牌坊来做做客,到二十四号楼的妹妹家里来歇歇脚,就对这里的一切充满了莫大的兴趣,就和这里的一些大男人有了些友谊,就和这里的女人也能说上话了,对自己的那个有点帅气也有点能干、有些果断也有些义气的妹夫当然也就更加欣赏了。和他对自己妹妹说的一样:“看来妹妹的等待是值得的,寻找也是值得的。无论大力君是县委书记还是副市长,他就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哥哥要是早这样说该多好。”朴顺珠就会嫣然一笑:“不过还是得感谢哥哥这么多年以来对我的支持和鼓励。”

    王大力在那个向日葵开始结出丰硕果实的时候走进了朴家在韩国首尔的那个家门的时候,谁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几乎就是一种奢望,就是一种天方夜谭,天知道朴昌浩那天因为王大力这个中国的女婿突然从天而降、居然来到自己在汉江边上的家里有多么高兴。就和白冰的那首歌唱的一样:“月光把天空照亮,洒下一片光芒点缀海洋,每当流星从天而降,心中的梦想都随风飘扬,展开透明翅膀飞出天窗,找寻一个最美丽的希望,每当天空泛起彩色霞光,带着回忆和我想一起飞翔……”

    不过虽然仅仅只有大半天的时间,这个得意忘形的总裁居然还抽出一个小时的时间和朴永俊把王大力拉到他的那个汉江集团公司进行了一番旋风式的视察,甚至还召集了当天在场的全体高级职员和他见了面,很得体的没有说出王大力的官职,只是介绍说是自己的中国女婿,也就是那个好看的像花朵一样的小猪的爸爸:“当然从中国来,就想和大家见见面。”

    到底还是在那个山区县里抽时间偷偷的学过一些日用韩语、又加上在家里经过大猪小猪的一些言传身教的熏陶,王大力也就有了一定的语言基础,也就能缓慢的逐字逐句的说些韩语来了。他说了一些对汉江集团公司走马观花的印象的话、感谢各位对岳丈和孩子大舅工作的支持和尽心尽责,也说了自己对韩国和各位的良好印象、最后还对着那些韩国人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那就拜托诸位了。”

    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当朴昌浩他们刚刚从汉江集团总部回到自己的家里,正在客厅里对他的那位回国述职的好朋友金先生介绍自己的女婿、并邀请他到家里做客的时候,王大力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没说几句就一下子变得慌张起来,在电话里对着对方进行了一番婉言谢绝,可是却被对方骂了个狗血淋头,最后不得不为难的告诉一头雾水的朴家人:“没办法,我们不是代表团吗?不是有领导的吗?团长和几个同事不知为什么也想到你们家里来看看。”

    韩国人从来都是很好客的,尤其是远方的客人那就更是一件大喜事,就喜出望外了。全家人恭恭敬敬的站在门前迎接。

    领头的的是一个神态很神气、面容很瘦削、看样子很果断、年轻的时候很英俊的一个小老头和几个恭恭敬敬的随从。倒是入乡随俗,还带了一些中国的土特产,很有礼貌的和韩国主人握手、很大方的进屋、很随和的交谈,看见了韩国美人和小猪都在还会说几句玩笑话。

    朴顺珠一下就愣住了,刚想说什么,樱桃小嘴就被王大力一巴掌给堵住了,只有小猪高兴的扑向那个小老头的怀里,大家都听见她叫的是“书记爷爷。”

    人家是带着礼物登门的,兴山的茶叶、洪湖的藕粉、江城的精武鸭脖、孝感麻糖,还有窑湾蜜桔,还会与朴昌浩、金先生谈一些中韩两国的风景名胜,中韩两国的风土人情,当然也会说到王大力。只是对愣头的工作和政绩只字不提,只是说一些有关这个韩国女婿的笑话,朴永俊和朴顺珠充当双方的翻译,大家就笑得很开心。

    正好是家宴开始,也就一起入席,都是喝得酒、吃得菜、说得话的的人,也就热热闹闹,举杯痛饮,尽欢而散。出门的时候,那个小老头站住了脚步,看了送行的王大力一眼:“你这个家伙好不容易来一趟,今晚就在岳父家住一夜吧,共产党人还是讲究天伦之乐的。”

    “想必就是这样。”王大力笑嘻嘻的在回答:“这是您说的,吃了人家的嘴软,拿了人家的手软,老头子两袖清风,不也喝了人家两杯酒吗?”

    “张冠李戴!”小老头有些想吹胡子瞪眼的,却又转脸一笑:“也罢,你今天是东床快婿,不跟你这个家伙一般见识。楞头,不过你知不知道还有一句话,孙悟空再有能耐,也翻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

    “那是。”王大力一点也不反对:“在国内就被您一直给又打又骂,谁知到了韩国还是受您的欺负,就是躲到岳父家也不能幸免。”

    小老头一下子笑了起来,和大家握了握手,揪了揪王丽珠的羊角辫,和那几个随从登车而去。

    等到客人远去,朴昌浩才问着自己的女儿:“这位贵客是谁?看起来和小猪的爸爸很熟?”

    朴顺珠看了王大力一眼,脸上有些得意的笑容:“您的外孙女不是对您说了吗?人家是她的书记爷爷,是真正的书记。不过您完全有理由相信,因为这位大人物的到来,咱们家里今天真的是喜气洋洋了,用中国话说,就是蓬荜生辉。”

    一直都在现场的金先生百思不得其解,人家是韩国驻华使馆的官员,对那个突然来临、谈笑风生的小老头感到有些面熟,只是一下子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等他向上面进行了汇报,引起了高度重视的时候,金先生才想起来那个被王大力称为“老头子”的是谁,欢天喜地的跑来告诉给自己的老朋友的时候,王大力早走了,连朴顺珠和小猪也走了。可是那些中国人带来的巨大的喜悦还依然存在。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