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关头  523.交了好运的老板娘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528  更新时间:16-12-14 09:0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523.交了好运的老板娘

    爆炸开始的时候,李秀芹已经在耀东酒楼早就忙开了。采购员开着长安奔奔将一些新鲜蔬菜和鲜活鸡鸭鱼肉给拉了回来,一些烟酒供应商开始开着刷着花花绿绿广告的厢式货车来送货,那些消毒碗筷也被大包大包的放进保管室,更多的摩托车轰鸣着将耀东酒楼昨天预定的各种东西送进来,厨师长正领着几个厨子在核对今天的菜单,领班正在召集所有的服务生训话,保安正在说笑着开始换制服,会计和出纳正在她对面的办公桌上开始对账,手机、座机开始频繁的响起,越来越多的人会在电话里问道:“叫你们的老板娘听电话。”

    谁都会说那个原本长得很普通、很简单,只是有些胖胖的、有些亲和力的李秀芹交了好运,跟对了好人,走对了道路。自从在那个劳务市场毛遂自荐,跟着那个有些犹犹豫豫,也有些不太愿意的程耀东回到他所住的那栋二十四号楼以后,自从他成为了那家小面摊的女帮工以后,自从她被那栋大楼的居民和程耀东的一些朋友认识以后,她的命运就被彻底的改变了。

    这个胖胖的女大学生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凭着自己的辛勤劳动,在那个悲惨的、灰暗的暑期里打一份工、挣一份干净的钱。虽然自己很快就已经痛苦的知道,单凭着这家小面摊每天不大的收入和她那份菲薄的工钱,想要凑齐日益高涨、日益增加的学杂费、想要重返大学简直比登天还难,只不过是一个女生心中的童话和幻想而已,更况且还有住宿费、伙食费和一些女孩子必要的生活开支,就清楚地知道那些憧憬是遥不可及的,也是不可能做到的,也就慢慢死了心。

    只是每天看着那些兴高采烈到大堰小学上学的孩子们以及那些从面摊前面结伴而行、笑逐颜开的女学生的时候,自己心里还是有几分伤感、还是有几分惆怅、还是有几分刺痛、还是有几分凄凉的。其实想开了也就那么回事,即便是按照那个无耻的家伙的意思,默认那个人的安排,拿着人家的赞助读完了书,走出了象牙塔,难道还要回到那个城市里去做她继父的女人,睡在她母亲曾经睡过的床上和那个家伙成双成对,那才叫骇人听闻呢,想想都恶心。

    换一句话说,就是想方设法、千方百计靠自己的努力能够读完了书,找到了一份体面的白领工作,嫁给一个英俊潇洒的公务员,组成一个人人都羡慕的美满家庭,以后呢?以后可是还有几十年漫长的时间,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谁也不好说出几十年以后的事情会如何发展和变化。

    不是说世事难料吗?不是说“夫妻只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吗?不是说男人的心才真的是翻手云覆手雨吗?到最后还不是凄凄惨惨的唱那首《不值得》:“我真的感到力不从心,这感情不值得我犹豫,不值得我考虑,不值得我爱过你,这种回忆不值得我提起,这段感情早就应该放弃,早就不该让我浪费时间找奇迹……”

    程耀东虽然只不过仅仅是个街边小面摊的个体户,这个面摊连她在内也不过就是两个人,一天忙到晚,生意也不错,可是收入也很平常。懒龙虽然人长得很一般,既没有念过大学,也没有什么能力,更没有什么钱,还不太会说话,从那些南正街的人对他的称呼中,就知道他是一条“懒龙。”但这个有些懒惰、有些瘦削、有些沉默寡言的男人却有一颗金子般的心、一颗大慈大悲的心、一颗豪爽侠义的心。

    当他的那些朋友开完了那个重要的会议、给程耀东找到了小面店的门面、给她凑齐了学费、办完了上学的手续、还给她争取到一笔不大的助学金以后,她就重新踏进了那所大学的校门。临行的那天晚上,程耀东把六百元塞进了她的双肩包:“对不起,小店要筹备,暂时没什么钱,只有这么多了,以后会给你增加的。女孩子会需要买些东西,也是要有些零花钱的。先用着,差什么就打电话对我说,每个月的生活费会按时打到你那张银行卡上的。”

    李秀芹就泪如泉涌了。

    “忙了一个秋天,也算是认识了,也算是让我们这些哥们有机会做了一回好事。”程耀东还是对自己的未来很有信心的:“我相信只要继续努力,坚持下去,这家小面馆的生意会越做越好的,生活费、零花钱都会有的,面包会有的!再说不也有压力和动力吗?你就好好去读书,有空的时候还可以回来坐坐嘛。”

    “耀东哥,真的很谢谢你。”女大学生就哭着一头扑倒在程耀东的怀里:“这么大的恩情,我该怎么才能报答呢?”

    “没听说过那句话吗?赠人玫瑰、手有余香。我没有说错吧?这是学清哥告诉我的,我也感觉,有条件、有能力的时候做点力所能及的好事也是一件很愉快的事。”程耀东轻轻的拍了拍女孩子抽泣的肩头:“真的别在意,不过就是尽了一份自己的心情,就算是我们两人有缘吧。”

    “可不是的,我们两个人真的有缘。”李秀芹在喃喃的自语:“如果不是耀东哥的好心收留,也许我现在还在流落街头呢;如果不是耀东哥的侠义心肠,我永远都可能只是个给你打工的小伙计;如果不是耀东哥的那些好朋友鼎力相助,我只有在梦里才能再回到大学了……”

    “瞧瞧。”程耀东拿着纸巾在给女大学生擦眼泪,还在赞扬她:“到底是太学生,又是个多才多艺的女生,说出话来一连串的排比句,真了不起。”

    “耀东哥,我有话对你说。”李秀芹的声音很低,可是说的很坚定:“我已经下定决心,今晚和你……在一起,把我的身子……交给你……”

    “胡说!小小年纪就想这些以身相许的事是不是太过于戏剧化、情绪化了?是不是看书看得有些迂腐了?”程耀东一下子还是愣住了,也有些紧张:“别这样信口开河好不好?我可是无福消受,再说……”

    “耀东哥,我是自愿的。”女生还是有了些羞怯、有了些脸红:“我是干净的,从没有和别的人……我已经想好了,就把我的……第一次……给你……”

    “住口!李小姐,这种话你说得出来,我可做不出来!本来是心甘情愿的做了一件好事,这样一来倒变成乘虚而入了,那不和你的那个继父一样丧心病狂了?那还不被这栋大楼的人指着脊梁骨骂,还不被我的那些朋友拿刀把我剁了?”这些话程耀东倒是说的大义凛然、义正辞严:“再说,我们接触也很短,你也不了解我这个人,随随便便把自己好不容易保留下来的宝贝拿出来送人,是不是过于轻率了?”

    李秀芹就感动得一塌糊涂了。

    “早点休息吧。”程耀东已经走出了李秀芹住的那间小房,最后还说了一句:“我们之间还是彼此多留一些好的印象吧,好好上学去,你会找到你真正的白马王子的,天涯何处无芳草。”

    李秀芹是个很有主见的女孩之,回到了心爱的大学,当然会勤奋学习,还会埋头苦读,就是根本不听程耀东的话,只要晚上没有课,就会骑着一辆自行车回到二十四号楼来,到了周末更是如此。那个小区的人很快就都知道她是那家小面馆的老板娘,很快的,大家都叫她老板娘,程耀东这个老板倒没什么人记得了。

    后来这个大女生知道如果没有那个在京城读书的王大力在那年的夏天拼命的去敲程耀东的房门,如果没有他不分青红皂白的强迫这个懒龙去给自己帮忙,如果不是在天官牌坊前面的街边办起那个简陋的不能再简陋的小面摊,程耀东至今很可能还是那个只知道贪睡的懒龙,还可能还会是那个有钱的时候大手大脚、无钱的时候忍饥挨饿的街头混混,还可能会是那个因为没有文化、也没有多大的本事的废物。

    李秀芹就知道程耀东不是一个很自觉的男人,是需要有人在后面推着他、催促着他前进的人,是程耀东儿时的好朋友王大力用那种办法使得他不得不为之勤奋、早起和工作,不得不在王大力去上学以后,在自己的那些朋友的帮助下努力维持小面摊的正常营业,然后还不得不号召大家对这个孤立无援的李秀芹施以援手,所以才有后面的许多故事。

    程耀东虽然不善言语,对大家的慷慨解囊却心存感激,每一次王大力来吃东西从来不要钱,愣头要给,懒龙就会翻脸不认人,对方只好不了了之;李秀芹自然也会心存感激,如果没有开始,就不会有后来的一切,就将免费的范围扩大到王家的那一对人见人爱的小姐妹,那也是两个“好吃佬”。后来又包括了倾国倾城的朴顺珠。韩国美人还是给过几次钱,都被老板娘给塞了回去:“顺珠姐,你这不是打我们的脸吗?这家小店本来就是属于耀东哥和大为哥的。”

    这句话后来不知怎么传到了当时还在那个山区县工作的王大力的耳朵里,他就抽了个时间牵着王家的两姐妹的手来过这家小店,把程耀东和李秀芹叫到一起说:“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好多年了,就算是白吃也早就吃光了,我现在可是公务员。国家干部不准经商的规定你们是知道的,要是大家听说这家店有一半是我的,而且信以为真的话那不是麻烦大了吗?饭碗掉了不说,也对你们不利。从今以后,朋友是朋友,生意归生意,吃东西付钱,天经地义,优惠可以,但不能白吃。”

    李秀芹连连点头,程耀东却在一边给王美珠、王丽珠从香气四溢的大锅里拿刚卤好的凤爪:“别拿大帽子压人!看看报纸,那些落马的官员哪一个不在经商?就是管我们这里的一个小税官,人家在广福哥的恒昌大市场也有三家门面呢!别把如今的干部队伍说得多纯洁,部队也在经商搞活经济呢!和我划清界限?好啊,你是县太爷,我管不着,我给自己的两个侄女吃点东西不管你什么事吧?”

    看着两姐妹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王大力只有干瞪眼。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