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出来了  494.惊人的预言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535  更新时间:16-12-04 15:08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494.惊人的预言

    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灿烂的阳光明亮的照在天官牌坊高高的石柱上,“紫气东来”的四个大字的匾额发出耀眼的红光。国庆节的天气很好,蓝天白云,湛蓝湛蓝的可以用肉眼看得很远,路边的那一排排郁郁葱葱的街道树枝叶茂盛、青翠欲滴,一些二十四号楼的住户正在杨大爹的指挥下忙碌着。

    当然大家会围着厚实的牌坊石柱摆上各种鲜花,姹紫嫣红,煞是好看,这些都是大家从空中花园上搬下来的,来来往往往返了多少次,也很辛苦的;当然也会从天官牌坊的青石板上铺上大红的地毯,一直长长的延伸到洒满阳光的小广场上。楼上不知谁家的音响在唱着张燕的歌:“家逢盛世红红火火,国逢盛世蓬蓬勃勃,人逢盛世喜事多,笑声谱做欢乐歌,欢乐歌……”

    舒云翔和肖大爹一人爬一座架梯,正在给天官牌坊披红挂彩。这是二十四号楼的习俗了,自从有了这座天下无双、闻名海外的天官牌坊以后,凡是这栋庞大的建筑有喜事都会这样做,嫁姑娘、娶媳妇,生儿育女都会在天官牌坊的石柱上缠上黄绸,挂上大大的中国结,这次是迎接远道而来的韩国客人,而且是朴顺珠的家人,中国是礼仪之邦,南正街又是最讲规矩的,二十四号楼自然会盛装迎接。虽然不过就是个仪式,却丝毫马虎不得,舒云翔和肖大爹的任务就是在“紫气东来”的匾额下悬起一个大大的红双喜。其他的人也忙得不亦乐乎。

    当那个在都市系列长篇小说第一部里面出现过的王大为开着那辆黄色的丰田面包车出现在天官牌坊下面,还没有停住车,田大妈就在用高音喇叭般的大嗓门叫了起来:“怪不得我今天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头呢,原来是王家的人一个也没见,连凤姐也躲到一边去了呢!大为,你这个大老爷们怎么也才来?二十四号楼的人可不是你们王家的家丁!”

    “凤柔姐,快来帮帮我!”正在给大帅哥扶着架梯的汪雯雯在叫着:“人家还在家里睡觉,连衣服都没换就被田大妈给叫下来了。”

    “这不是很好吗?”那个刚刚从面包车上下来,被人家称为冰美人的钱凤柔因为和汪雯雯都是冷艳美女,加上又曾经在公安局共过事,又找的都是南正街的男人,自然也就有了些共同语言,就款款的走了过来,一边扶住了舒云翔的架梯,一边很高兴的从警花美人敞开的衣领望下去:“真是一种享受,我今天才发现警花美人穿着睡衣更性感、更动人、更引人遐想,不知道和大帅哥独处一室的时候,那个小白脸会不会心静如水、无动于衷呢?”

    汪雯雯脸一红,也不答言,转身就一溜烟的跑上楼去了。

    “王家的!”田大妈总是用这样的称呼去通称王大为的那七个女人,快人快语的田大妈正在扶着肖外长的架梯:“没看见小圆、小雪拉着我要去买早点吗?我走了,人家肖外长就不要安全了吗?”

    田大妈的喊话一下子就叫过来李嫣然和刘心怡两个女子。人家一个是名典集团的董事长,一个是名声在外的妖精,可谁敢不理肖外长呀,在南正街、在二十四号楼里肖外长可是个人物,就是在峡州市、在全国甚至是世界上,人家也是响当当的人物。这里有两个老人特别受人尊敬,只不过杨大爹是因为能捏会算、预知凶吉而闻名遐迩,肖大爹也曾经创造过同样的奇迹,也是一个这样的传奇人物,只不过就是为人更低调一些、结果却更加惊心动魄罢了。

    肖外长自然也是那条已经消失的南正街上的人,而且是南正街解放后的第一个大学生,当时可是那条古老的、铺着青石板的小街的大事,街坊邻居还特意从江南十里红请来了龙灯和狮子在街上热闹过好几天,这个肖外长至今依然还是二十四号楼的家长们用来教育孩子学习的永恒榜样。勤学斋是孩子们的天下,除了温习功课,偶尔也不乏打闹声和孩子们的嬉笑声,可是只要肖外长一露脸,那个小屋里顿时鸦雀无声,纪律好的令人吃惊,因为这里的孩子也知道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

    肖外长就是肖大爹,大名叫肖德培,可惜大家都忘记了他的大名,因为自从到外地读书求学,南正街那里就很少看得见他的身影了。

    人家读的是地质大学,毕业以后被分到解放军的相关部门,成年累月的奔走在祖国的山川大河、北国南疆,后来为了支援三线建设,为了渝东鄂西山区那些矿产资源,为了修建葛洲坝和三峡工程,为了那些坝址的地质资料,肖德培才脱下军装回到了家乡,回到了南正街。

    可是街坊邻居还是很少能见到他的人,肖大爹还是和在部队一样,成天带着那些地质勘探队员爬山涉水、风餐露宿,为三峡的建设和开发到处奔走,就和那首歌唱的一样:“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是那狂暴的雨,洗刷了我们的帐篷。我们有火焰般的热情,战胜了一切疲劳和寒冷……”

    虽然就住在南正街上,也和南正街的男人那样在这条古老的小街上结婚生子,可是大家还是很少能见到他,人家已经成了地质这方面的专家、权威,又是峡州地矿勘察院的负责人,平时里有专人陪着、有小车跟着,一些人跟在屁股后面叫着“肖总”,还是忙得很。不是到三峡的崇山峻岭里去为国家找矿,就是为即将动工的鸦官铁路、翻坝公路划线;不是为新的水电站选址,就是为重大工程提供地质资料,为改变贫困山区的现状献计献策,也就成了举足轻重的大人物。

    而后来这所有一切的改变都源于当时已经是那个地质勘察院的总工程师的肖德培的一次一意孤行,也是轰动一时的全盘否定。在一个国家援建的三峡移民的安居点的建设方案的论证会上,这个肖总提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那里不行,那里有一个巨大的滑坡体,随时有可能出现滑坡!”

    这个消息非同一般,人家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专家都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预言吓了一跳,半信半疑的争论了很久,于是三番五次的进行了飞机航拍、卫星遥感、现场查看,根本没有发现丝毫滑坡的先兆和迹象,再说那里在历史上也从来不是滑坡地带,就松了一口气,认为不过是肖大爹的认识上的一次失误而已。人非圣贤,连毛主席都犯错误呢,就决定继续按原定方案进行施工,在那个靠近长江峡谷中难得的一处平坦的坡地上建造一座五千人左右的新的移民集镇。

    肖德培原来是个耿直的军人,又是一个喜欢较真的知识分子,还是一个得理不饶人的南正街的男人,就直接闯到了当时的市委书记孙铁的办公室里,对着自己带去的那些地质结构图、地形分析图和一些谁也看不懂的心电图似的线条和一些红红绿绿的坐标图滔滔不绝的讲了两个多小时。

    那个在都市系列长篇小说第一部里面出现过的、儒雅而聪慧的市委书记没有打断过他的话,除了给他递过几次烟,倒过一次水以外,就一直聚精会神的在听肖大爹的讲述,只是在最后很谦虚的问过一句:“我很认真的听完了,没有科学依据、没有地质资料、没有有关数据,而且更是被绝大多数人所否决,这样坚持是不是有些固执己见呢?”

    “只要认为是正确的,只要认为能有百分之六十的把握,为什么不坚持到底呢?毛主席也说过,真理往往掌握在在少数人的手里。”肖德培回答得很直爽:“那里可是要建一座现代化的移民示范城镇,整整五千人呢!而且还会越来越多!我们建一座房屋还要强调百年大计,建一座城镇难道不应该慎之又慎吗?”

    第二天的下午,脸色有些凝重的孙铁将肖德培请到市委会议室,让他对着满满一屋的市委、市府和有关部门的领导同志把昨天下午对他说过的那些话重新又说了一遍,在这个肖总退出会议室的时候,孙书记还问了一句:“为什么对这个地段的滑坡的可能性如此之肯定?难道仅仅只是凭着你的一种感觉就要让我们全盘否定原定方案,这岂不是反科学和违反自然法则的吗?你说的那个滑坡可能会在什么时候发生呢?”

    “我是党员,也相信科学,更相信自然法则。却知道有些自我感觉和自然现象至今仍不能用科学的角度进行解释,那不能说那不是科学,只能说我们对科学的认知不够全面,仍然有很多的未知数。”肖德培说的很沉着:“我相信那种感觉对我的提示。我已经不下二十次的去过那个定居点进行过考察,每一次都给我山崩地陷、滑坡坠落的惊心动魄的错觉,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我无法避而不见。”

    孙铁在大口大口的抽着烟。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那个滑坡会在什么时候发生。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一百年,但我敢肯定,滑坡迟早会发生的。我用我的党性发誓,我用我是一个峡州人发誓,我用我是科学工作者发誓,滑坡随时都有可能发生!”这个地质专家在所有的领导面前显得很自信,也很郑重:“只要我们摸着良心想想‘五一二’四川大地震,只要我们摸着自己的良心想想几千条鲜活的性命有可能会在一瞬间被滑坡吞噬,我们这些人难道不也是寝食难安、如履薄冰吗?”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在肖德培退出来以后,那些领导人几乎全都被他的那番话所折服,也就很快地作出了撤销原订方案,取消那个存在重大安全隐患的安置点,将那批移民全部异地安置的决议。孙铁事后还专门请肖德培喝过酒,是王大为和孙铁的那个漂亮女儿、家喻户晓的粉色佳人孙晓倩做的菜,孙铁在喝酒的时候告诉他:“大为对我说,南正街的男人都喜欢较真,他说我可以不相信他,但是不能不相信你,可见你在孩子们心中的崇高威望。你说的对,我们应该为人民的生命安全负责,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也要做到万无一失。”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