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出来了  489.周老师来了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694  更新时间:16-12-02 21:0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489.周老师来了

    徐汉美刚开始记者生涯是在《峡州晚报》的社会部,一个人声嘈杂的大厅、进进出出的人流、此起彼伏的电话声、每一张办公桌上都能听见敲击键盘的声音,还会有一些疲倦的记者蒙头而睡。

    那时候她刚毕业不到一年,除了在那里拥有一张小小的办公桌、一台沾满灰尘的液晶电脑屏、一个空空如也的记者包,就是在那里每天痴痴地等待着社会部主任的临时安排,也总是会隔上一段日子写一些豆腐干似的社会新闻的稿件登在报纸很不显著的角落。自我感觉还不错,就和陈伟联唱的那首歌说的一样:“也许我一个人不能成就一番大事业,但我尽力贡献一份微薄的力量。也许我自己不能发出万丈光和亮,但我能为斗室带来足够的光芒……”

    她是个事业心很强的女孩子,文学清是她的姐夫,工程师的奋斗给了徐家妹子极大的鼓舞,她也期待着在自己工作的领域能够有所建树,可是她也知道自己需要等待、需要磨练、需要耐心,没有哪一个记者是一鸣惊人、一步登天的,只是先后写过一些深度报道之类的东西,却被总编毫无理由的给枪毙了,就有些受到了打击、情绪不高,也有些不明白究竟了。社会部的那个虽然刚刚年过五旬、却早早秃了顶的主任倒是对这个既水灵又好看的年轻女记者表示出自己的同情。

    “等着吧,媳妇总会熬成婆的。”自认为还有些潇洒飘逸的部主任在提议:“要不我们下班以后找个地方坐坐,对你说说我的经验之谈怎么样?”

    徐家妹子很果断的拒绝了这位部主任的这番好意,她早就听说过报社的某些存在的潜规则,也听说了一些关于这个男人和一些女记者之间的交易,自己却不愿意遵守和执行。记者明明是一个神圣、崇高的职业,一个报道真实、反映民意、讴歌新时代的工作者,却变成一些附带着丑陋交换的条件而不得不委曲求全的职业,就有些对自己的远大理想暗暗担心了。抽了个时间,偷偷的把这个细节讲给了夏天跟着女儿到峡口做客的凤姐听,赵敏希望她改换门庭:“干脆跟着你姐夫去干工厂,财务、公关、设计、调度、那里容不下你?”

    “徐姨,千万别听我妈妈的。”在背后,王美珠还是胆敢坚决否决她妈妈的建议:“既然选择了记者这个行业,再苦再难也应该坚持到底!”

    “说的不错,坚决赞成小仙女的意见。”当时身为县委书记的王大力不知怎么也听见了这个消息,大声为之叫好,还揪着女记者的马尾辮鼓励她:“等着吧,找个机会,哥哥一定让你一鸣惊人!”

    徐汉美可是二十四号楼的老熟人,从小就在这座庞大的建筑物里进进出出,加上一进天官牌坊就眉开眼笑、大呼小叫,于是这栋大楼的所有人都知道文学清是她的姐夫,也知道工程师有一个比她姐姐漂亮得多、热情的多的小姨子,也就慢慢的把她也看成是这栋大楼的一份子了。也就背地里有了些遗憾和议论。

    “我感觉有一个很大的误区。”心直口快的舒云翔就当面表示过他的怀疑:“会不会文清哥当时喝醉了酒,恍惚之中认错了人,把妹妹看成了姐姐?会不会文清哥当时的眼镜度数是不是也出了问题?连良莠、美丑、好坏也分不清了?不是还有别的方法吗?雯雯,那部美国片是叫什么名字?”

    “《闻香识女人》。”警花美人在和他一唱一和:“史法兰中校可是个盲人,可什么都看得见,要不怎么会捧得美人归?”

    文学清就会追着要打那个大帅哥,其他的人就会一起拦住工程师,张广福还在一边表示同意:“其实想想,人家云翔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不知谁家有那部叫《闻香识女人》影片的影碟,放给我们二十四号楼的人看看。”

    所有的话都是当着徐家妹子的面说的,自然也就显得光明正大了。当时还在刚刚走上工作岗位的女孩子就有了几分羞怯、有了几分腼腆、也无形之中和这些口无遮拦、直来直去的大男人有了某些默契。她也就知道了这些男人接受她、喜欢她,而且对她那个越来越变得肥胖的姐姐有些不好的看法和唾弃。

    她当然认识那个貌若天仙的朴顺珠,在二十四号楼还是常来常往呢,但那个美艳动人、倾国倾城的韩国美人却是在某一天的上午第一次亲自到徐汉美供职的社会部来找她,自然而然就吸引了不少的眼球,连那个有些不怀好意的部主任也看得目不转睛了。还有人在偷偷拍照,听得见相机快门的开合声,朴顺珠显然很习惯这样的场面,微微一笑,更显得妩媚妖娆。

    恍如仙女的韩国美人的身子闪开一点,那个花朵一般娇嫩的王丽珠就叫着扑到徐汉美的怀里来了。除此之外,后面还有一个小美女,仔细一看、年不过二十、媚眼大嘴、唇红齿白、时尚新潮,还若无其事的嚼着绿箭口香糖、一脸天真无瑕的微笑,漂亮极了,不会是别人,当然是小猪的姐姐王美珠,大厅里照相机的快门就响得更厉害了。小仙女居然手上还挽着一位五十多岁的妇人,老远就在叫着:“徐姨,给你送老师来了,快快拜上!”

    那是一个有些瘦高、有些精神、有些慈祥、也有些目光敏锐的女人,看得见鬓角的一点白发,戴一副镜框宽宽的老式眼睛、衣着朴素而普通无华,走在大街上也不过就是一个极为普通的妇人。她笑脸盈盈的在很疼爱的用手捏着王美珠的鼻子:“美珠,小声一点,这里是工作重地、严禁喧哗!”

    这个世界上除了王美珠的三叔王大为、四叔王大力敢对王美珠动手动脚,敢在人前人后打她的臀部以外,也就只有张广福她的这个干爹敢这样做了,可那三个大男人在一般时候却不会叫小仙女的大名;赵敏和朴顺珠虽然人前人后会叫小仙女的大名,却绝不会捏她的鼻子,而且看得出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只是一种喜欢而已,徐汉美就知道这个女人和小仙女的关系非同一般了。

    “徐姨,给你们介绍一下。”小魔女还是露着她那动人心魄的笑脸:“这是我干妈,姓周,京城来的,和你是同行,你就叫我干妈周老师吧。”

    没有费多大的劲,徐汉美就认出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居然是新闻界大名鼎鼎的大人物,一个曾经多次用自己的新闻特写和真实的现场报道在全国引起过极大反响的新闻学教授,因为观察敏锐和笔法泼辣、加上立意深远和体察民情,就先后赢得过范长江新闻奖和中国新闻奖的特级记者,她的有些报道和特写甚至被编入教科书,作为范文而被一些同行津津乐道。徐家妹子在大学的时候就曾经读过不少她的作品,这个传奇的女记者就成了她学习的偶像,也成为她前进的动力之一,此时此刻就大喜所望了,紧紧的拉着周老师的手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

    “别激动,不就是记者的老前辈吗?不就是一个大学教授吗?不就是我的干妈吗?有必要值得这样大惊小怪吗?”王美珠风趣地说着:“没听说过吗?一等记者访领导、二等记者玩股票、三等记者拉赞助、四等记者在办报。徐姨,看来你就是生活在最底层的劳动人民了。”

    “胡说。”周老师疼爱的打了小仙女一巴掌,捂着嘴也笑了起来:“有书不看,哪里听的这些乱七八糟的?”

    “有趣吧,还不是在网上看来的,其实有些打油诗还是写得不错的。”小仙女有些得意,张口就又是一首:“国报记者拉广告、省报记者炒火爆、市报记者吃红包、县报记者传小道。”

    “姐姐,大妈妈说,你毕业以后不也是和徐姨一样的记者吗?”王丽珠抬着头奶声奶气的问道:“你是什么报的记者呢?”

    三个大女人就站在那里笑得不可开支了,谁都知道小仙女是所有人的克星,谁见了她都得让她三分,而她的小叔则是她唯一的克星,因为他会噼噼啪啪的学着和王美珠的三叔一样打人,只是没想到幼稚的小猪也会给她姐姐添乱,因为是两姐妹,小仙女奈何不得,只得掏出一片口香糖塞住小猪的嘴,大家就笑得更厉害了。

    “是这样的,周老师随便出来走走,想到小猪她爸爸工作的那个山区县去看看,又想找个同行陪着,又不想麻烦其他人。”朴顺珠在对徐汉美解释着:“美珠认为只有你最合适,再说她四叔不是很欢迎你吗?”

    “那太好了,我既可以向周老师学习,还可以去看看大力哥。”徐汉美高兴地说道。她就知道王美珠是在想方设法兑现自己的承诺,给了她一个天大的机会,就知道这个被个个喊头痛、人人无可奈何的小仙女其实还是很有正义感的。她就更加高兴了:“我们大家不如一起去,再把我姐夫、广福哥、长喜哥、云翔哥他们都叫上,一路上热热闹闹的,不知有多好。”

    “韩国美人她敢吗?除了人长得漂亮,就是三从四德学到了家,人家如今是王家的人了,和那些王家的女人一样听话,绝不参政!没有美珠的四叔的默许,人家连那个县的地界恐怕也不敢踏上呢。”周老师在笑话朴顺珠:“我一直在建议要你大哥给你发一个贤内助的金奖呢。”

    “您就别笑话我了,我其实和小猪偶尔也会去的,不过就是怕打扰了他的工作。男人不是以事业为重吗?以往也是悄悄的去,悄悄的回。”朴顺珠脸红红的:“再说如果大家浩浩荡荡的去,而且不是家眷就是朋友,南正十雄、四大美人、五朵金花还有四大天王,大力君又要骂大家是旅游团,给他添乱了。”

    “我决定跟着徐姨和干妈一起去。”王美珠在自报奋勇:“反正跟着干妈,四叔又不敢公开打人家的屁股,反倒显得安全一些,而且还可以跟着干妈到处走走看看,也学学干妈那些风行天下、脍炙人口的文章是怎么酝酿出来的,看看那些酣畅淋漓、入木三分的报道是怎么观察到的。”

    “姐姐。”小猪听得也有些动心,拉着她姐姐的衣裙在说:“我也要到爸爸那里去,妈妈不去、你带我去!”

    “丽珠,你不是经常去吗?”王美珠在劝着自己的妹妹:“我们是去工作的,又不是去旅游的,还不如这个周末跟着龙叔他们去龙盘湖打高尔夫。”

    “高尔夫不好玩。”小猪有小猪的见解:“把球打的老远老远的,走半天才走到,结果又把球打的老远老远的,光走路,又累又不好玩!”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