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出来了  463.重感冒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3409  更新时间:16-11-22 09:0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463.重感冒

    关于房产大亨和余丽华的那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的所有经过谁也不知道,也没有人会相信这样一个高大威猛、富得流油、人也长得还算不错、办事果断的马长喜居然会去想亲近余丽华这样一个虽然对四大天王有些母爱的成分、可没什么女人魅力而又十分懦弱的小个子女人。

    而两个当事人也把那件发生的很突然、完全是一时兴起的事情藏在了心里,其实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了不起就是瓦匠一时兴起、强迫未遂而已,而现在即使就是女人真的遭到了强暴也没有人愿意把那种丢人现眼的事情公布于众,就是警察已经把那些施暴的家伙绳之以法,受到迫害的女人也不愿意出来指证承认事实,其原因当然不说自明。

    其实马长喜自己心里十分明白,那一天的当时只要自己坚持做下去,他肯定可以把那个女人和自己连在一起,也许一分钟以后,他就完全可以把余丽华变成自己的女人,她的那些拼命挣扎完全是徒劳,她想逃走,就是已经对他有了畏惧;她咬他的那一口,事实上也就是宣告她完全投降了,屈服了,只要他顺势而为,肯定会是长驱直入、一往无前,这个小个子女人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就是余丽华说的那句“我恨你”使他突然悬崖勒马,在那个时候,他不愿意干女人不愿意干的事情,也不想让自己在余丽华的心里变成恶魔,那才叫得不偿失。人家梁咏琪唱的多好:“相信爱了就会爱得起,就算输了我也输得起。爱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遇到你就有用武之地……”

    表面上一切都还是和以前一样风平浪静,连一点涟漪也没有溅起,更别说什么轩然大波了。小亮、小猪、小圆和小雪这四大天王还是依然每逢周末就乐不可支的在二十四号楼的每家每户进行例行视察,搅得大家鸡犬不宁,还是会时不时的爬上楼梯,到他们的余姨家里去吃油炸小鱼,欢天喜地的。

    余丽华还是会按时到她所在的那家保险公司对面的幼儿园去接小亮,只不过回来的时候有一些变化,不再坐马长喜的那辆奥迪,而去坐车神杨德明开的那辆大大的0123号的公交车,也不再光顾马长喜的那个豪华的像宫殿般的家,而是直接把小亮带回到二十四号楼,让小亮去和孩子们一起玩耍。

    马长喜也还是会每天都到天官牌坊报到,因为这里有他的朋友,还有他的宝贝儿子;在有空闲的时候还是会给余丽华从老吴的快餐店里端一些好菜上楼去,她还是不反对,和孩子们津津有味地把那些香喷喷的饭菜吃得精光,只是她不再称呼他为“马总,”他也不再和她坐在一起谈笑风生。

    “长喜哥,好像有点不对劲。”敏感的舒云翔发现了这点蹊跷,冷笑着指着马长喜的鼻子问道:“说说看,你和丽华姐之间发生了什么故事?”

    大帅哥的那句话是当着他们两个人一起问的。余丽华飞快地望了马长喜一眼,抿着嘴笑了笑:“云翔,你是不是有些疑神疑鬼的?人家是谁,我敢吗?”

    “这不是无中生有吗?这不是莫须有吗?”房产大亨更是一脸的冤枉,抽着烟扭头就走:“你们二十四号楼的人谁敢得罪呀。”

    后来,马长喜在那一年的冬天得了一场重感冒,当然就是那个好几年都气势汹汹的流感惹的祸,发烧咳嗽,老大的一个人居然浑身无力,打针吃药不说,还住了几天医院。可这个大男人在医院住不惯,加上东方房地产公司有几个建设项目在同时施工,各种大事小事本来忙得不可开交,就早早的出了院,坐在家里用电话进行坐镇指挥。人家是有钱人,当然开了家庭病床,有医生护士上门巡诊,只是恐怕把自己的宝贝儿子小亮给传染了,就给余丽华打了个电话,说明了自己现在的难处。

    电话人家倒是接了,可听完以后没说一个字就给挂掉了。那个时候,那个漂亮妞张圆媛还没有出现呢,马长喜就有些忐忑不安,心里没底,也不知道余丽华会怎么做。虽然高烧以后有些虚脱,人都瘦了一圈,走路都有些像墙头草似的摇摇晃晃,还是坚持从床上爬起来,很自觉的戴上了一个大口罩,想自己去接小亮。

    刚打开门,余丽华就牵着兴高采烈的小亮一起走了进来,好几个大大的购物袋里装得满满的,从苹果、菠萝到体温计,从青翠欲滴的小白菜、刁子鱼、排骨到那号称能包治百病的板蓝根冲剂,甚至还有止咳糖浆。他就有些欣喜交集的站住了:“真是谢谢你了,如果没有你,小亮就麻烦了。”

    那个小个子的保险公司的女财务人员还是坚持不与他说话,却很直率的递给他一张纸条,上面有简简单单的几行字:“我问过龙啸天了,他说你已经进入恢复期,没什么传染了,可是为了避免出现交叉感染,我和小亮睡大床,你就在小亮的屋里休息,我们在家里的时候,如果没有什么事,请马总尽量不要出来。”

    这是一个命令,也是一种解释,说明女人的心里还是有这个大男人的,也是一个喜讯,余丽华终于因为这件事的发生住进了他的家里,虽然仅仅是暂时的,但谁又不认为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呢?再说这个有些忧郁的女人不是已经通过这张不卑不亢的纸条向他展现出宽厚待人的美德吗?

    人高马大的马长喜就老老实实的一个人呆在那间小房里了,可以看电视,也可以上网,余丽华会给他带回来公司的一些文件和新鲜的报纸,还可以对着图纸和网上的模型遥控指挥工作,隔着一堵墙,还可以听见她和小亮在客厅里谈笑风生,儿子会把自己的那些玩具全部拿出来给他的余姨看,还会给他的余姨唱些五音不全的儿歌,稚嫩的也有些好听:“池塘的水满了雨也停了,田边的稀泥里到处是泥鳅,天天我等着你,等着你捉泥鳅……”

    于是,在儿歌声中,还有些锅碗瓢勺的交响乐传了进来,马长喜没想到这个女人的动作如此之快,一份她带来的《峡州晚报》还没有看完,她就端着饭菜进来了,嫩嫩的炒白菜、青椒肉丝、烧茄子、一小碗鸡蛋羹,还有两条炸得焦黄的小鱼,他就感动得热泪盈眶了,真心诚意的向人家连声道谢。

    “瞧瞧,病了这些天,人都瘦多了,还是好好休养一段时间,你的那些哥们要我向你问好呢。”余丽华抬眼望了他一眼,还是说了话。她在出门的时候最后补充了一句:“小亮的事不用你操心,不管你和我有没有……关系,我都会把他当自己的儿子一样看待。”

    就是她这最后补充的这段话,就是她做的这顿饭,就是她向他展示出来的修女般的博爱,决定了这个小个子女人最后的命运转变。

    一切正常,在余丽华和小亮在家的时候,感冒未愈的马长喜总是自觉地把自己的活动范围限制在小亮的那间小房间里,不能不承认,余丽华是个很认真的女人,她不会允许马长喜和他的儿子见面,就是每天上幼儿园去,也就是隔着房门让小亮对他爸爸说一声再见。不过家里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他可以出来“放风,”无意之中,看见那张大床上有一件已经退了色的女式睡衣,很陈旧,可是洗的很干净,马长喜就知道余丽华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环境。

    三天后的深夜,余丽华穿着那件睡衣照例来到了马长喜所在的那间小房里,她会给他端来一碗银耳莲米汤,或者是一杯蒙牛特仑苏,会给他收拾一下房间,把他换下来的衣服拿出去,还会站在床边给他查体温,监督他吃药,还会帮他把电脑关上,帮他把烟灰缸倒掉。两个人都不说话,这些天以来,一直有一种神秘的气氛笼罩在这间小房里,需要的就是一种突破。

    余丽华伸出手抚在男人宽大的额头,柔软的、温馨的、光滑的。马长喜躺在那张小床上,从下而上,很方便的就能看见小个子女人藏在衣服底下、因为没带文胸而露出来的那一对圆润的乳峰,欲望就又一次像野火一般的熊熊燃烧起来了,热血像汽油一般沸腾起来了。马长喜轻舒猿臂,一把就将女人拉上了小床,很简洁的就又一次的把她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余丽华显然还是没有防备到还在病中的马长喜会有这样的举动,惊讶的叫出声来,却又马上捂住了自己的嘴,马长喜知道她是恐怕把睡着了的小亮给吵醒了,就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余丽华还是和上次那样拼命的反抗,用小手使劲地捶打着他的胸膛,用脚试图把他蹬走,隔着衣服就能感觉得到他越来越坚不可摧、越来越急不可耐,越来越对她感兴趣,女人就更加惊恐的在他的身下拼命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像一条落到岸上的大鱼似的扑腾。

    “别。”余丽华还是说出了一个字:“别……”

    “我要!”马长喜先是说出了两个字,以后,他又说了三个字:“我就要。”

    女人低着声音说了四个字:“你还没好……”

    “谢谢你的关心。”听懂了余丽华那句话背后的意思,房产大亨一下子高兴起来:“可做这种事的力气还是有的!”

    他还是和上次一样,根本不管她顽强的反抗和那些无谓的挣扎,他的行动就方便快捷了许多,几乎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和太多的精力,马长喜就把自己和她都变成了人类所最原始的状态,成为了最直接的赤诚相对。感觉很明显,她一下子就屈服了。

    “求你了,别在这里。”余丽华终于开口和他说话了,声音压得很低,还气喘吁吁的,但听得很清楚:“瓦匠,这是小亮的床。”

    马长喜就知道,她已经同意他所做的行动了。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