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欲晓  372.T1544出租车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4418  更新时间:16-10-12 21:08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372.T1544出租车

    现在的时候,在这座城市的主要街道上,抬头就可以看见天空中的一点点曙光,还可以看见越来越清晰的云彩,可是因为那些越来越高的建筑形成的阴影和浓密的行道树的遮掩,街上的光线依然不甚明朗,街灯依然亮着,只是少了那种明亮,显得有些朦胧的淡黄,树上的树叶依然郁郁葱葱,绿意盎然,叶片在国庆清晨的清新的空气中慢慢舒展,可以看见街边专门为节日布置的花坛上,红黄两色花卉组成的国旗的颜色很显眼,很好看,在国庆清晨的曙光里悄然绽放。

    第一班公交车虽然已经发车了,可是在不是这座城市的主干道的一些街道上还是看不到刷满了车身广告的公交车的影子。路边就站了不少等车的人,反正街上空荡荡的,大家就站到了已经刷黑的道路中间,街灯下、道路中,一眼可以望出很远,就看见蓝白相间的洒水车响着音乐开了过来。

    大家就不得不重新退到街边,却看见在洒水车的后面尾随着一辆挂着“空车”标志的爱丽舍红色出租车,欣喜的人群就举起了一片打车的手臂。可惜出租车偏偏停在了一个穿超短裙的时尚女子的身边,大家就羡慕的看着那个女生骄傲的拉开了后车门钻进了车里。这是没办法的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那些的士司机不也是爱美之人吗?搭上一个女子,沿途说说话,心情也会愉悦些嘛。

    乍一从还颇有些凉意、还有些光亮的街上钻进车里,闻得到车里有些烟味,感觉到车内有些暗黑,也有些暖意,在没有开顶灯的车里,眼睛还得有个适应的过程,只能模模糊糊的看见司机翻下了“空车”的提示牌,换了一个档位,又加了一脚油门,爱丽舍一下子蹿出去好远。

    她的眼睛还是没有适应过来,她只听见车载电台传出了峡州交通音乐台的主播在兴奋的给大家播报天气趋势:“各位好,今天是国庆节,首先祝我们的祖国繁荣昌盛、繁花似锦。今天全市晴天,南风二到三级,气温二十到二十六度,正是秋高气爽、阳光明媚的时刻,有利于大家上街购物,出门旅游,走亲访友……”

    正当司机把爱丽舍驶上快车道的时候,正当这个女子想说出自己此行的目的地的时候,她突然发现有一条男人的胳膊搭在了自己的肩上,暖暖的,软软的,那明显就是一种诱惑。当初上车的时候因为车内光线不好,也因为没有准备,根本没有看见有人和她居然坐在同一排座位上!她还是低头看了一下,那个男人的手已经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服在若无其事、熟练的揉捏起她的肩头了。

    女子吓了一跳,本能地惊叫起来,可是她的尖叫几乎没有出声,就不得不很快的又把喊叫缩回了自己的喉咙里,她看见了一把锋利的尖刀正在她的眼前闪烁着道道寒光,那个尖锐的刀刃阻止了她的喊叫,任何人都知道在这个时候可开不得任何玩笑,威胁是真实而冷酷的。

    “这就对了嘛。”那个年轻男人咧着嘴在笑,用那把尖刀的刀面拍了拍她的脸颊:“小姐,不管别人怎么说,不管英勇反抗多么可歌可泣,识时务者为俊杰才是正确的,为了身外之财丢一条性命一点也不值得,你说对吗?”

    女子的头脑里一下子就蒙了,脸也一下子变得苍白,眼睛死死地盯着在她的脸边晃动的尖刀,惊恐地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也有些惊慌失措,浑身也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现在的女孩子谁没有上过网?网上教给人不少身处险境的正确选择,知道这样利用出租车进行作案的家伙都是为了钱,就手忙脚乱的打开了自己的挎包,拿出了钱包和手机一并递了过去:“大哥,别杀我,我很听话的,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你们……求求你们,放我走……”

    “表现不错嘛。”那个拿着尖刀在她眼前晃悠的年轻男人还是在笑:“到现在为止还是蛮识相的。那就接着说说,穿的花枝招展的,是干什么的?包里有多少钱?这么早想上哪儿去?”

    “我是百佳超市的……促销员,真维斯,知道吗?……包里不到两百元,……不,没有银行卡……昨天刚买了一套衣服……卡在男朋友手里……他说我大手大脚……”女子在断断续续地说着。她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话。现在社会上有不少这样的女孩子,钱挣得不多,花得倒挺大方,除了女人的冲动,还有根本不去想后半个月的窘境的潇洒。有一个男朋友管着是她的幸福,否则的话,她就一定会成为那些娱乐场所里出没的年轻女子之一。

    “你他妈的是超市的?这么早跑出来干什么?穿这么风骚干什么?”那个年轻男人显然有些失望,也有些恼火:“老子还以为你是卖肉的呢!”

    “我们约好国庆去小三峡去旅游的。”她在解释自己早起的原因,她说的有些吞吞吐吐:“他……我的男朋友约好在码头等我……”

    这就是假话。她是从峡州周边某个山区县进城打工的女孩子,在城里混了几年,把那些弯弯拐拐,带尾音的乡下话消灭的一干二净了,也有了些城里女子的感觉,不过就是趁着十一休息回家看看,再说家里给她找了一个在无锡打工的男朋友,不过通过几次电话,这次节日据说也回来了,正好回去看看,现在不是实行双向选择吗?不是时兴爱情游戏吗?谁知道那个在无锡打工的男孩子会不会比她现在这个在电脑城里当销售员的男朋友更为令人满意呢?

    在此之前,因为收入微薄,她很少在峡州城里打车,也没有见过这个有着一张小白脸,被认识他的人称作大头的男孩子,当然就更不会认识前面那个把音响开得很大,吹着口哨开车的那个粗壮的,被人叫做癞子的家伙。

    他们两人曾经是牢友,同样因为抢劫罪在同一所监狱同一个狱号度过了同样几年的铁窗生涯,当然也就是狱友了。这个女子不可能知道他们两人一个头脑灵活,一个动手残忍,正是优势互补,而且合作愉快,更不知道这是他们今天的第一单生意。她只是知道和她坐在同一排座位上的那个年轻男人很快地翻过了她的钱包,甚至还有她的挎包,看着几张薄薄的钞票,一个用过三四年的过时的电信定制的手机,颇有些失望;又看了她一眼,也有些迷惑,点上了一支烟,骂了她一句,又给了她一嘴巴。

    “对了,那个坐在我身边的家伙绝对不过二十五岁,眼睛冷冷的……知道陈坤吗?他就长得和他差不多,脸上还有几颗麻子,就在鼻子两边……”后来,她在男朋友的陪同下找西陵交警报案的时候还想起那个家伙穿的是罗蒙的西装,还有一条九牧王的休闲西裤。

    “我就是卖服装的,品牌一看就知道。”她在给警察解释:“可是西服穿得皱巴巴的,衬衣的领口也有了黑印,胡子没有刮,鼻毛也没剪,一看就是社会上的那种小混混,恶心极了。”

    警察在给她做笔录,什么也没说,只是心里腻透了。这种模样的小混混如今满街都是,长得瘦瘦的,头发长长的,长相帅帅的,嘴上叼支烟,做不了惊天动地的大事,却做得出惊天动地的大案。只是这个女子没有说出那个家伙的个人特征,叫警察到哪儿去找?这也是报案者的一个通病。

    警察看了一下表,已经快到上午交接班的时间了,自己的心情变好了一些,喝了一口浓浓的茶水,对那个报案的女子进行启发:“好好回忆一下。那两个家伙有什么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再接着说,那个家伙看见你的钱包里没几个钱,有些失望,打了你一巴掌,开始骂人,后来呢?”

    “后来还能有什么呀?”女子还是惊恐未定,她是在男朋友的陪同下前来报案的,脸上的巴掌印还在,说话的声音还在颤抖:“他们又打了我几下,就找了个没有人的地方把我赶下车了……就在四方堰那里。”

    凭着警察的经验和敏感,他可以肯定这个余悸犹在的女子没有对他说出全部的真话,而且有意隐瞒了一些隐情。她的身边还坐着她的男朋友,两个人一直都十指相扣,警察迟疑了一下,决定不再追问下去了。犯罪嫌疑人还有权保持沉默呢,更况且女人还有自己的隐私权,有些不愿被外人、尤其是自己的男朋友知道的秘密。他只能寄希望那两个驾着出租车实施抢劫的家伙今天能继续作案,也许就会有新的,更详细的报告报上来,就会被并案处理,就会被引起重视。

    那个警察猜得一点不错,当时在车上那个叫大头的年轻男人恶狠狠的扔掉香烟,一把就将那个吓得浑身哆嗦的女子拉了过来,她就顺从的扑倒在他的腿上了,他把她翻了一个身,让她仰面朝上。她的眼睛没有去看那个男人的右手在干什么,她只是紧紧的盯着他左手里的那把随着不断掠过车窗的灯光而闪烁着的尖刀。

    大头很快地解开了她上衣的纽扣,就把手伸过去了。她就知道这个年轻人想干什么,知道自己无法拒绝,也无法反抗,只有屈服,就颤抖的更厉害了,身体就在他的腿上开始扭动起来,嘴里还在结结巴巴的小声叫着:“别……别……!”

    “先不是很乖吗?挨了一嘴巴怎么不听话了?”大头的右手把那把尖刀扔在车上地板上的橡胶垫上,熟练的把手伸进了她的那条超短裙的里面去了:“怕什么?又不要你的命,不过就是陪老子玩玩,等哥哥……”

    那个长得像陈坤的家伙的声音嘎然而止,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完全是有些出乎意外的表情。出租车里静静的,只能听见那个胖的出奇、傲的出奇的韩红在音响里响亮的唱着《天路》:“清晨我站在青青的草场,看到山鹰披着那霞光……”

    “怎么了?”在车的前排握着方向盘,懒洋洋的吹着口哨的癞子察觉到后排座上的异乎寻常的沉默,头也没回的问道:“大头,是不是瞧不上眼呢?不合胃口就换我来嘛,我可是来者不拒呢!”

    “妈的!”大头从女子的裙底缩回了自己的手,顺着就给了女子一巴掌:“真他妈的晦气!今天真他妈的起来早了,这个娘们还他妈的夹着……那个东西呢!”

    “那是……”女子在拼命拉着自己的裙子,吞吞吐吐的在辩解:“我是想对这位哥哥说的,可是你不准我说话……”

    大头就狠狠的又给了她一巴掌:“妈的,你坏了老子今天的彩头,知不知道?你让老子开张不利,知不知道?老子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知不知道?”

    “现在怎么办?”癞子在从后视镜里看着这个捂着脸嗦嗦发抖的女子,驾着车从一条停满私家车的小巷里穿过:“要不把她带回去养几天,不就可以了吗?你不想要就让兄弟开开心,一看就是个浪货。”

    “带回去干什么?这叫撞红知不知道?今天咱们办事就会诸事不利知不知道?”大头在女子的超短裙上使劲地擦着自己的手指,愤愤地冲着这个女子的脸蛋吐了一口唾沫,又重重地给了那个女孩子一嘴巴:“滚!真他妈的扫兴!找个地方让她滚开,我们今天还要办正事呢。”

    那个女子后来和她的男朋友已经走出了西陵交警的办公室,却一个人又跑着反转回去,对着那个正在整理记录的警察兴奋的叫着:“同志,我突然想起来了,他们在把我放走的时候,说是要去办什么正事!虽然他们没说到哪里去,可是我却记下了那辆出租车的牌号,是T4365!”

    警察疲乏的脸上这才有了一丝笑容,直到这时,这个发生在清晨的抢劫案才有了一些可以追查的线索,才有了一些破案的可能,他拿起笔,在笔录上潦草的记下了那辆出租车的牌号,再抓起电话通知了110指挥中心。如果不出意外,十分钟以内,全市的今天上街执勤的交警就会知道这条信息,有犯罪嫌疑人利用牌号是T1544的出租车对乘客实施抢劫,已经得逞了一次,而且极有可能再次作案,如有发现,立即报告,组织拦截,并进行扣押。

    只是那个负责写下笔录的警察有些犯愁:今天可是国庆,又是黄金周的第一天,加上又是一个万里无云的好天气,肯定就会是全民的大节日,光在峡州的中心城区本身就有近六千辆出租车和近四万辆私家车,加上那些从四面八方涌入峡州游玩的不计其数的外地车辆,条条道路都会是车水马龙,而在这些浩瀚的车流里想找到一辆爱丽舍的红色的士,那无疑就是大海捞针。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