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欲晓  295.只好向刘仪伟学习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5135  更新时间:16-10-08 06:2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295.只好向刘仪伟学习

    这个书生还是懵懵懂懂的认为唐晓要去找家豪华酒楼吃饭,就很乐意地跟着这位美女上了出租车,还很高兴地跟着凤凰美人来到了位于长江边上的一栋名叫时代广场的顶级豪宅。在乘着三菱电梯向楼上提升的时候,他好奇地问了一句:“能把饭店开在这样的地方,一定是一家不错的吃饭的地方。是不是私家菜?”

    唐晓努力才能憋住笑,第一次用手给他扣上了敞开的衬衣的纽扣,做的非常自然,自然的连她自己都感到吃惊,就有了些腼腆:“龙先生,等会儿见到了我妈妈,别傻里傻气的,放自然一点。”

    “什么?”龙啸天一下子就楞住了:“你妈妈也要来这里吃饭?”

    “我真是服了你。”凤凰美人笑了笑:“呆子,这是我家!”

    “你家?”医生就更惊慌了:“唐小姐,不是说去吃饭吗?不是说要吃满汉全席吗?到你家来干什么?”

    “因为我想了一下,满汉全席还是留到以后再吃吧,反正有的是时间。你这个呆子,既会相面、又会打架、还会看病、作为新好男人,厨艺一定也不错吧?所以还是决定让你到我家给我做顿好吃的。”唐晓在拼命忍住笑:“不是说奇文共赏之吗?你可是我这辈子所见过的最奇怪的呆子,所以我想让妈妈见见你这个医生,对了,你和我妈妈还是同行呢,再说不是还可以摘掉太阳镜让你好好把我看的清楚一点。”

    “唐小姐,你一定是个疯子!”龙啸天开始变得慌乱起来:“我和小姐萍水相逢,一点也不熟,干嘛把我带到你家里来,还要见你的母亲?唐小姐想过没有,要是我把你也这样带到我家去,也去见我的老爸和妹妹,你会愿意吗?”

    “你……”唐晓笑了起来,又有些脸红了:“那有什么不愿意的?只要你能……讨我妈妈喜欢,我保证下次一定跟着到你家去,有来无往非礼也。”

    “等等,你放过我好不好?”站在窄小的电梯里书生更加手足无措了:“不打招呼贸然登门是很没有礼貌的行为,再说两手空空也不太好吧?”

    “不错,还知道要带点礼物上门,是有点绅士风度,我很满意。”唐晓笑得很甜:“这次来的突然,那就免了,下次可一定要记得。”

    “还有下一次?等一等,你就不能放我一马吗?你这个女孩一定疯了,第一次见面就把人往家里带,就不怕上当受骗?我真的建议你要去看精神科的大夫。”电梯停住了,电梯门也敞开了,龙啸天赖在电梯里就是不出来:“这样,唐小姐,就当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就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我还是乘电梯下去吧,各自行个方便。”

    这个男人在和肖一飞对打时的那种英勇无畏、面对陌生女人的那种忐忑不安、还有面对漂亮女人露出的那种腼腆的样子,都使唐晓感到很得意、很满意,也很满足,于是就决定对他说出一个天大的秘密:“龙啸天先生,你知道吗?你是我带回家的第一个圈外的男生,是不是有些感到荣幸?”

    “不会吧。”龙啸天完全不相信:“又是艺人,又能说会道,人也长得不错,男朋友肯定一抓一大把,就是偶尔漏出一个,也绝不会是我。”

    “对不起,事情真是就是这么凑巧,那个偶尔漏下的家伙恰好就是你这个呆子。”唐晓不由分说的将他推出了电梯,笑脸如花:“龙先生,你不是骂我是疯子吗?你不是威胁要惩罚我吗?你不本身就是个大夫吗?那不就正好吗?到我家给我看看病,看的正确,付给你最高的出诊费。”

    “冤枉!我算是掉进了小姐的陷阱里了。”龙家大少无可奈何的提着唐晓的那大大的旅行箱跟着她走,边走嘴里还在不停的咕噜:“能买得起这样豪宅的人、能在这种地方住的人,非富即贵,想必不会有孙二娘之类的在这里卖人肉包子吧?再说,像你这样弱不示风、娇滴滴的女孩子肯定还没有学过人体解剖学,不会把人大卸八块吧?”

    “那你就等着吧,我今天就是要肢解你这个呆子!”唐晓红着脸打开了一扇雕花的金晶防盗门:“我刚刚想起了一句话,说的是,天堂有路你不进,地狱无门你偏来,龙先生,今天你撞到我枪口上了!”

    偏偏这最后的一句话让唐晓的妈妈崔洁冰给听见了,人还未见,声音就已经出来了:“晓晓,谁撞到咱们女儿的枪口上了?”

    有些时候不能不佩服龙啸天的运气实在是真好,好的无与伦比。他们进来的时候,唐晓的妈妈崔洁冰正在望着客厅顶上的那盏枝形水晶吊灯发愁着呢,以至于有些尴尬、也有些不知所措的龙啸天吞吞吐吐的叫她“阿姨”的时候也没有注意到他,只是在急急地对她女儿说着要更换吊灯灯泡的困难。

    有些时候不能不佩服这个书生的随机应变和多面手、万金油,从来就是这样,什么都想学,什么都干过,什么都会做,这就是龙家大少最逗人喜欢、最叫人欢迎、最让人佩服的地方,只要用得着,肯定义不容辞,不过这样的情况大多发生在那座叫做峡州的天官牌坊后面的二十四号楼里,在外面,人家可是龙家大少。

    “阿姨,这不是很简单吗?不就是换个灯泡吗?交给我吧,小菜一碟。”龙啸天脱去了身上的西装,很熟练的扔给了一边站着的唐晓,还很随意的指使着唐晓:“站着干什么,家里有架梯吗?快给我搬来。”

    直到龙啸天很矫健的爬上架梯,开始更换吊灯的灯泡的时候,崔洁冰才醒悟过来:“晓晓,这是哪儿请来的水电师傅?”

    “妈!”唐晓噘着嘴有些不高兴了,她本来就是一个任性的女儿,就叫了起来:“人家可是我请来的客人,不是修理水电的师傅。”

    “阿姨,别听她的,我是被唐小姐绑架来的,不是请来的,不过也不是水电工,倒是个医生,好歹像干这种基本的水电工的事倒是懂得一点。”他在架梯上一边回答着,一边在对唐晓喊道:“唐小姐,你别当监工了,也来帮帮忙好不好?去找块抹布递给我,趁着我站在上面,就把吊灯顺便也擦一擦,免得阿姨以后再爬上爬下的。”

    崔洁冰吃惊的发现自己这个一向骄横霸道、不听人指使的漂亮女儿居然会乖乖的、甚至有些欢天喜地的去服从这个突然闯进家里来的陌生男人的命令,在她的记忆中,这个风光无邪的女儿好久以来都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虽然从没有带任何男孩子回来过,可是那些绯闻的男人个个都是巴结这个凤凰美人的,什么时候看见过这样被别人指手画脚过,这可是开天辟地第一回。

    不能不佩服龙啸天的那种亲和力,不能不佩服龙家大少的那种语言艺术,当他走下架梯的时候,就接过崔洁冰端过来的一杯茶,笑了笑:“阿姨,这就是您的不对了,像这种端茶倒水之类的事应该叫唐晓来做!”

    崔洁冰就吃惊的看见自己的女儿捏着拳头打了那个有些帅气的医生一下,还在娇嗔:“呆子,不是说只喝白开水的吗?”

    “唐小姐,这是礼仪懂不懂?”龙啸天很傻傻的笑了一下,喝了一口青青的绿茶,眉头还是皱了一下,不过脸上却是笑容:“为什么不喝?又不是你给我端来的,这可是阿姨给我沏的!要懂得尊老爱幼,这是中华民族的美德。”

    后来过了很久,唐晓已经是峡州的常客了,当然也就是龙家大少的女朋友,当然也就把天官牌坊后面的二十四号楼当作自己的活动范围以后,在二十四号楼那座曲廊里面和那些四大美人、五朵金花打麻将的时候,唐晓承认过,当龙啸天说出这句话以后,唐晓就知道她的妈妈就一定会十分喜欢这个虽然看上去有些傻气、有些木讷、但为人真诚,对人热情的小伙子的。

    而在那个时候,那个呆子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冲着崔洁冰笑着:“阿姨,像这些水电修理的事还有没有?您只管说。我知道您不会做的,这本来就是男人做的事。好在家里的一些琐碎小事我挺在行的,都可以帮您办好的。”

    这就是龙啸天与众不同之处。人家到了一个新的环境、遇到了一些新的面孔,第一要素就是努力做的从容一些、得体一些、潇洒一些、大气一些,所以才有那么多的男孩子愿意把自己和女朋友的家人的第一次见面的地点安排在饭店、酒楼和娱乐场所,也好方便给人家留下一个好的印象,至少是一个第一印象。

    “你真的会做?”崔洁冰有些吃惊了:“现在的男孩子都不会做这些事了,这可都是工人做的事,你不是医生吗?”

    “可不,外科医生。”龙啸天笑起来很阳光、很有感染力:“外科医生也就是和工人差不多,也是属于制造业,前些年,我们国家不是大吹特吹自己是世界工厂吗?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您也是一名医生。”

    “晓晓,真没想到你给妈妈找了个同行。”虽然已经是半老徐娘,崔洁冰还是显得很好看,尤其是抿着嘴笑的时候:“连妈妈的情况也告诉给人家了,可见得你们真的已经谈到了很多的情况。”

    “妈妈,这个家伙会看相,他是自己猜出来的。”唐晓急急忙忙地在给自己妈妈做解释:“我是做什么的,也是他猜出来的!”

    “阿姨,有些事情只要掌握技巧,加上细心的观察和缜密的判断,其实是不难判断的。”龙啸天说的很虚心:“相面术也就是因人而施的观察而已,道家的许多的学说和观点都是通过观察和深思熟虑而得出的结果。”

    “妈妈,听听。”唐晓在叫着:“他是不是一个呆子?”

    “呆子又怎么样?书呆子有什么不好?总比那些不懂装懂的人好得多吧?”崔洁冰就笑了起来:“告诉阿姨,龙先生和我们晓晓认识有多久了?”

    “当然已经有些时候了。”唐晓在抢着说,还在提醒着龙啸天:“龙先生,大概已经有三四个月了吧,不过今天才敢把他领来见您。”

    “阿姨,别听唐小姐骗您,在长辈面前我从来不说谎话。其实从现在算起,不到两个小时以前,我还不认识她呢!”龙啸天说得很直白:“事实上,从一见面起,唐小姐就在不厌其烦的一直在追着问我是否认识她,我都对她解释过一百遍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位小姐,也不知道唐晓是何许人也,即使她长得的确很好看,也很现代时尚,我还是不认识她,会不会是唐小姐认错了人?”

    母女俩全都笑了起来。

    “我恨死你了!”唐晓摘下了太阳镜,脸红红的站在他面前:“呆子,就你会说实话,也不考虑人家会很尴尬的!”

    “我才尴尬呢!”龙啸天大声的分辩说:“阿姨,您不知道,我和您女儿完全是在一个极偶然的机会见面的,见面的时候,就因为顺手帮了她一点小忙,她就说要请我喝咖啡,我谢绝了,她就要我请她吃饭,我勉为其难、打肿脸充胖子的答应了,她却不知为什么把我领到您这里来了,这就是事实。”

    唐晓笑得前仰后合,声音很好听。

    “怎么办?既来之则安之,没法子,只好向刘仪伟学习了,给这个不讲道理的大女生做一顿饭吃,也好了她一桩心事吧。”龙啸天一边在挽起袖子,一边在问:“阿姨,请问厨房往哪里走?”

    “我没有听错吧?”唐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呆子,你还会做饭?”

    在那座叫做峡州城的南正街和二十四号楼的那些老人的眼里,龙啸天除了被人称为书生以外,还有一个绰号叫龙家大少,那是人家从小就有的。

    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如今被人们称作神医的主任医师从小一直都是一个养尊处优、生活富裕的公子哥儿。他的老爸、也就是人称龙老爷子的龙庆丰从前也是个书生、一个很了不起的书生,在大学里学的是当时最先进的计算机程序控制,谁都说以后辉煌的前程在等着他,不想却因为大学里的一场刻骨铭心、永不忘却的爱情弄得人都差点疯掉了,被那个被人家称作神仙的杨大爹千辛万苦的用偏方和气功给治好以后,龙庆丰却突然大彻大悟了。结婚生子、参加工作都与他人无异,只是把名字也改了,人也变得沉默了,也算得上是疼改前非、一次与往事彻底的决裂。

    龙庆丰从改革开放之初就下海开始做生意了,先是在南正街上摆一个小小的布摊,摇身一变又在解放路开了间绒线店,再摇身一变就在云集路换成了一家金银首饰店,没过几年,人们发现他成了一个叫百佳超市的老板,改行做起商品零售生意了。随着人们生活的提高、商业网点的发展,百佳超市也就像滚雪球式的迅速扩张发展,生意越做越大,名声也越做越响,大街小巷都可以见到他的连锁店,便利店更是几乎每个小区比比皆是,连省城也可以看见百佳超市那个从大海喷薄而出的一轮朝阳的标志了。

    不过也没多少年的功夫,百佳公司就成为全国商业五百强的企业,一转眼就成了峡州的商业龙头,也成了商业零售的排头兵,百佳超市就变成百佳公司,龙庆丰就变成了董事长,也就成了峡州有头有脸的企业家,还是政协委员,风光得很。只可惜自己的女人死的早,里里外外一把手,虽然有女儿龙婷婷帮自己主持财务,可大方向还是得靠自己,一个人成天忙得团团转。龙啸天当然会心疼自己的老子,一直都在劝他为自己、也为百佳公司找一个职业经理人。

    “人家可都是科班出身,知识面广、经验丰富,而且年富力强,正是用人的时候。”龙啸天说的振振有词:“再说,百佳也不应该是一家家族企业,而是一个商业公司,总得顺应潮流,跟上时代的步伐吧?”

    “放屁!”龙长丰根本无动于衷,这个很固执的老头还会狠狠地瞪他一眼,吹胡子瞪眼的说:“儿子,我们走着瞧,我非逼着你接班不行!”

    龙啸天只好哑口无言了,他可是一个医生!

    他现在虽然对百佳公司百事不管,连问都不过问一声,可走进百佳大厦的公司办公区域看看,就可以看见他的那间很豪华的办公室,打开百佳公司的网站,就可以在百佳公司的主要成员一栏里看见,龙啸天却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理由很简单,因为他是龙家唯一的男孩,所以他就是接班人的不二选择,这个总经理的位置自然就是他的了,换一句话说,百佳公司自然也就是他的。说是股份制,说到底还是家族管理,拥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股份,自然就拥有绝对掌控权,子承父业自然是最恰当不过的了。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