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抹去记忆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034  更新时间:16-06-19 09:5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紫宇卿只是碰碰运气,没想到真的会在后山上,找到柳轻钰,这就证明昨夜凤羽殿那火,就是轻钰所放。

    柳轻钰眼神不善的看向紫宇卿,冷声道:“你来做什么?”

    紫宇卿没有回答,反而问道:“你还回来做什么?你不是跟他走了吗?”

    听着他质问的语气,她就火大,他与别的女人风花雪月,缠绵在榻,他倒好还理直气壮的问她!于是所有的怒火在顷刻间爆发,什么淑女范通通都滚一边去……

    “紫宇卿,你脑子被驴踢了!还是少根劲,我什么时候人走了?是不是稍微跟我有点相似的女人,就把你糊弄得分不清事实了。”骂完不给他一点时间,如一道白光而去。

    紫宇卿心里一敞亮。他应该早想到的,这下可坏了。

    就算他想追,早已看不见柳轻钰的身影了。

    宁琉欣知道紫宇卿去找柳轻钰了,她心情差到了极点,根本没有心情去接受臣民的朝拜!

    而人们都期待着可以一睹新皇后娘娘的姿容,宫里管事的却宣旨,因皇后娘娘身体抱恙,所以不能前来。

    人们纷纷猜测是什么原因能让两任皇后,都不来参加臣民的参拜?

    该结束时就该做出果断的决定,尤其是在感情问题。于是,柳轻钰飞过山川,丛林故意留下气息,引他前往琼山。

    柳轻钰一袭水蓝色衣裙女子站在桃花间。看着开满山林的绯红桃林,惆怅万分。

    淡淡的薄雾弥漫着,为这片樱花树林增加了些神秘。

    婆娑的桃花迎风摇曳,花海中的人襟飘带舞,肤如凝脂,手如柔荑,唇红齿白。她颜色无双的脸上有过迷茫,但那双钟天地灵气,清澈却不见底的眼眸,一片冷清。

    风吹动了她的衣纱,花瓣飘落了下来。看着这片开的正盛的桃花,她回忆起自己当时,就是在这里与紫宇卿相遇的。

    假如自己不曾走进这里,不曾回头,不曾让他走进我的心,是否还会是这样的结局。

    如果自己当初能够坚强,不温柔寡断,早日走出心结,还会悲伤那么久吗?

    她明白,世上没有那么多假如,早知道。

    她靠着樱花树,寂静,苍凉地等待着。

    漫长的等待,已经让我厌倦,我再也不想等待何人,不想依靠谁。

    听到那细微的声音,她开口“你来了……”唇瓣嫣红,眉目如画。

    细微的声音淹没在寂静的山林中,无声无息。

    紫宇卿不知何时出现了对面。那人独自站在树下,白衣胜雪,长身修立,说不出的潇洒俊逸,只是那双眼睛满是疲惫。

    “难道我们就不能回到从前吗?一定要如此吗?”他开口,唇瓣如雪,微带着抖颤。

    时间渐渐的从她眉目中流失,清澈的双眸中看不出一丝神色,静如止水。“可以,你若能让一切回到如初。”那声音很轻,仿佛随时都会离去。

    柳轻钰低眉,掩饰了那微弱的感觉,不让他察觉到什么!岁月是无情的,再也回不去了。

    他蓦然想起如果自己能够坚强点,勇敢一些,按心里的感觉,不管如何也不应该受她人的影响,是否会有不一样的结局?嘴角不由扬起一抹苦笑,晨雾中仿佛那个眉目依旧的女子正朝他温柔微笑。

    “难道你就这么恨我,不可原谅吗?”苦色声卡在了喉咙……

    他忽然发现自己说的话都是枉然,冷冷的风仿佛也在嘲笑他,那个与他举目齐眉的女子是不会再回到他的身边。

    她的笑,她的坏,她的无理取闹,她的一切都浮现在眼前,仿如昨日,无法忘怀。

    可现在心爱的人就在眼前,而自己却无法拥有。

    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

    不……我再也无法忍受思念的痛苦,就算绑,就算你恨死我,也要留你在我身边。

    看着他这样子,柳轻钰心里很不是滋味,有了一丝动容,但又想到了他与宁琉欣在一起的场景,那丝动容很快也消失不见。

    自己真的是累了,我会把这一切当做一场梦。

    就在他沉浸在自己的想法时,没有注意到,柳轻钰如幽魂般的走在他面前,直逼他的要害,“宇卿……”紫宇卿刚抬头,他睁大眼睛,因为他感觉到了痛。

    柳轻钰看着他倒下,蹲在他身旁,轻问道:“宇卿,你疼不疼,要不要我帮你柔柔。”

    紫宇卿眼睛微睁着,很久没有听到她叫我的名字了!是不是我死了,才能解开她心中的恨。

    我咬了咬嘴唇,心一横,对着他举起手,指尖闪烁一阵强烈白光。

    紫宇卿脑海里有关柳轻钰的记忆瞬间破碎。

    虽然我们从很久以前就相识,却在这相知,相爱不足一年的时间里,曾经给我过伤害,快乐,但毕竟我们曾经拥有过,我也不忍心伤害于你!只能抹去我们的时光,这样你就不会在愧疚与绝望中挣扎。

    柳轻钰感觉自己的心,好痛……

    她抬头看向蔚蓝的天空,不让眼泪流出。

    难道有些东西是她永远都无法拥有吗?

    看着他晕了过去,柳轻钰起身,本来自己就放心不下,但一想又算了。她衣袖一挥,樱花全部凋谢。看着飘落的樱花,呢喃细语,“就像凋谢的樱花,已经落幕,是该曲终人散了。”那倩影如鬼魅般,消失在山林中。

    当你占住我的心时,你却给我无情的伤害,现在为何纠缠不休。

    紫宇卿坚持让自己的意念保持清醒,他艰难的伸出手,想要留住什么,但最后徒劳无益。

    就连上天也为他们伤感,下起了蒙蒙细雨。

    心微动时心上已有她,情到深处时奈何人已远,物是人非,风亦感伤,往日不可追。

    当沧冥赶到时,就看见紫宇卿躺在樱花树下。沧冥轻声走过去,蹲下,手微抖的试了下他的鼻息,长呼了一​口气,“还好,来的不算晚,还有救。”虽然呼吸微弱,看起来像伤得很严重,但他细细排查了一遍,发现他只是意识被暂时封住了,没有生命危险。

    沧冥坐在旁边,前思后想。最后决定先带他回去。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