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茶楼风波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962  更新时间:16-06-15 14:4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夜深人静,宁琉欣才潜入养心殿。她小步走到紫宇卿面前,面色复杂的看着紫宇卿。

    紫宇卿先是一愣,凝望,随后轻声道:“你来了。”

    宁琉欣“嗯”了一声,抬头看着他。迟疑片刻,她张着小嘴,星眸闪动几下,终于问道:“紫宇卿,你愿意娶我为妻吗?”

    看着宁琉欣期待的目光,紫宇卿冲她温柔的一笑,忽然起身,伸手一搂,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我愿意,就让我们相伴今生。”紫宇卿这次是真的累了,他不想再盲目的等待了!

    “那柳轻钰呢?”她要知道,现在柳轻钰在他心中占据了怎样的角色。

    紫宇卿眼神黯然,片刻又转变成淡然,“或许是我福薄缘浅,注定有缘无分,既然如此,何不珍惜眼前人!”说着低头,深情的看着宁琉欣。

    宁琉欣虽然很在意他的过去,但毕竟以后她才是宇卿的妻子,她又何必去计较这些。

    “明天早朝,我就宣布封你为后。十天后举行婚礼,欣儿,你说这样可好?”

    宁琉欣一听要封她为后,一时心花怒放,喜上眉梢,点头道:“一切都听你的。”宁琉欣带着羞涩伏在他的怀中,伸出手搂向他宽阔的肩背。

    紫宇卿的旨意一出,惊动整个天下,世人都想一睹宁琉欣的芳华,朝臣一片欣慰。

    到达帝都的路程,对于柳轻钰来说,不到半天的时间便到了,她却慢行,一路上走走停停。

    因为她不知道紫宇卿有没有再娶妻,后母对孩子好不好,所以她迟疑了,或许只有自己去看一眼才能知道,而不是在这里瞎想。

    当柳轻钰出现在帝都时,就看见帝都到处张灯结彩,人们脸上都带着欢喜,就连柳轻钰都被这喜庆的气息所影响。

    她只能用喜气冲天,热闹非凡,来形容此时的场面。

    她抬脚,进了一座清雅的茶楼。茶楼地方很宽敞的,生意那是火爆异常,每张桌子上都安坐着客人。

    当柳轻钰一袭白色斗篷,出现在茶楼,就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她瞧见二楼靠窗坐着白隐和柳兰心,她上楼走过去,坐了下来。

    看着少女上了楼,众人才开始窃窃私语,一个俊俏少年,声音有些突出,“你们看到了吧!刚刚进来的少女,虽然戴着斗篷,但那身姿居然跟凤香楼的如玉姑娘,颇有相似,可惜本公子无缘目睹那倾世风华之容。”说着,倒是有几分遗憾之情。

    一个年长者深沉道:“你个毛小子,你懂什么?那女子只是空有一副好皮囊,品行却是龌龊不堪,你可不要被她的外表所迷惑!”

    柳兰心满脸怒气,想要下去跟他们理论。柳轻钰冷声呵道:“坐下。”

    柳兰心只能不甘心的坐下,恨得咬牙切齿,将所有的怒气都转向白隐,用眼神死盯着白隐看,而白隐则感到好生难为,他假装没看见。

    柳轻钰怎么也没想到,会在小小的茶楼里,会听到自己的名字。

    而且,在这些人眼中她的名声好像很不好,这让她感到好生奇怪,她好像没有干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吧?

    柳兰心只能死盯着白隐看,那眼神中酝酿着怒火滔滔,而白隐看向柳轻钰,而对于柳兰心的怒火,柳轻钰视而不见,一脸淡然。

    那少年疑惑道:“这位大叔,此话怎讲?”

    “一看就知道你是外地人吧?你有所不知,你说的这位如玉姑娘可不是什么好货色,她不仅勾三搭四,还杀了服侍她多年的侍女,大家说说是我冤枉她了吗?”那位长者起身,高声问道。

    柳兰心顿时气得暴跳如雷,从腰间抽出了腰间剑,一跃而下:“你简直是胡说八道,我看你是活腻了吧!”

    那长者急忙拔刀抵挡住了即将到来的致命攻击!

    柳兰心没有到那人功力如此了得。她眼神一狠,全力出击,一道兰色光芒飞速闪过。

    柳轻钰手中的飞出,挡住了柳兰心的剑,众人的目光的看向楼上。

    那长者用宽大的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他刚才被那浓浓的杀气所吓到,拱手道:“这位姑娘,方才是在下的不是,还请姑娘不要见谅!”

    “哼……”柳兰心走上了楼,她怕再纠缠下去,姐姐会生气的,所以就此了事。

    楼下瞬间又变得平静,时而向楼上瞟一眼,都想知道那白衣少女的身份。

    一位身着墨色衣衫,满脸长着胡渣的男子突然说道:“刚才那位大哥所言不假,如玉姑娘登台献艺那晚,我就在凤香楼,如玉姑娘一上台,众人仿佛被她勾走魂,那姿容美得无法描述,歌声如黄莺一样宛转悠扬,琴技高超,杀机四起,令人心潮澎湃!曲终后,一位蓝衣公子出现,想要带她离去。这时,当今天子突然来访,舞台上出现了两男争一女的场景……”他一顿,忽然不说了,自顾自喝起了茶来。

    大家被他引起了好奇,纷纷攘攘的问道:“后来呢?”

    “后来怎么样了?”

    “如玉姑娘最后跟谁走了?那她杀害自己贴身侍女的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那墨衣男子听着大家七嘴八舌,并未搭话。

    众人看着那茶盅心底抱怨,一杯茶至于喝那么久么!

    看着大家等得不耐烦了,他才继续悠悠开口,“后来,皇帝自然不是那蓝衣公子的对手,人家只用了一招,就足以让他重伤,最后如玉姑娘与俊美无暇的蓝衣公子比翼双双飞,徒留皇帝独自一人伤感,至于其他传言,在下没有亲眼所见,不好下结论。”

    “哦,怪不得皇帝会封琉贵妃为新后,明日要到观仙台接受臣民的参拜!”

    唉!

    听着楼下的闲言碎语,柳轻钰瞬间一切都明白。

    抬头看着兰心压制的怒气,柳轻钰赶紧强行带着她离开了茶楼,免得她再生出什么事来。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