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遍染天下  一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153  更新时间:17-05-05 19:01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小恬有些心不在焉,皇后的茶凉了,她却没换上。

    “小恬?”

    她恍然回过神来:“是,皇后娘娘?”

    皇后的眼睛很漂亮,一双大大的桃花眼很有神,一看就觉得她是个秀外慧中的女子:“有心事?”

    “回娘娘,没有。”

    选为宫女的大多是朝中大臣的庶女或是他们七大姑八大姨女儿,这些女孩儿出身不算尊贵也不算低贱,又知书达理,容貌清秀,十三到二十岁左右

    ,正当好时候。要是被皇子、皇孙看上了,一家人都平步青云,最差的熬过人生最美的时光,再回本家嫁人。不少女孩子在宫里都有喜欢的人,只

    是碍于身份不能曝光,私下里思思春也能理解。

    “我记得你好像是周大人的三女儿?”

    “回娘娘的话,正是奴婢。”

    “周大人是朝廷三品大将,难为他竟生出这么个水灵灵的女儿。”不知道皇后是不是在调侃,反正她的笑意在眼角都清晰可见。

    人知周建成将军膀大腰圆五大三粗,使得双锤虎虎生风,偏生二夫人生的女儿周恬细眉纤腰,在一圈身材高大的兄弟姐妹中如同出水芙蓉,堪称一

    朵奇葩,让人严重质疑周恬生父的真实性。

    “我开玩笑的,别生气。”

    就是生气了也不能把您怎么着啊皇后。

    后宫人心可畏,小恬从小被灌输后宫勾心斗角的危险情节,于是当皇后开始打趣的时候,她自动脑补无数宫女被推下深井、埋尸荒野、关进小黑屋

    折磨致死、以及毒酒上吊针扎等一系列惊心动魄。

    她扯出一个铁青的微笑:“奴婢怎敢。”

    玉蟾不由叹了口气,人越成长,想得就越多,没什么含义的话也被硬生生扯出含义来。她不喜欢之前的宫女也是因为对方想得太多。记得一回簪子

    找不到了,虽然木簪子不值钱,但是是姑娘生前留下来的,于是号召了整个寝宫的人一起帮忙找,结果那帮人先在她面前证明簪子的消失与自己无

    关,然后才不慌不忙地在自己同伴的屋里找。

    然后那次找簪子的人便全部被她放回了家。

    旁人以为皇后是怀疑那帮人里面有人偷了簪子所以被遣退了,都私下里纷纷议论那个簪子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宝物。

    小恬一想起自己有机会被调到皇后身边归根到底还是皇后之前的人都被遣走了,不由得心里又开始自己脑补。

    “你年纪轻轻,可有喜欢的人?”

    玉蟾想着:若是你果真有心仪的人,便放你回去也不妨。

    小恬还以为自己的心思已经被眼光毒辣的皇后发现,立刻跪倒在地:“奴婢不敢痴心妄想,陛下身份尊贵,皇后娘娘待小恬恩重如山,奴婢就是万

    死也不敢有非分之想!”

    可不是不打自招么?可怜的孩子。

    “你喜欢的,是陛下?”

    小恬不再敢出声,生怕多说多错。

    “你怕什么?难道我不准,你就不喜欢他了?”她的声音很温柔,听起来还是一如既往的好脾气,可是小恬却生生觉得这个能统领后宫这么多年的

    人不会如此单纯。

    玉蟾叹了口气:“也罢,正巧今日有人要献舞给陛下,我带你去看。”

    别人献舞给皇帝有什么好看的?

    皇上有个梦中情人是家喻户晓的事,归根到底,是由于宫中传出了一幅皇上亲手执笔的残画。

    这一次献舞,估计多半献的是那个跳舞的美人。

    皇上除了朝政,任何事都不瞒着皇后,包括这一次堂而皇之的“献舞”。

    “据说,这一次是个天仙般的美人。”皇帝小声对皇后说。

    坐在高处的这一对夫妻含笑看着即将上演的节目。

    奏乐响起,这是一段《天仙子》,八个衣着黑色舞裙的丽人缓缓起舞,空灵乐器颇有些世外桃源的味道。无奈上位之人不懂欣赏,夫妻两人一个接

    一个打呵欠。

    安排这次献舞的姚大人紧张地搓手,不懂到底出了什么意外,不过又不可抑制地庆幸,这帮黑裙的舞女本就是为了衬托主角的,要是皇帝看上了这

    帮配角,不是太亏了?

    乐曲突然起伏,殿门出现一个侧影。一个少女一身朴素白衣,不着修饰,长发披肩,穿着软底布鞋,缓缓走到宫门口。她一出现,便将人们从满眼

    黑色的视觉疲劳中带出来,甚至皇帝与皇后的目光都变了,那是一种清晰可见的惊艳与怀念,就像是——等这个人等了许久。

    他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能获得皇帝的认同就不容易了,何况皇后好像也很欣赏她。

    等到美人迈着款款的步伐,低眉顺眼,既不倨傲又不低贱,戴着训练了许多次的笑容走到中间时,先是皇帝的目光黯淡了下去,等到她翩翩起舞再

    盈盈下跪,皇后的目光也黯淡了,看着美人的眼神中,只剩下失落与悲悯。

    起死回生抑或移魂转魄,不过是痴心妄想。

    “启禀陛下,雪幽是微臣的远房侄女,久仰陛下仪容,今日幸得陛下垂怜,夙愿得偿。”

    “姚大人,这侄女长得跟你真不像。”皇帝忽略了后一句话。

    底下众官员:“······”

    姚大人:“回陛下,是远房的。”

    “哦,只要一个姓,都是远房的。”

    姚大人:“······”

    “就算连姓都不同,也能是亲家那边远房的。”

    皇帝的嘴一刀接着一刀,把姚大人准备好的台词全部削了回去。

    就在姚大人越来越无地自容的时候,皇帝又转向雪幽:“姑娘可愿留在后宫?”

    一句话激起底下层层波澜——后宫嫔妃十数年只有一个皇后,可见皇帝的专情。皇后一直没有错处,官员没有理由挑刺。皇后有个辞官还乡暗处掌

    控局势的“义兄”,别人又不敢弹劾。这个没有缝的蛋一直都没法钻,如今终于有碎裂的迹象。姚大人抹去层层的汗珠,心想虽然几番波澜,结局

    尽如人意就行了。

    “多谢皇上恩赐。”雪幽重重叩首。

    “皇后便麻烦你照顾了。”方间平丢下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转向身边的人,“我还有些奏折没处理完,先走一步,你给她找个干净的住处,端茶

    倒水之类的先让小恬教她。”

    “是。”玉蟾点点头,躬身送皇帝离开,留下一地目瞪口呆的众人。端茶倒水,这是当宫女处置了——

    “等等,皇上,皇上!”方间平无视姚大人的挽留,快步走开。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