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疑点重重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4602  更新时间:14-07-02 11:4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梅雨失踪四十八小时以后,校方报了警。
    当小警察董胜奉命来学校查案的后,这件事情飞快的在整个学校里传的沸沸扬扬。在这之前,梅雨寝室的几个女生因为一直联系不上梅雨,早怀疑她出了什么意外。小警察董胜的到来,恰好印证了这一猜测。学校的后山刚刚发现了一具腐烂的尸体,这里紧接着又失踪了一名学生,全校的学生听见消息早就无心上课了,一时间闹的流言四起,人心惶惶。董胜仔细的询问了所有在案发当天见过梅雨的人,都说她那天没有任何异常。
    “那天她逃课去了山庄里。她经常这样的,不喜欢的课就不去上。而且她那天好像还很高兴,少见的化了个淡妆,满面春风的就出门了。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和梅雨同寝室的许娜、郭楠和胡佳佳回忆着说。
    “是这样啊。”董胜思索着说,“她平时很少化妆的吗?”
    “恩。”胡佳佳点点头,“她平时基本上不化妆。”
    “那么在这之前她有什么奇怪的言语或者举动没有?”
    “没有啊?”胡佳佳仔细的回想着,“跟平时一样啊。”
    “她没有男朋友吗?那天是她一个人出去的?”
    许娜摇摇头:“没有,她很喜欢独来独往。虽然追她的人很多,但是她从不轻易跟男生约会的。人都说她眼光太高了。其实她只是太爱幻想了,总想着有一天能遇上她生命中的白马王子,并且一见钟情……”许娜有些不以为然的笑了一下。
    “她也没有提过是不是去见谁?”
    “这个不清楚,她没提过。”胡佳佳说,“她这个人有点高傲,没什么朋友,有什么事情也不会轻易跟人说的。”
    董胜一边听着,一边仔细的检查着梅雨的床铺、书本、抽屉等等一切物品。
    郭楠小心的问:“梅雨她,究竟是怎么回事?”
    董胜看了郭楠一眼:“我要是知道的话还来问你们吗?”
    三个女生面面相觑,都不再吭声了。
    董胜带着王华检查了半天,一无所获的离开了梅雨的寝室。当董胜若有所思的下了楼,漫不经心的抬头一眼:眼前齐刷刷站着八个人,四个女生四个男生,正在表情各异的望着自己。四个男生董胜认识,就是那天在医院外面烧娃娃的四个人。四个女生董胜却没有见过。
    “你们这是……”董胜不解的问道。
    “梅雨出事的那天,我们就在现场。”石秀清清楚楚的跟董胜说。
    “而且。”大龙指指韩竹,“是他把梅雨从湖中救上来的。”
    董胜喜出望外:“太好了!你们先说说那天的情景吧!”
    几个人很犹豫,好像不知道从哪说起。大家相互望了望,最终一起把目光对准了韩竹。是的,那天,韩竹一直在盯着梅雨看,梅雨落水的一刹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恐怕只有韩竹最清楚。
    韩竹似乎有些不敢看董胜那双凌厉的眼睛,低下头说:“那天我们几个人在山庄里湖上划船,我抬头看见梅雨站在湖面的桥上。过了一会,桥的一边有个人跑出来叫了梅雨一声,梅雨刚回过头去看他,就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掉进湖里了。”
    “你的意思是梅雨是自己掉进去的?”。
    韩竹犹豫了一下:“我也不确定,虽然当时桥上没有人,但我们离她比较远,角度也是从下往上看,也许有什么我没有看到的。”
    “那桥上的护栏有多高?”董胜又问。
    “大概和人胸部平齐。”
    “哼!”董胜冷笑一声说,“和人胸部平齐的护栏,一个成年人失足掉进湖里的可能性有多大,不用说你们也明白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韩竹听见董胜的话,激动的抬起头,刚同董胜的眼睛一对视,韩竹又急忙躲闪开董胜的眼神,“难道你怀疑我在说慌吗?”
    “我只是很怀疑罢了。”董胜意味深长的看着韩竹低垂的头。
    大龙也说:“当时的情景我也看见了。梅雨确实是自己掉进去的。那时侯因为时间还早,而且那个地方比较偏僻,游客几乎没有,桥上也只有她一个人,从我们的角度来看,确实是她自己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翻过护栏自己掉进去了。”不过,大龙想了想,又说,“如果有人猫着腰,一使劲把她从栏杆上掀翻到水里,我们的角度看不到,也是有可能的。”
    董胜没有说话,只是拿凌厉的目光扫过众人。
    老夫子一接触到董胜的目光就赶紧摆手,紧张的推推鼻梁上的眼镜:“那时候我们乘坐的小船正摇晃的厉害,我直顾着抓紧小船维持身体平衡,别的什么都没看到!”
    “那你紧张什么!”董胜嗤笑一声,老夫子讪讪的红了脸,尴尬的笑笑,不再说话。
    “照你们这么说,”董胜直直的看着前面,似乎在看什么,又似乎眼神并没有焦距,“梅雨真的是自己掉下去的?”
    几个人拼命点头,董胜忽然把脸一沉,大喝一声:“出来吧!你鬼鬼祟祟的想干什么!”
    几个人均吓了一跳,莫名其妙的转过头,朝着董胜望着的地方看过去,有一个不认识的男生从几步远的拐角处闪出来,咧嘴笑着,抓抓头走了过来。韩竹看见这个人,心里一惊,忽然脸色变的很难看。
    “你是这学校的学生吗?”
    “是的。”那男生老实的回答。
    “你为什么躲在这里偷听我们讲话?”
    那男生又抓抓头,看看韩竹,犹疑的说:“你是来办梅雨失踪的案子吧?梅雨失踪前几天,我见过她。”
    “你见过她?”董胜兴奋的问,“你认识梅雨?”
    “梅雨是我们学校的校花,谁不认识?”那男生又看看韩竹,“那是上星期五的事情了。那天晚上,有个人托我交给梅雨一张字条,梅雨当时就打开看了。上面的字很大,还是用红色圆珠笔写的,所以当时我也看见了,看的很清楚。那上面写着:星期天千万不能去龙泉山庄!!!尤其是三个红红的惊叹号,特别的醒目!当时梅雨的脸色很不好看,好像很害怕的样子,连走路都有点不稳了。我当时还很奇怪,今天听说梅雨在山庄落水,正是警告字条上说的那个星期天,后来她又奇怪的失踪了,我觉得好像跟那个字条有关系,所以我听说你们来查案子,就找过来了。”
    “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还要躲躲藏藏的?”董胜很不解。
    “因为,”那男生又看了看韩竹,“我刚走到这里,就看见你在跟他们说话。那男生指指韩竹,“那天托我给梅雨递字条的,就是他!”
    韩竹咬紧了嘴唇,低着头一声不吭。董胜皱着眉头,灼灼的眼神盯韩竹,仔细琢磨着什么。
    老夫子见状赶紧说道:“韩竹,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你还不赶紧跟警察说清楚所有的经过,这样警察可以帮助我们,而且我们大家都可以洗脱嫌疑!”
    所有人鄙夷的瞥了一眼急于撇清楚自己的老夫子。但是大家都明白,老夫子虽然自私刻薄,但是此时此刻,他说的话却很在理,这件事情已经发展的出乎意料,似乎还可能为大家带来很大的危险,当前明智的选择,就是跟警察讲清楚事情的所有经过,以求早日解决。
    于是石秀开口说道:“韩竹,我看你就把事情跟警察说说吧。这件事情恐怕靠我们自己的能力根本解决不了。”
    大龙也说:“是啊竹子,这件事情已经超出来我们自己的承受能力,我看还是跟警察说说吧。有警察的参与,早一天查清楚了这件事,我们也早一天安心。”
    韩竹闪着眼睛犹豫着,半晌,才轻轻点了点头同意了。
    就这样,小警察董胜,带着一行人来到一个安静的茶馆,找了个包间坐下来,韩竹和石秀这才把所有的事情仔细的说了一遍,包括夏雪的事情,以及韩竹小的时候那些奇怪的遭遇。
    整件事真是疑点重重,董胜仔细理理思绪,总体来说,这件事可以概括为以下五大疑点:
    一、梅雨和夏雪究竟有没有关系?通常来说,两个人长的如此相像,只能是双胞胎。但是夏雪和梅雨两个人不同姓。当然,也不排除她们俩一个跟爸爸的姓,一个跟妈妈的姓,或者她们父母离婚了以后又分别带着她们两个重新组成新的家庭。但是,如果她们俩是双胞胎,梅雨却比夏雪高了两个年级,也就是说梅雨比夏雪足足大了两岁。那么她们俩的容貌相象到这样的程度,真的仅仅是一种巧合吗?如果她们两个有关系,那又会是一种什么关系?
    二、夏雪的死,韩竹近距离亲眼目睹。换做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因为当时的惨状,从而精神上受到强烈的刺激,产生心灵上的障碍和阴影。更何况那时候韩竹还小,如果韩竹因这种刺激出现精神异常,说出奇怪的话,做出奇怪的举动,甚至出现幻听、幻视、幻想等精神症状,似乎也不足为奇。但是韩竹竟因此而预见死亡,而且竟然屡次应验了,就很不可思议了。难道说韩竹真的有特殊能力?或者这也仅仅是一种巧合?那么韩竹小时候的那些倍受乡亲们歧视的遭遇也只是巧合吗?
    三、这个娃娃,在这段敏感的时期内,屡次以奇特的方式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那么它究竟有什么古怪?同这些离奇的事情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雷聪石秀和韩竹都觉得娃娃古怪?但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这样的感觉,起码买娃娃的苗灿就不觉得。
    四、韩竹说了,马上,就会有第二个人被杀。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这第二个人会谁?梅雨出事的时候,背包里有这样一个娃娃,是否真的像石秀他们猜测的,凶手是以买娃娃的人作为目标的?如果不是的话,那么凶手的下一个目标会是谁呢?
    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韩竹所说的话有几成的可信度?如果韩竹说的是假话,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呢?他真的能洗脱自己的嫌疑吗?即使他没有做案时间,他也可以有帮凶来完成凶杀案。
    一切事情都很令人费解。
    董胜一边思考着一边对他们几个说:“我建议你们最好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另外两个女孩子,隐瞒和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有把事情查清楚了,才能从根本上保证你们的安全。另外,最近你们不要单独外出,最好不要出学校的门,尤其是不要去偏僻的地方玩。还有,有什么情况,你们要立刻通知我。”董胜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拿出笔,从小记事本上撕下一张纸,写上自己的手机号码和刑警队办公的电话号码,交给了他们。
    商讨完毕,董胜把他们几个送门去以后,就站在门外,望着几个人离去的身影,略微思索了一下,对身边站着的王华说:“走吧。”说完抬脚就走。
    “去哪呀?”王华急忙跟上。
    “商业街。”董胜一边走一边说。
    商业街上永远是这样人潮拥挤。董胜和王华无暇留连这些灯红酒绿的热闹景象,径直按照石秀雷聪的描述,来到商业街的尽头,一拐弯就看见了那个深巷中小小的店铺。
    店铺的门外,一个妖娆的美丽女人懒洋洋的坐在一把黑色转椅上,手里捧着一本花花绿绿的时尚杂志,漫不经心的看着。女人偶尔一抬头,看见有两个警察正站在她的铺子面前张望。女人看了一眼,觉得他们不可能来自己的铺子,就继续低头看书。直到董胜直接走到了她的面前,她才慌忙站起来,满脸堆笑:“呦!同志,有什么事吗?”
    董胜摆摆手,走进了铺子,拿起一个跟梅雨那只同出一辙的娃娃来,仔细的看着。这娃娃真的很漂亮,做工非常的细致。娃娃的皮肤白皙细腻,简直可以媲美真正的肌肤!甚至它那毛发、指甲都异常的逼真。尤其是那鲜艳的红唇,如同带露的玫瑰花瓣一样,娇艳欲滴。
    女人不知道这两个警察要做什么,忙说:“同志,我这铺子有营业执照的。”
    董胜笑了笑,拿娃娃给那女人看:“这娃娃挺漂亮,哪个厂家出的?”
    女人忙说:“这个我还真不太清楚。这个铺子是我半个月前才盘下来的。原来铺子的主人好象急着用钱,连货物一起出让给我了。我打算把这些娃娃卖完了以后改卖服装,所以我根本不关心娃娃的货源。”那女人察言观色,小心翼翼的又问,“怎么了,同志,这些娃娃有问题吗?”
    ”哦,不,没有问题。”董胜说着,从口袋里掏出钱来,“多少钱一个?”
    女人忙说:“什么钱不钱的,同志要是喜欢拿去就是了。”
    董胜摇摇头,硬是把钱塞给了女人。那女人只好接了,必恭必敬的把这两个警察送出了门外,这才松了一口气,嘴里嘟哝着:“两个大男人跑来买个玩具娃娃,真是变态。”说完摇摇头,继续坐在门外的转椅上,重新捧起她那本花花绿绿的杂志看起来。
    很久以后,当这个女人知道了制作这些娃娃的原料之后,立刻吓的手脚瘫软,再也不敢进去那间铺子,仿佛一进门,就会有无数被剥去了肌肤的的冤魂厉鬼血淋淋的扑上来向她索命。一想起来自己竟然跟那些恐怖的娃娃在一个房间里呆过那么旧,甚至还睡在隔壁的房间里,就觉得头皮发麻,汗毛直竖。女人在最短的时间内把铺子廉价盘了出去,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回来过!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