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日记第四页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975  更新时间:14-06-16 10:3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12月23日,晴
    任何一个好的艺术家,一定同时还是一个博学家。
    就像我,除了掌握极度完美的杀人手法之外,还是一个优秀的,不,简直是极其具有天赋的画家、美学家、裁缝、理发师、皮匠,甚至是心理学家、解剖大师、人体艺术大师……总之,制作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是很不容易的,而我又没有任何的帮手。
    从那天觅到合适的合伙人之后,我一直忙于制作出一件完美的成品,这样才能使她一见到我的作品就没有办法以任何理由拒绝!
    我拿出那件珍藏的完美的人皮,疼爱的抚摩着他永远不会褪色的娇艳的红唇,甚至忍不住凑上去,轻轻的吻了一下。他的唇,冰凉冰凉的,幽怨的光泽刺痛了我的双眼。不,不要这样,我的宝贝!很快的,你就会被填充的满满的,然后被谁买走,拥抱在那人温暖的怀抱中。
    我兴奋的怀着热切的期待,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各种型号的针,各种颜色的丝线,各种各样的布料,理发用的清洁用的用具……以及填充躯体用的填充棉。
    刚开始的时候,我小心翼翼的按照已经画好的图裁剪着那张来之不易的完美的人皮,渐渐的,我越来越投入,鼻尖上甚至渗出了兴奋的激动的汗珠。我手中的动作也越来越快,越来越纯熟。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几乎只能听见我急促的喘息声和刀剪的擦擦声。
    说到这里,我不能不提一篇文章。那就是庄子的《庖丁解牛》来,那可真是一篇锦绣文章!每当我把原材料躯体上那渐渐冷却的肌肤从那堆无用的血肉上分离出来的时候,以及我全心全意的制作我的艺术品的时候,忙到酣处,我总是一边做活一边在心中一遍一遍默念着这篇绝世好文:
    庖丁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向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
    文惠君曰:“嘻,善哉!技盖至此乎?”
    庖丁释刀对曰:“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始臣之解牛之时,所见无非牛者;三年之后,未尝见全牛也。方今之时,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批大郤,导大窾,因其固然,技经肯綮之未尝,而况大軱乎!良庖岁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数千牛矣,而刀刃若新发于硎。彼节者有间,而刀刃者无厚;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发于硎。虽然,每至于族,吾见其难为,怵然为戒,视为止,行为迟。动刀甚微,謋然已解,如土委地。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善刀而藏之。”
    文惠君曰:“善哉!吾闻庖丁之言,得养生焉。”
    我一边飞快的动作着一边默念着这篇朗朗上口的绝世好文,手中一边飞针走线,昏黄的灯光下锃亮的针简直灼灼发亮!
    当我把这篇文章念过101遍的时候,我的作品终于完成了!我还记得,我的上一件作品完成的时候,我足足念了105遍《庖丁解牛》,如此看来,我的手艺真是越来越纯熟了!
    我满意的端详着手中已完成的作品:这是一个男孩子,当然是个男孩子,因为它的原材料就是个男孩子。顺便说一下,找一个男人做原材料相当的不容易,上天好象特别钟爱女人,造出了那么多浑然天成,完美到了极致美妙女子,却很少能找到一个完美的男人。这就是为什么当我一旦发现一个完美男人的时候,激动的都无以言表!
    这个已经完成的成品,大概有50厘米高。他的肌肤是真的,头发是真的,甚至连生殖器和指甲都是真的!他皮下的肌肉和骨骼,完全照着真人的肌肉和骨骼,一块一块的用弹力棉堆砌出来。因此从外表上看来,他的每一块肌肉每一个骨节,都跟真人一模一样,只不过是被缩小了无数倍,而且在比例上夸张了腿部的长度,各个部位完美的运用黄金分割,就像希腊的太阳神一样,是天下最完美的男人!
    完美的男人!尤其是他那鲜艳欲滴的红唇!有哪一个女人,甚至男人,能抵挡得了着充满诱惑的娇艳红唇呢?不,没有人!虽然这只是一个50厘米高的娃娃!
    我情不自禁的抚摩着它,就像抚摩着我的爱人!
    我不禁又想起那个女人,那个拥有着天下最美丽笑容的女人!她的皮肤是不是跟这个娃娃一样娇嫩白皙呢?她的睫毛是不是也像整齐的刷子一样可爱呢?我的手指在娃娃身上游走着,渐渐的,我的眼里已经不是娃娃,我所看见的,臣服在我手指之下的,是她!我抚摩着她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肌肤,游走到她纤细的腰肢上,向她下面最甜美最神秘的山谷中走去……
    当我气喘吁吁的回过神来的时候,我感觉的的双腿间早已经冰湿了一片……
    我疲惫的冲了个热水澡,换上干净的睡衣,心中很是懊恼。我怎么能输给了这种原始的欲望呢?只有野兽才会压抑不住这种野蛮的冲动,而我是人,甚至是个完美的人,一个完美的艺术大师!不过不要紧,只要是我想要的东西,我就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拿到手,不管用什么手段!女人,是天地间最完美的尤物,女人生来就是男人的附属品!尤其是她!她这样的完美的女人,只有像我这样的艺术大师才有资格享用!她将是我的!永远是我的!
    我重新拿起手中那完美的艺术品:等着我,我来了!很快的,我将把这个完美的艺术品,在新年来临的时候,献给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