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三章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2106  更新时间:21-03-01 10:1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云隐逸有些痴痴地看着面前之人。
    两个轮回真的太久了。
    久到他已经模糊了那人的面貌,声容……
    但不论面貌多相似,气质多符合,他爱的终究只有那一个人。这时间长相相似,性格相似的人千千万,但唯爱一人而已。
    这三世,是他偷来的。
    他知道每一世的结局,却仍旧不甘心地想要逆天改命。
    即使每次全盘皆输,他也不想放弃。
    这一世,却似乎怎么都追不上她。
    罢了,这么多年来,他也只要她安好就好。
    “皇上……”
    雾眉嘟着自己的红唇,红纱缠绵地覆在她如玉光滑的妙体之上,勾勒出魅人的诱惑之色。
    云隐逸闭上了眼。
    这是他最爱的女人送来的女人。
    萧然,你到底想做什么……
    雾眉睁着眼,眼中满是迷离。
    他站立良久,挥了挥手,用掌力将红帐放下,红色的纱帐中慢慢传来男子隐隐的低吼声和女子的娇媚之声。
    萧然坐在屋檐之上,面色清冷,眸中全然看不出痛苦与悲意。
    但细细看去,她的手中竟早已沾满鲜血。
    她有些病态地用烈酒冲洗着自己手上的伤口,忽而扬唇肆意地哑笑。
    她是冷含香的转世,却也是真实的萧然。
    她不敢知道他爱的究竟一直是冷含香还是现在的这个萧然。
    所以她很想知道,如果一个性格与外貌都和冷含香极似的雾眉,与她这个冷含香转世却毫无一点相像之处的萧然,云隐逸究竟会选谁。
    如果他选择了自己,那么即使她知道最后的结局,势必用自己的剩下全部的阳寿与生魂,也要为他换得一世安乐。
    但是现在,是她输了。
    丢了人,也丢了心。
    她将手上的烈酒猛地浇灌在自己的头上,顺着脸上滑下来的不知是烈酒还是血泪,扎的她心怎么那么疼。
    萧然,该醒了。
    然而此时,萧然寝殿之上却也独坐一人。
    ……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萧家小女雾眉,蕙质兰心,端庄有礼,贤良淑德,甚得朕心,故觐封为眉美人……”
    圣旨传开的时候,宫中两个萧子晴派过来的宫女毫不顾忌地大声谈论着,像是故意让谁听到似的。
    萧然正坐在殿中看书品茶,茶水溢满了整个茶杯她也没有察觉。直到身旁的大宫女芩于惊呼一声,她才反应过来慌乱地擦着自己的衣裳。
    “谁准你们在娘娘面前胡言乱语的!仔细你们的嘴皮子,小心我给你们拔了舌头!”芩于怒斥着外面的两个宫女。
    那两个宫女害怕地迅速逃离。
    萧然倒是忽然冷静下来,继续看着书吃着糕点。
    芩于有些恨铁不成钢,但是自己身为宫女又不能质疑主子的事,只能旁敲侧击道:“娘娘,听说今日御花园里的花开的极艳,您要不要去看看?”
    萧然微不可查地叹息一声。
    她怎么会不知道芩于的心思。隐逸如今和雾眉正在御花园里赏花,她这是让自己去抢恩宠呢。萧然心思回转,忽然笑道:“好,我们就去看看。”
    她向来不是什么心思弯弯绕绕的人,但是如果有人非得在她面前做什么事来惹她生厌,她宁愿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而且有人不是就喜欢看她演戏么,那她就演给她看。
    “芩于,你说,本宫顺便邀请一下贵妃姐姐如何?”
    芩于愣了一下,而后眸光发亮,“娘娘的提议极好。”
    ……
    “妹妹,你看这花开的极好呀。但俗话说花无百日红,也不知道这花能坚持多久呢?世人皆爱花,但是这花即使再怎么努力,也争取不来不属于自己的是吧?”
    萧子晴眼中闪过一道讥讽,故意指桑骂槐地指着花道。
    萧然嘴角倒是附和地扯开一抹笑:“是啊,可惜有些花即使努力,也得不到世人的宠爱。”
    “总比那些不知名的野花好。”
    “是吗?”萧然无感道:“有道是家花不如野花香。”随即唇角一勾,装作天真无知惊呼道:“姐姐不好意思,萧然绝对没有其他的意思。不过姐姐每天晚上孤守空房是不是很难耐?”
    萧子晴听完此话后自己倒是面色黑如墨,总不能说自己还是……张了张嘴,还未说什么她就听到一阵银铃般的女声娇笑。
    萧然僵直了身体,往声音的方向看去,看见一对璧人站在湖边。
    女子娇媚可爱,男子则温文俊雅,眼里满是宠溺。
    萧然不由得苦涩地笑了笑,怪谁呢?不是她愿意赌的吗?现下既然输了,她又在心疼什么。就是……“自损八百”有点心疼罢了。
    这样想着,她又恢复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皇上,您看,那不是贵妃姐姐和含妃姐姐嘛?”雾眉兴奋地指着前方。
    云隐逸看着前方素衣淡妆的萧然,她的面色苍白,想必昨晚没有睡好。视线一转,敏锐着察觉到了她垂在一旁的手做了些包扎。心下有些担心,刚想上前询问便看见萧然满目淡然冰冷的眸子。
    心中突然溢出了满满的酸涩与苦楚委屈。本来见她没睡好还有些期待是因为自己,许是自己多想了……
    什么时候那双淡漠的眼睛,能为自己留有丝毫余温……
    一旁的雾眉见状,想要往前走去和她们打招呼。
    云隐逸揉了揉她的发道:“你去和她们聊聊吧,朕还有一些事未处理。”说罢便去御书房方向离去。
    萧然见到他离去以为是云隐逸不想见到自己。手渐渐死死攥拳,本来包扎好的伤口又开始裂开。她看向天真可爱向她们翩翩而来的雾眉,清明的眼神开始恍惚。
    “像,太像了……”
    芩于看着自家娘娘手上的伤口,满眼都是心疼。但她知道此时若是轻易开口,必定会给娘娘招来贵妃的嘲讽,于是只能在心里暗暗难过。
    “贵妃姐姐,含妃姐姐。”雾眉笑着向她们请安。
    萧子晴看了眼萧然,故意揶揄笑道:“妹妹何须多礼?现在你可是皇上的宠儿,本宫可不敢让你行礼。怕皇上未来埋怨本宫呢。”
    雾眉听后耳尖微红有些羞恼反驳,“姐姐~姐姐何故如此取笑妹妹。我们同为后宫之人,皇上应当雨露均沾。皇上才道最近好久未曾看见姐姐了呢。”
    萧然反应过来后默默无语地看着她们两个演戏互相拍马屁。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