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五·定军  第一百二十四章 故人心计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6625  更新时间:13-02-26 01:48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子娆与叔孙亦商定劫粮计划之后,数日间冥衣楼部属或扮为贩夫走卒,或装作商旅过客,七十余人分批行动,全部潜入合璧。合璧宣军虽然盘查甚严,但一来冥衣楼之人乔装得当,二来两大分舵自北域撤出时沿途安排暗桩,城中原本便有内应,所以行事顺利,未露丝毫破绽。子娆自不耐烦那般乔装改扮,仍如以前行走江湖时以帷帽轻纱遮面,另寻他路绕道入城。

    是日宣军第一批军粮已经抵达合璧,沿途护卫果然由柔然族负责,人马彪悍整齐,丝毫不逊宣军。子娆与易天、斛律遥衣选了临近一家酒楼隔街观望,只见除了万俟勃言外,随行之中另有一人,黄衫轻袍,面目俊美,看去在军中地位甚高。易天压低声音道:“此人便是‘天工’瑄离,支崤城所有机关都出自他的手中,宣王一向对他甚是倚重。”

    “天工瑄离。”子娆遥遥注目,亦知道瑄离精擅机关之学,待他一到军中,赤焰军恐怕很快便会发起新一轮的攻城之战。正思量间,忽然听得城门处一阵喧哗,仿佛是有人驰马而入,不过瞬间,便见飞尘阵阵自城门直驱行营,两队赤衣战士护卫着一人纵马而至,沿途宣军皆尽执戈行礼,原本已踏入行营的瑄离停步看来,亦与万俟勃言转身迎上。

    那人身着白色赤纹紧身武士服,身后跟随的乃是宣王护卫军,见了二人不过点头相视,身份似乎更在瑄离之上,阳光一闪,子娆远远看到他脸上一副黄金面具,眼中掠过诧异。便这刹那凝目,那人突然驻足,便向酒楼这边看来。子娆微微一凛,急忙闪向窗后,饶是如此,仍感觉到那人有若实质的目光直透烟纱,仿佛烈日骄阳当空,令得一切无所遁形。

    不过也只片刻,那人便转身回头,与瑄离、万俟勃言谈笑而去。过了好一会,易天才透了口气,道:“此人好高的内功修为,不知是什么来路,他旁边之人竟是护卫军统领乐乘,有这等高手坐镇,要自城中劫粮恐怕便不容易。”

    子娆蹙眉不语,心中隐约已猜到那人的真正身份,只是不敢完全确定。当初接天台一战,子昊临阵留情未尽全力,故意将皇非送入敌手,继而封锁消息,隐瞒真相。那时冥衣楼已经奉命撤出北域,自然不闻内情,苏陵等人虽略知一二,不过多是猜测,而子娆一直远在穆国,事后回到帝都匆匆一见,两人遂生隔阂,至今未有机会详谈,是以并不知道皇非的确切消息。此时在宣军忽然相见,即便他以面具隐藏真容,但少原君风神气度当世无二,子娆又同他曾有婚姻之约,一见之下便已察觉,惊讶之余亦随即明白子昊的用意。

    上兵伐谋,谋在人心,子娆举手饮酒,轻轻叹了口气,只觉凡事他已料尽,步步测算无遗,复又想起离司说过他在楚都之战后的失态,策天殿上的决绝,心中一时欢喜一时凄然,不由得五味杂陈。

    斛律遥衣心知她在思索那白衣人来历,说道:“公主要知道那人是谁倒也容易,晚些我想办法去见王子,一问便知。”

    子娆点头道:“也好,你暗中见到万俟勃言后,且便将此事先问弄个清楚。”复又对易天道,“这几人到了合璧,倒是不宜轻举妄动,第二批军粮尚未进城,我们不如提早动手。”

    易天道:“公主所言极是,在城中动手多生事端,既然情况有变,我们原定计划当要全盘推翻了。”

    子娆笑道:“你带六十名部属,在第二批军粮到达之前俟机动手,余人随我暂留此地,这批军粮既然我们劫不得,也不能让宣军留下,今晚我们分头行动,烧了他们粮仓之后,在苍雪长岭会合。”

    易天生性豪爽,顿时赞同道:“好!如此也让他们知道冥衣楼的厉害!”

    话音方落,忽听外面一声大喝,跟着传来人惊马嘶。几人转头看时,只见前方路过行营的军粮队伍中突然杀出数人,手持利刃同时向那白衣人扑去,雪光之下刀刃翻飞,无论招式角度皆是狠辣至极。

    这一下异变突起,乐乘与万俟勃言已经先行离开,皇非与瑄离原本站在营前说话,数步之外八名赤衣护卫执刀而立,竟皆来不及阻拦。几名杀手配合无间,两者凌空扑下,三者取敌中路,另有两者就地翻滚,手底白光直取目标下盘,四面八方滴水不漏。而皇非身后,更有两柄长剑悄无声息地刺来,只要他移足后退,便绝对难免利刃加身。

    杀手冲出的一刻,皇非本是负手而立,直到刀光照面,他仍是保持着原有的姿势,冷笑道:“柔然族好大的胆子!”话落人动,只不过足尖微移,向左一侧,六把短刀两柄利剑擦身而过,寒锋激得衣衫飞扬,却竟全然落空。

    易天忍不住暗中喝彩,这一侧一让眼光之精,判断之准,身法之妙,胆量之大无不令人叹为观止,只要有丝毫偏差,敌刃便会穿身而过,以易天的武功,自认要避开这八人进攻也并非难事,但要如此轻描淡写,潇洒从容却绝对做不到了。

    此时皇非让开来敌,左手向侧一挥,阳光在黄金面具上闪过,映出他唇边一丝轻笑,弹指之间,只听当当两声,两柄短刀飞上半空,两道人影跌出战圈,跟着手腕一翻,一名杀手闷声痛呼,手中短刀翻转,便向同伴胸口送去。对面杀手横刀相隔,谁知那短刀竟比原本便拿在皇非手中还要快,利刃一闪,登时穿胸毙命。瑄离从旁袖手相看,那被断掉手腕的人跌向面前,他便扬袖轻轻一拂,那人肩头咔嚓一声,臂骨寸折,跪倒在地。他弯眸而笑,淡淡问道:“你是柔然族的人吗?”那人手臂虽废,骨气倒是硬朗,双腿一弹,猛地向他小腹撞去。这时护卫军已然扑至,两人双刀齐下,砍中那人背心,瑄离撤手飘退,负手看一眼那倒毙血泊之中的杀手,微微皱了皱眉。

    易天低声道:“这天工瑄离的身法十分高明,单就轻功而论,恐怕不在白衣人之下。”

    子娆点了点头,方才瑄离瞬间抽身而退,身法似缓实疾,衣不染血,步不惊尘,感觉竟有几分眼熟,只是一时之间也想不出是在何处见过。再看场中,皇非以一敌四,始终单手应敌,显然游刃有余,那四人招式看似威猛,实际要擒要杀,皆在他举手之间,八名侍卫冲入战圈,反倒有些碍手碍脚。

    瑄离一招之后再不出手,身在三步之外观战,片刻后目光移向地上飞落的两柄短刀,唇角忽然掠过冷淡的笑痕。这时候,四周隐约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瑄离毕生浸淫机关之术,感觉极其敏锐,立刻知道这是劲弩将发的声音,神色微微一变,刚喝一声“小心!”四面八方破风声疾,利芒劲箭当空而至,竟是分别自粮车、楼阁、大树等等各处同时发出,冰雷暴雨一般向着场中之人笼罩下来。

    斛律遥衣哎呀轻呼,被这突变吓了一跳。眼看皇非瑄离包括四周杀手护卫皆要命丧箭底,空中白衣骤闪,皇非忽然自缠斗之中飘身而出,刹那已至瑄离身前,血鸾剑赤芒如电,当空一现,漫天箭雨倏然齐暗。两名杀手执刀扑向二人,瑄离笑眸微冷,袖底寒光稍闪即逝,两条尸体带着血花自箭雨中飞出。四周惨呼之声同时响起,却是偷袭之人被血鸾剑激回的利箭所伤,先后坠楼而亡。护卫军乱刀齐下,顿时将余下两名杀手砍成肉泥,瑄离待要留下活口已然不及,脸色微微一沉。

    便在这时,与他相隔不足数步的粮车背后忽有一道冷箭无声射出,因距离极近,箭势又快,刹那之间便到背心,眼见瑄离避无可避,皇非突然身影一晃,反手一掌将他送出,那冷箭当面疾射,白衣之上血花爆现。

    皇非踉跄一步向前跪去,长剑猛地撑住地面,口中鲜血喷出。四周顿时大乱,偷袭之人一招得手趁乱而去,护卫军无心阻拦,纷纷抢上前来。瑄离早已先人一步,运指连封皇非数处要穴,只见那冷箭没胸直入,唯余三寸箭尾染透鲜血,这一箭竟是伤得极重。万俟勃言与乐乘先后赶到,见状无不大惊,立刻传召军医,将人送入行营施救。

    眼见营前一片混乱,子娆居高遥望,皇非中箭之际,她眼中掠过极深的诧异,过了一会,蹙眉道:“好生奇怪。”

    易天同样看出端倪,道:“公主也发现了吗?那冷箭射中他之前已被真力震断,重伤根本是假的,那人行此险招,非但武功不凡,心机亦极深沉,看来是个强敌,却不知他此举用意何为。”皇非震断敌箭手法巧妙,加之刻意而为,逆运真气口吐鲜血,现场人人以为他伤重致命,但子娆他们所处的角度正好看得分明,那冷箭射来时被他双指一阻,及身之前锋刃已断,真正刺入他胸口的不过是半截断箭,当时场面虽乱,这些细节能瞒过护卫,却逃不过子娆、易天这等高手的目光。

    “此人当初纵横九域,武功智谋本便鲜有敌手,的确只有他,才能除掉宣王姬沧。”子娆凤眸轻眯,徐徐说道,“不过万俟勃言怎会如此鲁莽,当众刺杀宣国大将,此事必定另有蹊跷。”

    斛律遥衣愤愤道:“那些根本不是柔然族的人,定是有人想嫁祸柔然族,借刀杀人!”

    子娆现在虽不能绝对肯定那人就是皇非,但只凭他的身手判断,也知他受伤示弱,另有图谋,这般行事手段与曾经张扬跋扈的少原君大相径庭,不由叫她怀疑是否自己猜测有误,而斛律遥衣自然不会认错族人,不知又是什么人想要嫁祸柔然,于是说道:“无论如何,你且入军营将此事探查清楚,倘若柔然族有什么意外,我们也好从旁相助。”

    斛律遥衣关心族人,正想前去探个究竟,当即与子娆约定会合的地点,领命而去。子娆与易天分头回到落脚之处,着手安排今夜行动事宜。

    待到初更时分,斛律遥衣改换衣容悄悄潜入宣军行营。这行营乃是设在原来合璧城守府邸,五进院落楼台重重,入夜之后各处皆有守卫巡逻,四角风灯时隐时现,更显得花木叠深,暗影憧憧。此时除了正中主室之外,东西两面小楼亦尚有灯火透出,斛律遥衣避开守卫,潜形匿踪摸近主堂,轻身一转飘上屋檐,便似雪落一般不曾发出丝毫响动,随即俯身而下。

    她刚刚掩藏好行迹,便听到有数人脚步声往主室而来,心下暗叫侥幸,侧耳倾听,发现当先那人步履几不可闻,显然是宣军大将以上的高手,随后数人虽做不到踏雪无声,但步伐整齐,呼吸均匀一致,亦皆是修为不凡。斛律遥衣虽是柔然族数一数二的间者,面对敌军这许多好手,却也十分谨慎,不敢轻易探头看察,只是俯身檐上留神倾听。

    几人到了主室门前,当先那人挥手命令道:“你们去吧,这里由他们负责便可。”原先门前几名侍卫奉命离开,随他而来的八人左右站定,那人复又低声吩咐了几句,便推门而入。

    斛律遥衣听着他脚步深入,趁着一阵风过屋檐的响动,小心地推开一片青瓦,沿着缝隙悄悄向下看去。只见室中布置甚是讲究,软毯之上陈列玉案金屏,一对银灯照亮雕窗,旁边放着几个精致的小盏,似是装着疗伤的药物,碧纱幔后牙床半掩,隐隐传来沉闷的呼吸声。

    室中药味甚浓,案旁坐着个黄衣男子,正是白日见过的天工瑄离,而刚刚入内之人却是护卫军统领乐乘。

    乐乘来到榻前,问道:“怎么样了?”

    瑄离叹了口气,“这一箭伤在心脉,箭头虽已经取出,但伤势却是致命,现在全靠他功力深厚才能支持,不过若能平安过得今晚,或许便有转机。”

    乐乘点了点头道:“先生已经守了大半日,想必也累了,不如回去休息一会,这里交给我好了。”

    瑄离道:“刺客查到了吗,是什么人这么大胆,竟敢在护卫军面前动手刺杀少原君?”

    遥衣听到“少原君”三个字,心中微微一凛,终于确定九公主日间的猜测,越发留神两人对话,便听乐乘哼了一声道:“此次粮队皆由柔然族负责,事情跟他们脱不了关系,我会追究万俟勃言让他交出凶手,否则护卫军在大王面前也不好交代。”

    遥衣不由暗骂此人用心险恶,摆明是要嫁祸柔然,白天那批杀手虽是从运粮的队伍中扑出,武功路数却绝非柔然族人,乐乘当时不在现场,瑄离可是亲眼所见,但他也只是淡淡道了一句,“如此将军多费心了。”

    乐乘道:“此事我知晓厉害,夜深了,我已命人加强防卫,想必刺客得手之后也不会再来,这里倒不用两个人守着,先生便去歇着吧。”

    瑄离站起来道:“也好,那我过会再来。”说罢看了一眼帐中,出门而去。

    乐乘听得他脚步声消失,回过头来,眼中突然透出一丝阴寒的光芒。遥衣在屋上看得分明,不由便打了个寒噤,同时察觉瑄离出门之后并未离开,只是乐乘在内她在外,更因身处敌境,格外留意四周动静,所以才能发现异样。过了一会儿,室内传来剧烈的咳嗽声,仿佛榻上之人伤势沉重,再次吐血。

    “君上。”乐乘向床榻走去,低声叫道,遥衣侧目之处,赫然看到他手底露出一柄锋利的短刃。帐中毫无声息,乐乘俯身查看,似乎伸手试了试皇非脉息,发现他的确命在旦夕,立刻目露凶光,手腕一翻,便将短刀对准他心口扎下。

    这一下极是意外,斛律遥衣险些惊呼出声,谁知寒光闪处,帐中嘭地一声闷响,乐乘高大的身子突然倒飞出来,重重撞在桌案之上,口中鲜血狂喷如泉,伸手指着帐前道:“你……你……你不是……”

    遥衣看不见帐中情况,只觉目瞪口呆,隐约间看见乐乘胸前衣衫尽碎,露出一个深陷下去的赤色的掌印,竟是被人生生击断胸骨,眼见已是不活。

    “乐将军当真辛苦啊,一路护卫本君至此,深夜亦不休息吗?”灯下碧纱晃动,一角白衣飘落,伴着一丝淡淡的冷笑,榻上那人坐了起来,暗影中却看不清他的面容,只有刚才那柄刺向他心口的利刃,在那修长的指尖轻轻转动,一圈,又一圈。

    遥衣即便早知皇非诈伤,此刻仍旧心觉骇然,单是这份一掌击毙宣国护卫军上将的功力,当世之间便无几人能够做到。这时候廊前传来一声低喝,跟着有重物落地,遥衣听出是瑄离与人动手,忍不住反身后探,悄然自檐角向下看去,当她探身之时,门前八名护卫军已有四人倒毙雪中,一道黄影自另外四人之间穿过,黑暗中只听机关微响,两名挥刀向着瑄离砍下的人顿时倒飞出去,仰面毙命,喉间各有两道微蓝的寒光,和先前四人一样,面目瞬间一片漆黑。而瑄离身似魅影,突然便到了余下两人身后,手起袖扬,击中两人面门,振袖一送,当他负手回身时,廊前已多了八具尸体。

    他轻而易举连杀八人,手段之狠辣,身法之诡异出人意料。遥衣身为柔然间者之首,本身轻功也是十分高明,此时看着瑄离却感觉鬼魅附身一般,知道万一被他察觉,自己决计难以脱身,当下屏息闭气,一寸寸缩回屋上,听得瑄离已经举步入室,里面又有皇非这样的高手,便连将屋瓦移回原位也是不敢,只用衣襟遮住缝隙,俯在檐上倾听。

    底下传来乐乘出多进少濒死的呼吸,忽然一震几乎停顿,显然是看到瑄离出现心中震惊。茶盏轻响,瑄离拂衣落座,只是一声轻笑,却不说话。只听皇非道:“乐将军几次三番刺杀本君,支崤城中人多眼杂,本君无暇跟你计较,今日这笔账就算两清了。”

    乐乘似乎吃力地说了句什么,皇非笑道:“不错,如衡的性命也是本君取的,本君送他那一场败仗,不过回敬他在宣都的十三柄毒刀,二十名死士。至于白信,他既然要查如衡和风十二的死因,那就只好自己去问他们,如今便是让你知道也没什么,瑄离自然早就已经与本君联手,若不是他,你也没那么容易上当。哼,此次我故意要宣王派你护卫,路上对你言语折辱,你果然忍不住便在合璧再次行刺。你那些杀手装扮得很好,不引你亲自动手,本君又怎好无故击杀护卫军上将。”

    乐乘低吼一声,奋力说了句话,遥衣这次听清他提到赤字营兵败,和“通敌”二字,这时却听瑄离哧地一笑,放下茶盏悠悠开口,“乐将军这话就不对了,君上不过是拿赤字营做了诱饵,特地放王师进玉渊城,好将他们全军困住,否则今晚接下来的好戏便无从上演了,不过可惜,这场戏将军无论如何是看不到了。”

    斛律遥衣心中砰砰作跳,直觉少原君突然前来合璧,定是有什么计划针对王师,正思量间,听得室内喀喇一声,跟着重物撞上墙壁,震得屋瓦落尘。她不知是乐乘奋起最后一丝余力想要扑杀皇非却被一掌击毙,亦不敢直接窥视,只是听到瑄离弹袖笑说:“再跟他废话也没什么意思,我便替君上了断了吧。君上的手段当真令人折服,我怎也没想到,不过数日之间,赤焰军竟有三员上将死在君上手中,而且神不知,鬼不觉。除去这些将领,外十九部大军只要有利可图,便不愁不为君上所用。”

    皇非随手将把玩的短刃掷下,起身道:“刚刚这乐乘可是你杀的,本君重伤未愈,哪有力气动手杀人?”

    瑄离微微轻笑,“瑄离早便与君上同进共退,谁动手都是一样。不管怎么说,君上今日也替瑄离挡了一箭,这些许微劳又何足挂齿。”

    皇非转身道:“那一箭我不挡,你也未必避不开,宣国人人都以为天工瑄离武功平平,但举手击杀八名护卫军,滴血不沾,片痕不留,即便是本君也做不到如此干净利落。”

    瑄离道:“若非如此,君上与我会有合作的必要吗?君上交代的另一件事情也已办妥,只要王师当真打这批军粮的主意,君上必能如愿以偿,将那位九公主手到擒来,当然,同时也铲除柔然族这个后顾之忧。”

    皇非的脚步声向外传去,“他们已经到了合璧,今晚必然动手,算来时间也差不多了。”

    瑄离笑道:“那这里便交给我吧,君上可以放心前去,早些与夫人携手同归。”

    两人话藏机锋,不过短短数句只听得斛律遥衣心惊肉跳,冷汗涔涔。她不知皇非究竟如何获得了冥衣楼行动的情报,竟然设下陷阱,不但要针对九公主,更要铲除柔然族。现在当务之急便是将消息立刻送出,阻止冥衣楼今夜劫粮的行动,她虽心急如焚,却俯在原处一动都不敢动,直到皇非离开,瑄离处理了护卫军的尸体之后,才敢轻身飘下,不料双足刚刚落地,夜空中突然冲起刺目的火光,合璧城北粮仓方向数道浓烟冲天而起,显然子娆他们已经顺利得手。遥衣心中大急,顾不得去见万俟勃言提醒他留心皇非,匆忙施展身法向城外约定的地方赶去。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