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战谋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一武夺将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8747  更新时间:12-02-19 14:38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漠北赤峰山,风雪过后的大地在辽阔的天光下展开茫茫气势,峰峦叠嶂的原野上,一队轻骑呼啸而过,如同苍鹰展翅,越过长空,向支崤王都疾驰而去。

    奔马之上都是赤焰军中最为出色的战士,人人身经百战,虽经一日奔驰亦无半分疲态,仍旧保持着英武的军容。与他们相比,前面为首二人无论穿着打扮都显得有些随意,一人红衣,一人白袍,飞扬不息的风中,一袭赤色之上飘拂的金纹若隐若现,几似阳光织就,明晃耀目,马上之人更是姿容夺世,眉目间惊心动魄之色随风拂掠逼人,但是,哪怕在这样的光芒之下,若有人一眼望去,仍会被一旁那个衣发飞扬的白衣男子吸引目光。

    白色原是最简单的颜色,非但简单,而且素净,但那个人,不过随意抬手,便将这样简单的颜色穿出万千风流,双眸光彩一转,这素净的衣衫也似灿亮夺人。这般纵马飞驰,令他容光之间有种恣意的张扬,那一种几近放肆的骄傲,是曾经千军万马中淬炼的锐气,亦是曾经手掌重权无匹的自信。

    刚刚离开旷野进入王都范围,前方便有两列人马迎上前来,金伞华仪之下,一行疾驰之人徐徐勒马。

    “大王!”

    “大王回来了!”

    姬沧略一扬手,对前来接驾的军将点了点头。而身旁那人,却眼也不抬一抬,便那么带马与宣王并行,甚至马头还超前半步,对面前行礼的众人也一概视若无睹。

    纵然早已见惯少原君举止,军将们对这般目中无人的态度仍觉窝火,只是所有人也不得不承认,这人分明只是缓带轻衫,却能够随随便便站在华势逼人的宣王身边,而分毫不觉局促,分明只是淡淡一个眼神,那从骨子里散发出的卓傲之气,纵不说是睥睨天下,却也相差无几。更何况宣王待他礼遇非常,眼前宣国正为王域之战调兵遣将,多少事情亟待处理,宣王却为了这人一点伤势,亲自陪他去赤峰山别宫一住便是半月,直到一年一度的冬祭军典当日方才回到都城。面对这种毫无改善的情况,众人口中虽然不说,但面上不满绝难压抑,几声轻微的冷哼自也难免。

    站在众将之后,柔然族王子万俟勃言始终保持着适当的沉默,在却无意之中,突然感觉一道锐利的目光自面前一掠而过。皇非在马上轻轻一转眸,唇角便逸出一丝莫名的笑意,似是嘲讽,又似讥诮,转头对姬沧道:“时间不早了,直接去祭典现场吧。”

    姬沧与他策马在前,将两队华丽的仪仗不远不近抛在身后,然而沿路纷纷跪迎的支崤子民与两侧开路兵马仍是显出极其威重的排场。“这一路辛苦,回宫休息片刻,再去不迟。”

    “犯不着。”皇非淡淡道,“不如看看你赤焰军真正的实力,值不值得本君费心。”

    两人认识十余年,向来敌友难分,普天之下恐怕唯有这么一个人,敢在宣王面前用如此口气说话,偏偏这个人非但有这个胆色,更有这个资本,也只有在他面前,威震北域的赤焰军才跟一支普通的军队没有什么不同。

    姬沧狭长的修眸向侧挑去,隐隐透着妖异的魅光,“你当记得我说过,若你我联手,这天下便是唾手可得。”

    皇非一笑,眉峰微扬,下一刻已是扬鞭催马,向举行祭典的东宫神殿驰去。

    宣国地处北域,与楚国等地不同,在供奉玄女为神的同时,亦会在每年入冬之际举行盛大的军典,祭祀北方玄武之神。今年适逢战事,这一祭典亦分外隆重,除了进行例行的祭天仪式外,更会在之后通过比武择选此次出征的领军大将,这在武风盛行的当下十分常见,乃是战前点将最普遍的方式。

    东宫神殿位于宣国王宫之北,依赤峰山走势形成上下两宫,上为供奉玄武神的天宫,下方建筑高逾三丈宽近五丈的赤石云台,迎面连接占地极广的校场,非但可做阅兵演练之用,每逢战事,亦会在此处歃血祭旗,点兵出征。

    重鼓之音,突然自天际响起,一声之后,滚滚而来。

    壮丽激昂的鼓乐与恢弘号角之声浑融一体,震慑人心,百名金甲战士自中军策骑而出,长戟高举向天,千军随之一喝,迎接那自华美无边的朱红锦毯上乘舆而至的王者。

    当前铁骑开路,玄武军旗昭烈风中。

    赤艳战服,金光之色,衬得那身处万众目光中心的人神容生魅,似妖近魔。诸国但逢大典排场无不宏大,九域国君也无一不是尊贵高华,但却无人能似宣王姬沧,就这么随意一站,便压了漫天华丽,一人一身之威,便令煊煌沦为陪衬。

    当那耀眼的身影自金舆之上掠起,横过数丈御阶踏足在赤石云台之上,赤焰军数万将士同时爆发出震天威喝,几令神威无光,对面观礼台之上的白衣男子眸心微微一收,唇畔轻挑的笑痕,却似冷芒微闪。

    宣国神圣的冬祭军典,皇非答应姬沧随行而回,也不拒绝观礼,在赤峰山别宫休养的这段时间,他身上伤势已然痊愈,昔日武功也恢复近半,若非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封锁了几条主要经脉,这些许内伤自是不能造成什么困扰,但即便现在仍受限制,对于少原君来说却也已足够。

    居高临下,一天辉煌之中冷眼旁观。

    此次前来参加冬祭军典的,除了赤焰军全部将士之外,尚有宣都之外十九部重兵的统帅,以及柔然族这样臣属宣国的首领,仅仅祭神的仪式实际用不了太长时间,今天真正的重头戏自然是接下来人人瞩目的点将之战。

    此时在祭台之前,八名来自楚国的战奴双手被缚跪向北方,下一刻,已被斩首剖心,活祭战神。

    喝呼之声席卷大地。

    高悬的头颅,鲜血自温热的胸腔中喷薄而出,注入酒碗,余者渐渐冷凝于雪色之上,蜿蜒而成狰狞的痕迹。

    观礼台近处,一直暗中关注着这边的万俟勃言突然微微一凛,感觉到一阵令人心寒的杀意。

    乐声止,金鼓重新响起,三遍鼓息,终于拉开比武点将的序幕。此时整个赤焰军中都弥漫着一股热烈的气氛,对有资格参加的军将来说,这无疑是立威扬名的最好机会,若能成为领军主帅,那便等于取得军中实权,更可能意味着战功赫赫的未来。而对观战的士兵来说,这样骁勇精彩的比武,实为一场武技盛宴,能够亲眼目睹,甚至只要你有足够的能力,便一样可以挑战任何一人,这足以令悍勇好斗的战士兴奋莫名。

    鼓声息后,台上献出十三碗烈酒,每一碗酒都染过战奴之血,浓烈之中泛着鲜艳的赤红,每一碗酒都由一个美丽的女子下着黄金丝缕织就的长裙,赤裸着上身跪捧过头。

    鲜血激人性,烈酒红人面,黄金动人心,美色夺人魂。

    只有战胜,才可获得这一切,一切都足以激发人心最原始的野性,令人心甘情愿冲锋陷阵,赴汤蹈火性命相搏。

    赤焰军中狂热的欢呼声更甚,十三名大将登上赤台,有资格竞争六军主帅的将领,早已在之前经过无数挑战,亦无不是宣国领兵沙场的猛将,唯有如此才能站到宣王之前,对主帅之位发起争夺。

    十三碗血酒将由宣王亲赐参加比武的大将,以砺战意,以示王恩。

    宣王起身,走向美色所奉的烈酒。

    十三名大将抚剑跪下,身后呼声如潮。

    便在此时,一道白色身影,突然横掠千军,横过群臣,出现在赤石云台正中。

    一人的目光,扫向众军。

    万人一静,风过长空。

    那样锐利的身姿,如日夺目,姬沧眼中异芒倏闪,皇非唇锋若笑,眸底却似冰川冷流,一语激起千层浪,“你若想与我联手,今日便由我亲自选将。”

    台下哄然。

    姬沧前行,朱衣曳地,两人目光一瞬不瞬锁定对方,忽然间,姬沧仰首长笑,妖异的细眸之中泛出桀骜之光。

    “好!”

    非是如此之人,何能令宣王折腰,若非如他之强,岂不无趣,他亦无心。

    皇非头也不回扬袖抬手,宣王身畔血鸾剑铮然轻响,已是落入他手。姬沧无动于衷,一任佩剑离身,眉眼深处,甚至带出拭目以待的兴趣。

    一抹血痕如光,刹那绽开在雪衣之下,微冷的剑锋指向当先一名大将。

    欲饮楚人之血,除非完胜此剑,否则便以性命为代价,流尽自己的鲜血。

    台下军将再次爆发出阵阵高呼,一浪高过一浪,当先那大将亦是浓眉一轩,振衣起身。

    “杀了他!”

    “杀了他!”

    “杀了他!”

    十余年间,大楚少原君一直是赤焰军最大的劲敌,丧命在他手中的宣军不计其数,破灭在他麾下的城池片草无存。在场诸将,皆知少原君重伤初愈,此时功力最多只有平常大半,面对这般挑衅,不免心存轻视之意,但十三人无不转出同样的念头,倘若趁此机会除去此人,便是为宣国除一心腹大患,赤焰军从此再无对手。

    战士们激昂的高喝连成一片,刀戟似海,声势骇人。

    台上之人,冷对这漫天喧哗,衣不惊尘,在那大将拔剑出鞘的一刻,他掌心冷凝的剑锋忽然极其轻微地一颤。

    一声剑啸,蓦然而起。似乎只是极轻的响动,却在突然之间,盖过了所有高呼声,所有助威声,所有喊杀声。

    剑光绽,逐日色,天地一亮。

    姬沧眉梢一震,似是被那剑光耀动,然而身处剑气中心的人,却只能见到一片浓重的黑暗。

    带来黑暗的是血鸾剑光,因那赤色太浓,血色太深,仿佛将一切拖入了无底的深渊,不见天日。

    风云逐日。

    这一招逐日剑法,昔年曾令姬沧一战负伤,付出了三城之地的代价,亦曾在千军万马中夺敌首级,令得赤焰军铩羽而归。

    这一招剑法,曾破南楚十营八寨,扩大楚疆域三千余里,曾兵踏漠北饮马逐战,剑锋所向,风云色变。

    以血鸾剑施出的逐日剑法,于极亮之中透出赤艳妖异的血色,执剑之人弃神成魔,一身杀伐,一剑夺命。

    血光!

    爆!

    重躯坠台,血溅尘扬。

    “烈字营中领军安夷。”

    白衣男子傲然话语,淡淡报出对手姓名军职,一瞬惊慑全场。

    观礼台上,包括万俟勃言在内所有将领皆是一震,台下之将,竟是一招毙命,尸身横曝军前,鲜血染透黄尘。

    反手一剑,一盏烈酒挑前,皇非抬首长饮,剑尖微震,金盏碎溅满地。

    赤焰军中怒声一片,历经无数沙场血战的战士,皆被这傲慢的态度和刻意的杀戮激起心头血性,后面一将腾地起身,长刀点地,沉声喝道:“请教君上高明!”

    皇非这一次,略略抬眸,看了对手一眼,“赫字营大将初离肖,你的刀,挡不下本君三招。”

    一言一词,对赤焰军诸将了如指掌。

    话落,剑起,光灿。

    初离肖长刀破日,一赤色,一银光,两道利芒半空爆开,如雨激落,炫目至极。

    初离肖的刀法已是名列宣国上品高手之列,纵横沙场,攻城略地,亦曾斩杀烈风骑麾下猛将,饱饮楚人鲜血。若在今日之前,有人夸口三招之内能败初离肖于剑下,在场的所有宣人都会当做一个笑话。

    少原君固然强势,但能跻身赤焰军上将之人也绝非泛泛之辈,每一个人都有足够的资格,代表着宣国武人的实力与信心,安夷的落败不过是轻敌与疏忽,这样的情况绝不会发生第二次。

    台上目光所向,台下喧喝如潮。

    皇非扬眉,冷笑,剑振。

    一招,千尘惊破,金阳如华。

    一招,风云色黯,血日当空。

    第三招,赤芒自银光之间破出,瞬间遽盛。

    初离肖退,速度不可谓不快,然而血鸾剑更快,一丝利电,追魂夺魄,在雪亮的刀锋之前绽开惊心血雨。

    雨落,刀飞,臂断!

    一剑杀一人,一剑废一人。

    初离肖滚落台边,一手捂住喷血如泉的肩膀,不能置信地盯住傲立于血雨之后的男子,面色苍白如死,额前冷汗如瀑。

    万人一静。

    皇非振剑,饮酒,一缕新鲜的热血沿着剑尖落入金盏,酒色更浓,杀意更烈。

    “锋字营上将诸程。”

    “骁字营中领军越淳穹。”

    “锐字营上将司徒历。”

    饮酒一盏,杀敌一将,当皇非喝到第八盏酒,原本沸腾激烈的赤焰军已是安静得落针可闻,每个人都似被战台上那白衣如玉的男子慑住了目光,那人独立漫天血腥之中,便似一柄风华凛冽的剑,放眼天下,无鞘可容。

    台上台下万众惊心,但自始至终有一人,直视那夺魂的光芒与杀机,声容不动。亦只有一人看得清,那每一招精妙绝伦的剑法,每一步算入巅毫的杀戮。

    以他的剑,杀他的人。

    宣王姬沧,毫不诧异逐日剑法可斩废赤焰军阵前虎将,多少次搏命激战,十年间平手之敌,眼前之人,原本便是足以同他一较高下的对手,纵然千军之围,亦未必能困得其人片刻。只是此时,他伤后功力不曾全复,如此强行施为,初时锐气尚能支撑,但若连战十三名高手,再高明的剑法亦无法抵消内力的消耗。

    姬沧微微细了长眸,眼光莫测,一时如刃。

    却只见台上那人,不过随手扬袖,轻轻一笑,便在一天赤色之中冷声说道:“何必浪费时间,剩下的一起上吧!”

    千军之前,执剑邀战,杀意滔天。

    余下五将尚未自震惊中回神,血鸾剑光已如天冲血日,带着死亡的光芒迫向双目,剑气,自那人身边席卷了半边高台。

    每个人都清楚地看见一点剑光,速度之快,几乎超过了他们所能想象,剑势之利,几令战场上杀人如麻的猛将,也在一瞬之间惊破了神魂。

    天地仿佛骤化血海狂涛,地狱怒焰,只余这不可思议的剑光,然而千百次血战中磨砺出的本能反应,亦令五人的精神晋入前所未有的高峰,几乎同时,刀、剑、枪、鞭、锏五种兵器,自五个不同的方向,射向血海的中心,怒焰的巅峰。

    漫空劲气中,人人睁眼如盲,姬沧眸光却是一利,突然振袖而起,凌空掠向战场。

    朱袍雪衣,交织如练,快得令人看不清分毫。

    嗜杀之光!

    一片赤华,霍然自两道人影间冲流而出,战局中五人跌出丈余,无人能再稳当站立。

    光华落,半边赤艳的衣袖飘至足下,姬沧左手指间现出一缕血流,赤色涔涔,很快滴落在飞尘之间。

    日落千山,天地无声。

    那执剑而立之人,白衣如霜微染朱红,剑锋上亦泛着殷艳的光泽,不知是何人的鲜血,色若琉璃。

    身边五将,三人已伤,另外两人刀折剑断,侥幸存命。

    皇非看了姬沧半刻,忽然将血鸾剑抬手一扬,剑锋直没石台,风飘如血,“剑不趁手,人也扫兴。”跟着反袖一拂,转向已被震慑得一片肃静的赤焰军,冷声说道:“他日本君领兵,你们若有一人不服,便先问过此剑,但若有一人不从军令,眼前此刻便是先例。”

    声音清晰传出,偌大的校场,数万名兵将,竟无一人出声,无一人动作,甚至无一人移开目光。

    乱世天下,每一国军队之中站在巅峰的莫不是这样的强者,每一个有资格统领千军的,也无不是这样的强者,所以哪怕是敌人,是仇家,是对手,也一样令人尊敬折服,尤其此时此刻,这台上之人,没有人敢轻视,亦没有人能够轻视。

    皇非对众人的反应,看也未多看一眼,仿佛本应如此,目光自姬沧面前一掠,从容笑道:“宣王想必还有余事处理,非,先行一步了。”

    琉璃花台,香如玉,水如雾,美人如霞。

    自宣王继位第二年后,宣国王宫之中便极少有女子出现,除了少数品级较高的内官之外,一概侍从宫人皆是俊俏美貌的少年,就连内宫亦不例外,这琉璃花台,更已是多年未有女子踏入。

    然而现在,行走在金丝软毯上的数名绯衣美姬风情万种,捧金盅,托玉盘,百花鲜果皆不如她们美目红唇动人,仙乐清音更不及她们婀娜柔软的腰肢,就连那如玉的美酒,也似抵不过这凝雪肌肤,兰若香气,晶帘背后不时传出清脆的娇笑,温柔的低语,几令人以为错入了瑶池仙宫。

    纤手挑起晶帘,珠光覆落红颜。

    瑄离踏进琉璃花台,一步入内,一片暖雾轻香深处,一群玉雪美人之间,一眼看到了一人。

    明灯金杯琥珀光,美人环绕,丽影生姿。

    殿下丝竹,轻衣妙舞,琉璃池水,七彩潋滟。

    一眼望去,便是五色迷神,一步身入,便是五音驰意。

    一片光辉,满室奢华,然而瑄离只见一人,那白衣轻衫的男子,闲倚华榻,不过抬眼之间,便令四下金玉无光,琴歌失色。

    方才战台之上杀气夺魂的少原君,此时美人膝上风流如许的贵公子,这人似乎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令人错不开目光,过目难忘。

    “君上好兴致,殊不知今日赤焰军中又是轩然大波。”

    即便暗中联手,少原君这般凌厉肃杀的手段仍令人有些吃不消,瑄离叹了口气,停步,欠身,抬眸看过美色缤纷。

    琉璃花台这些美姬皆是数日之前宣王下令国中贵族进献,特地召入宫侍奉,无一不是历经调教,见惯风流的美女,此时人人只着轻薄纱衣,身姿妙曼,容色生光,或是捧酒,或是轻舞,见到来人亦不羞怯,媚眸如烟,仍是风情万种,纤腰飞旋,仍是歌舞不息。

    直到那众星捧月般的男子饮尽了美人手中酒,轻轻将袖一挥,四周美姬这才罢了歌舞,行云流水般退向殿外。

    “你莫非以为,姬沧连这般场面都镇不住?”

    榻上男子手捏金杯,衣怀半敞,唇色含笑。沐浴过后淡淡的水汽在他光彩的眉目间留下朦胧的影色,那样的随意和慵懒,令人无论如何也联想不到他刚刚手刃数人,剑染鲜血,几乎送断了赤焰军一半战将。

    倘若平息不下此事,那今日的宣王便不会是姬沧。皇非杀人,不过是一场公平的较量,八名战将,也不过是宣王座下之臣。但瑄离想起方才东宫神殿前的一幕,仍有些心有余悸,那样令千军震慑的杀戮,只怕换作宣王亦未必做得出来。

    “今天这样的法子,君上还是莫要再用,否则恐怕遗祸太甚,得不偿失。”他抬手取出一个碧玉圆盒,“这盒中之药乃是以曼殊花中精髓所制,可助人增补元气,恢复内力,君上不妨笑纳。”

    皇非起身,未看那珍贵至极的药丹一眼。

    瑄离留心他行动,却看不出丝毫勉强的痕迹,但唯有他知道,眼前这具身体刚刚被某种强横的功法抽空了每一分内力,如今每一寸骨骼,每一丝经络都在忍受着那种空虚无力,却足以产生巨大痛楚的折磨。以这样的代价,换取整个赤焰军的慑服,方才血鸾剑的威力愈甚,此时这身体承受的反噬便越大,但面前之人,这般若无其事,谈笑之间神采如旧,甚至让瑄离都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正自满心疑问,皇非却停步在一旁金案之前,略略扬手,就那么隔着晶帘将一卷锦帛掷了给他。

    瑄离一愣接住,刚刚展开,目光便是一震,“这是……冶子秘录!”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那锦帛之上龙飞凤舞的字迹,一势而下连绵不绝,直如千山飞云,万丈流瀑,直夺心神。以瑄离胸中所学,眼光见识,只一眼,便判断出这书中内容,竟是一份刚刚完成的秘录抄本,其上墨迹初干,甚至酒意犹浓。

    “既知是什么,想必你也不会浪费。”皇非抬指,轻轻一扫案上古琴,冷澈弦音,铮然微响,“天下间可能破解宣国机关之城的唯有‘妙手神机’宿英,他现在既为帝都所用,来日战场之上你二人必有一番较量,能否保得住九域第一机关师的名头,便看你自己。”

    当初令各国觊觎的《冶子秘录》早在楚国之战中毁于一旦,整部秘录只有少原君曾经亲阅,甚至宣王都无缘得见,这份抄本的珍贵程度不言而喻。尤其对于瑄离这样顶尖的机关师来说,能够得阅寇契大师神鬼莫测的传世之学,足以令他突破原有,融汇诸家,登上一代宗师的巅峰之路,而能在战场上与妙手神机宿英一较高下,更无疑是每一个机关师梦寐以求的机缘。

    如此宝卷,随手予人,毫不保留,亦无条件,单是这份胸襟气度已足以令人折服。若无这般心胸,何来那般与日争锋的剑法,若无这份取舍,又何来只手天下的雄心。

    这样的人,不会为一卷秘宝停下脚步,亦不会为三千城池心满意足,不是一座琉璃花台能困,更不是一个宣国能容。

    瑄离微吸一口气,不由垂下眸光,无声一揖。

    瑄离至琉璃花台时,宫中另一处华殿之内,如光使正跪在宣王御前,一一禀报着支崤城中各方的动向,以及赤焰军将领们对今天之事种种态度。

    “大王,少原君今天一举杀了军中八名重将,是不是也太过分了些,若这些大将的嫡系部属心存怨怼,难免不将此事怪在大王这里,万一动摇军心……”

    “嫡系?”

    正在由一旁花月使处理手上伤口的宣王眸光略略一挑,那锋冷的眸色令得如光使心头一凛,知道不慎说错了话,顿时跪倒在旁,不敢再言。

    宣国军制与楚军、王师皆尽不同,除赤焰军核心十万骑兵之外,其余皆属雇佣性质的部队,举国二十七城共有十九部重兵,近二十万兵马与王室以契约为凭,各部自有统帅,战时听从宣王调遣,亦由王室提供部分军需,以及丰厚的战利品。

    财物与女人,永远是战争最直接的获益,亦是宣王控制十九部重兵最有效的手段,所以宣军每下一城,必任军队烧杀劫掠,甚至毁地屠城,从不约束。但对于宣王来说,这批雇佣士兵只是战场上锋利的武器,如同每一辆战车,每一匹战马的意义,而真正能够捍卫王权,坐镇王都的,却是直接听命宣王,亦只效忠宣王的赤焰军。

    赤焰军中,绝不允许有一兵、一卒、一士、一将脱离宣王掌控,哪怕是各营上将,亦没有单独调兵的权力,哪怕是最低一级的战士,亦只听从一人之令,只可为一人战,只能为一人亡。

    如光使一时错言,背后微微冒出冷汗,依着宣王素日脾气,虽不至于为此要了他性命,但恐怕活罪难逃。

    却不料只听得一声发问,面前流金广袖微微一扬,花月使亦退至一旁,座上之人却未再发作。

    姬沧收手,只是漫然看了一眼那殷红如刃的血痕。好利的剑法,好锐的杀气,那一招日落千山,逐日剑下,他也不是第一次得见,只是从未想到在这等情况下,竟然显些没能避开,他临阵出手,倒并非要保那五名战将,不过那人真正的实力,如今就连他这个老对手,恐怕也要重新估量一番。

    但便是这样才好,惊才绝艳少原君,曾以一人之力振一方,以一人之力慑天下,莫说是区区数名战将,便是半壁江山,他亦不惜倾手一掷,只为得此一人。

    姬沧挑眸一笑,目光忽然扫向殿外。

    一缕琴音,便在此时响起。

    七弦音,如流水,乍然起时,如过空处,凝神之际,却在耳畔。

    只是极其随意的曲调,寒澈却不凄凉,冷傲却不萧瑟,弹琴之人似乎只是信手挑弦,却仿佛忽然之间,整个琉璃花台,甚至整个支崤王都都能听到这样的琴音,悠悠然然,隐隐约约,便在月下轻漫响起。

    似清风盈面,似玉暖生香,似明湖柔波,似朗月照怀。

    琉璃花台,月盈中天,白衣男子漫然抚琴,手底指尖便挑动人心海每一丝起落,流淌红尘每一分痴迷。身边无尽美色停了歌声,息了曼舞,便在他身旁安静倾听,每个人的神情间皆是柔顺与安宁,每个人的微笑都有着些许的怅然。

    支崤城中每一个人,似乎都听到了这样的琴音,都在不约而同之间,一刻凝神。

    赤焰军中的将士,城头肃立的守卫,宫中往来的侍从……

    瑄离一步迈出,驻足回首,一音入耳,仿佛有无数往事自心中恍然涌现,但纵使染血的尘梦,永难泯灭的杀戮与灭亡,亦只是淡若流水,随这琴音起起伏伏,渐行渐远渐模糊。

    有多少恩仇,有多少爱恨,有多少兴亡与生死、至情与无情,于此五音之中,若即若离,遥遥而至,却又在将逝的瞬间,直触人心。

    瑄离手指倏地一紧,突然握住了手中秘录,流墨般漆黑的寒眸微映月光,几若锋痕。

    宫外别馆,独对冷月的柔然王子手掌拭处,埋藏多年的绝焰枪长锋一展,冷光忽现。

    而那琴声亦在此时一转,于无可高处,清音乍破,几乎不可思议地扶摇直上,仿若奇峰突起,长泉奔流,原本悠扬从容的琴声,竟在那人指端化作千军纵横、战鼓连天的激越与凛冽。

    一转一折,凭云凌风上九霄。

    如光、花月二使皆是心头一跳,似被这琴音所激,微微色变,宣王姬沧长眉一扬,犀利的目光仿佛穿越千里横野、万重山城,直指那惊云山畔,王域之巅。

    丝弦入境,直拔心曲。

    世有血鸾剑,便有逐日争锋,世有夺色琴,便有一曲知音,当日赤峰山巅一剑一曲,从此再难忘此一人。

    如此男儿心志,如许灿耀风华。

    有此一人,纵横天下方不寂寞,铁血杀伐方是快意,只因他与他,从来追逐的便是同一个目标与荣光,至少在此一刻,也有着相同的对手与敌人。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