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战谋  第一百章 势不两立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5018  更新时间:11-09-18 23:08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夜玄殇与子娆现身殿脊的一刻,四面八方风声急响,数柄利剑当空射至,化作天罗地网,向两人当头罩来。

    夜玄殇冷哼一声,一手环住子娆纤腰,一手剑锋斜挑,只听铮然声响,精光四射,密不透风的剑网顿时溃散,几名杀手更是口吐鲜血,跌下殿脊。

    殿外秘卫早已与先前赶至的东宫杀手短兵相接,阻挡他们对穆王寝殿形成包围。四周宫宇之间,更有秘卫暗施手脚,数处火光不断燃起,浓烟滚滚直冲夜空,引得宫人内侍仓皇奔走,呼喊扑救,整个穆宫顿时大乱。

    东宫豢养的杀手人多势众,虽被夜玄殇一剑击退数人,复从四下如潮扑至。宫门之外,更是响起连绵震地的脚步声,说明太子御已下令调动禁军,正往西宸宫方向迅速赶来。

    夜玄殇唇畔现出一丝冷酷无情的微笑,忽然转身,衣袍飞旋,左侧三把长刀被他剑锋劈中,同时寸断。

    一道夺目的光华,亦在他出剑之时凌空而起,仿若星火万道,冲破烟尘。无数墨蝶光影,如雨纷流,伴着归离剑摄人的寒芒,卷向扑来的对手。

    剑光飞绽,血溅横空!

    东宫杀手虽是狠辣,却怎堪归离剑狂龙般的锋芒,夜色染血,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战圈瞬间溃散,最后一人喷血抛飞。

    夜空中风云闪过,隐隐雨意迎风肆漫,夜玄殇倏然收剑,放声长啸,挑衅之意,遥遥传出。

    千宫万殿,为此啸声所震,宫门前,太子御眼中迸射如电杀机,咬牙道:“给我杀!”

    面对不断涌来的东宫杀手,夜玄殇双眸异芒陡盛,一声剑啸,投往对手最密的中心。

    “真是乱来!”

    子娆轻声嗔道,瞬间魅影轻移,化身流光随他穿梭敌阵。蝶焰剑影,不断在夜色中盛开如血之花,两人倏忽进退,互为攻守,归离剑气在焰蝶千丝的催发之下,仿佛孽龙腾云,嗜血夺魂,剑下手底挡者无生。

    忽然间,战阵中厉啸响起,一道强横的剑气破空袭来。

    剑啸之声,仿似惊雷,人影未至,剑气已是直砭肌肤。夜玄殇眸光电闪,知道来者非是庸手,剑锋反手斜上。

    “当!”

    半空中异芒爆射,剑光中现出一人,被归离剑震得凌空翻退,落上屋脊。

    子娆手底盛开焰光,逼得四面杀手踉跄后撤,拂袖抽身,退回夜玄殇身旁。对面屋脊之上,方才偷袭之人手持一柄样式奇特的特大宽剑,阴森笑道:“三公子剑法大有长进,别来无恙啊。”

    此人着一身锦衣宽袍,大约三十五六岁模样,身形高颀,双目神敛,看去相貌堂堂,但那狭长的面孔上一个鹰钩鼻子,却令他显得神情阴鸷,为这张脸面平添几分自负的味道,更加予人一种自私无情的感觉。

    他手中状若鱼身的双刃宽剑特别显眼,带着一股饱饮鲜血的杀戮之气,令人过目难忘的同时,亦知此剑足以令任何不可一世的高手饮恨当场。夜玄殇对此人再是熟悉不过,这正是太子御座下第一高手,东宫首座,连相。

    连相身后,另有数名东宫高手破风而至,对此处屋脊形成包围之势。四下殿宇火光重重,在秋雨欲来的寒风下升起刺目浓烟,侍卫一时扑救不及,大火借着风势向西宸宫蔓延烧来,屋梁爆裂的噼啪声中,禁军人马调动的兵戈之声,亦越发清晰。

    夜玄殇挑唇冷笑,“到了穆国,夜玄御仍是这么藏头缩尾,只会令些虾兵蟹将前来送死吗?”

    连相眼底闪过森然之色,“三公子若能过得我这一关,再见太子殿下不迟。”

    夜玄殇哈哈大笑,倏然笑容一收,“连相,与我为敌,你还不配!”随着这狂傲的话语,归离剑凌空斜挑,一股势若狂潮的真气,透剑而出,顿时激得身前众人衣发纷飞。

    连相面色骤然凝重,在这强横的剑气压迫之下,再难保持轻松之态,宽剑应手擎出,剑尖不住颤动,发出“哧哧”劲声,以抵抗归离剑一触即发的攻势。

    火光下马蹄迭响,身披银甲白袍的太子御在东宫侍卫的拥护下,出现在寝殿之外的广场上,阴沉着脸看向对峙于金宇之巅的二人。子娆凤眸微微一挑,眼见大批禁卫潮水般往西宸宫围来,心知纵使击败连相,此时仅凭二人之力,也无法自千军万马中斩杀太子御,反而可能身陷重围,所以唯有速战突围,方是上策。以夜玄殇之智,自然亦深知此点,当下催发真气。

    “喝!”

    面对如此庞大无匹的压迫,连相深知此时的夜玄殇乃是生平罕遇的强敌,若令他将气势提至巅峰,自己将连唯一取胜的机会亦失去,别无选择,终于低喝一声,抢先出手。

    身旁杀手应机而动,子娆冷笑一声,“寻死!”身形瞬移,风中长袖飞旋,幽光流影,化虚而实,一股阴柔之劲,将刀光剑影尽数席卷。

    鱼背宽剑沿着某种奇异的轨迹,划出七八个轻弧,往夜玄殇剑锋挑去。

    夜玄殇倏地踏前一步,发出“噗”的一声,夜风火势,仿佛随着一股无形的剑气卷出,归离剑骤化一点星芒,突然消失了踪影。

    “当!”直到双剑相交,急于躲避袖光的杀手,方才看清归离剑天马行空般的一击,便在下一刻,为其风雷并发般的剑气,迫得滚跌开来。

    一抹玄色飘忽如魅,穿入战阵中心。

    蝶焰似借风势,骤然大盛,每一点金芒绽开,便有一人惨呼毙命,血色伴着火光,漫空流放。

    连相周身杀气愈盛,鱼背宽剑“哧哧”疾响,精芒连闪,连挡归离剑忽重忽轻,快慢无迹二十余剑,倏然化作三道利芒,从绝不可能的角度,同时绞向对手。

    夜玄殇蓦然旋身,归离剑犹如神迹一般电闪而至,准确击中幻影中真实的剑身。

    一声龙吟声起,双剑间迸出刺目如盲的寒光,两人身子一晃,同时后退,只不过夜玄殇一步辄止,连相却连晃两下,方才站住脚跟。

    归离剑迎风前挑,一股浩大的剑气随着夜玄殇目中毫不收敛的神光澎湃而出,四周飞焰枯叶,均被旋风扬起,自他身旁狂卷飞舞。

    遥遥观战的众人,皆是生出一种强烈的感觉,仿佛夜玄殇人与剑突然浑融为一,在夜空之下,化作崇峻透云的山峰一般,其深不可测度,其险亦无从超越。

    太子御眼睛一眯,再次掠过了森寒的杀机,右手缓缓抬起,身后弓箭手弓弩皆张,一排排涌上前来。

    随护太子的正是禁卫统领虞峥,见状心中暗惊,忙道:“殿下,弓箭无眼,恐伤了自己人。”

    此时连相手中宽剑振起寒烈的锋芒,衣袍无风狂飞,长笑一声,倏地左脚踏前,剑光往夜玄殇前胸劈去!

    太子御唇角冷冷上挑,手指向前一挥,嘴中吐出令人心寒的两字,“放箭!”

    连相不愧为东宫首席高手,在夜玄殇刻意的气势压迫下,仍旧保持着绝对的冷静,毫不影响剑势发挥。当此一步跨出,以高明的步法带动身形,竟是瞬间标前丈余,剑锋以迅雷不及的速度直取对手,凌厉的剑气将整个空间完全笼罩,令人感觉无论如何闪避,皆无法避开其雷霆一发的攻击。

    唯有上品高手,方能在举步瞬间营造出如此胜负立判的优势。

    “好!”夜玄殇冷喝一声,掣剑前冲!

    漫天箭雨,便在此时倾盆而至!

    万千利芒,穿透火光。

    受此气机牵引,子娆一声清啸,衣袂肆扬,随着冲天而起的身影,玄袖千丝化作万道旋舞的云光,清辉飞绕流射,四面杀手皆被卷入其中,顿时变成首当其冲的活靶。

    光华如幕,几将夜色照亮。与此同时,归离鱼背两剑锵然交撞,魅影漩涡中心,蓦见夺目光团,整个空间仿若一凝,刹那之间,自那光芒下迸射出强横无匹的剑气。

    夜空纷纷箭光,如撞铜墙铁壁,伴着无数血肉残躯,向外激飞坠落。

    一道惊雷裂破夜空!

    连相自战阵中倒飞出去,满口鲜血喷上衣襟。夜玄殇霍然旋身,双目神光电射,锁定众人簇拥下白袍身影,长啸声中,归离剑化身惊电,凌空向太子御扑去。

    弓箭手尚未来得及准备第二轮射击,骇人的剑气已灭顶而来。

    半空之中,连相骇然色变,顾不得内伤加重,硬是提气飞身,截向归离剑夺命的寒芒。“人家兄弟切磋,莫去碍手碍脚!”身畔一声轻笑,子娆飞袖击出,顿时迫得他改变方向,更被千丝附影追缠,不得已向下坠去。

    闷雷乍响,阵前战马惊鸣,长嘶而起。

    太子御反手拔剑,猛地纵马越出,迎上归离剑惊天动地的一击。

    “轰!”

    数道长闪划裂黑暗,夜雨破空而下!

    两柄长剑之间,劲气溅雨爆射。

    太子御虎口震裂,佩剑几乎脱手飞出,座下战马一声惨嘶,被剑上传来的劲气震得口鼻冒血,当场跪地倒毙。

    太子御一个翻身滚下马背,长剑钉入青石地面,划出长长刺目的火花。

    夜玄殇凌空一剑劈得太子御狼狈落马,亦被他透剑而来的真气震得手臂生痛,纵声大笑,当空向后退去,落地时反手一剑,正往刚刚站稳脚步的连相面门罩下。

    子娆袖底夭矫灵光,伴着雨雾冰丝同时攻至。连相立时变成腹背受敌,岂敢在他二人联手之下逞强,骇得抽身横移,全力向左避开。

    禁军侍卫刀剑齐发。

    夜玄殇轻声冷哂,身形一闪,左掌破空虚击,于漫天寒芒中借势携子娆斜飞出去,“夜玄御,想要秘玺,十日后我在苍云峰恭候大驾!”半空改变方向,落往雨密烟浓的东殿。

    “给我追!”太子御怒火中烧,猛一拂衣震退赶来相护的侍卫,咬牙下令。

    “殿下!”

    连相飞退回来,与虞峥二人左右近前,齐声阻止道:“殿下金体尊贵,莫要亲身犯险。”

    太子御眼中透出森然寒意,“竟胆敢入西宸宫来,无论如何,不能让他走脱!”

    虞峥立刻道:“夜玄殇尚未离开王宫,臣即刻调动禁卫封锁九门,令人严加搜查,就不信他还能插翅飞了出去。”

    太子御沉着脸略一挥手,虞峥微一欠身,回头命道:“你们保护殿下,外三部人马随我封城!”率半数禁卫离开。

    目送禁卫迅速布防,连相沉声道:“殿下,夜玄殇既已见过大王,秘玺恐怕当真落入了他的手中,与他同行的女子该是那王族公主,倘若帝都正式插手此事,便是极大的麻烦。”

    夜雨浇下,西宸宫并不严重的火势已然渐熄,唯余烟尘满地,枯叶席卷。太子御看向黑暗中帷幔深寂的寝殿,冷然道:“能一剑令你受伤,夜玄殇果真今非昔比,哼,此二人竟然进出禁宫如入无人之境,传我命令,西宸宫秘卫,一个不留!”

    连相眼中掠过一道冷芒,下颌微抬,示意亲卫前去,沉声道:“殿下不妨放出消息,便说夜玄殇私闯西宸宫,自大王手中盗去秘玺,这样便连王族亦无法维护他,至于这里……”他伸出负在身后的手掌,轻轻向下一挥,做了个干脆的手势,“弑父夺宝,二公子岂会坐视不理?正好借他之手,一举两得。”

    太子御冷眼一眯,“老二上次入楚,并未痛下杀手,国师对他已经不甚放心,决定清理门户,以免夜长梦多。他的武功更在老三之上,趁其不备尚可收拾,否则打草惊蛇,让他与老三联起手来,那才叫真正麻烦。”

    连相显然对夜玄涧亦有些顾忌,沉吟片刻,再道:“若如此,依臣看来,西宸宫这里便不必操之过急……”跟着声音略低,在太子御耳旁密语几句。

    太子御侧首看他一眼,目光微闪,缓缓点头,“言之有理,西宸宫尚且有些价值。只不过,也要等他二人有命活到明天再说!”

    连相道:“夜玄殇能潜入西宸宫,除秘卫之外,其他人也未必尽数可靠,我亲自去看看,以防万一。”

    太子御脸上浮起笑容,“辛苦首座了。”

    寝殿深处,白虎秘卫的尸身四下横卧,断刀残剑,鲜血蜿蜒玉阶。

    夜雨未能洗净空中浓重的血腥,枯枝败叶随风卷入,长长的宫帷却在潮湿的雨意里凝滞沉默,一动也不动。天色将明,正是这深宫长夜最为黑暗的一刻。

    殿中灯火早已灭尽,唯有染血的金帷背后透出丝丝雨光。王榻之上,一阵阵痛苦的喘息声如同困兽濒死,仿佛在下一刻便会骤然而止,却又偏偏无法获得这样的解脱。

    太子御站在王榻之前,隔着一层凌乱的烟纱看向帷帐深处,眼中黑暗翻涌,情绪莫测。

    “殿下。”

    轻怯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太子御侧眸回身,晦暗的灯帘之外,低头跪着一个朱衣长发的女子,手中金盘捧着一盏新热的汤药,一个碧玉瓷瓶。

    侧旁燃起的宫灯,照亮了女子半边容颜,纤细柔荑托起琥珀色的汤药,如画眉目,微映莹光。

    太子御目光扫来时,女子越发深深垂首。

    忽然间,白色金纹的长袍掠面而过,太子御伸手拿起了药盏,袖间冷血的气息,瞬间令人窒息。

    女子微微一颤,不敢抬头,却又忍不住向上瞥了一眼,只见太子英俊的轮廓逆了冥光,剑眉入鬓,若沉永夜。太子御扬手拂开帷幔,声音仿佛雨夜深处交织的暗流,不见一丝感情,亦不觉一分温度,“父王受惊了,儿臣来服侍父王用药。”

    他俯下身子,亲手将老穆王扶了起来,侧影重叠好似父慈子孝。

    玉盏送至唇畔。

    老穆王喉咙深处喀喀作响,手指紧抓着被衾,窸窣发抖,似是想要挣开。太子御唇锋一利,沉声道:“我亲手喂你,你为何不喝?”说罢扶着他下颌的手用力一收,顿时,便强将那滚烫的汤药灌进他嘴里去。

    跪在帘外的女子听着老穆王剧烈的呛咳,美目微阖,露出不忍的神色。

    但这汤药却是奇效,只灌进了大半,老穆王喉中发出一阵浑浊的声响,蓦地吐出数字,“你……这个逆子……”

    太子御眼神一变,手底力道骤然收紧,迫至榻前,森然道:“我要你在此安享荣华,这么多年始终未下杀手,可是你,竟然将秘玺交给老三!你终于得偿所愿,他拿紫晶灵石,回来交换王位了吗?”

    老穆王瞠目视他,半晌说不出话,只是蹬得床榻砰砰作响。伴着帘外女子轻声惊呼,太子御猛地松开了手,“哐当”一声,榻前碎玉四溅,药盏摔个粉碎,“哼!别以为有了秘玺他便斗得过我,跟我争王位,做梦!你便好好活着,看他如何送死吧!”

    说罢他拂袖起身,向外走去,路过女子身边脚步一停,冷冷道:“按时给他喂药,人若是死了,我拿你是问!”掷下这狠戾的话语,扬长而去。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