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天锋  第九十章 覆手倾国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4975  更新时间:11-06-27 18:39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烈风骑与王师激战之际,宿英聂七沿江而上,与冥衣楼三十名暗部精锐会合,赶往西山之阴。越过数道丘陵后,一座规模雄伟的水坝顿时展现在面前。

    襄帝二年,楚与后风两国交好,两代先王为杜绝沿江洪灾,共发征夫数万,耗巨资筑此拦江石坝,由后风国寇契大师亲手设计,以鬼斧神工巧借天地山川之势,平衡大江水流,可谓叹为观止,亦令两国百姓获益匪浅。襄帝十一年,宣楚大军吞灭后风国,这道石坝便由楚国完全接管,成为控制沿江水道的重要关隘,而负责防守的,正是赫连啸统领下的西山水军。

    这时离此不足十里的大江上,楚都与西山两营水师皆是倾巢出动,战火灼天,厮杀正烈,因而此处仅余数十名守兵,并无多余。

    在聂七的指挥下,冥衣楼部属借助特殊设计的飞索自东南方山崖悄然而下,面对这曾经严格受训的杀手级战士,当值守军几乎全无防备,连抵抗都来不及,便被尽数格杀。不到半炷香功夫,宿英率人登上石坝,放眼望去,巍巍楚都遥遥在目,大江激流硝烟蔽日,不由长叹一声:“不想师父这番心血,竟要毁在我的手中。”

    “此物既成于寇契大师之手,正该是今日为后风国报仇雪恨。”聂七一拍他肩头道,“动手吧,莫要误了战机。”

    宿英微一点头,取出早已备好的机关装置,分配众人开始行动。

    九转玲珑阵再次发动时,以子昊手底灵石之光为中心,数道光柱出现四面八方,在此丈许内形成一个硕大的阵法空间,将他与皇非同时笼罩在内。

    正北方向,宣国大军攻入楚界,与方飞白所率神羽、神翼六万精锐短兵相接。东南方帝都援军杀至,距此已不过数里。

    汹汹大战血染疆场,杀气摧折草木,晴空风悲日曛,鬼哭神惊。

    反观阵中,对峙的二人分处乾、离二位,正是阵法生死之门所在,不动的眼神,无声的交锋。

    逐日剑徐徐前指,日落千山,血焰之色,强大的剑气压迫四方。

    持剑之人,眉峰飞扬,带出狂傲的话语:“此时分神维持阵法,你认为自己能挡我几招?”

    子昊不断提升玄通真元,完全催动灵石中蕴含的天地之气,阵中光华愈胜,他的脸色便愈发苍白,淡淡道:“若要生死相分,无须费朕全力。”

    皇非眼中异芒骤射,纵声笑道:“很好!”

    话音落,剑华盛,一片赤炎烈光,仿若染血的落日焚尽千峰,吞没一切光色声息,唯余无边夺目燃烧的红焰。子昊手底清光绽射,玄袖激扬,静冷双目是冰雪不融的凛冽。

    招出,人动。剑驰,掌发。

    或是终极的交锋,最强的对手,最后的胜败!

    阵光飞迸怒射,激烈的气旋中,黑白两道身影冲天而起。

    便在此胜负将分之际,东北方忽然传来一声长啸,啸声入云,震彻山野,由远及近刹那便至军前,便见一道赤色人影穿越千军万马,以迅雷之势凌空扑下,骇人掌力直击灵阵中心!

    轰然巨响,维持阵法的八方光柱纷纷爆射,乱光横空,飞尘漫天,阵中三人飞退,不约而同落至接天台最高之处。

    落地后,皇非身子猛地一顿,强提功力,却终压不下直喷一口鲜血,“姬沧!”抬头怒视,双目几乎便要射出火来。

    红日漫血,残叶如秋纷纷飞散,风起无声。

    对面之人华衣张扬,狭眸妖戾,手中一柄流光溢彩的长剑是噬魂艳色,是饱饮鲜血的杀戮之气,目光自皇非之处轻扫,看向数步外同样咳血受伤的子昊,突然冷魅一声轻笑:“原来是你。”

    一招之内同时震伤二人,手中血鸾剑锋芒所向,斩杀群雄闻风丧胆,麾下百战精兵,震慑诸国横扫八荒。宣王姬沧,终于出现在这决定九域未来的战场之上,战局的平衡,顿时打破。

    台下戮血杀伐,声声入耳,台上冷风拂衣,吹起阵阵烟尘。子昊无视身上溅染的血迹,修眸微微一抬:“姬沧,既你一心灭楚,朕今日便如你所愿。”话未落,身先移,但见玄影飘忽,玉箫电闪,迎面击向皇非!

    血光,忽然爆开在锋芒之巅,两柄长剑,同时迎上他迅愈惊电的一击,却又在闪身而过时,毫不留情地攻向对方!

    劈疆裂土,争雄天下,难分的敌友,难解的恩怨。

    一时血剑烈焰对箫音,一时赤色玉光破狂阳,招招皆是毙命之势,三名顶尖的高手,三个骄傲的王者,三颗必胜之心,没有退让,没有犹豫,没有后路,胜者为王败者寇。

    各方势均力敌,局面逐渐陷入僵持,三人中子昊与皇非皆是几经力战,负伤在前,唯有姬沧功力未损,占尽优势。但即便如此,他们中任何一方,也无法凭一己之力击败另外两人取胜,打破僵局的唯一可能,便是两方联手,先行铲除一方。

    玄衣之下赤华迸溅,子昊振袖一招击散姬沧剑芒,影动形移,玉箫脱手飞出,回身硬接皇非掌力,借势身撤,箫影落回手中。这期间皇非与姬沧已是硬拼数剑,出手之快,令人目眩神驰。子昊身形甫退,目中透露精光,再出已是绝世身法,但见清冷玄影如幻,闪过姬沧身旁,掌风气息的压力,已是席卷而出。

    皇非爆喝一声:“来得好!”长剑迫日无光,再战九幽玄通!

    在此千钧一发之际,姬沧的血鸾剑亦呼啸射至,直取子昊背后!

    交锋!

    血溅,光落!

    一道身影,伴着刺目的血花坠往台下战场!

    败者何人?

    两军混战的沙场,突然响起一阵阵急促而奇异的声响,山崖上出现数名如猿似人的矮小驭奴,口中先后发出尖锐的信号。

    刺耳利声响彻战场,烈风骑战马闻声大乱,纷纷抬蹄惊嘶,在这不断催促的异响中,竟是自行调转马头,脱缰狂奔,往楚军阵中横冲而去。

    战阵中一个蓝袍身影快若流星,一道剑光,一声清啸,疾往坠落台下之人赶去,正是率军增援的苏陵!

    姬沧狭眸电射,血鸾剑上异芒大盛,自接天台上凌风扑下!

    苏陵之剑,以快著称,这一刻竟仍比血鸾慢了半招,剑光爆处,仿若星驰电掣,那坠下的身影,已落入姬沧手中。

    苏陵一招之后,凭空飘退,口中啸声再发,帝都大军会合,发动反攻!

    无数疾奔的战马,在驭奴驱赶下掀翻背上战士,而后洪水一般冲向烈风骑阵营。大地震动如雷,峡谷中一片狂嘶惨叫,满目惊呼鬼嚎,两侧山崖不断有重石坠落,更给了烈风骑毁灭性的打击。

    无论是接天台中军,还是方飞白所率伏兵,十余万大军无一幸免,宣军与王师两方趁势猛攻,整片山野仿若化作修罗之境,曾经不败的传说,曾经无敌的奇迹,曾经纵横天下的神话,都在这惨烈的战场之上化作无数血恨,死亡与破灭。

    “少原君战败!楚国将亡!”

    “少原君战败!楚国将亡!”

    冲杀声中,利箭一般攻心的消息,击溃了烈风骑最后的防线,终于全面退败,只余无休无止的屠杀。

    山崖上一道血色烟花冲破云霄,发出了最后的命令。

    前方大江中流,血染怒涛,战火弥漫,不断沉没的战船,无数漂浮的残尸,都表示这里刚刚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战斗。楚都水军十六营精兵、西山大营五万将士,双方无不损伤惨重。

    浓重的硝烟下,战鼓不息,刀剑浸血,两军令旗挥动,各自阵形调动,即将发动下一轮攻击。突然间,远处山间传来一阵剧烈的爆炸声,沙尘冲天而起,随之而来的,是骇人听闻的轰鸣。

    不过刹那,每一艘战船都感到强烈的震动似自江底传来,赫连羿人猛地自帅座上站起,立在船头的召玉霍然回身。双双色变之际,重重滔天巨浪,咆哮的江水灭顶而来,惊恐的惨叫声甚至来不及传出,这两支代表着楚国精锐的水师便已被江流无情吞没。

    汹汹洪水,挟震天之威席卷大江,夹杂着无数挣扎的生命,冲向前方雄伟矗立的楚都。接天台上,玄色的身影凭风独立,冷冷注视着这场灭国之战,倾天风云。

    …………

    夜玄涧回到苍云峰天宗总舵,已是黄昏时分,不作耽搁,直接便往渠弥国师所在的无风殿而去。

    “大师兄!”待到殿外,四名当值弟子趋前行礼,见他怀中抱着个极美的女子,皆是面露诧色。

    夜玄涧微一点头,命道:“我有事与师尊相商,你们都退下吧,不必留人在此。”

    “是,大师兄!”几名弟子纵然满腹好奇,但夜玄涧在天宗地位超然,他的事自是无人敢多嘴发问,几人应声退去,态度恭敬至极。

    天宗与穆国王室渊源深厚,总舵所在虽不像王宫一般富丽堂皇,却是静穆沉肃,气派非常。夜玄涧抱了子娆一路入内,经过三重引殿,方到达渠弥国师平日居所。

    夜玄涧先将子娆轻轻放在侧旁席上,近身行礼道:“玄涧见过师尊。”

    面前一人,负手背立,散发披肩,仅是雄伟的背影,便散发出一种压人的气势,令人感到此人必是性情刚厉,兼之专断独行。他似乎正在思索什么,听到夜玄涧进来,也并未立刻回头,只是开口道:“回来了吗?”

    夜玄涧道:“弟子前日便到了邯璋,不过师尊上次要查的事有了些眉目,所以耽搁了两日才回总舵。”

    “哦?”渠弥国师道,“有何进展?”

    夜玄涧道:“师尊要找的那个人,现在可能正在邯璋城中,而且确实来自帝都。”

    话音方落,渠弥国师霍然转身,问道:“消息当真?”

    夜玄涧道:“我已命人再做查实,一有确凿的消息便会立刻传回总舵。”

    “哼!”渠弥国师冷哼一声,深眸之中霎时透出慑人的戾气,与他石雕般的面容相称,显示出一种冷酷无情的气息,“我便知他没那么容易死!”片刻之后,目中寒意纵逝,口气恢复平静,“老三人呢,你动手了没有?”

    夜玄涧顿了一顿,道:“我和三弟交过两次手,只是,都未能取他性命。”

    渠弥国师似是意外,目光一抬:“凭你的身手,居然被他走脱两次?”

    夜玄涧微笑道:“三弟现在的武功修为并不在我之下,着实精进不少,先前倒是没有料想。”

    渠弥国师突然哈哈大笑:“很好很好,老三自来悟性甚高,如今竟连你都奈何不了他,究竟是我教出来的徒儿,不曾折我颜面。我早说过不插手穆国政事,你便自行决断,好好衡量如何去向太子御回复吧。”

    夜玄涧微一欠身:“多谢师尊,此事我会妥善处理。”

    直到这时,渠弥国师才瞥了一眼席榻,问道:“这是何人?”

    夜玄涧早已想好说辞,解释道:“我在回来的路上无意中救了这名女子,发现她身上竟是中了巫族心蛊,所以便将她带了回来,想请师尊看看还能不能救。”

    渠弥国师眉目微冷:“笑话,心蛊乃是蛊术极致,若非功力在长老以上,绝无可能操纵,巫族那些长老早已经死绝了,怎可能有人会施这样的蛊术,若真是心蛊,人又怎可能活到现在?”

    夜玄涧道:“但依弟子所见,这确实像心蛊中最为毒辣的四域噬心蛊,师尊不妨亲自诊视,一观究竟。”

    渠弥国师扫了眼昏迷中的子娆,冷冷道:“看看无妨,带她入室来吧。”转身往后殿走去。

    听他这般说,夜玄涧已知子娆有救,抱起她随后入内。后殿静室乃是渠弥国师平日静修之地,较之外殿略显朴素,两排八盏螭纹青铜灯下,最为显眼的,便是当中一张十尺见方的玄玉石床。夜玄涧将子娆放至榻上,后退一步,请道:“师尊。”

    渠弥国师移步近前,一眼看去,已察觉果然有异,微微皱了眉头,抬手拂开子娆散在面前的长发,灯火之下,露出一张绝美的容颜。

    乍见子娆面容,他眸心猛地一收,忽然转头厉声喝问:“她究竟是何人!”

    夜玄涧不由一愣,只见他面色大异平常,似是方才提到必杀仇人一般,目中竟是迸射出丝丝杀气,莫名道:“师尊有何不妥?”

    渠弥国师提掌悬空,再次逼问:“这女子究竟是何身份!你若要替她隐瞒,我便立时取她性命!”

    夜玄涧未曾想他见到子娆面容竟会如此反应,暗中提聚功力,随时准备救人。但渠弥国师武功非凡,又离子娆甚近,这一掌击下,是否来得及阻拦实难把握:“师尊息怒,这女子身份非常,亦对穆国至关重要,师尊万不可杀她。”

    “身份非常?”渠弥国师口气似乎冷到极致,“她是巫族余孽还是王族之人!”

    夜玄涧知他素来极恨巫族,而眼前已是隐瞒不得,斟酌道:“弟子并非有意欺瞒师尊,只是此事关系重大,担心走漏消息,这名女子,乃是王族九公主……”

    岂料话未说完,渠弥国师已是仰头狂笑:“九公主!原来是那个贱人的女儿,岂有不杀之理!”说罢眼风一利,径直挥掌击下。

    夜玄涧早有防备,在他衣袖动时已经抢先出手,静室之中双掌相交,发出迫人耳目的一声闷响。夜玄涧武功虽高,但渠弥国师何等功力,兼之面对师尊难尽全力,竟被他一掌震退。

    掌风横扫,室中灯火霍然而灭,渠弥国师再提功力,竟是誓杀子娆。

    夜玄涧方才全力接他一掌,虽未受伤,但气息一时难回,赶回阻挡已是不及,眼见子娆即将毙命掌下,当空剑气忽现。在此电光火石间,一名黑衣蒙面人凭空扑下,剑光轻啸,“嘭”地剧烈震响,渠弥国师身子一晃后退三步,掌力落空。

    那黑衣人虽阻得他杀人,却显然吃亏不小,倒退撞上石床,长剑险些落地,在渠弥国师尚未来得及再下杀手时,反手抱起子娆,掠向窗口。

    “将人留下!”夜玄涧岂容他掳人而去,身形一闪截住去路。

    黑衣人脚下不停,手中长剑电出,虚刺对手面颊,夜玄涧扬袖弹指,竟是直取剑锋,两人瞬间过手数招,骤然错身。

    四目相对,夜玄涧似是一怔,便趁这空隙,黑衣人已抱了人穿窗而出。

    眼见来人逃脱,渠弥国师脸色铁青,勃然怒道:“传令将人擒回,若是抵抗,格杀勿论!”

    不过片刻,天宗总舵上下响起警讯,夜玄涧望向黑衣人逃走的方向,转身道:“师尊莫要动怒,弟子亲自带人前去,对方已经受伤,绝走不出苍云峰。”说罢传下号令,数百名天宗弟子执火明杖,向各处搜索而去。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