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天锋  第八十六章 绝谷冰封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4381  更新时间:11-06-27 18:3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翩翩英姿倜傥,湛湛春水蓝衫,无论是局势险变,亦或是诸事压身,苏陵总一幅温雅笑容,仿佛有他在的地方永远是清风朗月,烦恼尽消。

    且兰踏上石阶,驻足问道:“公子在看什么?”

    “看佛像。”

    “佛像有什么好看的?”

    “在神佛眼中,世上愚者多,智者少,我想看看神佛究竟有什么智慧,能在这世间战火中拯救万物苍生。”

    且兰抬头,面对那一尊尊残破的佛像、败落的金身:“记得母亲曾对我说过,世上最终的神其实是自己,只可惜不是每个人都能明白,所以我们还要做别人心中的神,不但要替自己选择,也要替他们选择,这便是九族王室的宿命。”

    苏陵道:“若说宿命,似乎总带些无奈的滋味,殿下可曾想过,这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且兰沉默了一瞬,忽而露出笑容:“公子之言,总能一语道破人心。的确,九夷族的安乐对我来说,也是最为宝贵的幸福。”

    “最为宝贵之物,殿下可以为此付出多少?”

    “公子能够为昔国与王族付出多少?”

    苏陵微微抬眸,蓝衣映月澄静清澈,微笑仿若叹息:“所谓道破人心,不过是因我有着同样的感受,此时此刻,相信很多人都希望以后的帝都,也能成为殿下心中认可的幸福。”

    且兰心思剔透,自然清楚苏陵言下之意。帝都多年来后位虚悬,储君无主,若说之前是私议猜测,那么这次九公主事件之后,文武众臣必将此事提上议程。

    天下九族,红颜万千,没有哪个女子比眼前的九夷女王更加适合王后之位。

    且兰转头迎上苏陵温润的注视,月临空,眸色清,明晃晃照上心头,仿佛漓汶殿中一剑之光,挑破心间思意万缕。

    一人掌间江山如画,一人眼底悲喜云生。

    且兰一笑,轻轻摇头:“公子之言且兰明白,昨日军师也曾与我商谈此事。只是公主新丧,此时并不适合上议婚嫁,帝都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需要处理。”

    苏陵道:“正是因此,我们才想请殿下尽快入主中宫,苏陵今日冒昧,便是想得到殿下一个明确的答复。”

    且兰前行数步,忽然间转身,秀发飞扬,浮翾剑轻鸣入手:“久听公子剑术闻名天下,却始终无缘一见,公子愿否用一套剑法,换我一个答案?”

    苏陵朗然而笑:“殿下有兴,苏陵敢不从命。”说话间随风振袖,一抹星光绽现掌心。

    凛冽秋水,照映月色天光。且兰扬眉赞道:“好剑!”

    苏陵道:“剑名风寻,还请殿下赐教。”

    且兰道声“得罪”,娇躯一侧,剑逐月华,雪光如凤翾舞。苏陵移步,袖中精芒电掣,化作风色光痕。

    剑无杀意,却是招招精妙。浮翾之光,若翔九天穿霄月,风寻之色,剑挽光华夺琼星。

    两道身影开映明月,白衣飘逸翩飞,蓝衫快意洒脱,剑啸,光驰,一番淋漓尽致!

    仿若电转星飞,浮翾剑攻至第九十九招,苏陵手中风寻亦守了九十九招,且兰忽然催动真元,长剑一声清鸣,气冲光聚。苏陵手底流星逐月,一笑相迎。

    两个人,两柄剑,当空交击,光芒四射!

    飞旋的战袍,如雪飘落,“呛啷”轻响,且兰飘然落地。

    风寻剑早已消失无痕,苏陵含笑立于月下。

    月如水,衣如水,剑如水,人如水,仿佛从来不曾出手,九十九剑,剑剑御敌在先。

    且兰星眸明亮,笑道:“只守不攻,你不肯全力施为吗?”

    苏陵微笑道:“最好的进攻便是防守。”

    且兰无奈一叹:“风寻之剑,名不虚传,我在想若使出那三招绝式,能不能逼你抢攻?”

    苏陵眼中不无欣赏之色:“若真如此,为了得到殿下的答案,我也只有尽力一试了。”

    且兰抬手微振,浮翾剑敛入鞘中,秋水明眸,一片浮光掠影:“其实你我都清楚,我可以助他布局对敌,也可以与你一同佐理军政,但这些并不需要那个身份,至少,他不需要。所以我的答案就是,若有一日他真正需要一个王后、一个妻子,且兰可以为王族付出一切。”

    言罢转身,白袍英姿,飒爽飘飞,随着苏陵感慨无声的目光消失于月夜深处。

    注视且兰离去的身影,这样的答案出乎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苏陵不由轻声叹息,方要离开,忽闻前殿传来啸声,听出是主人召唤影奴,心下一惊,当即展动身形,赶往前殿。

    子昊与歧师以箫音斗法动用玄通巫术,他人哪怕近在咫尺亦无法察觉,直到清啸声起方知这边出事。此时殿内殿外一片断瓦狼藉,除了先一步赶到的影奴外,东帝早已离开,紧接着两道人影匆匆掠至,却是墨烆和商容。

    两人来到近前,同时望向重伤在地的歧师。商容低声道:“主人下令出动冥衣楼所有人手,不惜一切代价寻找九公主,究竟出了何事?”

    苏陵目露诧色,蹙眉问道:“主人人呢?”

    商容道:“独自出寺去了。”

    苏陵微微一震,面上隐现凝重,随即弹指点了歧师睡穴,命令影奴:“带下去严加看管。”回头沉声道,“主人此次怕是动了真怒,时间紧迫,速按吩咐行事吧,请公公传信靳无余,告诉他,立刻着手备战。”

    大非川。

    五百里惊峰险壑,自东而西横贯山脉,三道深谷纵横交错,飞鸟走兽望而却步。

    千丈飞流、百里绝谷,大非川之险,从未有哪支军队能够越此天堑威胁楚都,但此时深谷之上却有两道特殊设计的浮桥,烈风骑之宿敌,宣王赤焰军精锐仿如天降之兵,横扫北域的玄武战旗出现在楚国边境。

    “回禀王使,第三道浮桥至少还需三天方能完工……”迎面瀑布飞珠溅玉,一阵阵水气激得衣衫尽湿,跪在地上的将领话未说完,便被冷笑打断:“三天?三天后你便是在这大非川建上十座浮桥又有何用?”说话间一道金鞭劈面抽来,当先那名将领顿时皮开肉绽,脸上再多一条血痕。

    站在三步之外一个身形修挑的黄衫男子闻声回头,蹙眉道:“王使何必与他们为难?现在便是杀了他们,赤焰军也过不了这道峡谷。”

    如光使金鞭入手:“浮桥不能按时完工,以致大军滞留于此,杀之亦不为过,瑄离先生还是先想想自己怎么交代吧。”

    那名为瑄离之人重新转回头去,淡淡道:“我的事不劳王使操心。”

    如光使冷哼一声,突然间,一阵花香,一片锦光打断两人对话,花月使手摇折扇现身平崖之上:“呦!如光你今天火气不小,何事如此着恼,可要我帮忙?”

    如光使抬眼扫去:“事情摆在眼前,你不会自己看?”

    花月使顺着他目光瞟了对面一眼:“啧,瑄离先生号称北域第一机关师,出征前曾对殿下立了军令状,确保赤焰军十日内渡过大非川,如今看来怕是悬了。”

    瑄离目视面前飞流急下的瀑布,道:“这并非我的机关设计出了问题,两日前那场暴雨,使大非川三谷山洪暴涨,修筑工事事倍功半,此乃天算,非是人力所能扭转。”

    花月使笑道:“此事也非我所能管,我只是来传令,先生自己去向殿下解释吧。”说着折扇一收,向后一让,“王驾在前,先生和两位将军,请吧!”

    装饰华丽的金轿,身着华服的侍童,帘影重重是灿光灼目之色,赤衣煊烈是妖冶夺人之美。

    宣王姬沧,北域之主,大非川万余精兵俯首见驾,军容整肃,如光、花月二使与中军将领分跪左右,唯有瑄离一人礼而不拜,独立近侧。

    如光详细禀报军情,自始至终,负责工事的两名将领匍匐在地,头也不敢稍抬。微风阵阵,轿内传出低魅惑人的声音:“误我大军前进,你等该当何罪?”

    二将颤声道:“军令之下,罪该万死!”

    “哼!”帘后似有目光透过珠玉金影有若实质般扫来,“既知该死,竟还在这儿碍眼!”

    忽然间一道掌劲扑面,不待众人有所反应,两名将领已横飞出去,七窍流血,落地气绝。

    瞬时浓烈的杀气,仿若咆哮嗜血的狂兽,令得近在咫尺的如光、花月都是一阵悚然。瑄离抬头掠了两具尸体一眼,道:“殿下若要尽快通过大非川,还请留下几人以供驱使。”

    金帘重光,姬沧妖狭的双目一挑,森然道:“我赤焰军中从来不留无用之人,你现在有何话说?”

    瑄离道:“我对殿下来说永远有用,所以纵然该死,亦非现在。”

    眼前突然华光飘拂,姬沧已站在他面前,四目相对,轻声笑道:“北域第一机关师,宣国第一美男子,真要动手杀你,本王可是会心疼,你有恃无恐呢。”

    水雾阳光之下,瑄离一双眼睛仿若清溪琉璃,泠泠散发出流墨样的微光:“楚有皇非,天下无人称美,殿下此次得偿所愿,瑄离不过贱奴一名,若要赐死,何劳亲自动手。”

    “哦?”众人之前,姬沧抬手便捏了他下巴,盯视那一泓流光变幻的墨泉,风中游荡金衣的纹路,便使那狭长细眸有了妖烈逼人的光芒,“你这话可叫人觉得,浮桥在你手中停工,是在故意阻碍我取下楚都。”

    瑄离微笑道:“殿下误会了,我已调派人手,设法阻断上流瀑布水势,恢复浮桥修筑,但无论如何也需一点时间。所以我想请殿下传令七城,在今天落日之前发动进攻,逼使皇非调兵增援方飞白,拖延他对帝都动手的时间。”

    姬沧语声忽然转冷:“哼!你信不信皇非会将七城拱手送你,也不会错失覆灭帝都的大好机会,令自己腹背受敌!”

    近旁花月使建议道:“殿下,便让楚国与帝都先斗个你死我活,我们坐收渔人之利岂不更好?”

    姬沧眸光骤闪:“我以八百里后风旧土,按兵不动忍耐至今换来的布局,你以为可有可无吗?皇非与我交战多年,次次胜负难分,只有明日那场葬礼,才是一举击败烈风骑,令他没可能翻身的千载良机,你们竟给我滞留于此,无法前行!”

    当此盛怒,众人噤声不敢再言,瑄离微微蹙眉,再次看向那令大军寸步难行、奔流横跨的峡谷,忽而目光一凝,现出难以置信的诧色。

    在他视线尽头,隐约出现一叶扁舟,迎风逆水,径自湍急汹涌的激流中徐徐而来。

    一阵阵澹澹琴音,一丝丝飞白若雪。

    舟上有人轻拨五弦,仿似高山流雪、冷峰冰溅,分明时已入夏,整片山谷却生出凛彻天地的寒意。

    苍天之际流现异光,随着那清冷琴音,大非川空山雪落,前方宽逾十丈,不断冲击峡谷的巨大瀑布水流渐缓,便有重重冰凌,奇迹般出现在宽阔的山崖之上。

    小舟逆流前行,冰雪之意愈盛。

    “好一个九玄绝音!”姬沧身畔忽有赤光疾闪,眸心一收,抬手击节,“朝行露川兮,风雪长空,高山独立兮,千里云崩,东之绝峰西流河,天地茫茫啸歌狂……”

    声声长啸,泠泠飞弦,孤舟奇音,高崖狂歌。

    千军万马人人屏息,眼见云天飞雪,悬崖之上整条瀑布逐渐封冻成晶莹剔透的冰幕,山谷之水静止,叠石嶙峋,化作一片冰川奇景。

    绝天垂幕,冰刃之姿,在姬沧狭眸之中映开万千锋芒。长啸声止,华衣迎风振起,只见他身形一闪,双掌如焰,炽烈真气竟是直击那轻舟而去!

    谷中琴音铮然飞扬,轻舟上一道人影凌空拔起。

    衣飞,琴转,雪溅,掌交!

    争天绝式,无伦之招,一股惊人的劲气自二人中心冲出,爆射八方!

    山谷轰然遽震,姬沧一击而退,放声狂笑,半空中赤袖飞转,数道掌力击出,伴着连串激雷般的巨响,四周石动山移,冰川崩裂,方才因琴音凝结而成的冰瀑竟被他以掌力击溃,自谷口到峰顶出现一条丈余宽的裂缝,坠落的断冰填满峡谷。

    风云晴,天日开,一道天然冰桥赫然凌驾深渊之上,冷光凛凛,刺目如盲。怒流绝谷皆成冰雪世界,面前赤焰军将士无不心驰神震,目瞪口呆。

    赤云金纹飘若云落,姬沧踏足峰顶,细眸侧首:“冥衣楼主。”

    对面山崖之上亦出现一人,素衣薄袖,凭风岸立,身姿清冷,潇然出尘。

    一副青玉面具,遮挡了来人大半面容,只听得他声音流冰溅玉,泠然更胜琴音:“冥衣楼在此,先行恭贺宣王兵取楚都。”

    姬沧霍然回身,直视对面:“昔年平叛之恩,本王尚未言谢,今日再助我进兵楚国,楼主既已到此,何不驻足一叙?”

    微风中,但见那人引袖低咳,淡声回答:“玄功冰封,所持不过一个时辰,宣王莫若以军机为要,至于你我,待宣王攻下楚都,自有相见之时。”言罢挑唇一笑,青衫飘逝,竟是就此消失在冰雪之下。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