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天锋  第七十八章 九死一生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4172  更新时间:11-06-27 18:32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杀气炽盛。

    四周压力陡增,少原君府众将出手,形势顿时不同。

    最先攻至的自是邝天与方飞白。

    伴着疾厉呼啸的劲气,一道鞭影当空罩下,直射且兰眉心,双钩电闪,封向夜玄殇所有攻势。

    且兰娇声轻叱,浮翾剑光掣如星,于重重鞭影中绽开犀利寒芒。

    “嗤嗤”数声劲气交接,鞭影爆散,邝天仅仅向侧横移。且兰却连续倒退两步,被邝天强横的内力震得气血翻涌,唯有借后撤之势,才勉强化解这摧心裂肺的内劲。

    身边惊人的激响声中,夜玄殇与方飞白短兵相接,冲势受阻,身上再添新伤,显然未占到任何便宜。

    比起二人,离司与宿英则到了生死立判的境地。

    离司纵然剑法精妙,但内力与展刑相差甚远,何况力战之后,体力内息已至极限。银戟以压顶之势迎头直击,一招之下,离司唇角呛出血丝,长剑几欲脱手,踉跄跌向后方,若非子娆逼退自在堂二使及时援手,难免毙命当场。

    宿英同时遭数名南楚高手强攻,情况更是不妙,单是易青青凌厉的长剑便已令他身处劣势,拼尽余力连挡夺命刀剑,却无法避开携着骇人劲道,毒蛇般攻向胸前的铜棍,一声惨哼,口喷鲜血撞入九夷族阵中。

    漫天焰蝶带出夺目金光破入战阵,硬是接下南楚与自在堂双方攻势,爆裂惨叫声迭起,千丝随之激射而至,将扑向夜玄殇的数名敌手亦卷入其中。

    目前场中唯有子娆尚有余力兼顾他人,但也不过是因众将奉命留情。

    一切正如皇非计划,步步致命。

    负责后方的虽是九夷族首屈一指的战将,但那三名灰衣老者无论武功、经验都比他们只高不低,尚未交手,叔孙亦便从敌人来势中判断出形势凶险,却连震惊的时间都没有,便被卷入狂潮般的刀棍。

    “皇非!”含夕蓦地上前一步,高楼之上,皇非面对这片修罗战场无动于衷。含夕欲言又止,终是猝然闭目,扭头不忍再看。

    第二轮猛攻接踵而来。

    且兰再次挡下魂索杀招,斟酌形势,知道左右两翼几乎已丧失战力,下一刻便会被对方衔尾截杀,重兵围歼,变成冥衣楼那般情况,断然放弃前冲的打算,浮翾剑光势飞扬,毫不留情连斩敌方八名好手,忽地退向东方角宿之位,疾声喝道:“布周天剑阵!”

    血战中青冥、鸾瑛数名女将齐声喝应,剑光急盛。

    叔孙亦明白且兰意图,同时抢向北方星位,正担心离司负伤无法镇守星枢,便见刀剑丛中玄衣魅闪,子娆现身西方奎宿,扬袖间四名对手喷血而亡,而她手中已多了一柄长剑,剑锋微颤,倏地向上挑去。

    一道清芒如电,忽然化作光网爆闪,若自四面八方同时攻出。因阵法变动而首当其冲的展刑大吃一惊,饶是他抽身飞退,仍被那凛冽剑气割裂衣衫,险些无法脱身。

    九夷族战士各归其位,南方井宿由鸾瑛、青冥合力镇守,离司从旁相护;夜玄殇退回阵心,反手接住宿英,输入真力助他疗伤;褚让、司空域等皆抽身入阵,争取宝贵的机会恢复体力。

    战场突然出现一瞬奇异的变化。

    便见阵中剑光点点,散布在烈风骑铁血重围中,看似凌乱无章,纷杂一片,却在对手追击时骤生变幻。

    一剑击出,万剑相映。原本几人联手亦要吃力应付的后方,此时仅余叔孙亦一人,竟守得滴水不漏,反逼得三名灰衣老者险象环生,寸功难进。

    方飞白对手换成且兰,一声劲啸,撮掌击出,原想凭掌力震飞她兵器,岂料阵中白衣飞闪,一股排山倒海的剑气骇然卷来,其势之强,莫可逆挡,被迫横避开去。

    子娆与且兰剑势双双展开,带动阵法反守为攻,形势顿时一变。

    当日在洗马谷中,子昊据九夷族原有的阵法演变而成这套剑阵,挑选将士传授练习,上应周天星象,下按玄通易数,乃是一套极为厉害的战法。且兰等经过无数次演练,再加上精通奇门数术的子娆,威力只增不减。

    敌阵刀飞血溅,溃不成军,君府高手也一时莫之奈何,众人杀开重围,向长街尽头不断推进。

    含夕“啊”地一声睁大眼睛。从她所在看去,周天剑阵于潮涌般的烈风骑中,便如沧海澎湃洒映繁星,巨涛惊浪连天,万千星芒激闪,不断流转交替,玄妙无穷。

    “九宫洞天,八方神数,难道是……”含夕喃喃低语,不由想起子昊教她的通幽棋,心下一阵惨然。

    “哼!”当风卓立的皇非忽然冷冷一笑,“含夕,上次那棋局,今日给你看个胜负!”说罢身形一动,凌空往战场掠去。

    此时当空明月早已被重云遮蔽,夜色染血浓得连狂风亦无法吹散,剑阵发动的一刻,躁动翻滚的雷声隐隐传来,电光自乌云背后不断闪逝,令这激烈的战场更加骇人。

    鸾瑛、青冥双剑飞烁,杀得敌兵身首异处,抛飞翻撞,眼前忽然赤影一闪,皇非现身阵中,挥掌拍向二人剑锋。

    两侧九夷族战士挺剑而出,同时刺向皇非肩头。

    周天阵法转动,剑光连绵封死前路,谁知皇非左右一晃,招呼到身上的的长剑尽数落空,竟不能阻他分毫。但听“砰砰”两声,鸾瑛、青冥同时惊呼,长剑脱飞。

    南方阵法骤然一滞,离司急声娇叱,提剑抢向星位,皇非看都不看来剑,倏忽横移,踏入东方心宿,不但离司一剑落空,身处中枢星位的且兰更如自杀般主动撞向他掌风。

    皇非唇锋冷挑,倏地化掌为抓,扣向且兰肩头。且兰大吃一惊,不得已旋身急避。如此一来,中央钧天无主,星门大开,再加南方轩辕势破,险象顿生。

    且兰心知不妙,猛一咬牙,浮翾剑幻作无数剑花,漫空射向皇非,欲逼他退出中枢,抢回主阵权力。

    只听皇非淡淡冷哼,阵中红衣电闪,剑光飞流,两道人影倏进忽退,伴着夜空云雷滚滚,迅捷无伦地在阵中移动,情景诡谲莫辨。

    且兰剑势不可谓不快,步法不可谓不精,但皇非每一步都料敌在先,始终快她一瞬,牢牢控制星枢,与当日子昊在洗马谷中所用手法如出一辙,杀人破阵只在举手之间。

    普天之下唯此一人,能在瞬间击溃这可敌千军的阵法,便如唯此一人,够资格与东帝对弈乾坤。

    子娆红唇紧抿,星眸尽现焦虑,却要应付方飞白与邝天联手攻势,根本无法分身。眼见剑阵将破,南楚与自在堂众部全力逼攻叔孙亦,三名灰衣老者自有默契,不约而同向离司杀至!

    形势险恶至极。

    便在这时,夜玄殇忽然一声长啸,归离剑带着破空利芒,越过且兰,撞向皇非!

    惊电蛇行,窜布层云!

    血雨中爆起惊魂夺目的寒光,交击声裂雷般连响,皇非攻势被阻,向后飞退。

    倾盆大雨顷刻席卷天地。

    夜玄殇凌空翻回,正好截向方飞白与邝天,钩剑鞭索瞬间交撞,三人踉跄跌开,皆是血溅衣衫!

    子娆且兰无不凛然,知道夜玄殇这种打法,已是存心豁出了性命。

    若能牵制皇非,余人或有逃生之机。褚让与司空域亦在这时冲出剑阵,悍不畏死地杀向扑来的展刑夫妇,以及潮水般涌上的自在堂高手。

    夜玄殇大喝道:“结阵杀出去,莫要停留!”

    君府众将自不会放过他们,三名灰衣老者分出二人,一刀一棍,呼啸扑向且兰,君府二将同时加入围歼。

    怒哼声中玄衣一闪,夜玄殇横剑拦路,归离剑寒芒遽盛,数名对手全部卷入狂潮血浪般的剑势中。

    凭夜玄殇之武功,倘若以命搏命,谁人不觉胆寒?就连方飞白也不敢逞强直撄其锋,被迫变攻为守,一时无法抽身。

    且兰猛一咬牙,高声命道:“全力突围!”

    “留下性命!”逐日剑横越千军,直取阵心。

    一旦被皇非击破剑阵,结果必是全军覆灭,夜玄殇狂喝一声,硬受邝天横鞭一掌,冲天而起,迎头阻击皇非!

    子娆眸中戾色大盛,手底剑光飞卷雨势,杀得敌兵人仰马翻,心惊胆裂。且兰踏回星枢,周天剑阵重新运转,当者披靡,冲往前方街口。

    半空剑气相交,一片激光仿若漫天电闪,两道人影疾飞翻退。

    夜玄殇落地一口鲜血喷出,归离剑却威势剧增,将衔尾追杀的君府高手截在当场。

    纵然人多势众,单凭烈风骑战士也难抵挡周天剑阵,皇非掠回血战中心,凌空怒喝:“众将退开!”

    夜玄殇纵声长笑,剑光暴涨,展刑与岳言未及后撤,同时溅血重伤,一名灰衣老者杖刀断折,抛飞撞翻军阵,横尸气绝。

    夜玄殇亦付出惨重代价,身上数道伤口爆裂,踉跄退步,倏地转过身来,双目神光电射,锁定含怒出手的皇非。

    子娆面现肆异清光,忽然命令离司:“接掌剑阵!”话音未落,纵身飞向战场。

    离司惊叫一声:“公主!”但面对烈风骑狂潮般的攻势,岂敢有所迟疑,只得抢入西方星枢,南方阵脚则重新由鸾瑛、青冥接过。

    惊雷裂空而起,一道清啸穿越战阵!

    玄袂凌虚,流华飞绕,妖冶夺目的血莲绽现子娆眉心,纤指间幽烈异芒与夜玄殇手中剑光合而为一,当面迎向逐日剑威凌天地的一击!

    莲华之色,归离之剑,逐日之锋!

    漫天暴雨中,天地一瞬尽失颜色。

    烈芒迫目,雨光四耀,但见两道玄衣身影双双跌退,子娆猛地喷出一口鲜血,与夜玄殇撞入烈风骑兵阵。

    皇非疾退的身形却在当空奇迹般一停,披风翻飞,赤艳如火,俊眸中蓦见寒意翻腾,仿佛这咆哮夜空的暴雨撕裂万物,九域人间,皆做血雨腥风。

    “好,你要送死,我成全你!”

    瞬间冰冷的眼神仿如剑锋犀利,冽冽狂雨,在逐日剑畔激旋啸涌,一触即发。

    以子娆或夜玄殇的武功,本都有资格与皇非一战,但子娆为解子昊身上剧毒,连续数次化血入药,真元受损极剧,强施血影莲华挡下皇非一剑,不啻伤上加伤,五脏六腑剧痛如割,竟难再提真气。而夜玄殇一夜苦战至此,连挫强敌,周身浴血,也早已是强弩之末。

    两人身陷重围,四面八方皆是敌军,逐日剑无情劲气贯空,激啸充斥耳目。

    忽然,当空传来长声清啸,一道白芒如电穿云,在此千钧一发之际从天而降,截下皇非必杀一击!

    碧袍银枪现身雨中。

    君府东侧出现近百名天宗弟子,纷纷杀入战场,冲得烈风骑阵脚大乱,西侧亦有一批黑衣蒙面的白虎秘卫,由虞峥亲自率领,奋不顾身,悍勇杀来!

    四方血流成河,激战迭起,两支生力军在烈风骑中杀开血路,令得中心压力大减。

    千云枪攻势展开,刹那间与皇非交击十余招,斗个旗鼓相当。夜玄涧朗声长笑,倏然向后撤回,碧袖迎风,枪锋纵横,所过之处敌兵飞跌滚避,溃散无余。

    夜玄殇绝处逢生,精神一振,接连劈飞数名敌兵,意外道:“二王兄!”

    千云枪骤地迫到近前,竟向他当胸扫来:“不快逃命,还等什么?”

    一股云潮般强势的劲气将他与子娆送往外围战圈,二人纵越重围,当空落下,正迎上这一方把守出路的自在堂部众。

    敌人不计其数,前赴后继地涌来,血战仍是在所难免。谁知就在此时,忽有一批自在堂高手倒戈杀向己方帮众,敌军猝不及防,损失惨重,封锁顿时失效。

    夜玄殇长啸一声,携子娆沿这混乱杀出,逃往楚江方向。

    对少原君府来说,今晚首要目的便是擒杀子娆与夜玄殇,方飞白等皆知绝不能让他二人走脱,从围歼剑阵的战圈中分出大半人手,纷纷扑向此处。

    如此全力追击,武功高下立现,方飞白瞬间超越数人,凌空一掌往夜玄殇背后击出。

    劲风及体,夜玄殇头也不回,猛提一口真气,护住子娆向侧横移,随着面上一抹赤色急闪,身形遽然加速,越过街巷投往其外狂风暴雨的黑暗。

    方飞白一掌落空,倏地停在长街檐顶,断然下令:“放箭!”

    高处弓箭手利箭齐发,如漫天暴雨罩向目标,但终迟了一步,夜玄殇已怀抱子娆向前冲出,双双落向下方激流汹涌的楚江。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