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天锋  第六十九章 其心其茶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4982  更新时间:11-06-27 18:2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弯月穿云,一艘画舫驶入夜色沉沉的染香湖,桅上灯光若隐若现地穿行于薄雾,颇有几分神秘的味道。

    夜玄殇出现在临湖而建的一座小楼上,眼见画舫将要驶入湖心,突然拔身而起,半空中衣衫迎风,大鸟般横过湖面近十丈的空间,气定神闲地落上船首。

    那日曾在他剑下死里逃生,自在堂中无论美色武功都仅次于堂主白姝儿的美姬绿颐从舷侧迎来,屈身拜下:“三公子!”

    夜玄殇转头,唇角一扬,对她露出个潇洒迷人的微笑,问道:“伤势可好了?”

    绿颐这时对他又敬又怕,绝不敢再如以前般施展媚术挑逗应承,却被那温柔洒脱的语调弄得心神恍惑,乖乖垂头应是。

    夜玄殇含笑步入船舱,彦翎早他一步上船,此时正舒舒服服地躺在艳光四射的白姝儿对面,痛饮美酒,一见他进来便笑道:“好消息!姬沧后院起火,当年五王叛乱的余党卷土重来,一夜间策反了扼守宣国西北要塞的郧、邳二城,来势汹汹,姬沧不得不回国处理此事,恐怕连逼至边境的烈风骑都顾不得了。”

    白姝儿极擅察言观色,单凭夜玄殇肯让他知道自己的存在,便知彦翎与之关系非比寻常,何况先前几次接触,两人间显而易见的默契,难怪夜玄殇入楚多年,屡遭刺杀却有惊无险,与这天下第一的灵通人物自是不无关系,以手支颐半靠香榻,盯了彦翎笑说,“姬沧这一走,可免了我帮你易容避祸,先前还在想要把你扮成个俊俏丫头藏在半月阁,保管那不近女色的宣王寻不到此处。”

    彦翎险些被酒呛到,对她那荡心动魄的娇艳媚态大感吃不消,举手投降:“此举可免了,不然堂主天天对人这么着笑,到时候我连朋友妻不可欺都忘了那可大大糟糕。”忽又想起什么,凑上前去道,“皇非把染香湖抄了个遍,你竟还敢在此布置人手,作为联络之处,当真不得了。”

    白姝儿“扑哧”一笑,先风情万种地往夜玄殇那儿横了一眼,方对彦翎道:“他们越是料不到我敢回此处,此处便越安全,只要不是少原君亲临,单凭召玉那小贱人,能奈我何?”

    彦翎伸了个懒腰:“可惜皇非忙着迎娶九公主,没空追击姬沧,否则这次宣国内忧外患,大难临头。哈!对了,听说皇非不但散尽姬妾,而且自此绝足风月之地,害得不少美人为此伤心欲绝,甚至绝食殉情遁入空门的都有,楚都的道观庙庵都不知是不是够用。”

    白姝儿听他这夸张之辞,先是忍不住失笑,随即幽幽叹了口气:“唉……皇非此人确有独特的魅力,与之相交,无论为敌为友,皆是终生难忘。”说着突然轻轻一抹秀发,转身对默不作声的夜玄殇道,“三公子在想什么?”

    夜玄殇一直把玩着剑上的苍龙玉佩,满目思忖,此时抬手撑在眉心懒洋洋靠向舒适的坐榻中,闭目道:“真是巧啊!”

    白姝儿不得其解,和彦翎对视一眼,跟着美目一转问道:“公子可是觉得宣国的叛乱来得太过巧合?”

    夜玄殇不由挑眸看了看她,显然没想到她这么快便猜中自己言下之意,跟着毫不客气地踢了彦翎一脚:“喂,当初宣国的情况是你说的,可还记得?”

    彦翎被迫从座中直起身来,没好气地白他一眼,继而露出回想的神色:“宣国那场叛乱的实情一直被封锁,江湖上知道的人不多,不过当然瞒不过我金媒彦翎,我既知道,你自然也就知道,当时助宣王平叛的是,唔……冥衣楼!”

    “若不知冥衣楼和帝都的关系,恐怕任谁也猜不到此处。十年前冥衣楼插手宣国内政,十年后竟使得姬沧数万大军无法妄动半分,怪不得他以七日为期,这一步棋,确可牵制姬沧七日,但也最多只有七日。”

    玉榭晶栏,花月满台,皇非随手轻拭逐日宝剑,一天清辉寒光下,眼中透出意醉神迷的满足。

    对面湖光泛月,且兰一身鹅黄丝衣,柔帛缠金,如波飘盈,轻挽斜鬓的发丝随意流泻香肩,衬得人眉目如画冰肌若雪,别有一番自在写意的娇态。伸手轻拨冰弦,她不禁抬头看向皇非:“十年……师兄的意思难道是,十年前东帝便算定了这步棋,刻意而为?”

    皇非笑道:“若非多年布置,你以为就凭五王余孽,区区两城,便能令姬沧匆忙归国?姬沧何等人也,不妨看明日军报,宣国定还出了别的事情。”

    且兰道:“可是十年前,东帝也只是个十余岁的孩子,甚至尚未登基。”

    皇非哈哈大笑,俊眸精光骤闪:“十三岁时我便已从军杀敌,十四岁独自领兵,十五岁父亲兵败扶川,赫连羿人当众逼我母亲自尽,将姐姐强行扣留宫中,我于军前抗旨,率三千将士设计诱敌,突袭宣军,灭敌两万有余,斩俘八千,那是我烈风骑第一场大战!”

    且兰从未听他亲口说过这段往事,但此后之事却人尽皆知。

    烈风骑首战名震天下,十五岁的皇非班师回朝,在赫连侯府威迫重压之下,立下军令状,孤军发兵楚国南境,镇压藩属之乱,一人一剑单挑敌营,斩杀南楚十三高手,携叛王首级全胜而归。

    而后烈风骑连续攻克临近诸国,数度击退穆、宣大军进犯,三年内楚国版图扩张千里,皇非战功赫赫,远交近攻震慑四海,于朝于军声威渐重,不断收掌大权,官拜上卿时年仅十八,成为楚国最年轻的君侯。

    这彗星般崛起九域的超卓男子,十年一番铁血传奇,十年成就一个神话。

    清啸声起,皇非手中剑光一展,白衣飞落。

    啸声穿波度水,清越高亢,空中一轮皓月冰莹四射,将这亭台玉湖照的通明雪亮。皇非纵身落在随风轻摆的碧叶之上,掌力轻轻一震,逐日剑绽开寒光。

    且兰秀眸微细,手下弦音乍起。

    随着皇非剑尖飞挑,琴声顿如击冰碎玉,溅落湖光,余音尚自袅袅,一轮繁指前赴后继,以万马奔腾之势滚滚而来,踏雪激沙千军难敌。

    皇非纵声长笑,眉间豪气陡生,原本绵密的剑式凌空转盛,招式大开大阖,凌烈刚劲,随着逐渐高昂的琴声破空击日,直冲云霄!

    飞摇直上九万里,连绵长啸激得人胸怀欲裂。

    且兰目中莹光澹澹,玉指忽收,清音逐波行云流水。

    激旋的剑影几乎分毫不差地随之回转,月华之下,青锋之巅银光四溢,翩若惊鸿,矫若游龙,一套剑法使至酣畅处,人欲飘飞,剑欲飘飞,清风碧月,为之神夺。

    纵不是第一次看他舞剑,且兰仍旧心摇目眩。

    皇非剑势便在此时化作万千柔光轻波,碧荷摇曳,柔情万种,微风满湖,星雨满天。

    曲终,剑收,波光粼粼。

    一碧如水的荷叶丛中,风采绝世的白衣男子含笑看来,温柔的声音如暗香般醉人心神:“且兰,我想起第一次见到你,亦如今夜这般美丽,那时,你也只是个柔弱的小女孩。”

    夜玄殇捏了酒盏在手,慢慢啜了小口,神情间却仍是一副悠闲模样:“冥衣楼助宣王平叛虽有风声传出江湖,但仔细想想,关键细节却无人知晓半分。看样子东帝早便留了后招,连姬沧都瞒了过去,这一局棋,算的恐怕不仅是一个宣国。”

    彦翎与他目光交换,自然都想到皇非身边的九夷女王,宣楚两国皆在局中,穆国又当如何?故意哀叫一声跌回座中:“本以为走了姬沧可以免掉一趟苦差,看来这次穆国我是非回不可了!”

    白姝儿向他抛了个媚眼,笑吟吟道:“你乖乖留在这里扮俏丫头,我便有办法替你探查穆国情况,自在堂布在各国的眼线也不比金媒彦翎差多少,怎样?”

    一句话表示出自在堂虽遭重创,却仍有不小的势力潜伏在穆国,彦翎看向对面,夜玄殇慢吞吞起身,拿起酒壶,侧眸对她一笑:“不必了。”

    白姝儿黛眉含怨,幽幽瞥他一眼:“公子可是不相信姝儿?姝儿是诚心诚意想为公子分忧,心中绝无他念。”

    夜玄殇微笑道:“我只是不想劳动佳人罢了。”

    彦翎忍不住两眼一翻:“重色轻友,怎么从没见你劳动我时这么有良心过!”

    白姝儿掩袖嗔向彦翎,跪至席前接手斟酒,长袂曼冶,妙目流情:“只要公子吩咐下来,姝儿岂敢言劳?公子莫要令姝儿伤心。”

    纤手金盏捧至唇畔,夜玄殇一口饮尽,淡淡笑说:“姝儿不妨保存实力,和太子御玩些小游戏无妨,却不要轻举妄动,此事我自会处理,知道了吗?”

    白姝儿美目轻闪,因他略带霸道的口气怦然心动,又暗忖至今仍摸不清他深浅,若非有更好的途径掌握穆国情况,他怎会如此胸有成竹?

    起先是迫不得已,如今越是相处,越觉得这三公子背后似不简单,太子御这么多年对他追杀不放,看来并非全无道理。不由又想起夜玄涧入楚一事的泄密,究竟是何人暗中所为,这其中又不知是否牵扯了穆国王室多少隐秘,就连她这曾为太子御左膀右臂的关键人物,也不十分清楚。

    正思忖间,忽然夜玄殇目光射向窗外:“姝儿,你做什么?”

    白姝儿轻声娇笑,离开他身畔移到窗前。

    外面数艘船只出现在夜色濛濛的湖面,成扇形向画舫快速靠近。

    船上风灯亮起,打出自在堂独有的联络信号。画舫上灯光一闪,忽然加速前行,进入众船包围之中。

    数道人影现身船头,飞身而起,跃往画舫前台。

    且兰引袖起身,走到晶台之前轻弄玉盏,一阵微苦的淡香随着她安静的动作飘盈月色,仿若轻云出岫,空谷清兰的美意。不一会儿,她半跪在席前转身,素手捧一个小盘,盛了一小杯清茶,对皇非回首低眸:“师兄。”

    皇非接过小盏,送到鼻下深深一嗅,陶醉闭目:“且兰可知,当日便是那轻舟之上一盏香茶,令我接受了你的请求。”

    且兰与他正襟对坐,复又举手斟茶,微笑道:“且兰要多谢师兄,因为只有师兄爱这山中野茶的滋味。”

    皇非目中隐有爱怜:“其茶其心,三年了,且兰为我烹了三年的茶,似乎心境依旧。”

    “其茶其心。”且兰轻声念道,复又一笑,“师兄说得好,今后这便叫做其心茶吧。整整三年,师兄品茶的心境不也一样未曾改变?”

    皇非轻叹一声:“且兰,你太聪明。”

    且兰沉静微笑,神色中却有落落忧伤的痕迹,清苦的茶香点缀满天晶芒波光,浮泛在丽眸瞳心:“师兄,且兰想回家了,这三年来,且兰觉得很累,师兄与九公主的大婚典礼之后,我想率族人归国,这世上没有什么比九夷族的土地,更能令人感到平静。”

    皇非放下茶盏,目光掠过且兰姣好的面容,唇畔挑开悠然浅弧:“且兰要想回国,我可替你安排好一切,但你不妨多住几日,否则便会错过另外一场喜事。”

    且兰抬眸相询。

    皇非含笑道:“东帝已决定立含夕为御阳宫左夫人,不日便会有圣旨颁下。”

    且兰眸光微微一颤,波澜轻涌,几点滚烫的热茶溅落心头。

    画舫上亮起一排明灯,三男两女五人落上船头,同时俯身,齐声道:“自在堂授魂、夺艳、销金、暗色、迷香五门暗使参见堂主!”

    白姝儿步至甲板之上,仍是那副风流娇媚模样,美目微挑:“还不上前拜见三公子。”

    面前五人齐齐抬头看向舱内,授魂、销金、迷香三使只一停顿,随即低头道:“见过三公子!”夺艳、暗色两人却多看夜玄殇一眼,方才垂下头去,随几人行礼。

    夜玄殇仍旧懒散靠在座中,一身悠闲从容,黑嗔嗔的眸中声色不动。

    白姝儿向他送去一道眼波,婀娜转身,带了绿颐一并敛袖拜下:“这些是自在堂内忠于姝儿的部属,从现在起,任凭公子差遣,火海刀山,虽死不辞。”

    夜玄殇毫不避让地受此一众人大礼,稍后站起身来,慢慢踱到她身前。

    他并未向眼前这批皆有资格跻身江湖高手之列,可令任何一方势力如虎添翼的精英部属多看一眼,倒负双手放眼湖上,淡笑道:“姝儿今晚劳师动众,不惜暴露行藏调集部属,不是只为了向我介绍认识吧?”

    白姝儿娇笑抬头:“都瞒不过公子呢,公子还未见过召玉那丫头嘛,还有随她叛出的另外三门暗使。公子如今已是自在堂真正的主人,姝儿今晚处置叛徒,公子又怎好不在?不过公子只要在船上品酒赏乐,无需亲自出面,姝儿自会让公子看一场好戏。”

    此时湖面上复有十余艘船只出现,与先前来船相互呼应,结做某种特定的阵形拥护在画舫四周。

    月入云间,迷雾愈浓。

    夜玄殇收回目光,自众暗使身上随意掠过,最后停在白姝儿冶丽的眸心:“仅仅如此?”

    白姝儿垂首的姿态在夜与灯的错影中看去格外美艳柔顺,确可令任何男人怦然心动,然抬眸时似嗔若恼的神情又带出一种咄咄的野性之美,让人感觉此女妖娇多变的性格,绝不那么容易驯服:“公子明知故问,都是拿姝儿开心好了。”纤腰微摆,来到夜玄殇身边,“这次随召玉分裂自在堂的三名暗使皆是昔日后风国遗臣,最擅收集情报、摄敌追踪,包括召玉在内,实力非同小可,乃是皇非得力之助。”一边说着媚眸轻眯,“皇非对女人有着难以抗拒的吸引力,召玉身为后风国公主,与楚国灭国之恨不共戴天,竟肯死心塌地效命于他,这倒真是我先前未曾想到的。”

    夜玄殇饶有兴趣地转头:“我倒很想知道,既然如此,姝儿为何又舍得离开皇非?若你肯为少原君府效力,皇非岂不倚为重用?”

    白姝儿眼中流露哀怨之色:“公子是在怪姝儿曾与皇非来往过密吗?此次为助公子成功,姝儿特地将召玉他们引来染香湖,设计除之,这样公子还不相信姝儿吗?”

    那幽幽凄楚的眼神我见犹怜,夜玄殇突然俯首,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白姝儿美眸一荡,娇滴滴轻言几句,夜玄殇眼中掠过闪亮的笑意,复又侧头低语。

    身前众人无不悄悄抬眼,唯见两人神态亲昵,轻言密语,所谈内容谁也不知就里。

    白姝儿对夜玄殇媚然一笑,喜孜孜地道:“公子原来也关心姝儿呢,公子放心,谁人背叛自在堂,姝儿必定会让他好看!”说罢回身袖袂一扬,发出号令,随行船阵迎风破浪,没入湖心轻雾之中。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