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天锋  第六十四章 枪出千云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5260  更新时间:11-06-27 18:24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云天微晴,碧江如玉带金城,楚都上郢御街广衢,越凌霄长桥直通四方城门,楼关高堞与卧龙般的宫殿遥相呼应,显现出无比宏伟的气势。

    自雍朝立国,分封九域,先代楚王定都上郢,这座雄丽的古城已在风雨中矗立了数百年,没有人可以预见它将以怎样的姿态,迎接九域大地即将到来的,一场天翻地覆的巨变。

    六月庚申,东帝宣姬沧不臣之罪于天下,降诏夺其王爵。少原君代楚王率文武百官,于乐瑶宫迎天子南巡至楚。

    当晚,楚军夜袭丹昼,未伤一兵一卒,攻城而下。

    翌日,烈风骑再夺仇池,百里奔袭直取刑卫,于沩水迎击宣军,大获全胜,继而进兵厌次。

    连日来楚都捷报频传,临近少原君府的酒楼上无不异常热闹,人们都在猜测烈风骑是否今日便能再夺一城。

    此时离皇非与东帝约定的十天,方才过了一半。

    时值正午,疾快的马蹄声飞驰入城,四名绛袍战士在满城喧哗中纵马直奔君府,不过须臾,府中三声炮鸣,中门大开,两列骑兵展翼而出,虎贲令将持一对金边朱旗在前,驰马入宫而去。

    “烈风骑夺下厌次了!”一见那朱旗出现,高阁上顿时哗然,一时间众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已是连下四城,接下来要直攻宣国了吧!少原君此次勤王伐逆,当真势如破竹啊!”

    “宣王目无天子,少原君自不能容他!”

    “此次王族九公主随东帝入楚,听说极有可能下嫁少原君,这丹昼四城,怕是少原君的聘礼呢!”

    “岂止如此,你没看见吗?大王将整片南苑赐给少原君扩修府邸,昨日君府令下,遣散姬妾三百余人,不是迎娶帝姬又是为何?”

    “啧啧,也不知这九公主是什么样的美人,竟叫少原君如此相待。”

    靠窗一张方桌前,彦翎抬手丢了粒花生入口,看了看旁边面无表情饮酒的夜玄殇,低声笑道:“消息是真的了,昨天这大街上热闹得开了锅,叫人大开眼界,也不知皇非从哪里搜罗了这许多美人,莺莺燕燕千娇百媚,统统发送出府,倒真狠得下心呢。喂,你怎么打算?”

    夜玄殇从窗外收回目光,问道:“可有含回的消息?”

    彦翎懒洋洋地靠上椅背:“不确切,如今楚穆两国都在找他,好好一个大活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切!这事八成和冥衣楼有关,否则怎么会连我彦翎都摸不着路子,你干嘛不直接去问她?”

    “走吧。”夜玄殇不置可否,抬手饮尽杯中酒,起身离座。彦翎挑了挑眉毛,丢了银子跟出门去。夜玄殇迎风深吸了口气,转头笑道:“我约了人,晚上咱们老地方见。”

    彦翎随手一摆,道声“知道了”,一闪身便没了踪影,夜玄殇则独自往染香湖方向而去。

    天空不知何时漫开层云,不一会儿细雨纷飞,将整座楚都笼入了无边无际的烟色中。

    轻寒隐隐,湖畔游人绝迹,夜玄殇不疾不徐随步雨中,一身玄衣越发俊冷不羁。

    染香湖十里风月烟岚迷蒙,一座长桥横跨湖波,对面山色掩黛,仿若杳无尽头,沿湖两岸密林如织,寂寂无声。

    夜玄殇踏足桥头。

    桥上忽然出现一人,微雨下翡翠色宽袖锦袍,腰间丝绦迎风飘飞,几似仙风道骨,沐云生烟,那人目视夜玄殇,负手以待。

    夜玄殇仍是步履徐缓,似踏着某种特定的节奏,一步步登上飞桥。

    雨势绵密,将山水烟湖皆尽染入茫茫之色。夜玄殇抵达桥心最高之处,漫然停步,扬唇一笑:“二王兄。”

    “三弟别来无恙?”那人微微点头,审视于他。

    夜玄殇迎着他目光,叹道:“记得上次见到王兄是在落峰山,转眼竟这么多年了。”

    那人微笑道:“六年前三弟入楚时我即将闭关,是以未能相送,三弟不会怪我吧?”

    “没想到二王兄今天会因我来楚国。”夜玄殇抬手,“当时你派人送来的礼物,我倒一直随身带着。”

    归离剑的剑柄上,几道细纹金丝盘龙一般缠绕上去,穿过顶端垂下一枚造型朴拙的苍龙墨玉,被密密雨水洗得清亮,透露出时常抚弄的痕迹。那人目光停顿片刻,宽大的衣袖在风雨中飘摇不休:“三弟似乎不想见我。”

    夜玄殇道:“王兄既然来了,也便罢了。”

    两人似是闲叙旧事,话中却有锋芒如雨,无声飞落。

    “看来,你早知我的来意。”那人笑容逐渐隐去,负手望向淡淡雨幕,“六年磨砺,三弟已非当日年少气盛,沉稳得多了。他说得对,如今天下形势变幻莫测,你若回国,穆国必然大乱,难免予他国可趁之机,灭国之祸便不远矣。”

    夜玄殇笑道:“他真要说动王兄出手,本也并非难事,何况搬出了这么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王兄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那人道:“我只答应帮他一次,不过,一次足够。”

    话音落时,他手中白芒一闪,出现一柄雪缨银枪,单手前擎,枪锋遥指数步之外的夜玄殇,左袖广袂翻飞,烟雨缭绕如云。枪锋上刚烈之气与他飘逸的身姿气质截然不同,却又无比完美地融成一体,青山水幕的背景下,其人如峰,其枪如松,仿若一幅浑然天成的绝美画卷,寻不出丝毫破绽。

    穆国天宗嫡传大弟子夜玄涧的“千云枪”,与楚国逐日剑、宣国夺色琴并驾齐驱,威震江湖。

    千云枪出,万峰尽灭。

    “三弟若能逃过天宗此次追杀,我可保证此后穆国再无人敢对你动手。”

    夜玄殇在枪锋亮出之时,已感觉到隐匿林中的天宗弟子,四面八方织做天罗地网,断绝了所有退路。

    夜玄涧身为穆王次子,复以天宗继承人的身份,自幼便入落峰山跟随宗主潜心习武,二十余年心无旁骛,于武道之上造诣精深。一柄千云枪足以截杀天下任何高手,天宗自来肩负维护穆国正统之责,太子御此次亲登落峰山请夜玄涧出手,可谓势在必得,绝不容夜玄殇生还穆国。

    夜玄涧虽亮出兵器,却不急着抢攻,一手倒负,意态从容,给夜玄殇充分的时间拔剑迎敌。

    纷纷飞雨禁不住枪锋凛冽的劲气,化作一片迷蒙霰雾,激散四方,现出原本清晰的湖林美景。

    对峙中相似的眉目,碧袖随风,如临深渊,玄衣卓立,不动如山。

    夜玄殇拔剑,以一种极缓的姿态,一改往日狂霸之气,背上归离剑寸寸出鞘,任何人都可以看清他的每一分动作,却同时又无从把握他即将出剑的角度。

    千云枪生出变化,尖锋微微震颤,发出“哧哧”劲响。被夜玄殇剑气迫散的雨雾升腾翻涌,如云龙出岫,聚在千云枪畔飞绕不休,蔚为奇观。

    强大无匹的进攻之势,和毫无杀机的出尘气度同时出现,使人对此产生奇异难言的感觉,可知夜玄涧武功修为实在太子御之上,已臻天人之境。

    夜玄殇突然朗声笑道:“二哥此番回国莫忘了替我转告太子御,日后我定会寻他算这手足相残的旧账!”

    夜玄涧闻言心神一震,夜玄殇便在此时动身飞退,冲破雨雾直投两岸密林中去。夜玄涧轻声怒叱,千云枪化身雷霆,腾空追击。

    隐身林中的天宗弟子向夜玄殇落足之处扑来,夜玄殇唇畔挑出一抹锐笑,归离剑早已来到手中,头也不回听声辨位,挑中敌刃。两名天宗弟子被震得骇然疾退时,归离剑寒芒暴涨,对手如遭雷殛,吐血跌飞。

    千云枪破入林中,夜玄殇身形以肉眼几不可察的速度忽地闪开,一名天宗弟子顿时迎着枪锋撞去。夜玄涧不愧是天宗之下百年罕见的武学奇才,于如此急速的攻势之中竟能蓦然横枪,以毫厘之差避开那弟子要害,将其震飞出去,继而枪锋一闪,仍是御风疾射,夺向目标。

    但此瞬间耽搁,枪势已然转弱。夜玄殇一声长笑,反手破空直劈,枪剑交击,发出“呛”地震耳激响,他人便借势倏地后撤,杀入敌众,混战做一团。

    林中密密尽是天宗弟子,千云枪受此制约,再难展开枪势,夜玄涧亦不愿占此以众欺寡的便宜,飘身退回高处,枪影一闪没入身后,静观战况。

    此时雨势渐大,林中视线模糊,对突围极为有利。但眼前对手众多,夜玄殇虽纵横敌阵,却也始终寻不到机会,更何况有夜玄涧这样的高手从旁掠阵,想要全身而退谈何容易。

    天宗此次行动尽出派中精英,可见夜玄涧之前已由太子御处得到充分的情报,眼前除去林内与夜玄殇混战的弟子,林外四面出路亦被重重封锁,如此滴水不漏的布置,难怪夜玄涧放言仅此一次足矣。

    面对围攻而至的天宗弟子,夜玄殇目现冷酷之色,归离剑倏进忽退,快得几乎看不清踪影,身旁人人溅血跌退,无一幸免。

    “退!”战阵中突然传出命令,众弟子应声后撤,却有双刀双剑从前后左右同时攻至,正是天宗座下易风、幻电、潜雨、应雷四大弟子。

    刀疾剑快,将战阵变幻时一闪即逝的空隙全然弥补,不给夜玄殇任何突围的机会。

    潜雨、幻电两柄长剑乍现即收,人亦飘退数步,分守侧后两方,易风、应雷却长驱直入,迎面击向对手。

    战圈骤然扩大,却不复先前混乱。

    夜玄殇不由暗叹,天宗弟子训练有素,深谙攻伐之道,混战的形势一旦肃清,不必外面夜玄涧出手,单是这般前赴后继的车轮战便足以要他性命,同时亦将伤亡减到最低程度。

    当下冷喝一声,剑光一盛,身形前冲。

    易风、应雷双刀斜劈近前,务必要在夜玄殇剑势达到巅峰前煞其锐气。

    突然归离剑弹上半空,两人皆是一愣,不知夜玄殇为何兵器离手,下一刻玄影已迫眼睫,耳边忽闻冷笑,被夜玄殇不分先后拍中刀锋。

    易风应雷同时闷哼,触电般向外退开,以化解两道直攻心脉的凛冽真气,潜雨幻电齐声叱喝,挺剑攻来!

    夜玄殇纵声长啸,剑归右手,返身杀向二人。

    “叮当”之声不绝于耳。

    潜雨幻电使尽浑身解数,瞬息之内分别硬挡夜玄殇十余剑,频频急退,终将众弟子再次卷入战圈。

    若非四周其他兵器拼死阻挡,身前二人恐怕早已横地为尸。夜玄殇心中豪情涌起,归离剑异芒暴涨,兵刃交撞之声蓦然加剧。

    刀光剑影骤密忽散。

    夜玄殇剑锋前指,痛快长笑,身后二十余人横卧在地,一时间竟无人敢再攻上前来,战局首次出现如此诡异的停顿。

    急雨纷飞,天地如幕。

    高处观战的夜玄涧眼中隐约闪过惋惜之色,微微叹息,撮唇轻啸。

    林中攻势再次发动。

    “嗖!”一阵轻微的破空声忽然传来。

    负责防守的天宗弟子自林中跃起,截向半空中一道白色人影。

    两痕白光自雨雾中乍现疾逝,上前拦截的天宗弟子齐齐闷哼,飞退出去。

    夜玄涧目光一动。

    白光再现,迎上随后封锁眼前的刀枪棍剑,一进一退,飘盈若舞,仿佛整天烟雨飞旋开来,流光盛放。

    那云霞般的舞姿中飞红开溅,每一次转折,都有对手跌出战圈,林外防守之势迅速瓦解。

    来人身若轻云,飘向林畔,也不见如何借力,便向前掠出数丈距离,落往夜玄殇所在之处,足见其轻功之妙。

    紧密的战圈中出现难得的一丝空隙。

    “三公子!”

    夜玄殇回手劈飞两人,往声音传来处望去,心中微震,不想杀入重围的竟是与他相约在此的白姝儿。

    白姝儿娇媚的身影飘忽闪跃,眨眼间已突破最外双层封锁。

    不知何时,一阵迷雾如烟缥缈,轻轻袅袅绕向众人,散入林中,微风细雨亦似有了迷人的声色,逐渐散发出缠绵销魂的暗香。

    夜玄涧眉梢一蹙,千云枪倏地出现手中。

    白姝儿将自在逍遥法发挥到极致,手中短剑随袖翻舞,纤光飞闪,见敌伤敌,显示出自在堂堂主非同一般的武功修为。

    眼见与夜玄殇会合一处,便可杀出重围,却突然间,一股巨大的真气,云潮般迫身而来。

    白姝儿大惊之下柳腰一旋,撤袖飞避,快得仿佛浪尖稍纵即逝的水花。

    雨雾中现出一点银光,千云枪如影随形锁定对手,四面八方皆是枪影,自在逍遥法绝顶的轻功竟无法从这可怕的劲气中脱出。

    “叮”地激响声中,白姝儿短剑相交,倾尽全力赶在枪锋之前将其截下。

    枪身上骤然传来骇人的真气,泰山压顶一般倾罩而下,枪影中男子酷似夜玄殇的容颜,碧衣乌发,身姿逍遥,令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想象,这刚猛的枪势竟出自他手。

    枪影又至,电射眉心。

    千钧一发之际,白姝儿纤柔的娇躯奇迹般侧下一折,在全无借力的情况下单凭一口真气沿着枪身飘飞出去,轻云水袖逆风飞绕,姿态之妙,叹为观止。

    亦在这几乎不可能的瞬间,千云枪生出变化。

    枪锋一收一放,快逾电掣。

    白姝儿身侧血光飞溅,人亦被逼得改变方向,一缕白纱飞落天宗弟子阵中。

    千云枪如龙出海,追风破浪,噬向坠落的身影。

    下方刀剑棍矛,分别攻向背后左右。

    眼前劲风迫至!

    统领自在堂近十年来,白姝儿从未想过竟有人能一招伤她于枪下,伤处剧痛之下,胸中真气纷乱,再难抵挡。

    被枪风压迫闭目的刹那,眼前剑光忽盛,一道玄色身影凌空扑下!

    曾令人无比心悸的归离剑化作万千剑影,护住了她周身每一处破绽,每一丝空隙。

    半空中飞坠的身躯蓦地落入一只强有力的手臂,夜玄殇搂住白姝儿不盈一握的纤腰,人剑合一,冲天而起。

    白姝儿睁眼望去,正对上夜玄殇一瞬奇异的注视,身子微颤,低叫道:“三公子!”

    夜玄殇忽然扬唇,冷酷的唇锋现出好看的弧度,臂弯一紧,将她护在怀中。

    千云枪追击而至。

    归离剑上暴起炫目的异芒,对战至今,夜玄殇终于无可避免地和千云枪正面交锋。

    白姝儿柔若无骨的身子在夜玄殇怀里几乎感觉不到重量,身处归离剑保护之下,飘飞的长袖亦护住夜玄殇周身要害,使他能毫无顾忌,全力迎敌。

    至今她仍不知这可怕的对手究竟是何来历,但却知若不能联手突围,今日两人都要葬身此地。

    长啸声起,夜玄殇忽然加速,迎上威震天下的千云枪,归离剑生出一股狂猛的真气,硬往枪锋撞去。

    夜玄涧枪势加剧,眸光骤盛。

    “砰!”

    枪剑相交,出人意料地发出一声沉闷的撞击。

    夜玄涧忽觉不对,雨中爆开一阵浓郁的迷烟,夜玄殇已携白姝儿当空退出,穿破云雾,眨眼消失在茫茫雨中。

    千云枪枪尖微颤,凭空生出无数气旋,将迎风漫至的香气激散开来。

    收枪而立,未料夜玄殇竟能在一招间剑气化刚为柔,如此一来,便好似飞羽迎上飓风,千云枪上凌厉的劲气等于将他二人反送出去,脱离险境。但若非自身内力强劲充沛,足以将枪上传来的纯阳真气化为己用,这险招亦会变成致命一击,将使夜玄殇重伤当场,再无恢复的可能。

    夜玄涧不得不赞其胆量,更兼手法高明,而那半路杀出的白衣女子亦恰到好处地配合了夜玄殇的战略,如今仍飘荡雨中独特的迷香,使得他亦无法立刻追击。

    看往两人消失的方向,他脸上闪过淡淡笑容,待迷烟略散,抬手命道:“散布人手,追!”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