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弈局  第三十六章 碧林清心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5094  更新时间:11-06-27 17:4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见夜玄殇往这边走来,人群自然而然让出一条路来让他通过,看向他的目光都带着几分钦佩,并不因身为穆人的他斩杀了本国剑手而有所不敬。

    值此动乱时代,天下崇武之风盛行,剑术与兵法乃是决定一个人声名地位的关键。便如少原君,之所以在楚国享有如此崇高的声望,并非因其家世显赫官居高位,而是他手中逐日剑、麾下烈风骑至今无人可敌,才能成为楚人心目中无可替代的英雄。

    夜玄殇穿出人群,含夕不知什么时候偷偷绕了过来:“夜大哥!”拉住他的手避开路人,闪入近旁巷中,“这里是都骑禁卫的辖区,赫连齐的部属很快就会赶来,咱们快走!”

    夜玄殇笑了笑,任她牵着向前:“好好的怎么打扮成这样?刚才险些都没认出你来。”

    含夕一边回头张望一边道:“我本打算换身衣服去找子娆姐姐玩的,谁知又被皇非逮回宫去。快走快走,趁他还没发现我溜了!奇怪了,皇非明明是要进宫见王兄,怎么会走到西城这边来?哎呀!夜大哥,你怎么真的杀了赫连齐啊?若不是皇非今天莫名其妙地管起闲事来,麻烦可就大了!”

    少原君与三公子有别于往日地默契,夜玄殇当然不会自找麻烦去和这小丫头说明,就凭她这点儿小本事,难道当真是从皇非眼皮底下溜开的?摇了摇头,不由逗她道:“那你是愿赫连齐杀掉我了?”

    含夕道:“当然不是了!不过……不过你杀了他也不太好啊!真奇怪,你们俩之前根本都不认识,怎么会弄得不是你杀他,便是他杀你?”

    夜玄殇一愣,眉梢微挑,岔开话题:“你不是去找子娆吗,还在这儿磨蹭什么?”

    含夕绕到他面前:“不如你和我一起去,这样便是遇上都骑禁卫也不怕,他们不敢拿我怎样的。”

    夜玄殇催她先走,本是不愿再有意外牵扯到她,却亦有几日未见到子娆,心中不由一动。皇非丢了这么个护身符给他,自然也有要他照应这小丫头的意思,要她独自离开似乎也不甚妥当。临近街上蹄声阵阵,隐有人马喧嚣传来,显是都骑禁卫已然赶至,便这片刻的迟疑,含夕一拉他:“还想什么,走啦!”

    穿过两个街区便是东城千衣巷,子娆曾经留话说,若要找她便来这里的衍香坊找寇十娘,含夕自一溜青檐墙上掠下,张望一番道:“该是这儿了!夜大哥,怎么你没来过吗?我还以为你常和子娆姐姐在一起呢!”

    夜玄殇道:“见过她两次而已。”

    含夕俏眸灵动顾盼,轻声笑道:“你可要小心啊,有人很喜欢子娆姐姐的,你不主动一点儿,当心她被别人抢走!”

    夜玄殇抬手往她脑门上弹去:“就你明白,她同别人的事,与我何干?”

    含夕斜睨向他:“咦?没关系吗?也不知是谁,在魍魉谷为了她跟我的白龙儿拼命……哎呦!”抱头躲闪夜玄殇敲来的大手,“被我说中了吧!哎……哎呀!不好!”突然间大叫一声,抬手前指。

    夜玄殇亦迅速回头,两列身着都骑军服饰的禁卫正策马转入巷口,当先一人叫道:“是夜玄殇!将他拿下!”

    话音未落,两排利箭急射而出,矢雨飞蝗般迎面罩来,显然并未认出旁边另外一人是含夕公主。如此近距离的强弓劲弩,便以夜玄殇归离剑之强横,亦不敢直撄其锋,一把护住含夕,闪身横避,真气凝聚肩头,硬向旁边铺坊门间撞去。

    “嘭!”

    门板应声开裂,两人撞入其中就地跃起,再次向侧横闪,“嗖嗖嗖嗖!”数支利箭擦身而过,都骑禁卫已追至门前,外面蹄声马嘶,夹杂连连叱喝,形势混乱至极。

    来不及细看坊中情形,夜玄殇挽住含夕迅速掠向内堂,正欲寻后门方向,忽有人道:“三公子随我来!”

    门侧一个黑衣女子闪身而过,夜玄殇带含夕自后跟上,同时听到前面破门之声,紧跟着便是一片人仰马翻的骚乱。

    追入坊中的都骑禁卫被一阵阵细如牛毛的暗器兜头射中,抱头呼痛,纷纷跌开,身手快的向后躲闪,却冷不防脚下踩空,惨叫着掉下凭空出现的陷坑之中。

    黑衣女子回身轻笑:“敢在冥衣楼地盘生事,让你们知道错!”

    穿出后苑,迎面正是楚江侧岸,那女子纵身落上泊于岸边的小舟,对夜玄殇和含夕道:“两位请上船吧,从水路离开,都骑禁卫不可能追上来。”

    夜玄殇踏舟而上,对她拱手笑道:“多谢十娘援手相助,不然又是一场麻烦。”

    寇十娘亦抬手抱拳,江风中英姿飒爽:“三公子客气了,不过免了麻烦的应该是都骑禁卫吧?被我整治一顿,总好过对上公子的归离剑,至少还能保得性命回去。”转向含夕,“这位是……”

    夜玄殇道:“这是含夕,不知十娘现在方不方便带我们去见子娆?”

    “原来是含夕姑娘。”十娘曾得子娆嘱咐,知道含夕身份,见她这身打扮定是微服出宫,也不奇怪。含夕却正生都骑禁卫的闷气,想他们竟如此胆大包天,回宫后定要在王兄面前狠狠地告他们一状才行。

    十娘抬手敲向船舱:“喂!快些出来,主人罚你在此撑船,你倒偷起懒来,当心下回被贬到漠北分座,我可不替你求情!”

    舱中有人懒洋洋道:“你这女人,怎地如此说话?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若被贬到漠北,你岂不要跟着一起去,又有什么好处了?”

    十娘粉脸微红,怒道:“什么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何时嫁给你了?”

    舱中那人奇道:“咦?明明说好的事,这么快就不算数了?真是女人心,海底针,不过十娘,你还就是这点儿最像女人。”

    十娘柳眉微剔,语气里却掩不住笑意:“聂七,你想打架是不是?还不快出来!”

    舱中转出个头戴斗笠的黑衣汉子,“哈哈”一笑,对夜玄殇和含夕道:“两位莫要见怪,我和十娘斗嘴惯了,一天不被她骂几句便浑身不舒服。”

    十娘没好气地横他一眼:“还贫嘴,若误了事,看主人不罚你再撑一个月的船!”

    聂七大咧咧地笑道:“若领罚还是有你一份,再领一次也无妨。”

    含夕好奇道:“十娘,你们犯了什么错,为何都被罚来这儿撑船?”

    十娘和聂七相对而笑,“知情不报”、“欺瞒主上”,这罪名按规矩早足够叫人自裁谢罪了,只是这一次,罚去楚江撑船,一个月不准回山庄……这决定怎么琢磨着倒更像嘉奖呢?不过墨烆就稍惨了点儿,被派去监视宣王的动静,那宣王的性情武功,可是叫人想想就头疼万分啊……

    小舟轻快,半个多时辰之后,到了城外山庄。聂七将船靠至岸边:“我和十娘只能送到这儿了,凤主现在应该在竹林精舍,路很好认,公子和姑娘直接过去便是。”

    谢过他二人,夜玄殇和含夕弃舟登岸,进到山庄。庄中没有侍从也不见守卫,但在来路上夜玄殇便已凭直觉感到遍布于各处的暗桩,想必若没有聂七和十娘带路在先,任何人要靠近这座庄子都不是容易的事。

    两人拾阶而上,沿路两侧只见修竹如海,幽篁成林,潇潇翠竹挺拔清逸,顺依山势连绵丛生,将整个庄子都隐在深深浅浅的碧色之中。四下阒寂无声,偶有细叶飘坠,落上石径,越发显得周围空虚静谧,就连含夕这样跳脱的性子都似被此处清静之气所摄,不由自主地安分下来。

    行走其间,夜玄殇忽然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有谁能想到,眼前这片极宁极静的空间,牵动着外域风云纵横,天日变幻。此外之人,明明与之息息相关,却只能见四海风狂浪急的表象,而永远想象不到在这漩涡中心无比平静的极深之处,究竟存在着怎样的人,怎样的心,怎样的力量与世界……

    穿过竹林,数间精舍出现在面前。竹廊前一泓清泉水声泠泠,澄澈见底,转入其中,便是间宽敞明亮的静室。隔着半幅水晶帘,一个碧衫女子正聚精会神地跪在席前研磨一些草药,旁边有只雪色小兽蹲在那儿歪头看着,突然间发现含夕,金瞳圆瞪,尾巴上的毛猛然乍了一下,“嗖”地便返身向外窜出。

    碧衫女子奇怪地抬头。“雪战!”含夕呼声雀跃,手中扣起灵诀,数道真气自指尖射出,迅速追向逃跑的小兽。雪战在半空中灵巧地一个翻身,落地时脚下打了个趔趄,逃命一样穿窗而去。

    这场面当初在魍魉谷上演过无数次,夜玄殇早已见怪不怪,刚要对站起身来的女子说明来意,外面传来清柔悦耳的声音:“我看看这是谁来了?竟把我们雪战给吓成这样?”

    廊外珠玉“叮咚”作响,子娆一手抱着雪战,一手掀帘而入。她今日意外地穿了一件纯白软丝长袍,一袭春光在那宽逸轻柔的袖袂间飘盈流漾,随着她慵雅的脚步翩跹若舞。帘下碎碎点点,闪过明净的清光,于她唇畔动人的淡笑中折出了冰玉样的妩媚。

    蓦然回头,夜玄殇几乎是呆了一呆。“子娆姐姐!”含夕连笑带跳迎上前去,攀着她的手,“为什么雪战总不肯听我话啊?每次都跑得飞快,我用灵术都逮不到它!”

    子娆抚着雪战笑道:“云生兽只亲近幼时抚养过它的人,除主人以外是谁的命令都不会听的。你想用灵术控制它,它当然要跑了。”目光越过含夕看向夜玄殇,他对她微微欠身,动作潇洒好看,她亦转眸浅笑,明滟照人。

    含夕有些气馁地瞅了瞅蹲在子娆怀中的小兽,一面不忘抬头问道:“子娆姐姐,你干嘛住到这么僻静的庄子里?离内城又远,又冷冷清清的,好没意思。”

    子娆微笑道:“我哥哥不喜欢喧闹的住处。”

    “这样啊,可是这儿到处静悄悄的,一点儿都不好玩,下次我不来了,换你去楚都找我好不好?”含夕还是一脸不能理解,忽然想起什么,“对了,那蛇胆有效吗,你哥哥他现在好些没有?”

    子娆点头道:“他服用了蛇胆浸泡的药酒,身子好了许多,我还没来得及谢你呢!”

    含夕道:“那太好了!不过呢,你不用谢我,谢夜大哥算了。”凑到她耳边悄悄道,“有人嘴硬心软,我说他为了你和白龙儿拼命,他还不肯承认。”

    子娆抬眸,这样的悄声低语当然瞒不过夜玄殇,但见他眉峰微挑,一脸漫不经心的笑容,接着看看含夕,向外示意了一下。

    子娆松手放开雪战,金瞳小兽和凑上前来有着乌溜溜黑眸的少女对峙片刻,一前一后追逐着离开。离司亦收起药草,替他们放下两道垂帘,退出室外。

    子娆移步上前,对夜玄殇笑道:“三公子刚做了那么件惊天大事,我还怕万一有个闪失,想要派人去接应一下,看来是多虑了。”

    对她这么快便知道了楚都的事情,夜玄殇似乎并不惊讶,悠闲地靠在门旁:“玄殇只是不喜欢身为鱼肉,而人为刀殂罢了。”

    子娆道:“出手便不留情,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吗?”

    夜玄殇再笑:“你知道,我也不太习惯行事瞻前顾后,拖泥带水。”

    子娆修眉微扬:“看起来,太子御以后要麻烦了。”

    夜玄殇噙有笑意的唇角冷酷一勾,不置可否,向席前看了看:“可以坐吗?”

    子娆盈盈抬手:“当然。”

    夜玄殇将归离剑抛至一旁,落座席上。子娆敛衣跪坐在他对面,亲手洗盏烹茶,随口问道:“皇非如何?”

    夜玄殇道:“精明果断,雷厉风行,不愧是少原君。”

    “恰如他用兵的习惯呢,这样的人,实在没有必要成为敌人,对吗?”子娆随手摆弄茶盏,静待水开。水汽袅袅覆上春光,那张绝美的容颜半掩其中,如隔镜花水月,垂眸间有着静冷而清丽的姿态。

    不能成为敌人,更不能令宣、楚结盟。那宣王姬沧亲身入楚,频频与皇非会面,日前墨烆传来消息,他竟将《冶子秘录》拱手让给了皇非。原本是担心江湖中传言属实,皇非与宣王私下里确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甚至已互为盟约,那便十分棘手,但看皇非如今这番举动,抢在之前的几步落子终于没有白费。

    六年来太子御从未间断的追杀,内外相逼难言的险境,不仅未能铲除夜玄殇,反而令他成长为真正可怕的对手。今日长街一战,赫连武馆上品剑手的落败,少原君皇非的公然支持,深敛鞘中的归离剑锋芒毕现,必将成为诸国势力所瞩目的焦点。

    夜玄殇,这个继皇非之后得东帝另眼看待的男子,这个从未问过任何缘由,便与她并肩作战,倾力相助的男子……子娆唇角隐约一挑:“事到如今,我的提议你算是完全接受了吗?”

    夜玄殇道:“你的提议我从未拒绝过,只是,你也别忘记我说的话。”

    子娆透过淡然水雾抬起眼眸,和他目光一触,幽幽微澜荡漾:“好,我记得便是。”优雅举手,引水沏茶,袖袂拂过薄薄清味,将瓷盏递于他,“赫连羿人痛失爱子,绝不会善罢罢休,你日后可要更加小心,既说了那样的话,便别叫人失望。”

    “我本是想拿自在堂开刀的,谁知赫连齐自己送上门来,那就没办法了……”夜玄殇顺手接过茶来喝了一口,突然间脸色微变,若不是定力较强,差点儿就忍不住将那苦不堪言的东西呛咳出来,皱眉看向杯中,“这是……这是什么茶?”

    子娆素手执盏悠闲轻晃,这人啊,真不知他是怎么躲过那么多次暗算的,竟然一点儿戒心都没有。不过认识这么久了,难得见到他这种愁眉苦脸有趣的表情呢,清滟滟的丹凤长眸轻微细挑,忍不住就飘出了黠媚的浅笑:“刚说过让你小心,这杯中的东西叫其心草,哪有一点儿像茶了?你看都不看便这么喝了下去,难道就不怕这是入口夺命的剧毒?”

    夜玄殇闻言一怔,这才发现自己原本时刻处于警戒状态的身体和精神,不知何时竟已完全放松了下来。

    如此陌生的感觉,面对他人卸下防范,在过去六年漫长的日子中从来不曾有过。“信任”二字,对于穆国三公子来说,只意味着死亡。

    下意识地也冒出一点儿警醒,但心情偏偏又十分愉悦,无所谓地笑了笑,他抬手将额前碎发向后掠去,索性舒展腰身,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子娆,咱们做个约定怎样?”

    子娆挑眸相询,他将手中茶盏一转,举到她面前:“将来若有那么一日,你真想取我的性命,告诉我,让我知道,用你的剑,不要用毒。”

    子娆侧首看他,从他表情中一时分辨不出认真与玩笑,隔了半晌,便清盈一笑:“好吧,就这么说定了,若哪天你也有了这样的想法,同样不准隐瞒。”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