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临兵  第十九章 烛龙九阴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5787  更新时间:11-06-27 17:23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微风中一湖波光澹澹,红衣灵动飘飞,如画般清美脱俗。夜玄殇一直不曾说话,此时突然目光一动,看向不远处深不见底的湖面。

    “不好!”刚刚想到什么,那少女口中发出奇异的低啸,原本平静的湖面骤然生出巨大无比的漩涡,湖心巨浪四面狂涌,在那少女脆如银铃的清笑声中,一条庞大到难以想象的巨蛇,携着丈余高的水柱陡然现身!

    惊涛翻滚,浪落风急,日光似乎猛地一暗,还未及看清一切,那巨蛇已腾空而起,在漫天暴雨般的飞浪之间冲向两人立足的小岛!

    子娆和夜玄殇见机何等之快,异变发生时早已双双飞退,自一天浪雨中凌空穿出。那巨蛇落势极猛,轰然击向他们原先站立的地方,一片数人之高的山岩被它扫中,顿时四分五裂,崩溅激散。整座小岛才不过一亩见方,陡遭如此重击,几乎半边都被夷为平地。

    巨蛇一击之后,顺势夭矫游走,阳光下周身如被银甲,半隐湖中不见其尾,大如车盘的巨头昂然高起,上有殷红怪角若龙,双目精赤如电,那少女红衣夺目,俏生生立在蛇头之上,得意地拍手叫道:“哈哈!你们不是要找烛九阴吗?现在我替你们唤来了,怎么样,满不满意,要不要再来一次?”

    子娆和夜玄殇几个起落踏上离桃林不远的湖岛边缘,虽避开了致命的一击,但被铺天盖地的湖水当头淋下,却也够了狼狈。先前那少女凌波而行,原来并非轻功有多高明,而是悄悄唤了水中巨蛇出来,攻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这一人一蛇彼此配合,比那戾鹤更难应付,夜玄殇眉心略紧,突然低声对子娆道:“缠住她。”

    子娆一愣,见他侧身闪开,抬手点向自己胸口几处要穴,登时明白他要以封穴之法强行压住伤势。明知他这样做极损真元,却已顾不得阻止,上前一步扬声笑道:“妙歌夺心魂,灵法驯奇物,如此精湛的摄物夺虚之术,想必是出自莒山樵枯道长门下,那湖上的大奇门九宫阵,十有八九便是仲晏子所传了,却不知姑娘是他们哪位的高徒?”

    那少女正对被破了阵法耿耿于怀,杏眸圆瞪,喝道:“本姑娘的师承来历,关你什么事?”

    子娆也不恼,不疾不徐地道:“姑娘既不想说,我便猜一猜也无妨,仲晏子有两个徒弟,一个是赫赫有名的楚国少原君,一个是喜着雪衣战袍的九夷族公主,姑娘显然都不是,那你的师父一定是樵枯道长了,我说得可对?”

    那少女被她猜中师门,有些不悦,但随即俏眸一转:“哼,是又怎样?让你们知道也无妨。你们借机取巧破了师伯的阵法,算不得厉害,真有本事,和我的白龙儿斗上一斗!”

    子娆笑吟吟环视湖光美景,桃花影里,神态慵然闲洒:“姑娘此言差矣,但凡奇门术数,上法天象,下应八方,天地交泰生死轮转,是以任何阵法都有破绽可寻。你说我取巧入阵,看来是心中不服,当我凭真本事破不了这大奇门九宫阵吗?”说着纤指一点湖心,“此湖中阵盘,酉卯相冲,金虚木辱,应在西方勾陈,东方六合,按大奇门九宫阵之演变规律,辰时二刻,开门引动,辅、禽二星双吉。”指尖往西方微侧,“辰时三刻,阵心逆转,死地化为生门。”袖袂一扬,指尖点向正西,“巳时一至,天盘乙奇,中盘休门,神盘六辛艮八宫,虎遁之势既成,自此出入阵中,易如反掌,姑娘以为如何?”

    那少女听得愣愕,心想按师伯所教的法子推算,这番说法竟分毫不差。子娆借此拖延时间,不过片刻,便见夜玄殇原本苍白的脸色已与常人无异,甚至看起来更加神采夺人,听到她与那少女的对话,他似乎想到些什么,眼中闪过明显的异样,随即在她耳边道:“诱他们上岸来。”

    子娆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念头一转,妩媚笑说:“小姑娘,看来你的修为还差得远,不如我指点一下你吧。其实你只要上转天盘入丙奇,下佐地盘为六庚,九宫阵法天网四张,要困住我们易如反掌,又何必闹得这般翻山倒海?不过我看你学会了阵法也没什么用,那两只怪鸟的下场你也知道了,既然唤这烛九阴出来,不如索性乖乖取了蛇胆奉上,免得大家麻烦。”

    果不出所料,那少女一张俏脸霎时气得又红又白,娇喝道:“鹤儿的事我正想找你们算账,这是你们自己找死!”大怒之下口中急声撮啸,那烛九阴巨口陡张,猛地向后一缩,带着湖中汹涌的巨浪,直向岸上冲来!

    子娆和夜玄殇早有准备,仍是飞退,却在半空中投向不同的方向。子娆飘然落向鲜艳的桃林,夜玄殇则疾速往岛中心一座小山投去。

    绛衣少女连声发令,烛九阴体形虽大,行动却极为灵活,巨尾狂扫,偌大的桃林被摧枯拉朽般整片击毁。子娆体内真气催到极致,于刻不容缓间避开重击,自一片残花飞红中倏忽逸出。纵然及时,蛇身上坚硬的鳞甲仍刮得肌肤生疼,险些被猛烈的罡风直卷回去,不由惊出一身冷汗。

    夜玄殇一落到山岩上,顿时暗呼不妙。他原打算将烛九阴引至此处,借助山势丛林限制这庞然大物的行动,谁知临近之后才发现这根本算不得什么山。整座湖岛虽看起来处处林木葱茏,却也不过数亩见方,岛在湖心,四面临水,东西南北一掠即出,眼前湖泊广阔几如大海,这样的小岛零星散布,数不胜数,真正山岭耸峙的岛屿最近的也在两三里外。

    骤入险境,夜玄殇剑眉一紧,精神却陡然攀上了前所未有的高峰!身后腥风及体,脑中电光一般闪过自幼苦修的武道,继而一片纯粹空明。

    返身,冲天而起,归离剑入手,真气沛然流转,一式剑招化身长电自九天击落,迎着凶猛的对手当头疾去!

    势如鹤,烈如惊雷!剑气狂涌如潮!

    半空中千万剑影,似有一只巨大的白鹤傲然展翅,几遮天日。鹤蛇天敌,物形相克,清啸声中,那烛九阴发出一声怪如潮涌的嘶吼,口中血光飞溅!

    夜玄殇几乎是自蛇口之中横穿出来,就势落到山下。尚未及喘息,怒极而狂的烛九阴带着一股飓风回身扑来!归离剑横扫而出,不料斩中蛇身,竟发出金铁交击的响声。那烛九阴乃是千年灵物,鳞甲坚逾精钢,刀枪难入,夜玄殇大惊之下借剑身反弹之力急速后退,饶是如此,仍被那股巨力震得周身气血翻涌,胸前几处要穴同时剧痛,硬被压下的内伤几有发作之势。

    他落足之处正在子娆身旁,两人还来不及说话,双手一挽再次狼狈闪避,躲过烛九阴又一次攻击。

    “竟敢伤我的白龙儿!”那绛衣少女自驯养烛九阴以来,何时吃过这等大亏?当下将灵术催到极致,指挥烛九阴大发神威。前面两道玄影飘闪不定,后面红衣御风紧追不舍,三人一蛇绕山追战,小岛上岩摧地裂,树倒石崩,着实害苦了原本安居在此的飞鸟走兽。烛九阴力大无穷,所过之处无不夷为平地,这般不分青红皂白的攻势,逼得子娆和夜玄殇只能躲避,毫无还手之力。

    正当难分难解时,岛上忽然响起一声奇异的低啸,啸声未落,一道极小的白影轻电般自烛九阴眼前闪过,半空中急转一周,倏地便向蛇身七寸之处落去。

    烛九阴陡然受惊,急速向后退走,绛衣少女猝不及防,险些被闪下蛇头,急忙连声呵斥。白影稍纵即逝,烛九阴退开一段距离,身躯盘成小山样的一团,巨首高昂,双目凛凛,盯住不远处一块岩石。

    “咦?”绛衣少女遥遥一看,只见岩石上蹲着只小兽,雪色金瞳,貂身狐尾,样子威风神气,但只不过巴掌大点儿,和烛九阴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可就是这小兽,似乎令烛九阴颇为忌惮,晃动盘旋,仅余半边的红信频频伸吐,却不敢贸然进攻。

    “雪战!”听得子娆一声召唤,雪战斜睨了烛九阴一眼,返身窜至她的怀中,又一跳,蹲上肩头。

    那少女诧异万分,俏眸闪闪不断打量雪战,又是好奇,又是不满,转而低低发声催促,烛九阴目露凶光,开始绕着子娆和夜玄殇缓缓游走。雪战蹲在子娆肩上,喉中低啸隐隐,一瞬不瞬地紧盯着面前巨大的对手。

    双方对峙片刻,烛九阴血口陡张,猛地扑向子娆。雪战亦从子娆肩头窜出,直扑烛九阴赤色如血的眼睛而去。

    “你缠住那少女,烛九阴交给我!”夜玄殇当机立断,趁烛九阴被雪战吸引,展动身形,飞身抢上蛇头。

    “大胆!”绛衣少女转身一声娇叱,玉掌如刃斜劈,欲逼他无法立足。夜玄殇猛提内息,身形陡然一高,便如玄鸟般凌空扑下,撮掌击出。如此以硬碰硬,虽留了三分掌力,绛衣少女却哪是他的对手?一声惊呼,两人双双自蛇头坠落。

    半空中一道灵巧的彩带自绛衣少女袖中飞出,近旁树上微微借力,人未落地,一点金光便向夜玄殇射去。却闻一声清笑,旁边有人将她拦下,子娆闪至身前:“小姑娘,你的对手是我!”

    “两人欺负我一个,有什么了不起!”绛衣少女气呼呼喝道,手中彩带疾绕,一柄小巧的金剑光芒闪烁,“叮当”轻响之声不绝如雨,刹那间已与子娆过了数十招。

    这时夜玄殇早已和那烛九阴斗在一起,四周狂风呼啸,漫天飞沙走石,激尘滚滚,除了时隐时现的巨蛇身躯,雪战和夜玄殇完全不见踪影。子娆武功本在这绛衣少女之上,但因不欲伤她,始终留有余地,只将人困住作罢,大半心神倒在那边人蛇之斗上。绛衣少女奈何不了她,突然招式一变,彩带收回袖中,使出一套精妙掌法,一双玉手如千鸟穿林,上下纷飞,落掌之时寸劲激发,隐隐竟有群鸟齐鸣之声,清音错落高低,美妙至极。

    鸟鸣声起,先前林中被惊散的白翎鸟不知从何处纷纷齐至,展翅扑向两人,一时令人眼花缭乱。绛衣少女“咯咯”一笑,趁机俯身前窜,便从子娆袖底穿出,趁她被白鸟阻住,口中迅速发出一声异啸。

    “不好!”子娆脸色猛地一变,身后传来如雷巨响,烛九阴化身白虹腾空跃起,直投湖心而去!

    潮水扑上小岛,一天飞尘尽落,眼前哪里还有夜玄殇的踪影?整个湖泊化作一渊滚水沸腾,波涛汹涌,惊浪狂翻,烛九阴巨大的身躯忽隐忽现,浮沉翻滚,远处几座小岛受它波及,一片片岩石崩塌,巨震不已。

    子娆霍然回身,眸中寒光冷冽,袖底玉指急扣法印,数道真气破空飞旋,“莲华”心法随之展出。

    这巫族异术以己之心神,摄人七情六欲,绛衣少女正自得意洋洋,忽被至纯至柔的玄阴真气包围,眼前似见朵朵洁净无瑕的白莲陡然盛开在一片狼藉的世间,清美中带来寂灭涅盘般的虚无之感。

    玄阴真气有若实质,时凝时放,莲华齐绽,她“啊”地一声跌倒在地,身子不断颤抖。子娆眸光静如深渊,冷声命道:“唤你的白龙儿上岸来。”

    幽冷的目光透入,绛衣少女心中泛起一片混乱,惊怖、忧伤、绝望、恐惧、思念……种种莫名的感觉纷至沓来,是她从来没有想象过的情绪,仿佛被丢入了众生万物的痴念欲海,挣扎抗拒,永世难休。她脸上显出痛苦的表情,却紧咬着嘴唇,倔强着不肯说话。

    湖中浊浪滔天,水下传出震耳欲聋的吼声,一股股血浪从中冒出,越冒越急,将碧波染得赤红一片。子娆一颗心随那吼声直沉下去,微微合目,眸心忽有一点魅亮的异光自极深暗处幽然绽现,绛衣少女和她四目相交,目光不由一凝,心神仿佛坠入无边虚渺的空间,只听到有个柔和声音在心底轻声道:“去唤你的白龙儿上岸来。”

    “唤白龙儿上岸来。”她毫无意识地重复一句,就那样站起来,什么都不想,只按这声音的吩咐去做。

    冲天的水柱,带着血色涌上半空,烛九阴重新现身,一只左眼鲜血淋漓,已被利物重伤,右眼赤红狰狞,仿佛有地狱之火燃烧在里面,狂躁之态大异先前,扫视岛上,陡然一昂巨头,便向子娆和绛衣少女立足之处冲来。

    子娆收了“莲华”异术,心神一阵虚弱,眼见飓风之中庞大的暗影如山般压下,勉力提气,伸手揽住已然陷入昏迷的绛衣少女急急掠出。

    “轰”地一声巨响,原先站立的地方被烛九阴击出一个深坑,碎石齐飞。烛九阴受伤之后狂暴难安,又失去了那少女的控制,一味猛攻不休。子娆方才催动丹元之气强行控制那少女心神,体内气息纷乱不继,不知还能躲得过它几次发狂般的攻击。烛九阴一击不中,血口张合,再次昂起身来,准备发动攻击!

    便在此时,一柄长剑突然自巨蛇的腹部穿出,戳透蛇身,狠狠钉入了地面岩石的缝隙!烛九阴吃痛之下,整个身子如箭般向前窜去,那长剑死死插入岩石,锋利的剑锋自烛九阴没有鳞甲的腹部迅速划过,巨大的蛇身被生生剖开,腹中内脏随血四流。

    烛九阴受此重创,痛不可当,在小岛之上剧烈翻滚,首尾横扫,激起四周断木碎石不断坠落,大有天崩地裂之势。子娆抱着那绛衣少女急忙躲避,混乱中闪来一个黑影,一把护住她两人,纵身投向湖中。

    随着一股大力潜入水下,而后拉着那少女奋力冲出水面,子娆感到身后有人将她一把托起,向不远处另外一座小岛游去。身后重击之声连续传来,连湖底都能感到震动,攀住岛侧岩石上岸,两个人同时扑倒在岸边,将手中托着的少女用力向上一推,谁也说不出话来,伏在岩石上不住喘息。子娆只缓了一下便撑起身子,将身旁那人用力拖起来,待看清果然是夜玄殇,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竟不顾他身上泥污血腥一片,一把抱住他:“太好了!你还活着!”

    夜玄殇和烛九阴从岛上打到水底,恶斗中故意被它吸入巨口,再以那种要命的方式破出蛇腹,这时浑身上下酸痛乏力,连动根指头的力量都欠奉,被子娆一撞,攀着岩石的手一松,两人齐齐跌回水中。

    一旋浪花翻起,子娆拖着他重新冒出水面,这才发现他脸色极其苍白,匆忙问道:“喂!你没事吧?”

    夜玄殇缓了口气,勉强笑道:“好像还没死。”

    湖中波光起伏不定,幽暗的水色随着一旁岩石的倒影不住荡漾,几缕乌发如丝,时聚时散,勾勒出女子妖娆的容颜。湖水将子娆一双眼睛洗得清亮,亦透出几分心有余悸:“你和烛九阴打到湖里去,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夜玄殇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面前清如星湖的目光就这么撞进眼中,耀得人心跳微微一顿,他怔了片刻,脸上突然现出一抹奇异的神情。

    见他不说话,子娆奇怪地晃了他一下,似是想到什么,声音转柔:“怎么了?是不是伤得厉害?”

    夜玄殇空着的手在水中一握,复又缓缓松开,有些刻意地避开了她的眼睛,但在那柔美的声音中,或许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唇边浮起了一丝浅笑。“没事,还撑得住。”他低声应了一句,勉力扶着岩石上岸。

    对面岛上,烛九阴虽然重伤,却一时未死,正发狂一样不断翻滚,似要摧毁周围一切。蛇头上有个小小的白点,任巨蛇如何翻滚,始终无法摆脱它的钳制。过了片刻,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烛九阴庞大的身躯自半空中急遽摔落,再次扬起,力有未逮地又摔下,连续几次,震得湖岛皆颤,终于不再动弹。

    “死了吗?”子娆见烛九阴身躯几次卷动,由频繁的抽颤而至僵硬,不由站起身来。夜玄殇靠在岸边岩石之上,神情似乎有些委顿:“过去看看再说。”不料刚刚举步,眼前猛地一黑,踉跄了一下险些踏空,勉强一提真气,经脉间空空荡荡难受至极,竟一丝力气也使不出来。

    子娆急忙伸手扶他,他却硬将长剑一撑,自己站稳,剑眉紧锁。

    “你身上有伤,不如在这里等我吧。”子娆见他气色灰败,显然强封穴道压制伤势遗祸甚深,此时后果显现出来,不啻于再次重伤,担心地道,“那烛九阴看起来是活不成了,我取了蛇胆便回来,很快的。”

    夜玄殇方要说话,一口血气直冲唇边,紧抿了唇忍过去,身上却阵阵泛起寒颤。极深的疲惫透心而来,他清楚这是内伤即将发作的前兆,再不设法疗伤,后果不堪设想,只得强自调匀气息,嘱咐子娆:“千万小心。”

    子娆点头答应,再次潜入湖中,一道细长的水纹通向对面小岛。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