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临兵  第十章 玉女幽兰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4761  更新时间:11-06-27 15:15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软玉枕,烟罗帐,夕阳光暖,自层层繁复的黄绫宫帷缝隙间悄然透露,一片恬淡如金的浅影覆上且兰凝脂般的肌肤,细密的睫毛,挺秀的鼻梁,温软的红唇,鸾被锦衾之下,伊人静静沉睡,神情安然如同单纯未经世事的婴儿。

    一只修长的手轻轻挑开罗帐,淡青色衣襟上夔龙玉饰的丝绦微微一晃,随即静垂无声。有人驻足凝眸,目光淡淡扫过这绝美的容颜,良久,一丝轻叹,低低飘落。

    是谁的目光柔和似水,是谁的气息温雅如春,是谁一笑间月朗风清,是谁的怀抱如此温暖,如此安全……

    “母亲……”唇畔一声模糊的呢喃,似是梦呓,随着眉宇间细微的蹙痕,且兰秀眸微张,突如其来的光亮落上眉眼,她心头一惊,猛地清醒过来。

    四周悄无人声,这是一间安静的大殿,整块白玉制成的圆形凤榻居中摆放,其上锦衾如雪,四角玉钩微垂,上方杏色轻纱绡帐缀以明珠美玉层层铺展,沿着饰以鸾纹的玉阶一直拖曳至光洁明净的地面。丝缕烟罗,流落于轻袅的沉香曼影之中,只觉静谧。

    隔着垂帘重重,玲珑窗格间透出幽静的光线,落影纤长,仿佛已是黄昏。

    且兰发觉身上的战袍已被换成了洁白柔软的丝衣,心中一惊,伸手探去,腕上月华石却赫然仍在。她微微拧了眉心,环目四顾,起身步下凤榻,诧异地感到地面玉石异常温热,足尖与之相触,一股熨帖的暖意融融浸透肌肤,令人通体舒泰,心神安宁。

    轻光碎影,点点散落一地,一时不辨身在何处,是梦是醒,抬手拂开水晶帘,赤足踏着斜阳宁静的光影向外走去。木兰清香缈缈,大殿深处隐有流水的声音传来,转过一道羊脂白玉屏,眼前竟是一间浴室,温泉水暖,不知自何处而来,淙淙流淌过玉石浅阶,更衬得四周静极。偌大的空间里似只有这水声,只有她一人,且兰在池畔驻足,只觉这里静得渐渐令人不安,正要转身,心中忽觉异样!

    这念头甫动,她黛眉一剔,掌起袖扬,头不回,腰不折,修长白衣如云出岫,划过水雾异香,直袭身后之人。

    只听“呀”地一声轻呼,眼角一片衣影闪过,来人侧身疾退,堪堪避开一掌。

    且兰掌下落空,却不停顿,纤手如刃斜切对方手臂,同时看清来人是名年轻女子。

    眼见掌风袭来,那女子被迫应招,手腕一翻,素衣底处叩指如兰,拂向且兰手心。

    双掌相交,她掌心一股柔劲似有似无,微微一漾,两人错手而过,且兰衣袖轻抖,旋身向左,右手云袖忽然便向她肩头拂去。

    那女子不及躲避,侧步时纤腰急拧,人便像附在那飘舞的长袖之上,滴溜溜连转数周,却不料且兰左手衣袖飞扬,势挟劲风,已扑面而至。

    情急之下,那女子足尖一点,腰身轻折,竟在那柔软的长袖之上微微借力,一个翻身脱出双袖夹击,轻飘飘落在数步之外,顺势俯身,急道:“公主请住手!”

    且兰见她手中托着个翡翠玉盘,里面一只冰盏平平稳稳,碧色琼浆芬芳清溢,竟不曾溅出分毫,忍不住赞道:“好漂亮的自在逍遥法,你是后风国的人?”

    眼前那女子眉清目秀,素衣罗裙,周身不见缀饰,唯腰间佩了一块莹润剔透的冰色玲珑玦,合着流落而下的系带,衬得人身段轻灵婀娜,听这问话,她在暮色的光影里抬头盈盈一笑:“些许微末功夫,公主过誉了,离司不过是主上身边的医女,方才情急之下多有冒犯,还请公主见谅。”

    且兰眼角一挑,扫过已逐渐没入幽暗的大殿:“这里是王城?”

    离司点头道:“公主现在是在长明宫兰台,这兰台建在温泉海上,所以四面如春,主上特意吩咐在这里为公主备了兰池香汤。”她起身将手中的托盘放下,“这是刚刚酿好的‘竹下流泉’,主上命我送过来,顺便看看公主是不是醒了。”

    她声音清甜婉转,处处都带着股温柔动人的味道,那一言一笑令人即便知道是敌人,却偏偏不会生厌,且兰静看了她一会儿,突然淡声道:“我要见东帝。”

    离司将四面宫灯逐一点亮,含笑道:“主上在隔壁漓汶殿,两宫间有飞桥复道相连,隔得很近,请公主先沐浴更衣,我再陪公主前去可好?”她似是看出且兰不愿令生人近身,便再屈膝福了一福,“公主若觉得不便,离司便在外面伺候。”

    水雾氤氲满兰池,飞花漂转轻漾,身畔异香浮动,且兰缓缓沉入水中,长发缭绕,如丝如幕,一袭墨华浓婉,随池中微赤的灯影脉脉流漾于雾光水波之上,恍惚间,如一匹丝绸泛染了血色,浮沉,纠缠,欲将人深深包围。她静静闭目沉思,昏睡前的情景浮上心头,兵锋铁蹄,刀光剑影,逐渐化作三年之前九夷族国都城破的一幕。

    杀戮与血光织就的记忆,已隔了近千个日夜,却每逢闭目都会异常清晰地浮现眼前,那是她站在陡峭的山顶最后一次回头遥望那片曾经宁静而美丽的土地。

    脚下如被一场大火席卷而过的城池,焦石断木,满目疮痍,遍地的尸体支离破碎,暗红的地面上散落着血迹斑斑的武器,一道道缺口恰似残碎断裂的城墙,宣告着无数生命惨烈的终结。

    血如河,倾覆了黑暗,染透了夜色,在含泪的眼底映下漫天凄艳的红。浓烟下,山风中,弥漫而来血腥的味道、浓烈的杀气,挥之不去的厮杀声与族人临死前绝望的惨叫,一分,一毫,一点,一滴,都是刻骨铭心的痛,不共戴天的恨。

    且兰忽地睁开眼睛,眼底一丝锋利的光芒令水雾中柔美的面容突然冰冷如雪,没有任何一刻,她离自己的仇人这样近!

    心中无数念头飞掠翻涌,正在将决未决间,殿外传来女子的说话声:“离司姑娘,主上命我俩来服侍公主梳妆。”

    离司应了一声,接着便有脚步声入殿而来,两个娇小的人影在屏风外施礼,不待传问,便匆匆转入浴室中来。

    且兰早已披衣而起,抬头乍见来人,不由愣了一愣。但见两个女子穿了相同的绛色轻纱罗衣,乌发偏挽玉螺髻,插一对同样式的落梅如意簪,手中各捧着一个金漆托盘,分别托着衣物首饰,两人一般年纪,一般个头,就连眉眼神情也一模一样,乍看去一人便如另一人的影子,竟是一对双生姐妹。

    两个女子见了且兰,一并跪了下去,左边一人急急低声道:“公主,您快换上衣服,这兰台往南离重华宫废殿很近,我们设法从那里带您出宫去。”

    且兰凝眸端详她俩,“你们是何人?”

    那女子道:“我名叫昔湄,这是妹妹昔越,我们都是九夷族人。公主昏睡了整整一日,有所不知,王上已经击退了古将军的军队,方才还下令将宫中所有九夷族人都押送到北苑雩琈宫。我们俩设法瞒过别人赶来这里,他们很快就会发现的,公主快随我们走,迟了便来不及了!”

    且兰闻言一惊,急急追问:“外面情况如何?他要将九夷族的人怎样?”

    昔湄摇头道:“我们也不知道,只听说雩琈宫还关押了不少被俘的战士,古将军绝不是王上的对手,这帝都内外早就布下了重重机关,足以抵挡任何军队。公主若能逃出去,千万不要再回来!”

    且兰略一沉吟,忽然道:“你们可有办法带我去雩琈宫?”

    “公主!”昔湄惊道,“禁宫守卫森严,您便是救出他们,这么多人也出不去……”

    且兰缓缓道:“我知道,但我岂能丢下被困的族人不管?若能救出他们,我自有办法通知古秋同里应外合,攻破王城。若不成功,便是天亡九夷,我走与不走,都没有任何意义。”

    雾气空蒙,室内水声依然,灯影如旧,但已空无一人。

    确定殿外无人后,昔湄两人带且兰避开满是雕花长窗的偏廊,直奔后殿而去。

    临近御苑,昔湄在前引路,推开侧门步入绕湖而建的回廊,忽觉眼角人影一闪,她急忙回头,“啊”地掩唇惊呼,僵在当场。

    此时天色已暗,一溜碧竹青纱灯穿过回廊,临水低照,随月湖中粼粼清波荡入渐浓的夜色深处,一片幽然清冷。三步之外,离司独自站在一盏宫灯下,淡淡杏眸半隐于灯火底处显得平静柔和,眉梢却微微细拧,“昔湄、昔越,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

    昔湄强压下心中惊慌,道:“离司姑娘,我们……我们是奉命来请公主……”

    离司将她看住,叹了口气:“你想借御旨瞒过我,却不知从一开始便错了。主上曾说过,公主风姿清洁,当着雪衣为美,为此还亲手以冰种子玉雕了一支木兰簪送给公主,你们拿来这些衣饰虽然华贵,但绝不会是主上的意思。更何况,主上一直在漓汶殿,你们却带公主往雩琈宫去,又怎么解释?”

    听她如此说,昔湄、昔越情知隐瞒不过,双双跪下求道:“我们知错,甘愿随姑娘回去受罚,只求姑娘帮忙救救公主和我们的族人,九夷族上下必然感激不尽!”

    离司缓声道:“主上的脾气想必你们也知道,长明宫中什么错都可以犯,但绝不能行事欺瞒。你们已然犯了大忌,我纵然有心却也包庇不得,更不要说还要帮你们瞒着主上做这等事情。”

    她虽不是疾言厉色,话中却毫无转圜余地。昔湄和昔越对视一眼,忽然翻身跃起,一掌拍向离司,昔越却身形疾退,拉住且兰:“公主快走!”

    离司清斥一声:“昔越!”反手一道掌风逼着昔湄,衣袂飞闪,拦向昔越。

    不料昔湄应变极快,收掌旋身之时肘弯直击离司后心,迫得她回身自救,随即双手错如玉蝶穿花,瞬间向离司攻出一十二招,紧紧将她缠住。

    眼见且兰与昔越就要掠出回廊,离司眼底终于掠过一丝愠怒,右手招式一变,并指如刃斜入昔湄掌间。同时左手扣指一弹,一颗小石子破空而去,击向昔越后腰。

    昔湄只觉面前一花,眼中来掌一分为二,二化为四,四变做八,恍若千万莲华骤然齐放,霎时四面八方皆是掌影。她骇然急退,耳边听得“哎哟”一声,肩头剧痛,已被离司挥掌击中。

    离司手掌顺势掠下,纤指疾收锁她手腕,昔湄半边身子顿时酸软,身不由己与她双双前掠,拦向且兰与昔越。

    离司施展自在逍遥法,瞬间抢至两人身前,足尖方一着地,一道袖影扑面袭来。

    离司眼见袖风凌厉,不敢直掠其锋,腰身一折,偏偏一侧,也不知怎地便穿入袖底。但见青影疾闪,昔越肩头一紧已被扣中。方才那颗石子虽没有封死她的穴道,却足以令她气血不畅,离司挥手斜带,欲将人一并制住,但她身法虽快,且兰长袖翻涌如浪,倏地卷中昔越腰间,向后一扬,层层袖影之中玉掌急吐,攻向离司胸前要穴。

    离司被迫放开昔越,抽身躲避。青衫白衣,此攻彼守,好似一抹轻烟穿风过云,谁也难占上风。数十招过后,离司终于觑得空隙,一闪飘开数步,叫道:“公主请听我一言。”

    且兰袖袂飞舞飘扬,收放自如,一股劲气遥遥逼住她:“放开昔湄,否则莫怪我不客气!”

    青灯影下离司仍是那温温柔柔模样,摇了摇头:“昔湄犯了宫规,如何处置当请主上定夺,我不敢轻易放人。这兰台游廊上共有九九八十一盏青灯,九灯成一阵,十步一周天,无人带路的话,公主是走不出去的。”

    且兰淡淡冷笑:“百转千回,照水连波,逢十入五,遇九回一,这区区阵势,未必就拦得下我。”

    离司记起她与仲晏子有师徒之缘,知道她破阵并非难事,只好道:“公主执意要走,我便不得不尽力阻拦,公主的炎凤弓和凰羽箭都不在身边,我若尽力施为,或者能和公主打成平手。”

    且兰深深将她打量:“不错,你的自在逍遥法已小有造诣,方才和昔湄交手时以一招‘妙法千莲’将她逼退,又施‘兰若指’锁她脉门,这两者一是清台山大般若寺的不传之秘,一是诸与国千弥山的绝技,而阻拦昔越的一招居然化自我九夷族箭法中的‘鸟尽弓藏’,扣她肩头的一招却是穆国天宗的‘遮云手’,这任何一门功夫都不易应付。”

    离司微微吃惊:“公主好眼力,那招‘鸟尽弓藏’我刚刚学会,还有些生疏,方才出手的若是主上,昔越可就一步也走不成了。”

    且兰心中震惊不在离司之下,先前只知她精于自在逍遥法,一身轻功很是不错,却不想她所学之杂,招数之妙竟至如此。东帝身边一个小小的医女便有这般功夫,这宫中看来是危险重重。却不动声色,只道:“你的武功虽不弱,但我若要擒你杀你,却也不是没有法子。”

    离司蹙眉道:“主上平时便说过,我这些功夫虽然唬人,却并不管什么用,若遇到真正的高手肯定要吃亏。但我今天怎也能阻得公主一时,只是这样下去势必会惊动商公公……”她顿了顿,似有些为难,“那就真的不好交待了,公主难道忍心看她们姐妹罪上加罪?”

    这时且兰忽然发现,湖中月桥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几名黑衣侍卫,离司往那边瞥去一眼:“公主请三思。”

    且兰秀眸一垂,心头电念飞转,几如天人交战。刹那之后,她冷艳的面容之上缓缓现出一丝笑意,点头道:“好,我随你回去。”说罢便转身举步,当真携昔越往殿中而去。走入大殿,突然回头莞尔一笑,对离司道:“我这身服饰想必是不对劲儿。”

    离司道:“我按主上的意思替公主选了一套雪丝冰蚕锦,配那冰玉木兰簪,却不知公主是否喜欢。”

    且兰又笑了一笑:“那便好。”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