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  第9章又不行了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090  更新时间:17-05-09 04:4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坚持了两天以后,我终于又疼得干不了活了。开始还没在意,现在用手按着心脏的位置,都有痛感,连咳嗽都不敢用力了。即使这样,我还是不想去检查,只是在家吃点消炎药,如果是发炎,吃了应该会好,如果不是发炎,治不治也没大用。前两天有个同行查出心脏病后,虽然花钱开了中药,但我看诊断心脏已经变形,估计也只能维持。同行的年纪比我大,和我一样是单身,这都不是问题,问题是他还有个没上中学的儿子。如果换了是我,也会压力山大。去年冬天他买我的军用羊皮大衣,说好一百元成交以后,我又返给他二十。有一次坐他的机动三轮卸农药,分钱时我也没要五元零钱。虽然不多,在街里坐车也足够了。之前我劝过他不要打彩票,为了儿子也要省吃简用。过了一阵发现效果不大,于是就不再劝了。头几天他开车压了商店立在人行路上的警示筒,报警以后赔了商店,交警走了以后,商店把钱退给他了。事情的对错我不做评论,但在退钱这件事上,商店做得挺好,至少是让了一步。在有冲突的时候,让步意味着和解。即使这样,看见商店在需要时,我也不好上去帮忙,同行和商店的关系还挺僵,而和别的商店时,就没这方面的顾虑了。和他一样单身有小儿子的同行也有,有一个肢体上有伤病,不过比心脏病要轻多了,日子就过得很有前途,至少我很佩服。同样佩服的还有别的同行,都有这样那样的困难,但在过日子这个问题上,都挺严谨很顽强,不管有没有信心,有没有能力,为了家人,能不放弃的时候就不放弃。这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家里实在要有人需要牺牲健康来维持,那就由家长来完成。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有的同行很伟大,包括骂我的古老,和为了儿女累出心脏病的老革命,当然也有这个同行,不过我不赞成古老和他过日子的方式,两人有点两个极端。考虑到自己过得也不好,还没有资格对别人说三道四,只好适可而止。在我家里,同样伟大的还有我的母亲,于之相反是我的父亲,当然这没什么不对。为了自己和为了家人都是为了过好日子,只要不太过分强调,都没太大的毛病。当然没家的同行也有,在面临成家这一穷人的难题时,大都和我一样,回答得都不算好。

    接下来的时间就只好养病了,对于自己的伤病,以前我也有过表示,有点极端,这里就不说了。对于别人的伤病,我的想法相对要平和一点,但大的方向还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对于明知道治不了的病,我还是不支持再治的。由于穷,积累财产的不易,让我对对于劳民伤财的事,极为反感。这样的想法未免冷酷无情,活着的人要为了以后长远考虑,为了无法挽回再做出太大的牺牲,即使是亲人也最好不要,当然最坏可以。做到好坏之最都挺难,那就选不好不坏的中间,这也是大多敉人在做的。事要大了,不管好坏做起来本身就不容易,选起来也难。

    
    坚持了两天以后,我终于又疼得干不了活了。开始还没在意,现在用手按着心脏的位置,都有痛感,连咳嗽都不敢用力了。即使这样,我还是不想去检查,只是在家吃点消炎药,如果是发炎,吃了应该会好,如果不是发炎,治不治也没大用。前两天有个同行查出心脏病后,虽然花钱开了中药,但我看诊断心脏已经变形,估计也只能维持。同行的年纪比我大,和我一样是单身,这都不是问题,问题是他还有个没上中学的儿子。如果换了是我,也会压力山大。去年冬天他买我的军用羊皮大衣,说好一百元成交以后,我又返给他二十。有一次坐他的机动三轮卸农药,分钱时我也没要五元零钱。虽然不多,在街里坐车也足够了。之前我劝过他不要打彩票,为了儿子也要省吃简用。过了一阵发现效果不大,于是就不再劝了。头几天他开车压了商店立在人行路上的警示筒,报警以后赔了商店,交警走了以后,商店把钱退给他了。事情的对错我不做评论,但在退钱这件事上,商店做得挺好,至少是让了一步。在有冲突的时候,让步意味着和解。即使这样,看见商店在需要时,我也不好上去帮忙,同行和商店的关系还挺僵,而和别的商店时,就没这方面的顾虑了。和他一样单身有小儿子的同行也有,有一个肢体上有伤病,不过比心脏病要轻多了,日子就过得很有前途,至少我很佩服。同样佩服的还有别的同行,都有这样那样的困难,但在过日子这个问题上,都挺严谨很顽强,不管有没有信心,有没有能力,为了家人,能不放弃的时候就不放弃。这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家里实在要有人需要牺牲健康来维持,那就由家长来完成。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有的同行很伟大,包括骂我的古老,和为了儿女累出心脏病的老革命,当然也有这个同行,不过我不赞成古老和他过日子的方式,两人有点两个极端。考虑到自己过得也不好,还没有资格对别人说三道四,只好适可而止。在我家里,同样伟大的还有我的母亲,于之相反是我的父亲,当然这没什么不对。为了自己和为了家人都是为了过好日子,只要不太过分强调,都没太大的毛病。当然没家的同行也有,在面临成家这一穷人的难题时,大都和我一样,回答得都不算好。

    接下来的时间就只好养病了,对于自己的伤病,以前我也有过表示,有点极端,这里就不说了。对于别人的伤病,我的想法相对要平和一点,但大的方向还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对于明知道治不了的病,我还是不支持再治的。由于穷,积累财产的不易,让我对对于劳民伤财的事,极为反感。这样的想法未免冷酷无情,活着的人要为了以后长远考虑,为了无法挽回再做出太大的牺牲,即使是亲人也最好不要,当然最坏可以。做到好坏之最都挺难,那就选不好不坏的中间,这也是大多敉人在做的。事要大了,不管好坏做起来本身就不容易,选起来也难。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