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  夏:宫锁风尘青衫湿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1166  更新时间:17-05-10 18:07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

    丸子认识小上的时候,小上已经是“杰”的头牌了。第一次见到他,即便是在桌子底下爬地拣球的窘迫情形,丸子也依然情难自禁地被小上精致的容颜深深吸引。

    “你知道吗?我当时一直以为自己见到了下凡的仙女。你那时候真是太,太漂亮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现在不漂亮咯?”

    小上笑眯眯地挑眉看丸子,丸子见他这样,怕他生气,急忙腆着脸贴上来。

    “谁敢说龙儿不漂亮?我第一个灭了他!”

    自从移居东瀛,小上的一头长发都是丸子负责梳理。即便平日里无事,丸子也会不时用手帮着捋捋。

    “而且我后来仔细回忆,其实我们小时候就在灯会上见过吧?”

    “嗯。”

    小上点点头。

    “那天之后,我就被拐到‘杰’里去了。”

    丸子搂紧怀里的人。

    “过去的事情,就莫要再提了。现在的龙儿除了漂亮,还是一个能帮相公好好打理店铺的英俊小生。”

    小上红着脸,照着丸子的脸就是嗷呜一口。

    “嗯,跟我们新研发的红豆包简直没得比!难吃死了!”

    “是么?”

    丸子笑着,轻抚爱人的背脊。

    “昨夜不知是那只贪吃的小猪,一边咬着我的下巴不肯松口,一边恬不知耻地喊着’还要还要’呢?”

    “哼!”

    一张脸又羞又怒全是红的,小上起身就要往外走。丸子赶紧将他拉了回来,一边顺背一边说好话。

    小上的背上,还留着一些过去在青楼里受训时被师傅抽鞭子留下的疤痕,不过现在都已经淡去,只留下一道道粉红的线条。

    “他们还真下得去手啊!”

    丸子心疼地抚着小上的背,指尖轻轻划过背上的线条,引来怀里的人阵阵战栗。

    “还会痛么?”

    【不痛但是很敏感这样的话,怎么说得出口嘛!】

    小上不说话,红着脸直往丸子怀里钻。

    “你之前不是说,你只卖艺不卖身吗?那为什么那些师傅还要这样对你?”

    “弹错音了,或者下错棋了,当然都是要罚的。”

    “下棋这种事情,还能有下错了的?是指本来可以赢的棋,走错了结果输掉吗?”

    丸子是个粗人,琴棋书画这些在他看来富贵人家才有机会学习的事情,他是一概不懂。不过好在小上在青楼里练得一手好书画,让他在包子的造型创新上,也成功增添了一丝风趣。现在,同人堂里成功推出了物语包子。客人们可以要求将自己想看或想写的故事画在包子上,很是有趣。

    “笨丸子,真正的棋手,是知道什么时候该输棋,什么时候不该输棋的。特别像我们这种要侍奉客人的,要是总下赢客人,还要不要讨赏钱啦!”

    “啊?还这么麻烦的呀?”

    丸子抓抓脑袋。

    “算了我还是安心做我的包子吧!”

    小上掩着嘴,两道眉眼笑成了弯弯的月牙。

    “而且,之前小雅也有说过,妈妈有考虑让我转出来卖身的,大概也是因为又看到了小倌的生意……嗯!”

    不等小上把话说完,丸子就一把将人抓紧在了怀里。

    “你是我的,谁也不准碰!”

    明明在家里一直都是长兄形象的丸子,难得也会露出如此孩子气的一面。小上笑着回抱丸子,轻抚他的背脊。

    “好吧,本王就勉为其难地答应,这般委身于你吧!”

    过去在王府里的小心翼翼,在青楼里的辛酸苦楚……这些泪和汗,以后都只为你一个人流好了。
    ※

    丸子认识小上的时候,小上已经是“杰”的头牌了。第一次见到他,即便是在桌子底下爬地拣球的窘迫情形,丸子也依然情难自禁地被小上精致的容颜深深吸引。

    “你知道吗?我当时一直以为自己见到了下凡的仙女。你那时候真是太,太漂亮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现在不漂亮咯?”

    小上笑眯眯地挑眉看丸子,丸子见他这样,怕他生气,急忙腆着脸贴上来。

    “谁敢说龙儿不漂亮?我第一个灭了他!”

    自从移居东瀛,小上的一头长发都是丸子负责梳理。即便平日里无事,丸子也会不时用手帮着捋捋。

    “而且我后来仔细回忆,其实我们小时候就在灯会上见过吧?”

    “嗯。”

    小上点点头。

    “那天之后,我就被拐到‘杰’里去了。”

    丸子搂紧怀里的人。

    “过去的事情,就莫要再提了。现在的龙儿除了漂亮,还是一个能帮相公好好打理店铺的英俊小生。”

    小上红着脸,照着丸子的脸就是嗷呜一口。

    “嗯,跟我们新研发的红豆包简直没得比!难吃死了!”

    “是么?”

    丸子笑着,轻抚爱人的背脊。

    “昨夜不知是那只贪吃的小猪,一边咬着我的下巴不肯松口,一边恬不知耻地喊着’还要还要’呢?”

    “哼!”

    一张脸又羞又怒全是红的,小上起身就要往外走。丸子赶紧将他拉了回来,一边顺背一边说好话。

    小上的背上,还留着一些过去在青楼里受训时被师傅抽鞭子留下的疤痕,不过现在都已经淡去,只留下一道道粉红的线条。

    “他们还真下得去手啊!”

    丸子心疼地抚着小上的背,指尖轻轻划过背上的线条,引来怀里的人阵阵战栗。

    “还会痛么?”

    【不痛但是很敏感这样的话,怎么说得出口嘛!】

    小上不说话,红着脸直往丸子怀里钻。

    “你之前不是说,你只卖艺不卖身吗?那为什么那些师傅还要这样对你?”

    “弹错音了,或者下错棋了,当然都是要罚的。”

    “下棋这种事情,还能有下错了的?是指本来可以赢的棋,走错了结果输掉吗?”

    丸子是个粗人,琴棋书画这些在他看来富贵人家才有机会学习的事情,他是一概不懂。不过好在小上在青楼里练得一手好书画,让他在包子的造型创新上,也成功增添了一丝风趣。现在,同人堂里成功推出了物语包子。客人们可以要求将自己想看或想写的故事画在包子上,很是有趣。

    “笨丸子,真正的棋手,是知道什么时候该输棋,什么时候不该输棋的。特别像我们这种要侍奉客人的,要是总下赢客人,还要不要讨赏钱啦!”

    “啊?还这么麻烦的呀?”

    丸子抓抓脑袋。

    “算了我还是安心做我的包子吧!”

    小上掩着嘴,两道眉眼笑成了弯弯的月牙。

    “而且,之前小雅也有说过,妈妈有考虑让我转出来卖身的,大概也是因为又看到了小倌的生意……嗯!”

    不等小上把话说完,丸子就一把将人抓紧在了怀里。

    “你是我的,谁也不准碰!”

    明明在家里一直都是长兄形象的丸子,难得也会露出如此孩子气的一面。小上笑着回抱丸子,轻抚他的背脊。

    “好吧,本王就勉为其难地答应,这般委身于你吧!”

    过去在王府里的小心翼翼,在青楼里的辛酸苦楚……这些泪和汗,以后都只为你一个人流好了。
    ※

    丸子认识小上的时候,小上已经是“杰”的头牌了。第一次见到他,即便是在桌子底下爬地拣球的窘迫情形,丸子也依然情难自禁地被小上精致的容颜深深吸引。

    “你知道吗?我当时一直以为自己见到了下凡的仙女。你那时候真是太,太漂亮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现在不漂亮咯?”

    小上笑眯眯地挑眉看丸子,丸子见他这样,怕他生气,急忙腆着脸贴上来。

    “谁敢说龙儿不漂亮?我第一个灭了他!”

    自从移居东瀛,小上的一头长发都是丸子负责梳理。即便平日里无事,丸子也会不时用手帮着捋捋。

    “而且我后来仔细回忆,其实我们小时候就在灯会上见过吧?”

    “嗯。”

    小上点点头。

    “那天之后,我就被拐到‘杰’里去了。”

    丸子搂紧怀里的人。

    “过去的事情,就莫要再提了。现在的龙儿除了漂亮,还是一个能帮相公好好打理店铺的英俊小生。”

    小上红着脸,照着丸子的脸就是嗷呜一口。

    “嗯,跟我们新研发的红豆包简直没得比!难吃死了!”

    “是么?”

    丸子笑着,轻抚爱人的背脊。

    “昨夜不知是那只贪吃的小猪,一边咬着我的下巴不肯松口,一边恬不知耻地喊着’还要还要’呢?”

    “哼!”

    一张脸又羞又怒全是红的,小上起身就要往外走。丸子赶紧将他拉了回来,一边顺背一边说好话。

    小上的背上,还留着一些过去在青楼里受训时被师傅抽鞭子留下的疤痕,不过现在都已经淡去,只留下一道道粉红的线条。

    “他们还真下得去手啊!”

    丸子心疼地抚着小上的背,指尖轻轻划过背上的线条,引来怀里的人阵阵战栗。

    “还会痛么?”

    【不痛但是很敏感这样的话,怎么说得出口嘛!】

    小上不说话,红着脸直往丸子怀里钻。

    “你之前不是说,你只卖艺不卖身吗?那为什么那些师傅还要这样对你?”

    “弹错音了,或者下错棋了,当然都是要罚的。”

    “下棋这种事情,还能有下错了的?是指本来可以赢的棋,走错了结果输掉吗?”

    丸子是个粗人,琴棋书画这些在他看来富贵人家才有机会学习的事情,他是一概不懂。不过好在小上在青楼里练得一手好书画,让他在包子的造型创新上,也成功增添了一丝风趣。现在,同人堂里成功推出了物语包子。客人们可以要求将自己想看或想写的故事画在包子上,很是有趣。

    “笨丸子,真正的棋手,是知道什么时候该输棋,什么时候不该输棋的。特别像我们这种要侍奉客人的,要是总下赢客人,还要不要讨赏钱啦!”

    “啊?还这么麻烦的呀?”

    丸子抓抓脑袋。

    “算了我还是安心做我的包子吧!”

    小上掩着嘴,两道眉眼笑成了弯弯的月牙。

    “而且,之前小雅也有说过,妈妈有考虑让我转出来卖身的,大概也是因为又看到了小倌的生意……嗯!”

    不等小上把话说完,丸子就一把将人抓紧在了怀里。

    “你是我的,谁也不准碰!”

    明明在家里一直都是长兄形象的丸子,难得也会露出如此孩子气的一面。小上笑着回抱丸子,轻抚他的背脊。

    “好吧,本王就勉为其难地答应,这般委身于你吧!”

    过去在王府里的小心翼翼,在青楼里的辛酸苦楚……这些泪和汗,以后都只为你一个人流好了。

    作者闲话: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