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式 双肩背月   加入书签
章节字数:4124  更新时间:17-04-23 16:36
滚屏速度: 保存设置 开始滚屏

    ※

    和也早有心理准备,知道那天在厅堂上自己的所作所为,虽没有明着说要拒绝这桩婚事,但无疑是狠狠地拂了老王爷的脸面。

    只是,他没想到莉乃居然会动作这么快——才从朝堂回来,那抹粉红色的身影已经堵在了王府门口。

    “莉乃?怎么不进去?”

    小王爷伸出手,想要将莉乃牵进府内,同时用眼神责备两个门卫——虽然小王爷不常发怒,但被他这么冷冷的一眼扫过来,守门的两个侍卫都吓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王爷息怒。”

    “诶,王爷,何必牵连无辜的下人呢?是我执意要在此等候的。”

    莉乃摆摆手,示意两个门卫不必自责。她回望和也,面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和也直觉大事不妙,为了王府的声誉着想,他还是半拉半请的将莉乃带进了院里。

    “不就是不想同枢密使结为婚姻嘛,至于这么隐秘嘛,和也哥哥。”

    这一声“和也哥哥”,远不似平日的那份娇嗔,也不是大小姐脾气的任性,更象是一种……嘲讽。

    “莉乃,你听我说。”

    和也极力想要稳住面前的女子。

    “杜子美曾有诗云,人生四喜。这婚姻乃是女子的终身大事,我又岂敢自作主张随便答应?我这是怕自己的一时轻率,会误了你的一生呐!”

    一缕青丝从表小姐粉红色的发髻中脱了出来,和也伸出手,温柔地将它拨回到原来的位置去。

    莉乃却不买账,冷冷地拨开王爷的手。

    “和也哥哥,你说这么多,无非还是那个意思……”

    “莉乃,你说这话什么意思?我明明就不是那个意思。”

    本来要在朝堂上帮着处理政务已经很让人疲倦,没想到回到王府,还要被一个丫头片子为这儿女情长纠缠不清。和也脸上现出疲态,声音也不复刚才的温柔。

    “莉乃,请你不要无理取闹。”

    “哼,我无理取闹?”

    大小姐冷哼一声,主动松开了和也的手。

    “小王爷,您终于说出心里话了。您说得对!这一切都是我的无理取闹!是我不好!我不该缠着你!不该喜欢你!我压根儿就不应该住进什么斗山府当什么表小姐!”

    “莉乃!”

    同和也的声音一起响起的,是听到院内的争吵,急忙从厅堂出来的智久,还有跟在他身后的仁。

    仁看到面容紧绷的小王爷,不自觉地抿了抿唇。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好好说事情不行嘛,这般大吵大闹,让周遭的下人见了,成何体统?”

    本来心里就有气,再被哥哥这么一说,莉乃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她扑进表哥怀里,抽噎着说:

    “表哥,和也哥哥他说,他不喜欢我……他不肯娶我……”

    “我……”

    真真是百口莫辩。和也气极,反倒笑出了声来。智久心里虽然明白妹妹时常任性,但被心仪甚久的男子这般拒绝,做哥哥的,又岂能不站在妹妹这边?

    “和也!你就不能让她一下吗?!”

    “呵。”

    和也冷笑一声。

    “智久少爷,难道你也糊涂了吗?婚姻不是过家家!再者而言,我若不是一直容忍,早就动手教训她了!”

    “什么?!”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包括和也自己,都惊呆了。

    【天啊,我我我说什么了?】

    和也慌乱的眼神扫向一旁的仁,可他唯一能看到的,就只有一张可怖的傩面具。

    莉乃听着这话,更是歇斯底里地哭喊道:

    “小王爷!我不求别的!你若要教训我,把我摆在家里放着便是!”

    说罢,她一把推开搂着自己的哥哥,头也不回地跑走了。

    ※

    【天啊,我怎么就……】

    和也心烦意乱地在江边漫步,脑子里反反复复重现着今日自己的不当言辞,还有父王那被气得涨红的脸。

    “和也!你这个逆子!你是想气死我吗?!咳咳……”

    “父,王……”

    一旁的小上急忙给父王递上茶水,顺便帮他抚背顺气——离家十多年,他对父王和母妃,已没有多少印象了。但当他替父王顺气时,摸着他背上那突兀的脊梁,才忽然觉得,老王爷真的老了。

    【所以,他才会对和也的抗婚这般气愤吧?

    唉,如果和也实在不愿意,那么我……】

    小上忽然又想到了丸子,想到那日在同人堂,两人尴尬的见面。

    “对不起,父亲!请再给我点时间考虑!”

    和也的态度很坚决。老王爷“啪”地一拍茶几。

    “你同莉乃青梅竹马,五岁便定下了娃娃亲。现如今你已经二十有多,还准备考虑多长时间?我是真的老了,你得赶快壮大靠山才是!唉,可惜龙也流落在外太长时间,否则,以他的性格,也不至于让我这般替你二人操心。”

    小上站在一旁,默不作声。

    【看来,父王是迟早也要我……】

    被父王这般一说,和也的气焰非但没有降下去,反而更被激怒!他干脆一甩袖子。

    “我不要!我只要我的药铺!”

    “啪!”

    立刻,和也的脸被揍得歪向一边,嘴角溢出了几点腥红。

    “和!”

    小上担心地脱口而出,但马上就被父亲犀利的眼刀给吓得缩到一边……

    ※

    不知为什么,仁觉得今夜有点闷,微微有些透不过气,便同智久少爷请示一声,独自往江边常去的那间小酒馆去了。

    “客官,您每次都是心情不好才会来我这儿喝酒的呢!”

    “呵,让您见笑了。”

    仁苦笑一声,将一吊铜钱放在桌上,提着酒壶便走了。

    【心情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

    难得会有思绪乱糟糟的时候,仁忽然发现,自己那胡冲乱撞的思绪,竟在脑子里慢慢凝结成了小王爷那张不服输的俊脸。无奈地甩甩头,他拧开葫芦嘴儿,对着啜了一口。

    江面很平静,皎洁的月光静静地撒在明镜上,偶尔有几只小船在江面划开涟漪。岸上,是苦苦等待着丈夫上岸的商妇──是谁说的,商人重利轻别离?

    远远的,仁发现方才印在脑海中的人,如今却在岸边现出了形。

    和也站在岸上,静静地看着开阔的江景。他红着眼圈,在秋风萧瑟中,被吹乱了的黑发,微微冷战。

    “给你。”

    熟悉的、温柔的、令人安心的声音——和也扭过头,入目可见一方干净的素色手绢。

    “谢谢……”

    接过手绢的那一刻,和也忍不住垂下脑袋,低声哭了出来。

    ※

    开阔的江面上,商船来了又走,走了又来。还有一些繁花簇拥的画舫,待那些衣着华丽的贵公子们上得差不多,也往江中开去了。

    和也攥着手绢,努力不让自己失声痛哭。一旁的人没有说话,只是将箫举到唇边,悠悠地吹了起来。

    那声音,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引得江上的行船放慢了前进的速度,一些文人骚客甚至伫立船头,摇着折扇静静聆听,岸上的路人,也因这悠扬哀伤的音乐,放缓了匆匆前进的脚步……

    一曲终,仁微微将箫离开唇边,斜眼看了看一旁的小王爷。和也抬起一张哭花了的脸,忽然一拳捶在那侍卫胸口上。

    “难听死了!”

    仁赶紧收了声,将箫背到身后。

    “小的罪过,不该在此班门弄斧,污了王爷您的耳。”

    “你这家伙……”

    看到和也破涕为笑,仁的嘴角也牵起了漂亮的弧度。他忽然,很想赞美一下面前的这位清俊小生。

    “你笑起来,很好看。真的……”

    虽然仁的语气只是淡淡的,但和也已经觉得自己的脸快要烧着了!

    他别开脸,眼神飘忽不定。

    “至少我不想某些人,明明生得一张俊脸,却偏要用一张怕人的面具遮起。”

    仁笑着,摸了摸光洁的下巴。

    “小的只有当任务在身时,才会戴着面具。像今夜这种私自行动,没有惊动普通老百姓的必要。”

    “是嘛。”

    和也冷笑,挑起一弯细长的月牙眉。

    “也就是说,同本王在一起,之于总管大人您,是任务咯?”

    仁笑着摇了摇头。

    “粗人粗语,还望王爷海涵。”

    “哼!”

    和也的目光忽然定在了仁腰间的葫芦上。

    “这是什么?”

    说时迟,那时快,和也瞬间出手,夺下仁的葫芦。随即拔开壶嘴儿,咕咚咕咚地就往嘴里灌。

    “哈……好喝!”

    直把葫芦倒了个底朝天,和也满足地打了个饱嗝,十分粗犷地举起袖子抹了抹嘴,才把空葫芦物归原主。

    “都喝……完……嗝……”

    “王爷海量!这酒性子很烈,小的从来都只敢小口小口啜的。”

    仁地把葫芦口儿朝下甩了甩——果然,只能甩出零星的一两滴了。

    “借酒浇愁嘛……嗝……”

    “王爷博览群书,难道没有听过‘举杯销愁愁更愁’吗?”

    仁伸出手,轻轻扶住倒向自己的和也。和也的一张脸蛋通红,白皙的肌肤间漾着酒气。他干脆靠进仁的怀里,呜噜呜噜地说着:

    “哪……有举杯……我举的明明就是……葫……嗝……”

    “好了,和也,你醉了……”

    “和也没醉!没醉!”

    小王爷呵呵笑着,搂住仁的手臂,在他结实的臂膀上蹭来蹭去。

    “我喜欢仁叫我‘和也’,‘和也’这名字好听。”

    和也说着,拽着仁就要往前走。仁却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嗯?走啊!跟着和也走。”

    和也回头,牵起仁的手往前走。

    “可是,王府的方向是……”

    一听说要回王府,和也瞬间瞪大眼睛,捂着耳朵跳来跳去!

    “不回不回不回不回不回不回!和也不要回王府!和也不想当王爷!”

    若让朝堂上的同僚见着堂堂当朝王爷这般在大庭广众之下耍酒疯,不定会招来什么闲言碎语。仁赶紧按住和也的肩膀,顺势将他拽入怀中,以挡住周遭的一些怪异视线。

    他凑到和也耳边,低沉的嗓音缓缓渡入王爷那只通红的耳朵。

    “听你的,我们不回王府。和也想去哪里?仁陪你去。”

    低沉的嗓音,仿佛情咒一般,又似是誓言。和也被这声线撩得一阵心悸,睁大了一双圆圆的大眼睛,对着仁一眨一眨。

    ※

    深深深几许的烟花柳巷,客人们进进出出,巷口的姑娘和小倌们,陆续粉墨登场,各个翘首以盼……

    夜晚的“杰”,正是灯红酒绿最亮时。虽然小上离开已有些时日,但他原先住的那间上房,还没有新任的花魁前来接替。那里现在静悄悄的,却并非空着……

    桌上,葫芦依靠在躺平了的箫上;地上,是散乱堆在一起的衣裤;床上,隆起的棉被下是相拥而眠的两人。

    仁其实没有睡着。

    他睡不着。

    【我居然,就这般同王爷行了苟且之事。

    王爷醒来后,怕是定要取我性命了!】

    “嗯……”

    怀里的人儿动了动,发出猫咪一样的慵懒声音。

    “仁……”

    和也微微睁开眼睛——自己枕着的不是冰冷的玉枕,而是一具宽阔温暖的胸膛。这般平日里不敢多想的旖、旎,直让小王爷鬼迷心窍。他不由得红着脸,在那胸膛上蹭了又蹭。

    “王爷,玷污您的尊贵之躯……”

    此时的和也,酒早已醒了。他抬起一只光洁的手臂,捏住仁那英挺的鼻梁。

    “本王最后重申一遍:在你面前,我永远都不是什么王爷……”

    仁伸出双臂,将和也搂紧在怀里。和也从棉被中抽出两手,紧紧回抱。

    “仁……你还记得,那天我在花园里说的话吗?”

    “记得,你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

    温柔的声线令人迷醉,和也将双手收得更紧。

    “我也记得,仁说过,一定会有那样的一天的……”

    说罢,和也抬起头,认真地看着仁。

    “不如我们逃走吧?我、你、龙也哥哥还有丸子,我们一起逃走!”

    仁温柔地拨开和也披散的青丝,在他光洁的前额落下一个轻轻的吻。

    “王爷和王妃怎么办?表小姐怎么办?和也是王爷,哪能只想着一己私利……”

    “这番话,我已听了快二十年了……”

    和也抬起头,凝视着仁的眼里噙满泪水。望着和也泪光闪烁的星眼,仁情不自禁地托起他的脸,轻轻口冢去他脸上的泪珠。

    (嘿嘿嘿~~~~~~)

    “和也,明天……”

    “放心……”

    明天,后天,总有一天,我们会和喜欢的人一起,生活在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

    作者闲话:

    蹴鞠九式之第七式

    春江花朝秋月夜烦恼王爷徘徊江边

    往往取酒还独倾冷俊侍卫邂逅斯人
2017, LCREAD.COM 手机连城